吉林舒兰市法轮功学员牛玉辉遭冤狱残害

Print

【圆明网】吉林省舒兰市天德乡法轮功学员牛玉辉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多次被绑架,二次被非法劳教等迫害。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下午三点多钟,牛玉辉乘坐19路公交车回家,五、六个警察上车强行把她从公交车上拽下,并推到警车上,拉到南城派出所进行非法审讯,并撬开门锁非法抄家,第二天又把她绑架到吉林市小白山看守所。舒兰市公安局为了达到迫害目的,对牛玉辉进行无中生有的一次又一次凑案子陷害,然后进行批捕,非法“庭审”,将她枉判五年,将她投入吉林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一、在吉林市看守所遭到的严酷迫害

在吉林市看守所期间,牛玉辉绝食抵制迫害。看守所华队长叫嚣用暴力强制她吃饭,警察王茵对她进行拳打脚踢,然后又拽她头发,用大皮鞋狠踢她近二十分钟,啪啪打她的脸,一边打一边问:“你还吃不吃饭?!”打得她头晕眼花。牛玉辉遭到过两次这样的毒打。

恶警王茵指使犯人杨红艳监舍长带领一伙罪犯对牛玉辉经常打骂,不让她上厕所,不让使用手纸,使大便便在裤子里。还给牛玉辉带上连体的手铐脚镣,使得她直不起腰。晚上手铐脚镣不给解开,上厕所解不开腰带就憋着,使她不能睡觉,这样持续到第六天时,牛玉辉的手已经肿得溜溜澄,这样了,才给她解下去手铐脚镣了。牛玉辉绝食身体极度虚弱,王茵不但不照顾她,反而加强迫害。晚上别人都是值岗一小时,却让牛玉辉值岗四小时。

看守所李狱医给牛玉辉灌很稀的苞米面盐水糊,灌得特别多,她肚子胀得溜溜澄,肚皮都胀得疼痛难忍,(加被灌食后的感受)。有时两天不给灌食,说饿饿她……

牛玉辉绝食七个多月后生命垂危,看守所朱所长给医院打电话,医院拒绝接收。看守所主任刘树利等人就强制医院接收,并叫嚣着跟管教说:“今后谁要绝食就往死里打,打不死就行,让她看见你就哆嗦……”就这样她们将牛玉辉送到吉林市465医院重症监护室。

七月六日,舒兰市法院去医院找了个空屋,摆上桌椅,把牛玉辉从床上强行拖到此屋,对她进行了非法开庭,强加给牛玉辉一些罪名,还不让牛玉辉说话,又把她强行拖走。这就是所谓的“人民法官”,冠冕堂皇的执法犯法。因为他们所做的事都是见不得人、见不得光的,所以二零一七年八月二日,他们起了个大早,偷偷将已绝食八个多月、骨瘦如柴的牛玉辉非法送到了吉林省女子监狱。

二、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牛玉辉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受了非人的虐待及残酷的迫害。特别是二零一八年四月之后,八监区更是加大了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力度。大队长倪笑红、副队长陈熙、高阳等执法犯法,给刑事犯撑腰,做她们的后盾,并以减刑为诱饵,指使她们采取各种各样的邪恶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大队长倪笑红管辖的八监区强迫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坐3寸高的蛤蟆凳,两腿并拢,两手放在膝盖上。早晨4点0起床,晚上10点睡觉,中途没有休息。就这样牛玉辉被逼迫连续坐蛤蟆凳七个多月,如果不配合坐蛤蟆凳,就逼迫日夜站立不准动,腿都被站肿了。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二零一九年九月,钱伟管辖的八监区又开始强制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坐小疙瘩凳,就是凳子面上都是些疙瘩,两腿要紧紧的并拢,更损的是她们给两腿之间夹一张纸,纸掉了就算姿势不合格,就拳打脚踢。这个姿势特别累,特别难受,那种痛苦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的,也是没经历过的人无法想象的。坐时间长了,屁股象针扎一样痛,裤子都粘在屁股上了,因为屁股都被坐烂了。

大队长钱伟和狱警们指使罪犯(所谓的包夹)盖力佳(贩毒)、李丹(卖淫)、刘平平(诈骗无期徒)等这些违法犯罪分子看管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这些罪犯为了减刑、为了讨好管教,非常卖力,采取各种阴招积极主动地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

牛玉辉拒绝转化,开始绝食反迫害……大队长钱伟给所谓包夹(罪犯)们一下午一下午的开会,研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损招,她们各监室互相交流迫害“经验”,互相学习,然后采取最恶毒、最无人性的邪恶手段进行迫害。为达转化目的,刑事犯郑丹丧心病狂地往牛玉辉的嘴上抹尿;犯人宋国英和十多个罪犯对牛玉辉进行拳打脚踢,将她打倒在地后继续迫害……

二零二零年七月,监狱开始“清零”,气氛更加紧张,迫害更加严酷,经常听到法轮功学员被打的哭叫声。大队长钱伟还叫嚣说:“不管怎么转,都必须给我转。”为达转化目的,大队长钱伟指使职务事犯丛红霞和韩迎新为她卖力,(丛红霞是原监舍长,后来钱伟和丛红霞为了利用韩迎新,又让韩迎新当监舍长)不准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洗漱、刷牙、洗头,不让洗澡,夏天气温高,身上都有味儿了也不让洗,上完厕所都不让洗手,还不给水喝,每顿只给很少的饭和几片咸菜,还不让花钱买东西……还不让牛玉辉她们上厕所,一天只准去三次,还有时间限制,回来还得“报告”,不报告就不让坐着,只能站着……

牛玉辉每天不但要承受着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迫害,还要承受着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酷刑折磨……她又继续绝食反迫害,大队长钱伟便指使六、七个罪犯把牛玉辉拖到厕所走廊,说那里监控看不到,这些毫无医学常识的刑事犯们,粗鲁地对牛玉辉进行灌盐水,不但把她牙齿都给撬活动了,而且使她简直都要窒息了,那种痛苦无法言表。她们连续灌了四天盐水后,见牛玉辉还不妥协,又将她送到监狱医院继续迫害。狱医简直毫无医德、毫无人性,她将灌食的管子从鼻子插进去、再拽出来,然后再插进去、拽出来……这样来回插拽,把鼻子内侧都插坏了,肉都要勾出来了,鼻子肿得严重……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队长钱伟指使贪污犯丛红霞(64岁)、杨静(58岁)、韩迎新、宋莉菲(70岁)连续13个日日夜夜不让牛玉辉睡觉,强行转化她。只要牛玉辉一打瞌睡韩迎新就踢打她,丛红霞、杨静和宋莉菲还穿着鞋用力碾牛玉辉的脚趾头,不让她睡觉。冬天腊月韩迎新半夜往牛玉辉的鞋里灌水,让她没有干鞋可穿,只能穿着湿鞋,不让穿棉衣服,只好穿单衣服过冬。贪污犯罪犯丛红霞、杨静和韩迎新在牛玉辉的鞋底上、床单上、裤子里都写上师尊的名字进行侮辱迫害,韩迎新、王淑文她们还对牛玉辉骂着最下流、最肮脏、最无耻的污秽言语,不堪入耳……

她们拿来写好的诽谤大法的“五书”,强行让牛玉辉按手印,她们知道这是假的,为达转化目的,她们又加大迫害。十冬腊月,韩迎新她们不让牛玉辉穿保暖的衣裤,逼迫她只穿着单衣裤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但仍然改变不了牛玉辉那坚修大法的坚定信念!

钱伟看还达不到转化目的,就把八监区最邪恶的判无期的诈骗犯王树文,杀人犯郑丹叫去她的办公室,阴谋策划如何使用最邪恶的办法来转化牛玉辉。之后王树文和郑丹两人把牛玉辉拖到厕所里能避开监控的地方,她们用两个水龙头一齐放最大量的冰凉的水,两个人轮流往牛玉辉身上浇(只穿着单衣裤),那侵入心骨的冰凉冰凉的水,浇得牛玉辉心都抽筋了,几乎要窒息了。而且一直持续浇了她七个多小时……那种痛苦真的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简直生不如死的感觉。刑事犯王淑文,1.7米的个头,膀大腰圆,还有……她们凶狠、残暴、能打、能骂,而且还都是男人长相,男人发型,面相凶狠,特别吓人。由于在那种强度高压中,牛玉辉的神经都是紧绷着的,有时突然看见她们时,竟然忘记了她们是女的,误认为监舍里怎么有男人?会受到惊吓!有时甚至半天才能反应过来。

牛玉辉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根本就无法用语言文字表达出来,以上的经历才只是她所遭受身心迫害的冰山一角,那种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无时无刻不在高压下的感受,那种未知的迫害,那种精神的压力、那种身心的承受,无以言表,是常人永远都无法想象到的。

三、曝光吉林省女子监狱八监区恶人

吉林省女子监狱八监区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上述所有的迫害都是大队长钱伟指使的。这里再曝光一个她的迫害事实:

钱伟不让坚修大法的法轮功学员买本和笔,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雷秀香绝食反迫害,当绝食三天的时候,狱警高阳来到监舍,把雷秀香从床上一把拽到地上,诈骗犯王淑文对雷秀香大打出手,七、八个刑事犯一起动手,将雷秀香打倒。法轮功学员周月玲上前去拉,她们又对周月玲拳打脚踢,把她都给打抽了,然后竟放一边无人问津。法轮功学员牛玉辉质问管教高阳:你们警察就这样打人啊?这是执法犯法!高阳说:“这不关你啥事,你给我把嘴闭上。”然后她看着诈骗犯王淑文带领其他刑事犯继续一起打雷秀香。这一切都是大队长钱伟指使……后来牛玉辉劝诈骗犯王淑文:“你不能这样做,对你不好。”王淑文说:“不这样做不行,上边不让(指钱伟队长不让)。”

吉林省女子监狱八监区恶人:

钱伟:吉林省女子监狱八监区大队长,是八监区一切恶行的指使者和谋划者
高阳:吉林省女子监狱八监区副队长,是八监区一切恶行的参与者。
陈熙:吉林省女子监狱八监区副队长,是八监区一切恶行的参与者。
刘平平:诈骗犯无期徒
郑丹:杀人犯
韩迎新:贪污犯(原吉林省舒兰市女市长)
王淑文:诈骗犯
丛红霞:贪污犯(64岁)
杨静:贪污犯(58岁)
宋莉菲:贪污犯
查光:贪污犯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