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学员纪念4‧25和平上访23周年

Print

【圆明网】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四日,加拿大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在省府大楼前举行纪念“四·二五”中南海上访二十三周年活动,集体炼功和向世人讲述和平上访的真相,呼吁世人了解法轮功真相,认清中共邪恶,三退保平安。

二十三年前,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在北京,万名法轮功修炼者,自发到中南海边上的信访办和平上访。“四·二五”和平上访,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完美的呈现在全世界人面前,在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文明历史中,在无限浩瀚的宇宙中,树立了一座光耀寰宇的永恒丰碑。

 
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在省府大楼前集体炼功。

亲历从天津反映情况到北京上访

法轮功学员冯秀敏在集会上发言说,她曾是天津市政府的职工,一九九九年四月亲身经历了“四·二五”上访。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八日,一位学员告诉她,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的《青少年博览》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攻击法轮功的文章。冯秀敏觉得该文章不符合事实,当天就和那位学员一起去了该杂志社。他们到那时,院子里已有约四、五百名学员,大家都在静静地等着。有四、五个人做代表,进里面反映情况。

冯秀敏炼功点的郝先生是代表之一,他向杂志社讲述了自己不足十岁的孩子修炼大法后,多种疾病不治而愈,变得聪明、活泼的故事。杂志社的负责人当时表示,会尽量回收已发行的杂志,但他们还需要“请示上级”。接下来的几天,杂志社没回应。冯秀敏每天早晨六点赶到现场,晚上十一、十二点才离去。她和其他学员一起在杂志社外静静地等待消息。

杂志社最后回复说,绝不能撤回这期杂志。但法轮功学员都没离开,他们不愿任由虚假的文章发出去毒害他人。

二十三日一大早,教育学院通过广播要求大家尽快离去,说晚上七点清场。学员们静静地坐那打坐,没人离去。大约七点,四辆军车停在大门左侧,随后一辆大巴士停在大门右边,与军车相距大约十五米。清场开始了。

车上跳下来许多年轻军警,个个穿着迷彩服,一手步话机,一手电棍。他们挥舞着手中的电棍,从里往外驱赶着修炼人。轰不走,吓不走的,电棍就毫不留情地落在了身上和头上。许多人头被打破,流了许多血,胳膊脱臼,不能动了。还有些学员忍受着疼痛不走,要么被几个警察合力抬出大院,甩在马路上,要么就被拎着扔上了大巴车,后来听说当时有四十五位学员被抓。

冯秀敏觉得出版社不能解决问题,就去了市政府。很多学员从出版社来到了市政府,大家排着队,等在市政府专门负责接待的侧门门口。

凌晨两点,出来两位市政府工作人员出来说,“这个事我们解决不了,这样吧,你们进京(上访)吧,这个事是北京决定的。”

四月二十五日,冯秀敏买车票去了北京。下午六点到了国务院信访办,当时已经有万人在信访办外的墙边静静地等了,路上有军车穿梭,一片恐怖的气氛。这时反应情况的代表已进去见到了当时的总理朱镕基,到晚上九点左右,代表出来了说,问题解决了。总理批示说,“法轮功是很好的功法,我已经批示过了,下面的人没执行,这个功法是合法的,你们回去可以继续练功。”

然后大家就散去了,离开的时候地上一个烟头,一片纸都没留下。旁边的警察都说,这些人比部队的人还纪律严明呢。

我从修炼开始,不仅摆脱了一身病痛,身体得到了净化,而且知道了人生来到世上的真正的目的,主动净化着自己的思想,感觉灵魂得到了升华。

天津游客:我父母当年去过天津反映情况

 
美国肯塔基州的天津移民宋女士(左)。

宋女士是从美国的肯塔基州过来加拿大多伦多旅游的。她经过现场看到集会就跟学员聊起来了。她说:“我知道中共很邪恶,我不修炼法轮功,但是我的爸爸、妈妈是法轮功学员。我妈妈过去身体不好,修炼了法轮功后身体变得健康起来,所以她一直都在修炼着,今年都八十八岁了。”

宋女士的老家是天津的,“我妈妈他们那个炼功小组里有好几个法轮功学员是南开大学的教授。在一九九九年四月十八日至四月二十四日,他们小组的人都去参加了和平上访,到天津市相关机构和部门去反映法轮功的实际情况。他们在那里就是静坐。他们遵纪守法,在那里既不打闹、也不喊口号,然而就在这么和平的争取自己修炼和信仰的自由和权利时,反被中共人员给装入车里,然后扔到郊外去了。我爸爸、妈妈那个时候没有电话,幸亏遇到了好心人,才被送回家,到家时已经都是后半夜了,两位老人家当时好可怜啊!”

“我妈妈出身不好,在无数次的运动中,她的整个家族都被中共整得支离破碎的。”她说:“中共应该立即解体,因为它太害人了!”听完学员讲三退的意义后,她高兴地用化名退出了中共共青团和少先队。

美籍华人:法轮功学员的和平上访方式完全合法

 
美籍华人张女士(左)。

张女士也是从美国来加拿大旅游的游客,是位美籍华人,老家在广东。在集会现场听完学员讲解法轮功真相和三退意义后,欣然同意了“三退”。

张女士说:“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违法的,在任何一个国家,人们都应该有信仰的自由和修炼的自由。”“法轮功学员用和平理性的方式争取自己的修炼和信仰自由是没有错误的,因为他们没有违法,在有自由有民主的国家里,这种和平理性的上访方式完全合法,完全符合法律。”

她还说:“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对中国人民的欺骗等罪行对中华民族的影响太恶劣了,它破坏了中国的传统文化,败坏了中国人的道德,应该让它立即解体。”

东北移民:第一次加入炼功队伍很感动

 
学员告诉吉先生大法网站信息。

吉先生十岁随父母一起移居日本,两年前移民到加拿大。他说:“我是东北铁岭人,当年大法师父在东北传法时,在我们东北几乎是家喻户晓,都知道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的父母当年也跟着一起炼过功,知道大法对强身健体是很好的。可是中共九九年开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后,父母和他们身边的一些人就不敢炼了。”

他继续说:“我在唐人街退党服务中心得到了关于法轮大法的真相资料,我发现在多伦多有许多炼功点,许多游行等都可以获得大法的信息,让我看到海外法轮大法受到社会广泛的欢迎,想进一步了解和走进大法,所以我今天就来了,很感动。”

吉先生最后表示,下次我要带我的父母一起来皇后公园炼功点炼功,让他们都能再次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因为小时亲眼目睹身边大法学员被迫害,因此吉先生现场自愿退出曾经加入的团、队组织。认清中共的邪恶,他说这是所有有正义的中国人应该做的。

执勤警官:我知道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的事实

在安大略省议会大楼门口执勤的警官见到法轮功学员从议会大楼门口经过时,向法轮功学员微笑致意。

执勤警官说:“我知道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的事实,但是由于我现在正在执勤,所以不能够讲太多,但是我愿意多了解一些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法轮功学员递给了执勤警官一份真相资料,执勤警官高兴的收下了。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