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邯郸至少136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

Print

【圆明网】据明慧网报道的不完全统计,二零二一年河北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至少一百三十六人次遭到中共各种方式的迫害。其中:二十九人被绑架抄家,九人被非法庭审,五人被非法判刑,八十五人次遭骚扰,八人遭经济迫害。

一、重点迫害案例

一些警察被中共操控的已经分不清善恶,他们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显得极为残暴,往往拳脚相加;而那些基层的中共人员为达到目的费尽心思,经常挑唆法轮功学员家属仇视法轮功,促使学员家属对亲人大打出手。个案举例:

1、王淑芹遭警察酷刑致两肋骨折断

二零二一年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五日下午,法轮功学员王淑芹,在位于峰峰矿区新市场西部讲真相时,遇到一位四十多岁男性(便衣),告诉他疫情期间救命的九字真言。结果那人二话不说,把王淑芹推搡到墙角,将王淑芹两只胳膊拧到后背,并将他的两腿压在王的后背。期间该警察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还骂骂咧咧,两腿还依然压在王淑芹后背,压住王淑芹头部触到地面好长时间,直到她两个儿子儿媳赶到制止,他还仍不罢休。最后在周围围观者及儿子的强烈制止下,警察才将他的两腿松开。随后,该警察坐上他叫来的警车(一共来了四辆,车上警察不问不闻),扬长而去。当时已是晚上二十二点左右,王淑芹一直感到腰部疼痛,家人找来汽车就直接送到邯郸市第四医院急诊室做CT检查,血压220,两条肋条骨折。第二天又到第四医院复查,诊断腰部两条肋条骨折,之后到第四医院住院治疗。目前王淑芹情况不明。

2、受中共人员挑唆,索桂花的儿子对母亲行凶,丈夫置之不理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一日上午十一点半,邯郸市美罗城小区居委会两个女人受主任的唆使,到法轮功学员索桂花家骚扰。她们有意制造家庭矛盾,当着家人诬陷说:“派出所人从监控中看到索桂花发放传单。”索桂花说:“我没有发过传单。”那两个女人一时编造不出谎言就故意挑拨、煽动家人:“你吃着共产党的,喝着共产党的,你炼法轮功连累你的家人、你的孩子和你的孙子。”说完扭头就走。受到挑唆后,索桂花的儿子陈鹏就对他妈大发脾气,说是他妈连累了自己(儿子十五岁)!说着就对他妈大打出手。只见他恶狠狠地双手掐住他妈妈的脖子不放。嘴里还说我光想打死你!……当时索桂花的丈夫就在跟前也置之不理、也不阻止他儿子对他妈行凶。

二、非法判刑、庭审案例

二零二一年,中共在邯郸地区至少庭审九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冤判五名法轮功学员,刑期一年至三年不等,四人被办案警察敲诈勒索八万多元。

1、许明霞、张梅华等四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中旬,邯郸肥乡区法院根据大名县警察提供构陷材料,对山东聊城市冠县斜店乡法轮功学员孙月芹等四人进行枉判。其中许明霞、张梅华一年半,孙月芹、张喜芳一年。

二零一八年八月,孙月芹、许明霞、张梅华、张喜芳到邯郸市大名县营镇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被绑架、劫持到邯郸第三看守所,后被“取保候审”。至二零二一年三年时间里,大名县相关办案警察每年都要孙月芹、许明霞、张喜芳、张美华四人到河北大名县检察院、法院签字。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八日上午九时,孙月芹、许明霞、张喜芳、张美华四人在家人的陪同下,到了肥乡法院。到中午十一点多钟,家人得知,孙月芹、许明霞、张喜芳、张美华已被非法批捕。几天后,办案警察到她们四人家中告知,四人已被非法判刑,然后强迫家人在判决书上签字。

2、李莲叶被枉判三年、裴秀叶被庭审后无果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晚上十点,李莲叶,郝秋凤,郭军梅,裴秀叶四位女法轮功学员在峰峰矿区大社镇散发真相资料。当晚,由于疏忽将汽车停在了大社镇信用社门口。

六月三十日早上,大社村书记郝矿军恶告到薛村派出所。邯郸市峰峰矿区国保大队查阅大社信用社视频后,又调阅了大社镇住家户的监控,查询到车辆号码,按照天网监控沿路查询找到了李莲叶停车的小区和家庭住址后又从监控视频找到了在焦庄村下车的裴秀叶。

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晚上八点多,峰峰矿区薛村派出所伙同武安市土山乡派出所警察,大约七、八个人乘坐两辆警车(警车编号0052)到武安市郊区西湖矿生活区将大法弟子李莲叶绑架,同时将李莲叶家一辆长安牌家庭轿车及一部智能手机抢走。当晚李莲叶被带到武安市土山乡派出所询问。七月十六日,薛村派出所警察将李莲叶送至邯郸市第三看守所关押。

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晚上,峰峰矿区国保大队将裴秀叶带至土山乡派出所,非法罚款裴秀叶2000元后放回家中。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武安市两位法轮功学被邯郸市磁县法院非法开庭,李莲叶被枉判3年,裴秀叶被庭审后没有宣布结果。

3、郝虎城被非法庭审后情况不明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二日晚,邯郸武安市的法轮功学员郝虎城在北京市的租住房内,被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七里渠派出所绑架。据了解,二零二一年过年期间,郝虎城通过微信向(大纪元)记者发送了一段拜年视频。正月初六,北京市国保通过微信软件及收寄快递地址定位后,电话联系了郝虎城。由于正月期间,郝虎城回原籍邯郸武安市老家过年,北京市国保责令武安市活水乡派出所对郝虎城管控拘留。因郝虎城提出要请北京律师复议,派出所才未执行拘留。(拘留证已经签发十五天)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日上午九点,郝虎城在北京市昌平区看守所被网上视频开庭,没有宣布结果。郝虎城二零零六年曾因为网上讲真相在宁波市被判刑两年。这是法轮功学员郝虎城第二次被非法庭审。

4、岳社国遭非法庭审后情况不明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四日晚,邯郸市永年区法轮功学员岳社国,散发疫情真相资料,被警察绑架、构陷。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日上午,邯郸市丛台区法院主审法官叶军华等人对岳社国非法开庭,目前岳社国情况不明。

三、迫害难以为继,检察院退案

二零二一年八月,武安市“610”及政法委,派出所和街道人员到两位法轮功学员家里骚扰,威胁说还要办洗脑班转化法轮功学员。我们查看了一下,二零二一年中共邪党在邯郸没有办成一个洗脑班。包括近十年来,都没有办成一个。这也间接的说明了邯郸地区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反迫害的力度,足以解体一切邪恶迫害。

随着大法真相在邯郸地区的深入铺开,许多公检法人员都表示不愿意再参与迫害,中共邪党目前已经很难在邯郸地区发起大面积的迫害。相对于其它地区,二零二一年,邯郸有的县市区的绑架案例已经很少发生,最多的就是骚扰。值得关注是,有两起构陷法轮功学员的案子被检察院退回到公安,其中,成安县刘志国被无罪释放。个案举例:

1、检察院退案,刘志国被无罪释放

二零二零年八月一日,成安县李家疃镇郭三村法轮功学员刘志国,(男,近八十岁),在发放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村民举报,遭乡派出所所长张玉川绑架,逼他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刘不配合,他就恐吓说不写就判刑,还要扣发他儿子的工资、孙子也要受牵连。家人通过关系将刘志国营救回家,但家人仍配合派出所逼刘志国写保证书,刘无奈离家出走。

到了八月四日,刘志国惦记地里农活要做,可是刚回到家就被县公安局绑架架,家中被非法抄走电脑、打印机和大法书籍等,人被关进拘留所迫害。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日,成安县公安局把刘志国所谓的案卷送肥乡县检察院,妄图加重对刘志国迫害,让法院冤判。后肥乡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退卷,刘志国被无罪释放回家。

2、构陷张俊江的卷宗两次被退回

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八日,是邯郸市曲周县法轮功学员张俊江被非法刑拘的第二十九天,县公安局将构陷张俊江案件送交县检察院,企图非法批捕张俊江。二零二一年八月,检察院将构陷张俊江的案卷又返回到县公安局。

二零二一年十月一日,张俊江所谓案件再次被警察送到邯郸市丛台区检察院,案件负责人石泰军(音)将张俊江起诉到从台区法院。十一月,张俊江所谓案件被丛台区法院退回到丛台区检察院。到十二月,张俊江所谓案件再次被从台区检察院邯郸市丛台区退回到曲周县公安局。

卷宗屡遭退回,曲周警察仍然不死心,继续罗织材料构陷。二零二二年三月获悉,邯郸市丛台区准备对张俊江非法开庭,目前情况不明。

四、绑架、抄家、关押案例

二零二一年邯郸地区至少有二十九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十三人绑架后遭非法抄家。警察在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同时劫掠他们的随身物品,有的被绑架后遭非法拘留,个别学员被警察非法批捕、构陷。列举案例:

1、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三日下午,成安县李家町镇法轮功学员李瑞芹讲大法真相遭李家町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警察和村支书到李瑞芹家搜走了三百七十元的真相币,向孩子勒索了三千元。晚八点,李瑞芹回家。

2、二零二一年二月一日下午三点,武安市法轮功学员丁花萍、小孟(男)夫妻及任艳琴三人在武安市马家庄乡讲真相时遭疫情卡点人员诬告,被武安市马家庄乡马家庄派出所绑架、抄家。小孟夫妻的家庭轿车扣留。

3、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六日,邯郸市磁县法轮功学员宋立新开亲戚的车跟张春燕一起去花官营派出所送真相信,汽车牌照被摄像头拍到。六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左右,宋立新被磁县国保大队人员从单位绑架;张春燕被冀南新区公安分局绑架,关押十天后回到家中。

4、二零二一年三月二日早晨,王俊英在宁波打工,因为发真相资料被几个警察绑架。后被放回家。

5、二零二一年四月六日晚上,成安县李家町三位法轮功学员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一人走脱,两人遭绑架。警察每人敲诈被勒索了三千元后放回。

6、二零二一年五月五月二十九日下午六点多,张月新被胜利桥派出所以有人要打车的名义骗到邯钢宾馆门口绑架抄家,晚十点张月新被放回家,出租车被扣在派出所。

7、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曲周县依庄乡法轮功学员秀月被曲周县依庄乡派出所共计二十多人绑架,警察把她家里翻得乱七八糟。

8、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六日,邯郸市法轮功学员韩芝梅等三人外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一起举报,后被花官营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

9、二零二一年七月五日,成安县法轮功学员曹海琴被迫去公安局报道。上午十点随同丈夫前去,曹海琴被非法劫持到拘留所关押十天。
二零二一年九月三十日下午四点,峰峰矿区法轮功学员爱英及张嫂外出讲真相被绑架到派出所,随后家被抄。

10、二零二一年七月二日,六月二十七日,张俊江、宋凤菊、郭连香、李菊的、魏振林五名法轮功学员正在集体学法,村支书蔡社方带领曲周县公安局、白寨乡派出所七、八个警察突然闯进家中将他们绑架。

11、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一日上午,曲周县候村镇前王庄村法轮功学员孙秀梅、李春梅外出讲真相时,被依庄乡派出所绑架,之后开着四辆警车到前王庄村,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

12、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晚上,邯郸市复兴区法轮功学员王燕的家属,接到邯郸市复兴区化林派出所电话,得知王燕被非法关押在该派出所。

13、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七日上午,王燕再次被化林派出所绑架、抄家。那些警察就强行夺了王燕手中的钥匙自己开了门。他们进门就抄家:抢劫了家人电脑、打印机等个人物品。十九日晚王燕回到家中。家人去向他们要被抢走的东西,但他们至今不还

14、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二日下午两点半,磁县法轮功学员宋雷、武俊芳在出入邯郸市冀南新区城南办事处东黄鼠村时,遭东黄鼠村支书俎本强等一伙人举报、绑架。之后,城南派出所去武俊芳家里抄家。期间,警察陈敏(警号020356)对宋雷使用催泪瓦斯,宋雷随身携带书包、硬盘、笔记本至今扣至派出所。

15、二零二一年九月六日,早上,复兴区法轮功学员李海英被四季青派出所让她到派出所谈话,到那就不让走了,没有说出任何理由,给送到拘留所,拘留十五天,二十一日上午回家。

16、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左右,邯郸法轮功学员王金兰、石丽苹在美乐城讲真相,被柳林桥派出所绑架。派出所想拘留她们八天,到拘留所两人血压高二百多,拘留所不收。柳林桥派出所一直要签三书,逼迫家属想法让写三书。

17、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三日,邯郸市永年区刘汉乡北尹固村法轮功学员刘小敏,去柳村讲真相、送台历,被不明真相的人拉扯到柳村村委会,被恶意举报。大北汪派出所的警察把刘小敏绑架到大北汪派出所,停留24小时,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四日下午,送到永年区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18、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日,邯郸市永年区法轮功学员杨捧莲在西阳城乡散台历讲真相,被西阳城乡派出所巡逻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永年区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关押十五天回家。

五、被迫害失踪、致残、关精神病院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旷日持久,其残暴程度已经完全超出人类的道德底线。整理发现,邯郸市法轮功学员刘海芹因为中共酷刑摧残,被迫害成植物人至今已经二十二年了;另外两位法轮功学员刘勇、杨宝春被长期关在精神病院,目前情况不明。以下是邯郸法轮功学员因迫害失踪、致残、被关精神病院情况。

1、被警察暴打致残石云兰被医院扣押七年多

邯郸武安市活水乡现年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石云兰女士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晚上被活水乡派出所警察暴力殴打头部致残,因武安市公安局拒绝支付医药费和赔偿金,石云兰被扣押在武安市第一人民医院至今七年多,头盖骨还没做修复手术。武安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催款单现在已经超五十万元。

2、插播勇士程凤祥被中共绑架失踪至今生死不明

程凤祥,男,一九六四年七月七日出生,永年县临名关镇北东街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四年,为了让失去知情权的广大民众了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参与真相电视插播,遭受中共警察各种惨绝人寰的酷刑(明慧网有详细报道)。

二零零五年下半年,程凤祥被中共当局“绑架失踪”,家人再也得不到程凤祥的一点信息,至今已经长达十七年之久,仍生死不明。

3、抵制地铐酷刑,刘海琴被迫害成植物人已经22年

刘海芹,女,时年六十多岁,邯郸市丛台区财政局局长。二零零零年十月,刘海芹在高阳劳教所被迫害成植物人,时至今日已经二十二年。当时,刘海芹和二十名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一个曾经加工健身球的大车间里,她们被狱警分别被铐在一种特制的地铐上。只能蹲在地上,站不直坐不下,两胳膊架开,手铐在地上,时间越长越痛苦,还一动也不准动,有时一蹲不住就被五、六个打手疯狂地毒打、电击。这种地铐酷刑的痛苦,每分每秒都令人度日如年。

演示图:电棍电击

为了制止中共这种非人的折磨,刘海琴决定以死抗暴,被铐的第三天凌晨,刘海琴从地铐中脱开一只手,把附近的一只大铁球塞入口中,法轮功学员秀英听到动静,但她们被铐在地铐上,谁也动不了,几个警察闻讯后用铁棍撬动她的嘴巴……就这样刘海琴被迫害成了植物人,家人一直照顾着她已经二十二年了,现在仍是专门人伺候照顾。

4、二零二一年刘勇、杨宝春依旧被劫持在精神病院迫害

刘勇,男,现年四十三岁,曾四次去北京依法上访,为法轮功申冤。他的母亲由于受中共谎言的煽动,仇视法轮功,就配合邯钢集团把精神正常的儿子送进保定精神病院,进行所谓的“治疗”,这一呆就是十二年。

二零一三年,河北保定第六医院(精神病医院)医护人员在观察法轮功学员刘勇十二年后得出结论:“刘勇根本没有精神病,身体一直很好,每天也就是打坐炼功,还帮助别的病人,是一个很好的人,是得到全医院公认的好人。”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三日,刘勇——这位被中共劫持在保定精神病医院迫害长达十二年的法轮功学员,凭借着对“真善忍”的坚定信仰,终于走出牢笼。保定精神病医院韩主任和救护车司机亲自将刘勇送回河北邯郸钢厂。然而,刘勇出院两个月后,就再次被受邪党谎言毒害的母亲和妹妹落井下石,再次送到精神病院迫害,至今情况不明。

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杨宝春被中共迫害成精神病后没有恢复,目前依旧被劫持在肥乡安康精神病院迫害。

六、骚扰情况

二零二一年,中共在邯郸地区继续执行“清零”政策,妄图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面对中共基层人员的频繁骚扰,邯郸市许多法轮功学员在正念抵制的同时,也慈悲向这些基层人员耐心的讲述大法真相,善劝他们停止追随邪党作恶,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而这其中,一些参与的警察就真的明白了迫害真相,表示不再骚扰法轮功学员了。

如邯郸市某派出所一警察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党鲜霞家骚扰,扰乱了人家的正常生活和工作。二零二一年四月中旬,这个警察又到党鲜霞家骚扰(照像),他说:“俺又来了,上边叫来的,不来不行。”小霞给他讲真相,要他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他说:“不能,俺还靠这个进步呢。”一次,警察又来电话骚扰,说让小霞和他一起到公安局去一趟,到那签个字就行了。小霞就给他写了一封真相信,慈悲的向他善劝,告诉他怎么做才能有美好的未来,所长看后很感动,说你写的真好,我以后不再去找你了,后来所长就真的不再派警察去骚扰小霞了。

初步统计,二零二一年邯郸地区至少有八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其中以馆陶县法轮功学员被骚扰人数最多。个案举例:

邯郸市区至少二十人次遭骚扰

1、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八日,复兴区胜利桥派出所给张月新打电话,让他去派出所一趟,说四五分钟就行。多次打电话。张月新于是在九日上午,去胜利桥派出所,原来他们要给张月新抽血。张月新拒绝,回家了。他们说,那就到家去抽,张月新说,到家里去,也不让你们抽。

2、二零二一年三月初几天里,邯郸苏曹派出所打电话给法轮功学员张月红,要求把在家的照片发给警察,他们的多次骚扰使张月红不能正常安心在家生活工作。

3、二零二一年四月,邯郸市贸西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老潘家拍照骚扰。第一次一伙四人去老潘家敲门,老潘姑娘没给他们开门,他们没有见到本人。第二次又去两人到老潘家,还给老潘照了像。

4、二零二一年三月初的这几天,邯郸法轮功学员张月红又被要求把在家的照片发给警察。二零二一年九月三日,邯郸市丛台区苏曹村委会郭步勇(音)打电话给法轮功学员张月红的儿子,让他去村委会。她儿子去了之后,郭步勇给孩子说,让他劝劝他妈妈配合一下,让派出所的人去家拍个视频,说不炼了,就“除名”。

5、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五日,邯郸市复兴区西邢台村江春玲被郝村派出所骚扰(所谓的清零)。在路上遇到她让她签字,她不签。他们就到她家找到她丈夫签字,她丈夫说签了对你们不好,他们就走了。

6、二零二一年四月上旬,邯郸联西派出所警察打电话给法轮功学员田信昌说要到家去,田信昌告诉他家人没在。田信昌和党鲜霞都一再给他们讲真相:“你们不要再这样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了,这样对你们不好。”他们说:“我们也不愿意来,是人家领导给的任务,不来不行。”

7、二零二一年四月上旬时,邯郸市复兴区公安国保大队长陈继忠(兼胜利桥派出所所长)带领胜利桥派出所副所长、指导员(女)和一警察,一伙四、五人到法轮功学员李刚林家骚扰。他们问李刚林还炼不炼了法轮功了?李刚林回答他们说:“炼呀!这么好的功法,能不炼吗?”他们要挟李刚林放弃对法轮功的修炼,不然对你儿子孙子不好。

8、一次,邯郸市丛台区公安分局一伙警察,到郭姓法轮功学员的家,给家人和在郭家学法的法轮功学员拍照、录像。当时郭家有六、七名法轮功学员在学法,警察突然敲门入室,拿起录像机就给法轮功学员们一个一个的拍照录像。几天后,大约五个警察又去敲门入室,把法轮功学员正在学习的大法书籍全部抢走。

峰峰矿区二人被骚扰

1、二零二一年五月九日上午十一点多,峰峰矿区公安国保人员王玉刚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说不要练了,要考虑孩子上学情况,学员说很忙,没时间听他说,然后就挂了。

2、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四日,邯郸市峰峰矿区界城镇派出所警察郝浩蒙多次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姜连秀及其家人。

永年区六人遭骚扰

1、二零二一年八月四日,河北邯郸永年区洺关镇廖书记伙同七里店大队干部骚扰大法弟子栗香亭,他们一边盘问什么时间开始炼,一边要电话号码,同时还录像。就在当天晚上,后曹庄大队干部也骚扰了大法弟子刘平现。

2、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七号至十号,自称是临洺关镇派出所的人,给法轮功学员韩学礼及家人、孩子打电话骚扰,说是给拍个照片,问家住哪里,去家看看,否则影响孩子前途。

3、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下午,永年区法轮功学员赵川杰遭到洺关城西警务区两个警察上门骚扰,来人说是让填一张“不炼功的保证”。来人想给照一张像,遭到赵川杰拒绝。通过谈话,两个警察明白了一部分真相,也感到震惊。临走时偷偷用手机照了一张像,说是回去好交差。

4、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八日上午十点多,刘营派出所两个警察、刘营乡政府两个工作人员,其中一个是包村干部燕梅(音)、刘营村余刘王支委会余凡印、刘彦国二人,去法轮功学员高芬兰家照相。上午11点多,刘营乡睢宁村村委会支书刘彦峰、支委李占刚带领刘营派出所两个警察、刘营乡政府的刘书记和闫书坡到胡进社家,给胡进社照相骚扰。

5、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八日,邯郸永年区海军第4723厂保卫处副处长刘志强带着三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王秀梅家骚扰,有个李姓警察问王秀梅户口是否在邯郸,还炼不炼法轮功?过程中一直开着录像仪,王秀梅没让他们进屋。

魏县十九人次遭骚扰

1、二零二一年三月二日上午,邯郸市魏县车往镇包村干部王志强到车往镇黄甘固村大法学员黄廷林家骚扰,问信什么教没有?聚会不?问贴的(真相)对联在哪弄的?揭下来吧,以后还要检查就走啦。

2、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六日下午,魏县泊口乡派出所警察彭莹莹带领四、五个人于到耿社梅家骚扰,因家里没人,不知道怎么知道她丈夫的手机号码,警察彭莹莹给她丈夫打电话,叫他妻子去派出所一趟。十一月十五日后,耿社梅又多次遭警察、村支书骚扰,大队支书進家并照了像。

3、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八日,魏县公安局和国保大队四、五个人到院堡乡来庄村郭瑞云家骚扰,因本人不在家,就对家人说是来照相、签字等。

4、二零二一年五月七日下午三点,魏县公安局、国保、院堡派出所、院堡镇及院西村正副支书,到院西村法轮功学员张书堂家进行骚扰,问还炼不炼,同时还拍了照。之后到东来庄村郭瑞云家,没有见到本人。

5、二零二一年五月八日上午十点多,魏县车往镇东仓口村,法轮功女学员杨凤英遭村支书李雪林带领车往镇派出所警察和镇政府人员六人骚扰,还摄了像。

6、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三日下午四点有三个人到魏县后屯同修杨香莲家,问炼不炼,期间还进行照相。

7、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七日上午,有三个中共人员魏县北罗营村法轮功学员郭孟保家,问学炼不炼法轮功,照照相就走了。

8、二零二一年八月六日,魏县张二庄乡北英封村法轮功学员王满琴被骚扰,国保大队一人和村支书到她家问家里的人还炼不炼,就走了。

9、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刘营乡睢宁村村委会支书刘彦峰、支委李占刚带领两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胡进社家进行照相骚扰。

10、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三日下午五点,魏县院堡派出所两名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张书堂、李兰芹夫妻家(张未归)。李问:有什么事。警答看看在不在家。随即拍照;李也给警照;当中李说别照,对你们好。警说照相对你好,好向上级汇报。

11、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三日下午,魏县院堡派出所两个人(所长和另外一个人)到来庄村法轮功学员家骚扰,照相,到屋里拍照。

12、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九日,魏县派出所来了两个人到北罗营村骚扰法轮功学员吕满云,到家照相。

肥乡区六人遭骚扰

1、二零二一年五月六日,肥乡区辛安镇派出所警察到白萝卜村法轮功学员柳琼堂(音)、贾俊伏家敲门骚扰,两家都没有人,他们就走了。

2、二零二一年五月七日肥乡区辛安镇派出所警察给法轮功学员张志平打电话进行骚扰。

3、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三日上午,肥乡区城关派出所五个警察,到勒马台村法轮功学员李志怀家骚扰。家属问:“你们有事吗?”其中一个女警察说:“没事,就是上边让我们每年来看看你们。”然后给李志怀拍了照。

4、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三日下午,肥乡区城关派出所4个警察到南关村法轮功学员钱如芹家骚扰。警察进门就给钱如芹夫妇拍照,并抢走大法师父法像。

磁县二人被骚扰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日下午和六月四日上午,磁县白土镇派出所警察和张二庄村书记的儿子共三个人,分别到两位学员家骚扰,让签字说假话不练了,学员不配合他们。

曲周一人遭骚扰

二零二一年农历五月二十九日,曲周县河南疃镇派出所在村干部带领下,闯進邱增军家中,未出示任何证件,将家翻抄一遍,拿走四个播放器、几本《转法轮》和内存卡。

七、二零二一年邯郸部分恶报情况

二零二一年中共又开始内部大整肃,数万官员及警察被处理,有的畏罪自杀、有的锒铛入狱、有的纷纷落马、有的惶恐度日正在寻找退路……

稍一探究就会发现,他们遭到如此可悲下场的原因,都是直接或间接参与了迫害法轮佛法而得到的果报,其实,现在的恶报才刚刚开始,更为可怕的天谴还在等着他们呢。二零二一年邯郸恶报个案举例:

1、永年区公安局副局长杨庆社遭恶报落马。杨庆社,男,一九六六年出生,永年区公安局副局长。是永年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元凶。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二日上午,河北省纪委、省公安厅检委兵分两路,一路到邯郸市永年区公安局会场将杨庆社带上黑头套押出会场带走;一路到杨庆社家,将其妻郝朝燕(永年区临洺关镇派出所警察)抓获。据初步查询,从杨庆社家中搜出现金一百多万元。

2、省高院副院长赵增国被双开。二零二一年九月份,河北省高院副院长赵增国遭恶报落马,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该人曾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零一六年十二月期间任邯郸市中级法院党组书记、副院长、代院长及院长一职长达九年。可以说这期间,赵增国是造成邯郸地区许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主要责任人。

3、馆陶县城关派出所所长徐宝军被免职。二零二一年获悉,邯郸馆陶县城关派出所所长徐宝军,因受贿问题,遭当地群众举报,现已被免职。徐宝军曾协助馆陶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李俊山,积极参与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现在遭了恶报,可谓是罪有应得。

结语:疫情来势汹汹 自救才是唯一出路

至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六日,中共病毒在邯郸地区来势汹汹,因为病例激增,邯郸市及相关的县区大部分都已经封城了,焦虑、惶恐、压抑充斥在邯郸的各个社区。

其实,明白的人都知道,现在在中国乃至全世界流行的大瘟疫,都是针对为中共站队和罪业大的人,跟随中共作恶、听信邪党谎言都必将随着邪党一起淘汰灭亡。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已经过去二十二年了,这场邪恶的迫害运动致使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蒙受了不白之冤;使无数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的身陷冤狱,被酷刑致残;有的被关精神病院迫害,致精神失常;有的被开除公职,进而生计无着;有的被强制失踪,甚至被活摘器官……

这桩桩罪恶、种种血腥,足令天地为之震怒,上天怎么能不灭中共邪党?!

当世人被中共魔鬼欺骗而仇视法轮佛法时,已经把自己置身于危险劫难之中了。作为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每天都在义无反顾、临危不惧的穿梭在大街小巷、乡村地头、或通过其它方式慈悲的向人们(包括参与迫害者)传递着大法真相和避疫保命的福音。这是真正的大善之举啊!

中共的丧钟早已敲响。善劝那些还在执迷不悟的人,不要再仇视和迫害法轮功了,别忘了前车之鉴,别等恶报来时悔之晚矣。赶快寻找救命的真相资料,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加入“三退”大潮,才能保命保平安!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