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王柳珍生前遭受的残忍迫害

Print

【圆明网】重庆市国防企业长安公司二厂冶金科的退休工程师、八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柳珍老人在邪党人员长期迫害中,于二零二二年一月一日离世。

王柳珍,女,约八十二岁(一说八十九岁),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长期受到中共邪党各层机构人员的种种残酷迫害,她曾被非法劳教两次、三次被关进精神病院摧残,打毒针、灌毒药、被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严重损伤她的内部器官。邪党人员长达十多年对她进行二十四小时的严密监控,还在她家门口搭建一间小屋专门监视她,派九人三班式,脚跟脚式的跟踪监视。监视人员授上级机关唆使经常对王柳珍老人毒打、推拉、辱骂……曾用木凳打断她的鼻梁,推断她的双腿等。

王柳珍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不久身体上的各种疾病不治而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头目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以下是王柳珍老人遭中共人员各种残酷迫害事实。

被非法劳教、遭药物迫害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王柳珍认为:法轮功是教人行善、处处为别人着想,做到无私无我的品德高尚的人、利国利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怎能让江泽民一句话,说打压就打压,说取缔就取缔呢?于是,王柳珍老人为了给法轮功讨回公道,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绑架回重庆,并被非法劳教。

在劳教期间,恶人在她的食物中拌入了不明药物,她食后有心里闷得慌,头脑不清醒等症状出现,她为了反对这种迫害,就进行了绝食,遭到更严重的折磨导致生命垂危,劳教所无奈(怕承担责任)才被送到324医院进行所谓的治疗。

更加邪恶的是,为了逼王柳珍放弃修炼,迫使她屈服,江北区“610”、街道、社区、长安二厂退休科串通一气,强迫王柳珍的丈夫与其离婚,否则停发她丈夫的养老金,强迫王柳珍的子女签约不准看望照顾老人,否则让其失业。

被关精神病院

二零零九年,中共恶人对王柳珍的家人施压,逼迫老人放弃修炼,王柳珍老人坚决不放弃,但为了家人不受连累,搬到北碚老年公寓去住,恶人仍然不放过老人,为了达到目的,就故意造谣说她要上北京,并于二零零九年三月再次绑架她,于三月十八号绑架到重庆荆紫山精神病院迫害,在那里常遭恶人暴打。

据目击者说:“无论怎么样折磨暴打,王柳珍仍然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恶人见此,就准备再次劳教王柳珍老人,因长安二厂医院院长说:“算了吧!人家只不过是一个精神上的信仰,她这么大年纪了,就在厂医院精神科吧。”这样王柳珍老人就被转到厂精神病医院继续迫害。

为了反迫害,王柳珍又开始了绝食,天天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无罪,信仰无罪!”恶人又将她劫持到荆紫山精神病医院迫害。

恶人专建小屋对老人进行监控、暴打

二零一零年,邪党人员为了更好地监视她,在她家门口搭建了一间小屋(见图一),派了一班人马全天二十四小时监视跟踪。江北区政法委指派一名叫张军的二十九岁男子负责带领“五里店保安公司”的八个人,每日三班二十四小时跟踪监视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邪党人员在王柳珍家门前专门设岗亭监控她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为了讨回公道,王柳珍孤身一人去渝北区黄泥塝重庆市“610”办公大楼,重庆市综合治理办公厅门前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修炼无罪!”被跟踪的人抓回来暴打一顿。监视她的八个人合同期快满,仍然没有达到那些恶人的目的,如强迫老人写所谓的“三书”(放弃修炼的三书)。“610”与恶警又将老人绑架到长安一院精神病院打针吃药(阻断中枢神经破坏肝脏的药),从而导致老人双目失明,走路摸着走。

二零一零年底,恶人为了防止王柳珍讲出被迫害的真相,当地派出所用钱雇来两名二十多岁的社会混混,两名混混的衣扣上安装有录像头,不允许老人与任何人接触讲话以揭示他们的恶行。一天王柳珍摸着上了公交车,两名混混把老人从车上拽下扔在地上并暴打她,王柳珍不顾挨打,仍然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修炼无罪,停止迫害,还我人身自由!”

这些监视她的人听从邪党的指挥,虐待老人,不但使老人双目失明,还把她折磨得只剩皮包骨,身体缩小了一半,双脚不能站立,只能爬在地上用双手撑着慢慢挪动。就在这种情况下,恶人还时常恶言相骂让她“去死吧,去自焚”等等。王柳珍老人说:“我修炼法轮大法,不会去自杀的。”

王柳珍老人遭迫害惨状

二零一一年元旦左右的一天,监视她的恶人用小木凳对王柳珍不断地进行暴打,致使鼻梁被打断,满脸流血,眼睛青肿。恶人边打边骂:“老子今天晚上就要除脱(打死)你!”事后,王柳珍告诉人们说:“他们怕我这个样子出去被人瞧见指责他们的不是,就把我拉到水管子旁边按在地上清洗脸上的血迹,当时痛得我直喊‘救命’。”“后来惊动了我的前夫,他才打电话叫我儿子回来。本来我想让儿子把我带到政法委去,儿子说都伤成这个样子了,先带我到长安医院去检查。”

王柳珍老人被恶人打得满脸青紫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家里人实在不忍心看到老人家这个惨状,就到公安局去问:“你们这样子对待老人(二十四小时跟踪陷害)到底要搞到什么时候结束?”公安局的人说:“我们现在已经不管这个事了,是社区和街道在负责管理,而且一直要管到她生命终结为止。”

老人腿被打断,重症监护室遭折磨

之后,邪党人员对王柳珍老人的迫害越加剧烈。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三日,王柳珍到观音桥去喊:“法轮大法好!”因之前监控她的人被上级警告过,如果王柳珍到观音桥去喊了口号,他们就会被扣工资。这些监视她的恶人因为担心自己的经济利益受到影响,守白班的人一直不敢下班,因此怀恨在心,对其痛下毒手。

因为老人双目失明,分辨不了白天黑夜,也辨别不了方向。据有人透露,监视的人曾诱导老人向有崖坎的地方走去,这是一个很僻静的地方,然后在那儿打断了老人的双腿。恶人们互相推脱责任,对老人的女儿谎称说是老人自己从家中四楼跳下摔断了双腿。(但老人家中所有窗户都安装有防盗网,是根本就跳不下来的)。但对老人的前夫又是另一套说辞,说她是晚上到处走,在勤俭二村二十八号大门口梯坎处摔倒的。

据悉,八月十四日,王柳珍的腿被打断,有生命危险,同修去医院看望,却找不到人。问医生和护士都不敢告知。后来有住院人员透露,老人在重症监护室,即使亲人也不能相见。

八月十五日,有同修进入长安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看见王柳珍躺在床上,嘴张着,口腔内放有扩口器。王柳珍只是腿部受伤,根本就不需要扩口器。恶徒此举的目的就是要堵住她的嘴,防止其恶行败露。而且,王柳珍进食进水完全由鼻饲进行。王柳珍并没有口腔及食道的病变,完全不需要鼻饲进水进食,这就是一种非常残忍的折磨。

王柳珍老人双膝处缠着厚厚的绷带,同修问她话,她能听见,但是无法回答,只是流泪。床边检测仪器显示她的血压、心跳等一切正常。八月十七日,又有几位同修进入监护室看她,对她说:“如果你是自己摔倒的就不要动,如果你是被人所害,就抓住我的手。结果她就抓住了同修的手,同修又以同样的方式反复询问了几次,她的反应都一样。同修又问:“有几人害你的,是几人你就抓我几下?”她抓了同修两下。由此看出王柳珍的意识是非常清醒的。

无论监视王柳珍的人怎么折磨她,她心中仍怀着大忍之心,慈悲地给监视她的人讲真相,劝善。王柳珍曾说:“其实监视我的人,我都多次给他们讲了真相,告诉他们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是按真善忍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劝他们不要参与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要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不幸,而且你们现在都很年轻,什么工作都可以去做,千万不要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只有这样,你们才会有美好的未来。在我的劝说下,有五、六个小青年都先后离开了,但也有执迷不悟的。有一个叫冯万均的是一个小头头,平时当着我的面也说我们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他自己不出面,但总是指使他下面的人折磨我,打我。其中有一个叫周传伟就经常折磨我,打我。周传伟的老婆在上班时双手被机器绞得粉碎性骨折,都遭了报应了,可至今他还仍然执迷不悟。”

结语

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在兑现。曾经参与迫害王柳珍老人的人们,你们想过吗?当今世上为什么有这么多各种各样的灾难呢?为什么瘟疫来得如此之猛,而且长久不散呢?那是上天在惩罚恶人,你们想过吗?不管你们怎么折磨毒打法轮功学员,他们仍然不放弃修炼。在你们折磨的痛苦中,为你们讲清真相,劝你们良知复苏,希望你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在大淘汰之中不被淘汰,难道这不是他们的大慈大忍之心的彰显吗?他们为了什么?为了千千万万的众生在大劫之中能得救,其中包括你。

希望曾经参与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们,为了你自己未来,为了你家人的幸福安康,应该彻底反省,站出来揭露邪恶,将功赎罪,洗脱罪恶,这样才有美好的未来。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