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3月获知44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离世

Print

【圆明网】进入二零二二年以来,中共继续以所谓“清零”逼迫对法轮功学员转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二二年一至三月份获知有44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离世,其中男学员16人,女学员29人。死亡名单分布于16个省、自治区。其中,辽宁省迫害最严重,迫害致死人数11人;其次为湖北省6人,黑龙江、四川省各4人。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生前都曾被中共非法关押,有的被非法判刑、劳教、绑架关押迫害。非法关押中都不同程度的遭中共恶警、恶人的刑讯逼供、酷刑、药物和精神与肉体的折磨和迫害。

2022年1~3月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名单:

辽宁省11人:刘希永、仲淑娟、吴乃英、胡艳波、曲彩玲、余寿荣、叶中秋、张思琴、张国宇、姜云英、关云志
湖北省6人:孙泽荣、陈望秋、柯菊秀、邵清明、夏桂香、季大友
黑龙江4人:田成军、钟国全、戴志东、左秀文
四川省4人:杨兴叶、黄素兰、陈礼清、郑淑贤
陕西省3人:李周文、张改秀、邢文珍
吉林省2人:刘永存、王庆文
湖南省2人:彭淑纯、文春花
江苏省2人:袁玉珍、季桂珍
内蒙古2人:张凤云、季云芝
甘肃省2人:曹强强、贾春臻
贵州省1人:兰军
河北省1人:白兴国
河南省1人:李文然
山东省1人:张淑敏
云南省1人:石建伟
安徽省1人:李翠萍

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在监狱、看守所、派出所迫害致死一览表

姓名 性别 年龄 省、自治区 市 区县 死亡时间 非法关押致死场所
胡艳波 女 50 辽宁省 抚顺市 2022年1月初 本溪桓仁精神病院
刘希永 男 80 辽宁省 大连市 金州区 2021年12月29日 大连市第三监狱
王庆文 女 78 吉林省 辽源市 2021年10月底 吉林省女子监狱
贾春臻 男 76 甘肃省 临夏市 2022年3月18日 兰州监狱
仲淑娟 女 66 辽宁省 大连市 2021年12月24日 辽宁省女子监狱
钟国全 男 72 黑龙江 鸡西市 密山市 2022年2月6日 泰来监狱
石建伟 男 56 云南省 大理州 宾川县 2021年9月26日 云南省第一监狱
杨兴叶 男 69 四川省 彭州市 2021年12月10日 彭州市看守所
张思琴 女 69 辽宁省 大连市 金州区 2022年1月27日 大连姚家看守所
季云芝 女 66 内蒙古 赤峰市 巴林左旗 2022年3月21日 看守所
黄素兰 女 50 四川省 成都市 2022年1月23日 彭州光明派出所

部分迫害案例:

1、季云芝被迫害致死 内蒙古赤峰市动用大量警力严控遗体

“如果我死了,就是被迫害死的。”季云芝曾跟监室的人这么说。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季云芝,于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惨死在巴林左旗医院,遗体被警察严密控制。这位66岁的老人被非法关进看守所仅48天后就突然死亡,她生前在看守所被左旗公安局国保大队徐剑峰等迫害,遭狱警和犯人的毒打,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季云芝曾患有严重的结肠炎、胆囊炎、咽喉炎、肾炎等多种疾病,多方医治仍无效。一九九六年,她修炼了法轮功,不到三个月,疾病全部消失。她修心向善,单位邻居都说她是个好人。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她过去曾两次被非法劳教,被高压电棍长时间电击导致经常出现心脏病症状:一着急,就心脏抽搐。

二零二二年大年初一,巴林左旗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徐剑峰、副队长韩东栋等九个警察闯入季云芝家中,将她强制拉到左旗二医院体检后,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这期间季云芝又出现抽搐的状况,已不能站立和说话,而且不停地呕吐。警察把季云芝长时间地放在冰凉的瓷砖地板上,还说她是装的。在看守所,季云芝绝食抗议,遭到野蛮灌食。警察打她嘴巴子,并指使犯人迫害她。在被关押的48天的时间里,她每天都在被摧残折磨中,她曾跟监室的人说:“如果我死了,就是被迫害死的。”最后,她被犯人们打得奄奄一息,看守所所长高永刚、法医田志军见她不行了,才把她送进医院抢救。

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日上午,巴林左旗公安局通知季云芝的老伴去医院看季云芝。她的老伴到医院后,医生说她的情况不太好。老伴要求给季云芝办理释放手续,接她回家。被国保大队长徐剑峰拒绝。次日,季云芝家人接到通知,说她已去世。家人要求进病房见季云芝最后一面,公安局不允许。家人在门外看见季云芝的食管已被切开,脸上和肩膀处都有血迹,家人质疑原因。但医院走廊里已经站满了警察,很快他们把季云芝家人都撵出那个楼层,然后把电梯关了。

季云芝的遗体被警察背着她家人偷摸送到巴林左旗殡仪馆,家人闻讯跟去,随之殡仪馆就被四、五十名警察待命把守。季云芝的家周围也被特警,公安,便衣站岗、布控、监视。

季云芝的儿子西蒙• 张是美国居民。对此,美国佛州的联邦参议员里克• 斯科特在周二(二十九日)一份谴责中共的声明中说:“我为西蒙和他的父亲经历这一悲惨和本不该发生的丧亲(遭遇)感到心痛。……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粗暴行动已经持续了太长时间,最新的受害者是一位无辜的妇女,她只是在面对中共的专制政权时行自己的信仰。”参议员说,中共还拒绝释放季云芝回家,在她生命的最后日子由她的丈夫陪护。“(中共)令人厌恶和不人道。”他说。

2、辽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张国宇遭迫害离世

辽宁大连五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国宇,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近二十三年的迫害中,在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遭到了残酷的迫害,尤其是第二次被劳教时,在本溪劳教所被上了九天的抻刑,把肺抻坏了,这次就是肺部旧伤复发导致的,因肚子和肺里都有大量积水,造成身体多脏器器官衰竭,于二零二二年一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张国宇

张国宇,男,生于一九七二年九月十八日,与妻子沈莲,原本是中国网通集团辽宁省通信公司大连市分公司职工。夫妻二人修炼法轮大法,用真、善、忍净化自己的心灵,为人工作负责,做什么事先考虑别人,为他人着想。二人自一九九六年进公司工作八年中,张国宇夫妻二人多次在公司合理化建议中获奖,有的合理化建议已在实践中应用。张国宇在做值班主任期间,经常受到客户的称赞,客服中心经理经常在职工中表扬他在服务工作中用一颗平常心,稳重、理性的为用户服务。公司领导也曾经在服务工作会议上表扬过张国宇的工作态度。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用真、善、忍指导自己修炼的人,却遭到了中共邪党的两次绑架、抓捕,被非法劳教四年,妻子被迫害得精神恍惚,幼小的儿子得不到父母的呵护。而且在这些年当中,张国宇经常受到骚扰、恐吓,在这样的迫害形势下,精神上、身体上、经济上遭到了难以想象的迫害,年仅五十岁就这样走了。

3、出狱前被打毒针 河北丰宁县八旬老人含冤离世

河北省承德市丰宁满族自治县八十三岁的白兴国老人,遭受三年冤狱迫害,二零二二年一月份,监狱打电话让家属去接人,白兴国老人已生命垂危了。回到家中仅仅二十几天,老人含冤离世。出狱前半年,他被打毒针。

丰宁县法院于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八日非法庭审白兴国等六位法轮功学员,法庭约在二零一八年六月做出非法判决:白兴国、郝益德、刘加福遭诬判三年,任占红、韩秀玲、隋海东遭诬判四年。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白兴国被非法枉判三年,送到唐山监狱继续关押迫害。他好不容易盼到离出狱回家还有半年了,没想到监狱加重了对他的迫害,给他打了一种毒针。自从打了这针之后,白兴国老人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头脑一会清醒,一会糊涂。

二零二二年一月份,监狱打电话让家属去接人,白兴国已经不能自理了,老人被迫害得已经生命垂危了。回到家中仅仅二十几天,老人含冤离世。

4、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代志东含冤离世

大庆市萨尔图区法轮功学员代志东、管凤霞夫妇,因坚持信仰,屡遭中共迫害,造成身体每况愈下,相继离世;管凤霞于二零二一年三月五日含冤离世,时年六十岁;代志东在二零二二年一月八日遭绑架,被勒索一万元钱并“取保候审”回家,于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一日含冤离世,时年六十一岁。

5、辽宁大连张思琴被公检法合谋迫害致死

大连市金州区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思琴,于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九日被入室绑架、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七日早晨六点,家属得知张思琴在看守所离世。家属要看遗体,他们却说,要看遗体可以,但是看完就必须火化。据说看守所想要给几万元就了事。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四日,张思琴被大连市金州区法院决定非法逮捕,于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八日被取保候审。张思琴于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判两年,并勒索罚款五千元。

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九日,张恩琴在家里突然被再次绑架,当时给老人惊吓得不知所措,身体就出现不适状态,想要呕吐。即使这样,参与绑架的人员硬是把她拉到医院进行体检,大夫当时说她的身体不适合关押看守所。可是参与绑架的人却搪塞、打起马虎语说:合格、合格。当时张思琴的家人在场,气愤地说:“人都这样了,你们都不能给点水喝吗?”在这种状况下,他们硬是把张思琴送到大连市姚家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短短几天的时间,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七日早晨六点,痛苦至极的张思琴家人就接到看守所的电话,被告知张思琴老人去世了。一个活生生的善良老太太就这样被中共公检法合谋迫害致死。

6、三次被非法判刑 辽宁辽中优秀教师叶中秋遭迫害离世

辽宁省辽中县优秀教师叶中秋女士,因信仰真、善、忍,讲真相,三次被非法判刑,共遭受中共十二年冤狱迫害,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出狱时,已无法正常行走,口齿不清,于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含冤去世,年仅54岁。

叶中秋原是沈阳市辽中县城镇二中教师,物理组组长。修炼法轮大法后,她心地善良,为人正直,和学生相处得非常好。在工作中也兢兢业业,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所教班级成绩名列前茅。

7、年仅四十四岁的铁岭市清河区法轮功学员关云志在迫害中离世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法轮功学员关云志,因坚持信仰,遭中共人员殴打、皮鞋踩脚趾、拔汗毛、烟头烫手指、胶皮棒毒打、高压电击等酷刑折磨。连走在路上,他都会被盘查、绑架。长期的身体和精神迫害,造成他的健康每况愈下。二零二二年三月一日,他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四岁。

8、遭五年冤狱迫害 黑龙江宝清县田成军含冤离世

黑龙江宝清县法轮功学员田成军,屡次遭到中共迫害,遭绑架、洗脑、酷刑,多年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北京奥运前被绑架、枉判五年,出狱后不敢公开见人,于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七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三岁。

田成军,男,一九六七年出生,黑龙江省宝清县青原镇兴业村村民,一九九九年之前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团伙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屡次遭到中共不法人员迫害。

只为做一个善良人,田成军就遭到中共多年的精神摧残和绑架、关押、洗脑、通缉、恐吓等各种迫害,导致他长期居无定所,一直不敢公开见人,最后在恐惧中含冤离世。

9、四川彭州市法轮功学员陈礼清在迫害中离世

四川省彭州市法轮功学员陈礼清曾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在狱中不但遭到肉体折磨,还遭到药物迫害,致使他一度精神失常。陈礼清出狱后不但被切断退休金,还经常遭到当地中共人员的骚扰,二零二二年一月三十一日离世。

陈礼清,男,岀生于一九四零年五月二十五日。他曾当兵五年,转业到彭州市敖平镇小学当教师。退休后的陈礼清,身体非常不好,患有胃出血、气管炎、高血压、类风湿等疾病。陈礼清于一九九七年十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快身体所有疾病不翼而飞。他义务为其他学员服务,担任过彭州当地法轮功辅导站站长。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大法,陈礼清屡遭迫害。二零零四年九月,陈礼清被彭州市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在德阳监狱,陈礼清拒绝写三书,不“转化”,遭到毒打,一次打手穿的皮鞋踢陈礼清的下身、两大腿内,他被打得胃岀血,一度送金堂医院抢救治疗。狱方还教唆事刑犯在他的饭碗里、水瓶里下药。陈礼清岀狱前还被打毒针,一度导致他精神不正常。

陈礼清出狱后,还经常遭敖平镇小学校长刘远德等监视,天彭镇派岀所警察和社区人员也经常闯到他家骚扰。二零二一年九份,“彭州市关爱中心”居委会人员就三番四次地逼迫他“转化”,遭他拒绝。由于长期生活在迫害中,陈礼清身心精神受到极大创伤,于二零二二年一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

结语

常言道:“宁搅千江水,不扰道人心。”迫害修炼者的罪行不仅仅是局限在人间法律的制裁,更有天理报应的严惩。古今中外,所有残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没有一个善终的。自二零零一年以来,因执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灭绝令,指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辽宁省公安厅四任厅长:李峰、李文喜、薛恒、王大伟全部遭恶报落马。辽宁省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严重地区之一,据明慧网报道统计,截至二零二二年三月,辽宁省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死599人,排名全国第二。

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中,那些曾经参与和正在参与迫害的人,从省、市到基层,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着良心犯罪,都将面临正义的审判,善恶必报。现在没有遭报,是老天爷想给其中还有可能改过的人留下希望与机会,其实他们才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牺牲品。而且人间的报应只是为了警醒世人,地狱的报应那才是偿还恶业的过程,还会殃及子子孙孙。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