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迫害、几度命危 抚顺曲彩玲含冤离世

Print

【圆明网】抚顺市法轮功学员曲彩玲多次遭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一年半、非法判刑九年,狱中惨遭酷刑折磨,多次出现生命危险。丈夫无法承受迫害而离婚,不满十岁的幼女无人照看,退休金被扣发20年。不断地骚扰、恐吓,长期的残酷迫害致使曲彩玲身体上、物质上、精神上遭受极大伤害,于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岁。

曲彩玲,曾在抚顺市顺城区政府计生办工作,公务员,修炼前曾身患多种疾病,每年都要住医院三、四次,每年都要报销大量医药费,是单位出了名的病号,迫不得已,一九九七年二月曲彩玲提前退休,当时年仅四十五岁。退休两个月,曲彩铃开始修炼法轮功,用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各种疾病在道德回升的同时逐渐不翼而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后,曲彩铃原单位及“610”、社区、街道人员多次找她,逼她放弃信仰遭到拒绝。从此当地街道、派出所人员经常去曲彩铃家骚扰,曲彩铃被绑架三次到派出所非法拘禁,勒索家属一千元钱。顺城区“610”主任于满昌还给曲彩铃丈夫施压,叫曲彩铃丈夫在家看着曲彩铃,否则将停止曲彩铃丈夫工作。

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马三家等多个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曲彩铃进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炼功,遭警察绑架;被劫持回抚顺当地,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城派出所,非法送往拘留所、戒毒所、后关押在武家堡教养院及所谓女子自强学校,曲彩铃绝食反迫害,七天后被释放。(从那时起,顺城区“610”下令,停发曲彩铃的退休工资。)

但不久,抚顺城派出所警察于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五日又绑架了曲彩铃,非法劳教一年半。当时曲彩铃胰腺炎犯了,疼得非常厉害,警察根本不管曲彩铃的死活,强行把她拉上警车,把她劫持到抚顺(武家堡)教养院。体检时,教养院医生发现曲彩铃患严重胰腺炎,不能留,但教养院院长黄炜说:是法轮功就得留下,其他人可以不留,法轮功必须得留下。

在抚顺教养院,曲彩铃每天被逼做奴工直到晚上九、十点钟。没活时就所谓“军训”,在太阳底下暴晒。监控狱警拿着报纸卷着的木棒,看谁不顺眼就给一棒子。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打得满脑袋是包,脸上、身上都青一块紫一块的。后来劳教所弄来二十多人,跟警察一起围着法轮功学员逼着“转化”,不放弃修炼就打,法轮功学员贾乃芝被恶警曾秋燕打了十多个耳光。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二日,抚顺教养院把十七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送转到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曲彩铃被劫持到马三家女二所一大队三分队,警察立即就派两个包夹形影不离的监控、迫害,每天被逼坐在一小塑料凳上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因坚持法轮大法信仰、炼功、拒看谎言录像等,多次遭包夹、四防犯人折磨,一次被当场折磨得昏死过去。

一次,曲彩铃炼功,双腿刚盘上,十多个犹大一拥而上,打嘴巴子、拽头发、掰腿、扭胳膊,连打带骂把曲彩铃弄到厕所,用毛巾把嘴堵上,蹲在蹲位上不让起来,边打边骂,大队长王乃民又把曲彩铃拉到办公室,警察邱萍拿出电棍,在曲彩铃脖子、胳膊上、手上电了一通,又拿药片强行给曲彩铃灌药。之后每天晚上八点后就把曲彩铃弄到厕所蹲着洗脑,一直到凌晨才让回去睡觉。一个月,把曲彩铃迫害出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及肝、肾等所有器官衰竭综合症,后来又出现脑血栓症,仅一个月,曲彩铃被折磨得从一百六十多斤瘦到一百斤左右。

队长还把曲彩铃拉到沈阳交通医院精神科,开了几百元钱的药,让四防犯人每天早晚给曲彩铃灌两次。最后曲彩铃被迫害得卧床不起,躺了近一个半月左右,一直到停药后,才能逐渐走动。

二零零一年四月,马三家劳教所把十名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拉到全辽宁省各劳教所转化迫害。到张士教养院时,曲彩铃血压高达二百四十,眼压也很高,已看不清物体,随时都会出现生命危险,恶警这才放曲彩铃回家。

回家后,一些邪悟者在“610”的指使下,经常闯到曲彩铃家里骚扰,恶人们不分白天、晚上地砸门、踹门,并雇人在曲彩铃家门口看着。一天曲彩铃走在路上就被绑架到派出所。

二零零零年在曲彩玲被绑架期间,曲彩玲丈夫曾两次突发心脏病,不省人事,送去医院抢救。家里只剩十岁的女儿自己照顾自己(因长子十八岁患恶性淋巴瘤去世,曲彩玲三十九岁生育长女),年幼的女儿学会了做饭、洗衣、买菜,每天放学还要到医院探望父亲。妈妈被绑架,爸爸在抢救,对十岁的孩子来说是多么的残酷。

曲彩玲丈夫是学校教师,由于妻子被绑架判刑,社会方方面面对这个家庭的骚扰不断,每天提心吊胆,导致曲彩铃丈夫精神恐惧,心理压力很大,并引发心脏病,到后来又患上多种疾病,最终他因无法承受骚扰而提出离婚,自己带着女儿生活。

曲彩玲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期间,她母亲知道女儿不“转化”受到严重迫害,每天担心、挂念女儿,原本身体很健康的老人,因悲愤交加,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十日突然故去。

曲彩玲出劳教所后,单位停发了曲彩玲退休金,没有了经济来源。曲彩玲多次找到顺城区政法委、“610办公室”,要求恢复退休工资,但政法委、“610”至今仍非法扣发退休金。

二、被非法判刑九年 遭种种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下午,曲彩玲在路上被警察绑架到公安一处。后得知因曲彩玲、贾乃芝、刘成艳等二十多人起诉江泽民,公安一处绑架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公安一处的刑讯室人都满了。当晚新抚派出所把曲彩玲劫持到新抚中队(原华山派出所),给戴上手铐、脚镣,所长赵某拿厚书扇曲彩玲嘴巴子,脱掉曲彩玲的外衣,打开窗户、门冻曲彩玲,并往曲彩玲的头上浇凉水。

第二天晚上九点多钟,警察又把曲彩玲的衣服脱的只剩衬衣和衬裤,曲彩玲环抱着院中的大铁柱子上(直径二十公分粗),双手被铐着。北方十月的天气已经很冷了,那天的北风更是飕飕地刮,警察把一桶一桶的凉水浇在曲彩玲头上。曲彩玲当时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用毛巾塞住曲彩玲的嘴,但曲彩玲一喊,毛巾就掉下来,再塞再喊,恶徒一直浇凉水到后半夜三点多钟。

第三天曲彩玲被劫持到抚顺市第二看守所。一个月后,恶警非法对曲彩玲外提,在原华山派出所冰冷的刑讯室里,曲彩玲穿着单衣服,戴着手铐、脚镣,被铐在铁椅子上,抚顺市公安局一处关勇、张涛、刘明和等人,轮流对曲彩玲非法审讯一天一夜。

后来法院给曲彩玲定了个莫须有的罪名“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判刑九年,当时仍非法关押在抚顺市看守所。

在抚顺第二看守所中,曲彩玲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副所长于贵德给曲彩玲戴上背铐、脚镣,用酷刑“上墙”折磨曲彩玲,还对曲彩玲进行折磨性灌食,管留到胃里不拔出来,往食物里下药等迫害。

二零零三年六月,看守所有预谋的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唆使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曲彩玲被犯人踢倒,牙被打掉两颗,之后副所长于贵德把曲彩玲关进一个铁笼子里,站不住、蹲不下,恶人们又过来连掐带打给曲彩玲戴上“摩托帽”,时间长达五、六个小时。

二零零三年七月,看守所将曲彩玲和几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因身体检查不合格,女子监狱将曲彩玲退回。后来中心医院医疗小组鉴定曲彩玲没有服刑能力,又通过法院重新裁决,暂予监外执行。七月十九日上午,曲彩玲被劫持到抚顺城派出所。片警徐杰和锁阳社区书记金静拒收,曲彩玲又被关回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九月一天,看守所教导员张敬慧叫人将曲彩玲弄到走廊大厅蹲着,当时曲彩玲已被迫害得血压高达二百四十,走路需人搀扶,而张敬慧竟一脚向曲彩玲踢来,还叫人给曲彩玲戴上手铐、脚镣,关到小号里坐老虎凳。曲彩玲向看守所领导反映情况,张敬慧又用“上墙”酷刑折磨曲彩玲。

酷刑演示:铁椅子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一日,教导员张敬慧又对曲彩玲进行迫害,扒下曲彩玲的棉衣,戴上手铐、脚镣,把曲彩玲铐在没有暖气的提审室里铁椅子上,并把提审室的门窗全部敞开,张敬慧踩着曲彩玲的腿大骂,这样折磨了曲彩玲两天两夜。

当时曲彩玲被迫害的身体各项指标都有问题,血压高达二百八十,后来几次出现病危现象,二零零四年十月看守所只好将曲彩玲释放。

出狱后,曲彩玲无家可归,身无分文,离婚后没有经济来源,因被停发退休金,身体又被迫害得无法打工,生活无着,曾多次找到顺城区政法委、“610办公室”,要求恢复退休金,20年了,政法委、“610”至今仍非法扣发曲彩玲的退休金。

二零二一年下半年,曲彩玲曾经三次出现病危去医院抢救,住院费15万元,留给女儿外债,于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二日离世。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