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岁退休女教师蒋德君遭十多年关押迫害

Print

【圆明网】重庆市合川区七十六岁的退休女教师蒋德君修炼法轮功获得健康,身上所有的疾病都好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后,蒋德君多次遭受迫害,被关洗脑班两年多,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二次被中共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三年半),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八日出狱回家后,养老金被停发,只620元最低生活费,当地派出所、社区、街道每月都到家骚扰。

下面是蒋德君老师诉述她的经历:

我是重庆市合川区法轮功学员蒋德君,小学高级教师,现年七十六岁。我原患有脑血管硬化、脑部供血不足、低血压、心动过缓、肠炎、胆囊炎、咽炎等多种疾病。我吃了很多很多的药都不见好转。一九九八年二月,经人介绍,我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经过认真学法炼功,不久我身上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了,心态也变好了。我从心底万分感激大法和师父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和健康的心灵!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我受到了非常严重的迫害。二零零五年初,由于我不愿放弃修炼真善忍,不愿写所谓的不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邪党人员非法把我关押在合川洗脑班,长达一年多之久。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七日,邪党人员在我住的舍房里搜查到一本《转法轮》,遂将我劫持到合川公安局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之后合川洗脑班解体,他们因为我还是不写不修炼的保证书,又把我劫持到重庆市南岸区南山洗脑班,又是关押迫害一年多,后来几月份回到家我都记不清了。

二零零八年,北京开奥运会,当地邪党机构将凡是不愿写不再炼法轮功“保证书”的法轮功学员都非法劳教。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二零一二年五月九日,我在公交车上发了两张神韵光盘,遭绑架,后被中共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重庆女子监狱。刚入监狱就遭洗脑迫害,那日子里,我被关在一监区,由四个犯人包夹监控进行洗脑,强制看诬蔑、诽谤师父和大法的书和报刊等,强迫每天写思想汇报,一直写到符合他们的要求才能睡觉。然后就强迫写罪恶的“五书”,即《保证书》、《决心书》、《决裂书》、《认罪书》、《揭批书》。由于我坚决不写,包夹就揪我的脖子,踩我的脚,不让我睡觉。尽管如此,我还是不写,因警察和包夹都深知法轮功学员非常尊敬师父,为了达到她们的转化目的,就使出了最卑鄙的手段,她们用纸画了许多师父的像,贴在我睡的床上、床下地上、被子上、墙壁上,还贴在我的脸上、前胸和背上,这样我根本无法走动,无法上床睡觉。最后我违心地抄写了包夹写的“五书”,监狱才减轻了对我的迫害,把我分到四监区(老年监区)做奴工——生产玩具。我于二零一五年出狱回家。回家后我立即写了严正声明,继续修炼大法。

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下午,我去公安局找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头目杨成利讲真相、劝善,劝他不要再迫害法轮功,我还准备了刘伯温的预言解说和小播放器想叫他拿回家去听听。没想到我进了公安局后,他伙同国保大队警察段鹏和李阳把我骗到合川看守所,段鹏拿出拘留证要我签字。我立即说:“我没有罪过,我是真正的好人,为什么要签字?你们在执法犯法,纯属大骗子,你们才是真正的罪犯。”段鹏说:“不签就算了。”接着就把我关进合川看守所。警察当晚非法去我家抄家,把我的全部大法书籍、电脑、打印机、复印机、九千多元真相币全部抢走。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八日,合川法院为此非法开庭,判处我三年六个月徒刑,并罚款一万元,是从我的养老金存折扣去的。

我再次被劫持到重庆女监,在一监区“转化班”被强迫洗脑四个多月,我坚决不转化,不写“五书”。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二日,狱方把我转到二监区(生产监区),每天白天做奴工,晚饭后就在监舍外前门岗强迫洗脑,直到深夜十二点。因为我一直不愿写“五书”,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八日,狱方不让我劳动了,整天专门对我进行洗脑迫害,每天从早上七点十分到晚上十二点,强迫“转化”,逼写“五书”,很多狱警都威胁我说:你不写“五书”就是刑满了也回不了自己的家,要关进“法治班”继续洗脑。为了能回家,不再去洗脑班,我违心地照抄了包夹写好的“五书”,并被迫于二零二零年九月九日在“所谓揭批会”上读了照抄的“揭批书”。那份痛苦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从二零二零年九月十日,狱方让我恢复生产劳动,直到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八日冤狱期满回家。

回家后,中共邪党当局非法停发我的养老金,只给我620元最低生活费,派出所的住段片警、社区主任、街道小组长每月都到我家骚扰,还非要与我拍照。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