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关押逾九年 大连周海燕仍遭冤狱迫害

Print

【圆明网】大连法轮功学员周海燕,今年五十六岁。四年前,周海燕和其他十八名法轮功学员一同被绑架,她被诬判八年,目前,仍在监狱中遭受非人的“转化”折磨。

周海燕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二十三年里,周海燕被绑架五次,被洗脑班关押三次,被劳教所关押两次,二零一七年被绑架后又被非法判刑八年。至此,周海燕被非法关押在大连戒毒所洗脑班、看守所、大连教养院、马三家劳教所、辽宁省女子监狱已经九年多了,仍面临未来四年冤狱迫害。

周海燕一家在大法中受益无穷,全家共同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和神奇,同时,也见证着中共这场迫害给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及家庭带来的不幸。

一、在法轮大法中受益的家庭

修炼法轮大法以前,周海燕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每天心情沉重,工作也不顺利,身体也不好,去医院检查,结果有子宫肌瘤,并做了手术。学大法以后,周海燕的身体也好了,性格开朗、精神愉快了。过去,她经常和脾气不好的母亲吵架。学大法以后,她能够替母亲着想,她知道要孝顺父母,母女关系融洽了,生活有了奔头,整天乐呵呵的。

周海燕的父亲周伏生,从军近四十年,正团级,职务是空军医院的一名主治医师。即使作为一个医生,他对自己的浑身疾病也是束手无策:心脏偷停、乙肝、高血压、低血压等疾病。一九八七年,他转业到地方医院。

周海燕的母亲刘玉芹,也身患多种疾病,身体几乎没有好的地方,却还要伺候常年卧病在床的父母,还得抚养三个子女。身心交瘁的日子使她变得性情暴躁。

由于周海燕的父母秉性不和,生活中很少交流。她的母亲时常大发雷霆,她的父亲大多默默承受,终于忍受到极限时,会闹到了要离婚的地步。

周海燕的弟弟周彬,是狂躁性抑郁症患者。雪上加霜的生活几乎要把周海燕的母亲压垮了。

一九九五年五月的一天,听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神奇,为了周海燕的弟弟,也就是他们的儿子,周海燕的母亲和父亲走进法轮大法的修炼,按照大法的要求诚心修炼,没过多长时间,他们的病都不治而愈,心情也变得愉快了,她的母亲和父亲的关系从根本上得到了改善。

她的母亲和父亲的关系好了,家庭自然和谐、温馨了。包括周海燕在内的三个孩子见证了大法的美好,也都走入大法修炼,个个受益。尤其是周海燕的弟弟,自从修炼大法,所有的狂躁表现不翼而飞,人也变得特别懂事,善解人意,总能看到别人的优点,对照大法的要求,找到自己的差距。

二、周海燕遭受的迫害简述

1、二零零零年八月八日到九月八日,周海燕被黄海路派出所及马桥子街道送到戒毒所洗脑班。

2、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周海燕因进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抓捕,又被非法关押戒毒所洗脑班至十一月中旬。接着,又被绑架到大连教养院劳教。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九日,再被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超期关押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底。期间周海燕被非法抄家,所有法轮功书籍被沈阳路派出所警察抢走。

3、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3点,周海燕被所在地的明星社区书记刘淑清诱骗,并被绑架到大连黑石礁环保宾馆洗脑班迫害。

4、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开发区“六一零”许云刚伙同黄海路派出所片警韩晓抄家后非法送周海燕劳动教养两年。

5、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周海燕和开发区共计十九名法轮功学员一同被绑架,二零一八年九月诬判八年,上诉后被驳回,同年十二月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至今还在监狱中遭受非人的“转化”折磨。

三、马三家劳教所的邪恶迫害

周海燕两次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

在马三家劳教所,因为拒绝“转化”,周海燕被绑在暖气管上吊起来,整整一宿,脚都离地了,放下来的时候,手全都是黑紫色,直到回家以后,手一直不好使。

还有一次,由于周海燕不“转化”,在小屋里,她的手被反绑起来,腿用绳子捆起双盘,迫害了一天一宿,这是一种不为人知的酷刑,因为一般人是双盘不了的,就是修炼人也只是每天双盘一个多小时。而用绳子捆绑着,手被反绑起来,折磨一天一宿,那种折磨是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的。

四、辽宁省女子监狱丧失人性 践踏人权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周海燕被强制坐几寸宽窄的小板凳半年,屁股坐烂了。在女子监狱十二监区,警察指使包夹犯人强制法轮功学员认罪,强制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五书”,采取的手段很卑鄙,就是不给法轮功学员卫生纸用,有的学员长达半年没有卫生纸用,如大连的仲淑娟、周海燕(现在1-6小队)、陈亚洲(现在1-4小队)等,把她们带到监狱的东西全部封存起来,不给用。对女性在生理期来月经,也不让用卫生纸和卫生巾,平时大小便都不给卫生纸。这种丧失人性的行为在国际社会上绝无仅有,严重违反《妇女儿童保护法》。她们还邪恶的说“小便完甩干,大便用水洗”,可连个瓶子,盆都不给,怎么用水洗?十二监区就是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强制法轮功学员“转化”、认罪。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二零一九年底,周海燕的母亲第一次去监狱看女儿,监狱没让见。二零二零年,女子监狱十二监区对于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不给水喝、不让洗漱、上厕所不给卫生纸、不让上超市购买生活用品。

二零二零年四月份,周海燕所在的监区小队长孙爽不让见,周海燕的母亲就要去找监狱长,那个小队长害怕了,她们就撒谎写了一个纸条,说是周海燕写的,上边写了:我不想见你们。明摆是她们撒谎骗周海燕母亲,不让见。

再一次就是周海燕母亲和妹妹去,监狱说让见,就把他们领进去。走在半道,监狱人员就问了周海燕母亲和妹妹是否炼法轮功?她俩都说“炼”,监狱人员就又不允许见了,最后,周海燕母亲和妹妹也没见着周海燕。她丈夫去了两次,结果监狱都让见了。

这件事说明一个问题: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因为修炼法轮功,就被剥夺了会见亲人的权利,这是对信仰自由、人权的践踏。

五、周海燕家人的被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电视上突然就宣布不让炼大法了。周海燕的一家是在大法中获得新生的,自然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国家不让炼了?政府肯定有误会。他们得让政府知道法轮大法有多好。出于这个单纯的想法,也是出于对政府的信任,他们持续逐级上访,讲真相。

先是周海燕的妹妹为此丢了本来很不错的工作。她大学毕业后,在市国检所上班,是技术员,她平时按真善忍做好人,工作积极肯干,多次受到单位领导的表扬和奖励,工作顺利。迫害发生后,一天,单位领导把她的妹妹找去,告诉说,如果不开除她的公职,全所职工都拿不到年终奖,而且单位领导的职务还将被罢免。不过,如果能写个“保证书”,说“不炼了”,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周海燕的妹妹不会背叛大法,两个领导考虑再三,最后无奈地将她开除公职。还说: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都可以回来。

周海燕的父亲周伏生因讲真相,被当地站前派出所警察(郭欣)打得头破血流,并罚款一千元,直到晚上十点多钟,派出所才打电话,让她母亲接回家。第二天,警察还到她家骚扰,说过几天把周伏生带走。周伏生想不通,讲真话,做好人,怎么还要遭到警察毒打?一个年轻的后生,怎么可以对一个爷爷年纪的老人拳打脚踢?

周伏生从军近四十年,从没被任何人打过,却被这个国家的执法人员打成这样,他不解。因讲真相,被殴打,周伏生其后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一二年含冤离世。

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国保大队和开发区黄海路派出所十几个人,借口房屋漏水需维修,未出示任何合法手续,擅自闯入周海燕家中,将周海燕野蛮绑架,手铐都勒进肉里,不让她换衣裤,把她强行拖走,她的鞋也被拖丢了。周海燕被朱姓警察双手打太阳穴部位,以致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家属委托律师会见时,周海燕头上两边的太阳穴还很痛,她双手被手铐勒进的痕迹还清晰可见。

周海燕的母亲刘玉芹,在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下午三点左右,在路上行走时,突然被三、四个年轻男子强行拖至一辆轿车上,没有出示任何手续和证件,更没有说明原因和理由。到派出所后,七十二岁的老人被关进了一个房间,直至第二天的晚上,警察都没有给饭吃,也没有人出示任何手续和证件,老人也不知道为什么把自己绑架到派出所。第二天晚上,一个叫王所长的人欺骗说,录完指纹后,就放回家,可是录完指纹后,并没有放人回家,却又将她绑架到大连姚家看守所,直至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六日晚上,才放她回家。

周海燕一家在大法中受益,共同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同时,也见证着这场迫害给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及家庭带来的不幸。

无论怎样,迫害好人、迫害修炼人,是有罪的。无论用什么借口或是执行命令进行掩盖,都逃脱不了上天的惩罚,这是一定的,因为神目如电。奉劝还有良知的人们,多听听法轮功学员发自内心的善意真相,为自己、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