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陷囹圄六年 昆明胡今朝再被枉判四年

Print

【圆明网】胡今朝因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被绑架关押在昆明盘龙区第二看守所,看守所拒绝亲人探视。家人多方打听才得知,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初胡今朝被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罚款八千元,他已上诉。

胡今朝

胡今朝,男,一九六八年七月二十七日出生,今年五十三岁,原云南省精神病院的主治医生。他看了《转法轮》书籍后,被其中的道理所折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胡今朝是公认的老实人,在云南省精神病院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从不收病人的任何礼物和红包,对病人总是耐心细致,和蔼可亲。他把真、善、忍写成条幅,压在自己的办公桌玻璃板下面,时时对照自己,按照真、善、忍做好人。

遭绑架 被秘密判刑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一日深夜十一点,胡今朝在家中被昆明市盘龙区公安分局国保、“六一零”与小坝派出所等部门非法抄家,被绑架到盘龙区第二看守所。家里所有房间被警察抄得一片狼藉,抽屉门均被撬坏,物品、衣物扔得到处都是。

警察绑架胡今朝后,不告知家人。经多方寻找,家人终于在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九日,在昆明市盘龙区小坝派出所查到他的下落。

警察告知,胡今朝因心脏病,已被送到云南省新华医院救治。家人知道,胡今朝之前根本没有心脏病,家人多次到医院看望,都被拒绝。而拘留通知书也是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九日家人去寻找人时,派出所警察才补给的。

二零二一年六月三十日,胡今朝被送入昆明市盘龙区第二看守所,看守所不准亲人探视。

半年后,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家人到昆明市西山区法院,询问胡今朝被构陷的情况,法院含糊其辞。家人再经多方打听,才得知,胡今朝已被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罚款八千元。胡今朝不服非法判决,已于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八日,将上诉状递交盘龙区第二看守所主管干部谭干。下文如何,还无音信。

胡今朝因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遭受了一般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和折磨。三十四岁时,胡今朝被绑架到看守所,三十六岁时,被迫离婚,三十六~三十九岁时,在劳教所被迫害三年零四十天,四十四~四十六岁时,被非法关押三年,二零二一年,他五十三岁时,再度被非法判刑四年。

以真、善、忍为指导做人,被绑架到昆明市官渡区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四日下午五点多,三十四岁的胡今朝医生正在云南省精神病院门诊室工作,进来四个人。胡医生接过病历,病历显示此病人曾三次因“精神分裂症”在省精神病院住院。

胡医生让他们说一下病人的病情,其中一人说:“这个病人在外面散发法轮功资料,你把他收下住院吧。”胡医生告诉他:“这里是精神病院,有病,你就说病状,你说发什么资料,我不管,病人符合住院条件就收住院,不符合条件就不收!”

这人话锋一转,指着胡医生桌上玻璃板下压着的“真、善、忍”三个字说:“你桌上压着‘真、善、忍’三个字,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胡今朝说:“是的。”他说:“你等着。”就出去了。

胡医生问病人:“你炼法轮功吗?”他说:“我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胡医生问:“你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为什么要发法轮功资料呢?”他说:“我没有发。我在街上走着,他们就把我抓进来,说我包里有那些东西。”可见,他们是利用这个人,寻找借口,制造事端。

胡医生在病历上刚写下:“病人否认炼法轮功。”这时,六一零、官渡区国保大队、单位保卫科的人都到了。就这样,因拒绝写虚假病历,又因桌子上压了“真、善、忍”三个字,胡今朝医生被如此荒唐地绑架到官渡区看守所。

在官渡区看守所,胡今朝医生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被“取保候审”。二零零二年四月中旬,出来后,单位停止他的正常工作。五月中旬,胡今朝医生又被非法强制送洗脑班,一周后回单位。

胡今朝医生被安排到后勤,扫地、打扫厕所卫生,每月只发四百、三百、二百、一百甚至几十、十几元,有几次,分文不给。

为了谋生,胡今朝医生到外面找了工作。单位找到他打工处,强令雇佣单位辞退他,并强迫胡医生回单位,继续在后勤扫地、扫厕所、打扫卫生。

胡今朝医生的妻子因承受不住各方面压力,于二零零四年三月与胡医生离婚。在中共的淫威下,三十六岁的胡今朝被迫害得妻离子散。

在云南省第二劳教所被迫害三年零四十天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四日早晨,三十六岁的胡今朝医生正在单位打扫卫生。单位保卫科的谢道宏等两人用手铐铐住胡医生,用约束带将他的脚绑住,为怕他喊叫被别人听见,在他头上扣了一顶全封闭式头盔,几人强行将胡医生抬到一辆轿车中,拉到云南省第二劳教所,位于禄丰县大平坝。

劳教所医院体检时,警戒科科长曲开明残酷迫害胡医生。曲开明拉住胡医生的手,从长椅那边,猛力把他拉倒,翻了个跟头,几个人上来按翻胡医生,压在他的背上,使他气都喘不过来。曲开明用两脚踩住胡医生的右肘和右手掌,嘴里骂着,用脚在胡医生的右肘和右手上狠狠地转踩。

然后,几个人把他从地上拖起,强行戴上手铐,并不停地往上提手铐以增加他的痛苦。从早上九点到中午一点左右,胡医生双手一直被手铐紧紧铐着,四个多小时,血液不能正常流通,双臂肿得很粗,直到送到四大队后,才被松开。

四大队是云南第二劳教所的严管大队,劳动量最重。胡今朝医生绝食六天,抗议绑架,恶警曲开明再次施暴。曲开明将胡今朝按倒后,双腿被压过头,与地齐平,胡今朝气息难喘,几近窒息,枕部头皮被撞破,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第二天,胡今朝被拉到砖厂干活,三、四个月后,转到宝石厂,出工时间很长,从早上六点三十至夜里十一、十二点。就这样,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的超负荷劳动。

从张开顺任副大队长、石怀林任狱警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随之升级。一次,两个“包夹”把胡医生按倒,用膝盖来回顶压他大腿内侧最痛处,并说“这样让别人看不出伤,又让你痛苦难言。”一个人用脏抹布,在鞋上来回擦,再吐上口水,拉成条状勒在胡医生嘴上。一边以他全身力量往下压,让胡医生几乎窒息;一边来回拉脏抹布,致使胡医生的嘴唇、口腔被磨破。其间污秽之词不离口,不堪入耳。

胡医生始终不承认劳教犯人的身份,因为做好人无罪,信仰自由受法律保护,因此每天吃饭及晚上集合点名时,点到名字,就回答:“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每次都被打嘴巴,按倒在地,使劲捂嘴,用脚踢,脸被打肿,衣裤撕烂,把肉搓得青紫肿胀,胡医生被打得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用劳教人员的话说:“我们是一二三小打,四五六大打,星期天暴打,你们真是有你们师父保护、有老天保佑你们,要是换了我们,早就被打死了。”

每当劳教所要开展什么活动时,就是加重对大法弟子迫害之时。比如要搞什么“三不伤害”(不伤害他人,不伤害自己,不被他人伤害)活动,劳教人员就以这个名义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劳教人员说:“你们炼功我们就要被罚,当然就受到伤害。所以你们就要被罚……”真是强盗逻辑!在共产党的邪恶连坐制下,人们已经失去了辨别善恶的能力!

一次,另一法轮功修炼者李文波看见他们在迫害胡今朝,问他们:“你们为什么打人?”随即高喊:“法轮大法好!”李文波被几个人按倒,头撞到球场边的水泥台边,发出“嘣”的一声响,又被戴上手铐,一顿拳打脚踢。这里的日子疯狂而黑暗,胡今朝与李文波经常被折磨得难以行走,甚至起床如厕都困难,“他站不起来,我扶他,我站不起来,他扶我”,日复一日。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二日早上九点钟,一辆中型警车把胡今朝拉到“法制教育基地”(即洗脑班)进行强制“转化”。伪善、威胁、利诱、恐吓等,各种招数齐上,在这样的残酷迫害下,胡今朝违心地写了不该写的东西,但在四天后,胡今朝宣布重新走回修炼,又被送回四大队,一直被严管,直至迫害结束。

虽然被残酷迫害,胡今朝依然心怀慈悲。他深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真可怜,邪党对他们的谎言洗脑、各种威逼利诱使他们人性丧失,无知造业。其实他们也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所以胡医生尽量用他们能接受的方式与他们交谈,启悟他们的良知。比如,点名时,不答“到”,进门不报告,并不是不尊重谁,而是不承认对好人的迫害,因为做好人无罪,信仰自由受法律保护,对这群好人的迫害既违法又反天理,过程中只会使人变得越来越坏,只会让人认同暴力与邪恶,泯灭良知,和法律教部门要把人教育好的目的是相违背的。

胡今朝医生因坚持信仰,坚定修炼,被非法延期四十天。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被非法管制一星期

中共准备开十九大,无理制造恐怖气氛,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多,胡今朝医生被六一零和国保大队绑架到昆明呈贡松花疗养院一个星期,从十一月二十四日至三十日被限制自由,直到云南省的相关会议结束,才把他放回。

四十三岁时被非法关押三年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傍晚,胡今朝医生在昆明学校附近给学生讲真相,被一名女学生恶意举报,随即被绑架到昆明市第一监狱,非法判刑三年。期间,家人多次去探望,始终不让见面,只能送钱、送衣服,直至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冤狱期满。

三年里,胡今朝医生被关在三平米的楼梯单仓,里面无比阴冷潮湿,被褥每天晚上十点半以后才送来,早上六点收回。在这里,胡今朝医生遭遇了药物、毒气摧残,造成头发脱落、上面的牙齿全部脱落,经常胸闷、胸痛、气短、咳嗽。出狱后,通过学法修炼一段时间后,身体有了很大好转。

胡今朝修炼法轮功是受到中国宪法保护的,是合法的修炼。他没有犯法,更没有犯罪,他的信仰自由、人身自由是受到宪法保护的。

但在中共黑白颠倒的统治之下,胡今朝医生的美好年华却在黑暗的监狱中度过。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初,五十三岁的胡今朝医生再被非法判刑四年。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