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家庭矛盾中所悟

Print

【圆明网】那天学完法后,因家务事和丈夫发生矛盾。争吵中他把大法书扔到窗外,说以后不要让大法的东西出现在家中,他永远接受不了,并反对孩子接触大法,轰我走。第二天,我正准备离开家,这时同修打来电话,让我去看望病业中的同修。当时我想没有偶然的事,于是决定先放下自己的事,去同修家。
我来到了病业同修家,同修也来了。之后同修又带我去了另一同修家。当我们来到这个同修家后,看到这个同修的常人丈夫,待人热情友善,支持家人修炼,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表现,我流泪了,觉的汗颜,因同修把家庭环境开创的这么好。

接着同修又带我来到她家。通过她和孩子的互动,我又感受到了自己的差距,看到我与家人说话似乎不能用心交流,达不到心灵的默契,解决问题体会不到善。

接着同修让我听《九评》,在我认真听的过程中,突然我认识到自己在家中的那些表现都是党文化的言行。期间充满了斗、间等,同时认识到自身没修掉的党文化,是它在迫害着我,同时也在迫害着众生,因此心中对丈夫的怨恨消失了。这时,同修又建议我要想办法归正我丈夫,正面认识大法,不要对大法犯罪。

接着我便回家了,丈夫当时不在家,孩子在家。这时我又想起那天与丈夫发生矛盾时,孩子不帮我捡回大法书,因此感到很失望。于是就训斥他,并离开家。

当我又来到同修家,把回家后的表现说给同修听后,这时同修又指出我的问题。通过交流,我认识到自己教育孩子也充满了党文化的恐吓、压制、以权压人的表现,看到和丈夫之间还是在情中斗气,争个你对我错,有党文化整人那一套。

就这样我回到家后,不自觉的开始琢磨同修为什么要这样说、这样做时,法又展现了。我悟到,以往我有把同修的话当成象文件似的来执行,而不是通过同修的交流在法中悟道。这里有学人不学法的成份,没有正确对待同修的存在,没有摆正与同修与法的关系的问题。这时我悟到师父是利用同修的表现来补充我认识上的不足。这时我便知道如何做了。

等我再次回到家后,发现丈夫给我留言,跟我道歉,我感受到了生命都有善的一面,并想起师父的法:“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同时决定与他认真谈谈。可是他表现的不想谈,认为过去的事就过去吧。

这时我想:不能再这样稀里糊涂的了,必须让他的言行有个归正,对大法有个正面认识。这不光是夫妻关系好坏的问题,更是我作为师父的弟子应尽的救度众生的责任。于是我坚持要与他交谈,最后他默许了。

于是我便敞开心扉,把多年来心底里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了,讲了在同修家的所见所闻以及大法的真相等。等我说完后,他动容了,表示自己错了,不再诋毁大法,并写了严正声明。

就在写这篇体会时思维又進一步的开阔了,发现自己以往的修炼基点都是为私的,学法少,法理不清。师父说:“大家所做的一切都是和个人的修炼联系着的,决不是孤立的为了某一件事情而做,或者是单一的在做某一件事情。所有的一切都与正法联系着,所有一切都与大法弟子的责任联系着,所有的一切又与你个人的修炼联系着,这都是不可分的。”[2]

当回想着如何从这场家庭矛盾中走过来时,我悟到:难中因为坚信师父与法,所以师父安排同修来帮我,相互配合做着救度众生的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