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构陷到检察院 山东七旬老太要求撤案

Print

【圆明网】东营市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警察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对法轮功学员大规模抓捕中,年过七旬的刘燕美老人也被胁持,当时为首的人说:“跟你了解点情况,一会就回来。”刘燕美被非法构陷到检察院。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刘燕美的委托律师再次向东营市和东营区检察院提交了《刘燕美案不起诉、(监督)撤销案件法律意见书》。意见书认为,指控刘燕美涉嫌犯《刑法》三百条之罪,不但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而且办案实体和程序全面违法,办案人员涉嫌非法搜查、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等违法犯罪,应当追究法律责任。

此前,十一月二十九日,刘燕美的委托律师到东营区检察院阅卷之后证实,那些搜查证、取保候审确认书、物品扣押清单、传唤证、监视居住确认书等等都在,上面都有日期,这些文件按照法律规定应该给本人一份。警察不但没有给刘燕美,而且律师经过签字对比之后吃惊的发现,因为所有文件上显示刘燕美的签名均是伪造的。

修炼法轮功 身心受益多多

刘燕美是山东省东营市胜利油田汽修厂的退休老工人。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初,她响应政府开发建设胜利油田的号召,花一样年龄的她从海滨城市来到了当时到处是盐碱地的不毛之地——东营,她是胜利油田最早期为数不多的女性建设者。刘燕美有着老一代胜利油田人的优秀品质:踏实肯干、吃苦耐劳、任劳任怨。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精神品质得到升华,受益良多。

过去,刘燕美的丈夫受重男轻女的老观念影响,婚后的刘燕美自从生了两个女儿后,她就被丈夫长期家暴,为此她常常以泪洗面、苦不堪言。到了中老年,她身患多种疾病:关节炎、肩周炎、痔疮、腰椎间盘突出;严重的妇科病、月子病;贫血、头晕、浑身发冷;因为肾病,腿脚浮肿疼痛不能正常走路,脚疼得厉害的时候鞋都没法穿。这雪上加霜的人生对她来说,看不到什么希望。

一九九六年有人向刘燕美介绍法轮功,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当时刘燕美不相信。一九九八年,刘燕美的身体状态更差了,浑身疼得难以忍受,胳膊无法抬起,脖子也疼的不敢转,万分痛苦中她想起了法轮功,于是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开始炼法轮功,炼了半年功,刘燕美全身的病都好了,她那个高兴劲儿别提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真是太幸福了!以前因为遭受丈夫家暴,她对丈夫和婆婆有很强的怨恨心和委屈心,修炼法轮功后都看开了,放下了,也不生气了,天生内向的性格随着修炼也变得越来越开朗,丈夫家暴行为也开始收敛,家里家外的生活忙忙碌碌,每天她都过得很充实,精力充沛,心情愉快。

修炼法轮功这二十几年的时间,刘燕美深感身心受益多多,道不尽。

就在二零二一年四月份刘燕美遭胜利油田当地警察绑架迫害后,在她身上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二零二一年八月中旬,她骑着女儿给新买的电动车回家,由于车速快、又是新手,骑车中,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就摔个四肢着地,重重扑倒在地上,脸戗在地。等她好不容易缓过劲,爬起来用手一摸,才知道血糊了一脸,眼睛看不见东西。怕人碰见自己这副模样,她摸索着回到了家。等洗干净血迹,她才发现自己的脸部皮肤严重蹭破了,整个脸跟毁容了一样。这可怎么办?没有别的办法,她干脆心一横,啥也不管了,就靠不断学法炼功,大约一个月后,脸上皮肤不仅完全愈合了,而且颧骨部份明显跟换了皮肤一样透着蛋清似的光亮。那么大岁数的人,重重摔一跤,轻则骨折、重则要命是老人们的常态,怎么可能没有事?知道此事的人都啧啧称奇:“太神了!”

坚持修炼法轮功 多次被迫害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胜利油田多数法轮功学员遭受了严重迫害,刘燕美也不例外。因为坚持修炼和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刘燕美曾于二零零二年底和二零零四年五月遭受过洗脑迫害、来自公安和单位的骚扰一直不断。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早,七八个不明身份的人到法轮功学员刘燕美不炼功的女儿家,从她家搜走了几本大法书、给学生们打印学习资料用的十几箱复印纸。警察随后把她女儿带去滨南分局办案中心。又胁迫女儿交出刘燕美家钥匙,大约八点左右开了刘燕美的家门,擅自闯入,这群人进到房间里到处翻看了一会儿,为首的警察哄骗刘燕美说:“跟我们去一趟派出所,跟你了解点情况,一会就回来”。

刘燕美被带到滨海公安局滨南分局办案中心,警察先对刘燕美母女进行搜身检查,又做抽血、验尿、指纹采集、DNA采集、声纹采集等。晚上九点多,他们把刘燕美带到审讯室,强迫她坐在审讯椅上,一男一女两个人非法审讯,一直审讯到早上四点多,一夜没让睡觉的老人迷迷糊糊地在审讯笔录上签字、摁了手印。警察审讯刘燕美时,没有出示警察证、没有告知他们的姓名和职务、没给权利义务告知书。

下午两点左右,警察通知刘燕美女婿去银行取了两万块钱交作为两人所谓“取保候审”保证金,才同意她女婿接走刘燕美母女俩。没给母女俩取保候审决定书和通知书,刘燕美向警察岳千里索要,他不给。

五月三日,公安又打电话让刘燕美去基地分局,又强迫她签名、按手印。

五月三日前后,胜南社区老年管理中心兴河老年服务站打电话给刘燕美老伴,说社区来人有点事。一会敲门开门发现是老年站工作人员李芳与同兴派出所三名便衣警察,闯入家中骚扰,未出示任何证件,未经允许进行录音录像,并追问孩子的情况。

五月下旬,基地分局警察退回了一万押金给刘燕美女儿,声称刘燕美的“取保候审”已经变更为“监视居住”,刘燕美被所谓”监视居住“通知书也没有具体通知过她本人。

六月二十日,中午一点左右,邻居正在午休的时间,派出所又来三个警察,在家门口骚扰,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

到十一月份为止,基地分局警察一共对刘燕美提审过六、七次,都做了笔录。

十一月中旬,刘燕美去了检察院才得知,构陷她的案卷已经到了检察院。

十一月十七日,刘燕美老人被检察院叫去做笔录时,她把 《请求依法撤销或监督撤销刘燕美案件;控告东营警察岳千里等十几人非法搜查、玩忽职守、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的违法犯罪》的控告书直接递交到检察官手里。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刘燕美的委托律师再次向东营市和东营区检察院提交了《刘燕美案不起诉、(监督)撤销案件法律意见书》。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