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意志闯过生死关 世人感佩大法

Print

【圆明网】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经历了几个月的病业关,可以说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与保护下,十一月初。我彻底闯了过来。我的神奇康复让世人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美好。
修炼前,我爱抽烟、喝酒、玩扑克、打麻将,心太直,遇到不符合我观念的事,就发脾气,很多人都领教过我的脾气,包括单位领导。法轮大法洪传到我地,我要学法轮功,一位了解我的人就断言:就他那脾气,还想学法轮功?因为他妻子也在学,知道法轮功要求人得按真、善、忍去做,认为我做不到。但是师父的高德大法震撼了我,唤醒了我,我痛改前非,改掉了恶习,开始按照师父的教诲不断做好人。

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因为坚持修炼和讲真相,曾入冤狱几年。回家后,矢志不渝,继续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我家经常盛开着“鲜花”(指资料点), 在同修的眼里,我正念强,怕心小,证实法的事没少做,热心肠,为同修提供各种修炼上的帮助,都在所不辞,始终走在证实法的前列,只是脾气大点儿。

可是,亲属由于受邪党媒体宣传迷惑,虽然看到我的变化:不再喝酒、抽烟、人也善良了很多,而且很健康,但人们看重的是现实利益,认为我因为信仰、修炼,就遭了这么多罪,搞的几年不能挣钱养家,太不值得,对我讲的真相置若罔闻,更不愿三退了。我在众亲属和众乡亲中讲真相突破较慢,这一直是我修炼路上的遗憾。

由于我接触的同修较多,同修的修炼层次不同、状态各异,做事方式差别也大,我的各种人心也就被带动起来了,对同修有怨恨心,尤其对妻子(同修)的怨恨更重,怨她不中用,对她有看不上的心,经常对她发火。而妻子的善良、贤惠无人不夸,为了支持我做救人的事,她宁可自己承担家务,我却不知珍惜。我还有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有时别人一说就炸,还有利益心、色欲心等等。这些不正的人心也导致了我长达几个月的魔难。

从二零二一年四、五月份起,我肚子就开始疼痛,并且时常发作,我也没往心里去,没有针对此问题及时发正念、向内找,只是该干啥还干啥。可是从九月三日起,肚子开始剧烈疼痛,而且是持续不断的疼。从此我出不了家门,非常刚强的我疼的在床上直打滚。那种疼痛、感受用人的语言难以形容,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经历这般的疼痛。我无法正常学法、炼功,无法正常睡眠,反复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时念两个小时,才能昏昏入睡,又很快疼醒。

我实在忍不住时,就求师父救我,师父打進我脑中一句话:“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我想起这就是师父在《洪吟二》中的诗句。我疼痛难忍的时候,就反复背诵:“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

一个月后,不见好转,几位同修就来家里帮我发正念。有几次,我竟当着同修的面,疼的喊叫出声来,弄的同修也很为难。

我不但持续疼痛,而且吃啥都吐、喝水也吐,吐出的都是脓不脓、血不血的黑烂东西,身体日渐消瘦,由原来的一百四十多斤降至八十多斤,整个人脱了相,就象皮包骨一样,别人见我都害怕。期间,我不但承受身体上的剧痛,也承受来自亲友的巨大压力。看我痛成那样,亲友都劝我上医院,我当然不去,为此亲属很不理解。

一天,妻子的一位朋友来看我,她比较好说,把我的身体状况和不上医院的消息在村里传开,一时间,我成了村里的新闻人物,成了人们关注的对像,人们议论纷纷:人都这样了,不上医院,信法轮功就能好?还有说更难听的讽刺话的。妻子只好耐心的去解释。

魔难中,我有过两次不正的念头:第一次,我实在承受不住了,求过师父:“师父给我带走吧!”但很快明白过来,我修炼多年,全村人都知道,我不执著生死,可是我走了,世人如何看待大法弟子、如何看待大法?造成的损失如何弥补?这是假我,真我不会有这样的念头,立即全盘否定自己不正的思想念头。第二次,当我剧痛到四十多天时,出现过不好的念头:“这啥时候是个头啊?”我也很快纠正自己不正的念头。疼痛难忍时,我多次向师父求救:“我不是来破坏法的,我是来证实法的,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李洪志师父救救我。”我坚定正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2]。

期间我无法炼功,但无论多么难受,清醒时,就背《洪吟》、背《论语》、念九字真言、发正念,丝毫没有动摇过信师信法的念头。妻子虽然刚刚修炼几年,但对法坚信不疑,始终没动过上医院的念头,想尽各种办法帮助我、安慰我、照顾我,和同修配合,为我发正念、给我念法。

一天,我感觉好点儿,就把家族中几位亲属叫来,想和他们说几句话,以消除他们的误解。可是在亲人都到场时,我却突然疼痛发作,疼的在床上滚来滚去,亲属都吓坏了,要叫120救护车。我说,不用去医院,自己会好,就躺下、闭眼不说话,因为我无力解释,当时说几句话,对我体力消耗都太大。

他们了解我的性格,知道说服不了我,就转而责备妻子:“他不去医院,你也不劝,这样下去,还能挺几天?将来你就不后悔?”妻子心态很稳,坚信有师父、有大法,我绝对能平安闯过这一关。妻子安慰亲属:“他修炼二十多年了,没用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身体一直很好,这次身体出现了不好的状况,是修炼有不足的地方。你们不用担心,准没事,因为他有大法师父管。”我说:“你们不忍心看我难受,就给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我会有很大的帮助。”为了减轻我的痛楚,有的亲属就真的陪着念“法轮大法好”。

就在这危急情况发生之后,我的身体状况却急速好转,只是偶尔疼些,侄儿媳妇不放心,来看我,看我正在吃大米粥,简直不敢相信:两天前,人还那样,没上医院、没治疗,这就好啦?两天后,她又来看我,我当着她的面,吃了两个豆包,她惊呆了。

我们夫妻都深知,是师父看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的心,不让我们在世人中造成负面影响、影响世人得救,把我的病业拿走了,师父为我操了多少心、承受了多大的难,弟子不得而知。大法的超常、师父的伟大,弟子用任何语言也表达不了,唯有精進以报师恩。

一个月过去了,我的身体一天一个样,已接近原来的体重,现在吃啥都行,面色红润,而且是白里透红,有光滑感,精神很好,什么活都能干了。

我的神奇经历,让村民们见证了法轮大法的威力与超常。亲人们彻底折服了,很多亲属看到大法的超常,都相信法轮大法好了,有的开始念“法轮大法好”,有的做了三退,还有的请了宝书《转法轮》。这为我日后讲真相劝三退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闯过这次生死劫,我也吸取了教训,在个人修炼上也扎实了很多,救人的电脑和打印机也超常的好使,很少出现废纸了。这是原来没有过的现象。

回想整个过程,由于自己在个人修炼上不扎实,出现大漏,被旧势力抓住把柄,再加上自己修炼前抽烟喝酒成性,对胃伤害很大,旧势力就下狠手,想置我于死地。邪恶的黑手、烂鬼让我持续疼痛两个月,演化假相,想拖垮我的修炼意志,动摇我对大法的正信。但邪恶没想到,我凭着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在师父的慈悲看护和加持下,在同修的帮助下,不用去医院,没服一粒药,平安闯过来了。

通过这件事,我感悟很深,修炼是极其严肃的,不要以为自己做了很多证实法的事,就可以忽视个人修炼,个人修炼必须扎扎实实达到标准,越到最后,标准越高。平时就要修好自己,以法为师,及时向内找,不要等到漏洞太大,被抓到迫害的借口,造成难以逾越的难关,让师父操心、让同修费心。

再次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感谢同修为我的无私付出与帮助,感谢所有关心我的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第二部份)》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