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获知13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Print

【圆明网】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二一年获知131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其中,一月份9人,二月份8人,三月份10人,四月份13人,五月份6人,六月份19人,七月份12人,八月份12人,九月份3人,十月份9人,十一月16人,十二月14人。

二零二一年被中共迫害离世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第一排从左至右:丁桂英、吕观茹、毛 坤、吕松明、刘秀芳、谢德文
第二排从左至右:李彩娥、张翠翠、李红伟、公丕启、康爱芬、吴东升
第三排从左至右:王香菊、李桂月、周贤文、郭 琪、孙秀军、初立文
第四排从左至右:郭鸿雁、马 英、常秀华、潘英顺、宋秀莲、付贵华

信息采集时间:二零二一年一月一日至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其中包括以前年份没有发表的致死数据(2017年2人,2018年4人,2019年2人,2020年22人。2021年迫害致死人数101人。)

图2:二零二一年13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按月统计

图3:二零二一年中国大陆各地131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离世

图4:二零二一年被中共迫害离世法轮功学员男女比例

图5:二零二一年被中共迫害离世法轮功学员按年龄统计

中共的政法委、610、公、检、法、司等邪恶部门还在继续执行江泽民的“打死白打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近期,明慧网曝光,中共对法轮功迫害有“死亡名额”,打死多少都是正常的死亡,凸显中共残害人类、反人类的邪教本性。

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生前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潍坊政法委官员姜国波,生前遭77种酷刑,被折磨得死去活来39次;沈阳王素梅十年冤狱,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20多种酷刑折磨;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李桂月女士,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里每天都被打、骂、饿、不让睡觉、不让去厕所、强迫坐小凳、被勒脖子等;曾获湘潭市见义勇为奖的教师吕松明在狱中屡遭酷刑迫害,牙齿被勒伤、打伤后,逐渐脱落约二十个,离开黑窝时牙齿就只剩下六颗。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一天也没有停止,还在继续上演着。

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

一、派出所迫害致死案例

1、黑龙江鹤岗市李双燕被绑架迫害一天致死

黑龙江省鹤岗市兴安区法轮功学员李双燕,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六日被绑架,非法关押迫害一天多,于次日(十七日)含冤离世,年仅45岁。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六日,李双燕被富力派出所警察绑架。派出所非法关押迫害李双燕近三十小时致使出现生命危险,警察看人不行了,十二月十七日通知她丈夫晚上下班接人。她丈夫到富力派出所,看到李双燕被三个警察架出来,自己不能行走。李双燕有气无力的对丈夫说:“回家。”

在回家途中,李双燕已经生命垂危,“120”急救车赶到时发现人已身亡,含冤离世。

2、山东孙丕进遭绑架第二天冤死 八日后遗体被秘密火化

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东儒来村法轮功学员孙丕进,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七日在自家田里干农活时,被蒙阴县蒙阴街道第一派出所绑架,第二天被迫害致死。八日后即六月二十六日,中共蒙阴当局威逼家人秘密火化了孙丕进的遗体。孙丕进的妻子多年前含冤离世,而女儿孙玉娇现在仍然被非法关押在临沂看守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大法后,孙丕进、于在花夫妇坚修大法,接连遭到蒙阴镇王世鑫、公丕宝、姜怀忠、王欣等恶党不法人员与蒙阴610类延成、房思敏、王欣(因在镇打人出名后调610充当打手)等打手的残酷迫害,家被抢劫一空,孙丕进在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潍坊监狱遭受了种种非人折磨。

二、看守所迫害致死案例

1、法轮功学员郭振芳在赤峰市松山区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法轮功学员郭振芳,二零二一年六月九日晚在赤峰市松山区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家人接到公安电话赶往医院,发现郭振芳鼻孔有血迹,后背腰部以下呈紫红色,一条腿的膝盖内侧有伤口。

有几十个便衣控制现场,不让家人接近遗体。后未经家属同意,直接把遗体送到松山区殡仪馆。

医院说郭振芳被送入医院时已无生命体征。六月八日,松山区法院对郭振芳和冯玉华夫妇非法开庭时,郭振芳身体还非常好,自己从车上跳下来走到庭审现场,可是不到一天就被看守所迫害致死。

2、李建设在河南驻马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离世——背部、胳膊和脖子等处肿胀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日,驻马店市驿城分局国保大队长王鹏云带领多人,将居住在驻马店雪松路纱厂家属院的法轮功学员李建设绑架到市看守所。七月二日,李建设的家人被通知,李已经被送到医院的重症抢救室了,李的家人看到李建设的背部、胳膊和脖子等处肿胀,症状很严重。七月六日,李建设在医院含冤离世。

3、吉林长春市农安县孙凤仙遭冤判两年 含冤离世

吉林农安县法轮功学员孙凤仙(女,65岁),妇产科大夫。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被农安县国保和古城派出所绑架。

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六日被冤判两年。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三日,孙凤仙在农安县看守所突发脑出血,送到长春市中日联谊医院抢救、手术很成功,恢复也很好,大夫说有醒过来的希望。

十二月十三日,孙凤仙被转回农安县中医院,十二月十五日凌晨12:40左右家属得到电话,孙凤仙在农安县中医院监管病房病危。经医生抢救无效,于1:30左右离世。

4、成都会计师毛坤在成都市看守所含冤离世

毛坤女士,57岁,是四川省成都市一名优秀的会计师。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被枉判十一年半,于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

毛坤女士

毛坤女士因勤勉的工作、过人的能力与坦荡真诚的为人,深得老板和同事的信任与喜爱。却因为不放弃信仰真善忍,累遭迫害,曾经两次被劳教迫害,被非法判刑五年半。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下午三点过,成都市金牛分局国保警察、茶店子派出所孟红等警察暴力破门后,围攻殴打毛坤,导致其手臂骨折。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半,成都市金牛区法院非法对四位法轮功学员毛坤、杜荣、张珍华、陈世贵开庭。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法官和公诉人罔顾事实,仍然冤判毛坤十一年半,勒索罚款两万元。

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十日,正在上诉期间,毛坤突然被成都市看守所送到医院抢救,并通知家属紧急办理保外就医的手续,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一日晚毛坤在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含冤离世。

5、河南李现习被关押在安阳市看守所一个月迫害致死

河南省安阳市法轮功学员李现习,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一日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六月十三日家属得知,李现习已经在十二日被迫害致死。李现习的遗体特别消瘦,头肿大,腰、背部、膝盖下有伤痕。

李现习,男,50来岁,原籍濮阳市清丰县,他在安阳市文峰立交桥下新兴街开门市,兢兢业业经营他的小店,是家里的顶梁柱。李现习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健康,为人淳朴善良、乐于助人,口碑很好。二零零七年底,他在清丰县老家写真相标语时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到许昌劳教所迫害。

三、监狱迫害致死案例

1、山东省预备役高炮师副参谋长 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在监狱被迫害致死

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被非法判刑七年半,于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二日晚在山东省济南监狱被迫害致死,遗体头部有伤,耳朵有血流出,头部肿胀并且湿漉漉的。

上校军官公丕启

公丕启今年66岁,上校、正团职军官,退休前任山东省预备役高炮师副参谋长。在青岛政法委、610、市北区公安国保大队的操控与构陷下,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和法院非法判公丕启七年半,劫持到位于济南市的山东省监狱。

山东省监狱是长期残酷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在这里被非法关押的多名法轮功学员:公丕启、王新博、钱栋才、吕震、吴家俊、王玉宝、王洪章、王文中等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有背后警察指使的打手犯人多次扬言:“折磨不死就行,让你生不如死”。

2、岳彩云被杭州第二监狱迫害致死

河南省虞城县54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岳彩云,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四日被浙江杭州第二监狱迫害致死。岳彩云,男,在杭州打工。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底,岳彩云被非法判刑一年零四个月,被非法关押在杭州第二监狱。岳彩云被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时,家属要求取保,监狱不仅不答应 ,还诬蔑岳彩云自残。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四日(正月初十),家属突然接到第二监狱通知,告知岳彩云送医院抢救无效去世。当天下午,他儿子赶到医院,看到岳彩云的遗体骨瘦如柴。监狱推脱责任,说跟他们没关系,并恐吓他的孩子:如果你们要是闹事,就给你们单位说,你们与法轮功如何如何!最后以补偿金名义给三万元了之。

3、单位公认的好人吕观茹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

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吕观茹,二零一八年十一月遭中共绑架,二零一九年七月被枉判七年,二零二一年四月四日,被黑龙江省泰来监狱迫害致“脑出血”离世,终年69岁。

吕观茹

吕观茹,原大庆石油管理局房建公司职工,负责房建预算工作,是单位公认的好人。

4、付贵华被吉林女监迫害致死 监区长钱伟难逃罪责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七日,法轮功学员付贵华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后,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八监区。不到两个半月时间,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五日,付贵华被迫害致死。付贵华的突然死亡,疑点重重。但是,二零二零年新任监区长钱伟指使犯人“转化”迫害,对付贵华之死难逃罪责。

钱伟指使所谓的“大包夹”、诈骗犯郭丽华(刑期二十三年,已经服刑十来年)主要迫害付贵华。郭丽华每天强迫付贵华坐在只有五、六寸高的小凳上,超过十二小时,凳子面上全是鼓包,双腿之间夹一张卡片,掉下来,就被骂,刑事犯们骂人不堪入耳。

付贵华

付贵华的臀部被硌得出血、流脓。七月的长春天气特别热,出血的地方很快就化脓了,裤子外面脓血斑斑,都是血和脓的嘎巴(方言结成硬块的意思)。

郭丽华还使用“渴刑”迫害,每天不给付贵华喝水,渴得她连饭都咽不下去,所有不“转化”的学员都被使用这种“渴刑”,不转化就“渴”着,不给水喝。

付贵华在310监室四十三天里,拒绝“转化”,监狱大队长钱伟又把她关到311“攻坚监室”,钱伟指使311“攻坚监室”的“特殊包夹”吕金淼加重迫害她,每天不让付贵华睡觉,不让喝水,不让闭眼睛等邪恶的迫害手段。仅仅三天,付贵华就被迫害致死。

钱伟逼迫310监室的每个人都写假证明:说付贵华有病没说,死了。无论怎么造假,也掩盖不了钱伟、吕金淼、郭丽华等的迫害付贵华致死的罪行。

5、出狱前两天 苏云霞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哈尔滨道外区法轮功学员苏云霞女士,被枉判五年入狱,本应于二零二一年九月六日出狱回家,可就在出狱前两天,被迫害致死,终年67岁。

二零二一年九月四日,苏云霞遗体被盖着白布单停在女监八监区的道子上,致使犯人晚间都不敢上厕所。据悉,九月四日有人听到苏云霞被八监区犯人毒打。

据说,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要想拿到出狱通知书(俗称“大照”),就必须在放弃信仰的所谓“三书”上签字,否则就会遭到大犯人的最后“教训”。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长期打压迫害中,苏云霞多次遭受迫害。二零零一年,苏云霞被非法劳教,在万家劳教所,她被反手绑吊在二层床铺铁栏杆上,飞机式脚尖离地,并用胶带封嘴。

6、湖北汉川市胡汉姣入冤狱13天被迫害致死

湖北汉川市53岁的法轮功学员胡汉姣被劫入武汉女子监狱的第十三天,十一月九日,这天晚上八点左右,她丈夫接到监狱打来的电话,声称胡汉姣因病在医院死亡。

十日清早,胡汉姣的丈夫与几名亲戚一道赶往武汉女子监狱,要求查看胡汉姣病历及死亡情况,并要求看遗体,遭到监狱方拒绝和推诿。当天晚上回家后,胡汉姣丈夫便联系律师,准备通过司法手段调查妻子死亡真相。

十一日,汉川市政法委介入,向胡汉姣丈夫施压,要求他不要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联系,由市政法委出面与监狱协调处理胡汉姣案件。胡汉姣家属在市政法委压力下,放弃了通过律师介入调查的打算。

胡汉姣女士,曾经多次被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送洗脑班迫害。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五日上午,胡汉姣与法轮功学员王四美到分水镇地区,告诉世人避疫良方,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遭分水派出所警察绑架,六月下旬,胡汉姣、王四美遭诬判四年。

四、屡遭迫害致死案例

1、潍坊政法委官员姜国波 生前遭77种酷刑 被折磨得死去活来39次

山东省潍坊市副县级清官、法轮功学员姜国波,因不放弃对真、善、忍法轮大法的信仰,先后被绑架十三次,被非法劳教两次、判刑五年;曾遭到警棍电击、锁铁椅子、铐躺龙床、坐老虎凳、灌剧毒物、灌辣椒水等七十七种刑罚摧残;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被折磨的死去活来达三十九次,于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七日发表《姜国波:我在看守所、监狱里遭受残忍迫害的经历》文章,姜国波述说道:“我在看守所遭到了一般人想象不到的酷刑摧残,让我体验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我被灌剧毒物;被灌浓烈的辣椒汁,致使肺吐绿脓;锁缚‘十字架’二十个昼夜;被用3X3公分的细窄木棱横棍生生地将后背三根脊背骨硌断;右眼一度失明;小便解不出要插导尿管;二十六天没解大便;体重在二十多天内陡减了九十多斤;我被折磨得昏死过去无数次。”

姜国波出狱回家后,一直受在监狱注射的不明药物折磨,经常出现肚子肿胀,浑身无力,眩晕、恶心、呕吐、便血等状态,严重时出现昏厥,于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九日被迫害离世。

姜国波,男,一九六三年三月出生,山东威海人,大学毕业,原潍坊市委政法委官员,副县级,公认的清廉正直的清官。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他患有“肝硬化晚期”、亚癌症“肺病”(家族遗传,几位亲人因此病离世),看遍名医,吃过无数苦药,无济于事,这时身患各种疾病的他痛苦不堪。一九九五年六月,姜国波修炼法轮大法后喜获新生,身体康复,乙肝病毒都消失不见了。

2、曾获湘潭市见义勇为奖 教师吕松明屡遭酷刑后离世

吕松明,曾在湘潭市电机厂子弟中学任历史教师兼初中毕业班的班主任。他真诚善良,曾获湘潭市见义勇为奖。因修炼法轮大法,吕松明被非法判刑三次,共计刑期十四年,在赤山监狱、网岭监狱、津市监狱、武陵监狱遭长期吊铐、暴力踢打、电棍电击,牙齿被勒伤、打伤后逐渐脱落,离开黑窝时牙齿就只剩下六颗。超体力奴工劳作、长时间罚站等种种酷刑,使吕松明彻底失去了劳动能力。酷刑折磨致严重心衰,数十次命危。二零一八年八月,吕松明回到家,经常性心衰,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晚,53岁的吕松明含冤离世。

吕松明在监狱多次被打,牙齿被打伤后逐渐脱落

3、五年冤狱天天被打 黑龙江李桂月含冤离世

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李桂月女士,二零一五年五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里每天都被打、骂、饿、不让睡觉、不让去厕所、强迫坐小凳、被勒脖子等。遭受各种折磨,膝盖下被踹成紫黑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六日出狱时骨瘦如柴,全身疼痛、无力、昏睡、吃不下去饭,躺在床上、蜷缩着身子,瘦弱得就好像十几岁的孩子,于二零二一年八月六日含冤离世,终年52岁。

李桂月

4、十年冤狱二十多种酷刑折磨 沈阳王素梅含冤离世

沈阳市沈北新区法轮功学员王淑梅,遭十年冤狱、二十多种酷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一日出狱时视力模糊看不清东西,走路需要人领着,自己不能独立生活,回家依然遭受所在地警察骚扰,于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二日含冤离世,终年59岁。

王素梅不放弃信仰法轮大法,不在“五书”上签字,坚持炼功,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酷刑迫害,包括:饿饭、罚站、捆绑、群殴、熬鹰、冷冻、灌食、关小号、上双铐、死人床、浇冷水、打嘴巴、拽头发、上大挂、胶带绕头封嘴、脚踩后背、头按水盆、十二小时以上的奴工、禁止上厕所、禁止洗漱、禁止购物,禁止家属接见、羞辱谩骂都是家常便饭,十年时间从未间断,她的嘴角常常被打得出血,被迫害严重时体重只剩70多斤。二零一八年三月份王素梅将要冤狱到期时,恶犯王艳霞(沈北新区人)还打了王素梅两个嘴巴子,用抹布捂她嘴,队长骂她,说因为王素梅没转化。

5、河北唐山宋荣芝老人被河北路派出所骚扰后仅20天不幸离世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五日,唐山河北路派出所高军华(音)、杨宇(音)等三个警察,着便装,到老年法轮功学员宋荣芝家骚扰。进门就录像,家属多次制止,放下后依然录音。因当时老人处于严重病态,无法正常交流,警察表示自己并不愿意来,只是受国保指使,不得不来,你们签个字,上边就把信息消了,以后就不来了。见不能达到目的,呆了一会就走了。此次骚扰对老人产生刺激,仅二十天,宋荣芝老人于六月十四日不幸离世。

6、累陷冤狱十一年 山东省潍坊六旬初立文年前被冤判八年 含冤离世

初立文

山东省潍坊市法轮功学员初立文,六十五岁,昌邑法轮功辅导站义务站长,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累陷冤狱十一年。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二日,初立文被警察绑架。二零二一年年前腊月二十八又被冤判八年,因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出现严重病业症状被释放回家。于二零二一年七月一日含冤离世。

初立文多次被中共邪党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遭受了酷刑折磨。被铐在树上冻、戴背铐、举凳子折磨、戴大镣、野蛮灌食、奴役、冷冻、钢针扎、面壁、捆绑、抻铐、皮管子抽打、戴脚镣、手铐、电击、被掐脖子窒息、关小号、小腿肌肉被跺烂、喂蚊子,身体都被蚊子咬烂;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初立文被电击致面部毁容、全身溃烂。二零零八年八月,他被劫到潍坊市“洗脑班”,被铐在暖气管子与铁椅子上蒙头群殴,小绳子勒进肉里,即“上绳”等残酷迫害。

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二年来,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下,数百万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绑架、劳教、判刑和残酷迫害,很多被致残致死,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目前难以得到实数。无数家庭被迫害得妻离子散、支离破碎、家破人亡!据明慧网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至少有实名实姓的469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而这只是法轮功学员被虐杀的冰山一角。不久的将来更多地迫害真相一定会大白天下,迫害者也将遭到人间法律的制裁和上天的严惩。


统计数据:2021年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离世统计表(32.4KB)
http://package.minghui.org/mh/2022/1/3/2021-pohai-zhisi.zip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