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枉判六年半 孙士伟被劫入牡丹江监狱

Print

【圆明网】黑龙江省牡丹江穆棱市优秀教师孙士伟先生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被穆棱市警察绑架,七月二十日被牡丹江海林市法院枉法判刑六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两万元。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下旬获悉,孙士伟被劫入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

孙士伟

法轮功学员孙士伟,六十九岁,家住牡丹江穆棱市八面通镇,原穆棱市教师进修学校艺体部主任、美术教研员。修炼前,孙士伟患胃溃疡、肾炎、关节炎、气管炎、心脏病、甲亢、鼻炎、痔疮等多种疾病,花了很多钱,也不见好转,病情越来越重。他到处求医问药,无济于事,被折磨得生不如死,一米八的个头,体重还不到一百斤。

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二日,孙士伟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仅一个半月的时间,身上多种疾病奇迹般地消失了,重获新生。孙士伟发自内心的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

孙士伟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在单位上班时,因工作出色,校长亲自给他申请,涨了一级工资,后来,他又被评为穆棱市优秀教师。在给单位做展板买耗材时,售货员主动要给他在发票上多加钱,他拒绝了。

就是这样一位优秀教师,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曾经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八年,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屡遭酷刑折磨,如被用螺丝刀撬牙齿、左耳鼓膜被打穿孔、关小号、野蛮灌食、灌药等。

再被枉判六年半、劫入牡丹江监狱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穆棱市建行小区的一位老人曹淑芳家中的玻璃碎了,孙士伟和另一法轮功学员高鹏光(高朋光)去帮她安装玻璃。在曹淑芳家,遇到高鹏光的姐姐高永丽,两人干完活后,孙士伟准备骑电动车送高鹏光回四方村种园子。出大门时,孙士伟、高鹏光被穆棱市国保警察绑架;同时高永丽和曹淑芳也被绑架。

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七日,孙士伟、高鹏光、高永丽被牡丹江海林市检察院非法批捕,后来被构陷到海林市法院。

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日,海林市法院枉判孙士伟六年六个月、高鹏光六年六个月、高永丽六年十个月,罚金各两万元。三人上诉到牡丹江市中级法院。二零二一年九月八日,牡丹江市中级法院枉法裁决:维持冤判。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下旬获悉,孙士伟和高鹏光已被劫入牡丹江监狱迫害。

中共再次绑架孙士伟,给家人带来了无限的痛苦,他的妻子几次昏倒在地,右侧乳房患上了乳腺癌,溃烂一个大洞,每天都会有脓血溢出,苦不堪言。她经常跟人说:“因为孙士伟是被冤枉的,所以我才痛苦。如果孙士伟真犯法了,是偷、抢、贪、腐、杀人放火被判,那是他自作自受,罪有应得,我不会难受的。我们家是传统家庭,家风是:不是实事咱不干。我也受孙士伟影响,在市场做生意,不坑蒙拐骗,货真价实,生意很好,回头客多。我们家是父慈子孝,夫妻相敬如宾,幸福温馨美好的一个家庭。我真心希望警察珍视我们这个家,把孙士伟早日放回来。”

孙士伟的大儿子本来计划出国与他媳妇团聚,结果因为父亲被抓,就不能出去了,大儿子所有手续都办好了,钱也花了,不得不留下来,照顾患病的母亲。

非法劳教一年和枉判八年 遭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五月,孙士伟被绑架到穆棱市看守所关押迫害,后被劫持到牡丹江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穆棱市第一派出所杨晓军等恶警闯入孙士伟家中,把他绑架到穆棱市看守所。牡丹江市“六一零”人员和穆棱市国保大队恶警李艳春对孙士伟实施刑讯逼供,把他双手背铐,挂在铁椅子的靠背上面,用装有矿泉水的瓶子砸头顶、往头上浇矿泉水,用拳头击打嘴巴子,并用螺丝刀撬牙齿,当时,门牙被撬掉一颗,从掉牙的缝隙中灌“救心丸”, 孙士伟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才被弄回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孙士伟被穆棱市法院枉判八年,被劫往牡丹江监狱集训队。在离开看守所时,遭恶警程建义毒打。当时孙士伟左耳鼓膜被打穿孔,三个多月听不到声音。

在牡丹江监狱集训队,孙士伟被犯人把头都塞进床底下、屁股撅起来,犯人对他进行毒打,脸被踹肿,满嘴淌血,牙齿松动,鼻子都出了血。

二零零六年七月七日,孙士伟被劫持到佳木斯监狱迫害。在狱中,孙士伟被包夹、毒打、关小号、野蛮灌食、灌药等多种迫害。

在佳木斯监狱,孙士伟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他们用两名犯人“包夹”看着他,白天不许闭眼睛,不许炼功学法,不许和法轮功学员说话,不许下楼放风,不许去超市买东西,不许和犯人讲真相,不许邮信,不许家属接见。有一次,他和大队长李志敏讲真相时,被中队长翟传龙打了三十多个嘴巴子,脸被打肿,牙齿被打活动,鼻子和嘴被打出血,嘴里骂人的话不堪入耳。从此,孙士伟的大牙碎了一颗,所有的大牙吃东西就疼,到现在还是疼痛。

二零零六年八月,孙士伟和犯人讲真相,被牢头李云涛和犯人姜海涛毒打,脸被打肿,牙齿被打松动,鼻子、嘴被打出血,骂人的话非常难听。从此,孙士伟很长时间呼吸困难、气短、心跳。在监狱中,因为孙士伟不写作业,不写“自查”,不写思想汇报,被队长翟传龙毒打一顿,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人。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二日,孙士伟在监狱里炼功,被牢头李云涛报告警察。监狱的“六一零”及大队警察把孙士伟送往禁闭室。当时的天气还很冷,孙士伟的棉衣、棉裤被强行扒光,只穿一件单衣单裤。禁闭室里阴森恐怖,不许炼功,不许走动,晚上冻得睡不着。孙士伟绝食十三天,他们就摁着孙士伟野蛮给他灌食,使他苦不堪言,一共关押了十五天,才被放回,从此造成孙士伟的腰部疼痛不听使唤,大约半年才好。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八年七月的一天,孙士伟吃完晚饭跟随犯人下楼放风,被队长翟传龙看见,他问孙士伟:谁让你下来的?!上去!把孙士伟叫到他的办公室,大骂了一顿,还打了孙士伟两个嘴巴子,对他吼道:滚!

在二零零九年间,佳木斯监狱里有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一天,孙士伟在大厅看书,被犯人杨春海给抢走,交给了警察,并把孙士伟绑在床铺的铁梯子上,两腿用绳子拽向两边,成大字形,逼他写“悔过书”,孙士伟不配合,杨春海就用拳头打孙士伟的脸,骂人的话非常难听,把烟卷点着,塞到孙士伟的鼻子里,近两个小时,才把孙士伟放下来,孙士伟的两腿不会走路了,小腿被绳子勒出了血,适应了一天,才会走路。

就在这期间,监狱里突然给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强行检查身体,并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说是高血压,孙士伟也是其中一个,他们强行让孙士伟等法轮功学员吃药,是黄色的小药片,法轮功学员们不吃,他们就指使犯人强行灌药,但每次孙士伟都是压在舌头底下,后吐掉了。持续了近两个月,才不了了之。

二零一二年九月的一天,出监区一分监区的一个将要被释放的犯人要看大法的书籍,孙士伟借给了他一本手抄本,可是被犯人恶意举报,并把书抢走,交给了一中队队长孟军,孟军把孙士伟打了一顿,当时孙士伟的脸和头部都被打肿,书被警察毁掉了。在监狱里,七年多的被迫害中,警察多次抢走孙士伟的手抄本《转法轮》和大法书籍,并将他们撕毁掉。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孙士伟八年冤狱期满,回到了家。

部份相关责任人信息

牡丹江中级法院
办公室电话:0453-6377066
审判长:魏明
审判员:蒋志江
审判员:毕旭
法官助理:张伟帅
书记员:张琪浩

海林市法院
地址:黑龙江省海林市人民大街
邮编:157199
办公室电话:0453-7117286、0453-7117213、0453-7117218
审判长姜新昆:13045340737、13904834266、0453-7117271
陪审员:梁晶
陪审员:赵玉英
法官助理:曲芳慧
书记员:张小雪

海林市检察院
地址:黑龙江省海林市海烟路456号
邮编:157199
办公室电话:0453-7103910
电话:0453-7223350
公诉人闫明(检察院副检察长):13904531973、0453-7103902
公诉人林江(检察官)

穆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穆棱市长征路235号
邮编:157501
电话:0453-3122592
大队长臧殿旭:18946333388
李博:13274579000
教导员李艳春:13945320989、0453-3186375
胡德才:15545316888
田立亮:13845317767、0453-3186374

穆棱市公安局八面通第一派出所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穆棱市八面通镇东风路
邮编:157501
电话:0453-3123329
所长室:0453-3133778
值班室:0453-3123329
宋明超:13351735151
郑运兴、娄华

穆棱市公安局八面通第二派出所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穆棱市八面通镇新村街127号
电话:0453-3121105
所长张学波:13836321111
唐云飞

穆棱市政法委
副书记、610主任赵祥军:15245351989
副书记、610办徐立友:13514510056、0453-3123919
田可柱:0453-3136399、0453-3121618、13904532618
管文臣:0453-3128823、18346311009
陈丽霞:0453-3188839、18104533455
胡福运:0453-3137515、0453-3125872、15904637361
张阿林:0453-3185797、0453-3135339、13766638878
维稳办
韩冰:0453-3187781、13836381930

市委防范办
陈丽霞:0453-3188839、18104533455
胡会全:0453-3122800、0453-3182166、13224633666

穆棱市政府市长王志刚:0453-3122447

穆棱市八面通镇政府
邪党委书记穆琳:15045306777
镇长蓝非:13009897267
邪党群书记苏仲伟:13836385568
副镇长吴海军:13946359669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