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春桃在湖南女子监狱遭八年非人迫害

Print

【圆明网】湖南省常德市法轮功学员张春桃,一九四八年生,今年74岁。二零零六年张春桃印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从常德市第一看守所送往湖南女子监狱,受到非人的迫害,长达8年遭受强制转化、暴力殴打致腿脚脸部变形、手脚伤残累累,甚至遭野蛮灌食、不让睡觉、上厕所、用清凉油红花油涂眼睛……手段变态、残酷至极,令人发指。

以下,是张春桃在八年的刑期中遭受种种酷刑的部份情况。

二零零六年七月七日,张春桃被绑架到了长沙女子监狱,在入监队住了两天,张春桃在点名时不答到、不迈步,她们就把张春桃两手反铐在铁窗上。张春桃就喊“法轮大法好”,她们就用透明胶封张春桃的嘴。

七月九日,张春桃被送到监狱办的所谓学习班(实为私设刑堂),3人为一组,夹控张春桃一个人,黎小平是组长,她是湖南大学的职工,谢永红、杨满娥为组员。张春桃给她们讲真相她们不但不听、还说这里是“学习班”,要求张春桃学习转化。张春桃说:我学的是真、善、忍——法轮大法,不学那些。她们就对着张春桃念,念完后问:学不学?张春桃说不学!她们马上变脸、骂张春桃,并拿着诬蔑大法的书往张春桃头上砸、砸得张春桃眼冒金星。她们打,张春桃就喊“法轮大法好”,她们三人一拥而上、把张春桃的两只手使劲反、反到背后捆绑住,又把张春桃的嘴用抹布塞住,再用一条毛巾封起。直到吃晚饭才松开。此外,她们故意拖延时间,不让张春桃上厕所。

有一次张春桃内急,她们怎么也不让张春桃上厕所。张春桃坐地上立掌,她们三人把张春桃压到地上殴打,打过后又把张春桃按在一个吐痰用的盆子里,坐得一身脏。然后,又用剪刀把张春桃的头发剪得凌乱。经过长时间的折磨,张春桃尿裤子,于是满身汗水、尿水和头发粘连在一起,却五天五夜不准洗澡,连水都没有用过。

在残酷的高压迫害中,张春桃坚持背记得的经文、《洪吟》一百多首,每天都要背二遍,保持正念。每天早上六点就起床、狱警在地上画一个圈,规定张春桃两脚要站在圈的中心、如果踩到线就要打;从早上6点站到凌晨2点,每天要站立十八到二十个小时,中间吃饭都是站着吃的。

此外,在缺少睡眠情况下,张春桃闭眼打瞌睡,她们就把清凉油加红花油往张春桃的眼睛里涂抹,顿时眼睛辣得很痛,眼泪象泉水一样涌了出来。张春桃再打瞌睡,她们就悄悄走到张春桃跟前、齐声一吼,吓得张春桃一跳,刚一睁眼,她们就把早就准备好的红花油瓶子盖打开,往张春桃的眼睛里甩红花油的药水,人当场就痛得倒下,天天如此。

一天一天的迫害下来,腿肿胀很大、原来能穿的鞋子已经穿不进去了:小了,她们就强迫张春桃穿,不准脱。逼张春桃站在圈中心,她们用一块杉木和三合板合一起,再用一根铜线捆紧成一根棒,张春桃脚一踩到线就挨打,每天只睡3个小时。

每天早晨5点,张春桃由一个犯人喊起床漱口,日夜不断地放诽谤诬蔑法轮功师父的录像,还在张春桃监室床的墙上,用纸写上一些侮辱师父大法的下流言语。等她们睡着了,张春桃就用手把它扯下来。第二天她们知道后,把张春桃按倒地上殴打她的头,头被打起包来,腿也肿得更粗了,坐在地上也爬不起来了。就像不会走路的小孩在地上挪动,扶着床边才能站起来。

当张春桃边爬边要站起来之际,她们就用一根一米长两寸粗的木棒捅张春桃的肛门、每天如此。张春桃的大便失去了知觉,小便的盆骨也被她们捅得像个绿球。张春桃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由于不屈服,又调来一个杀死情夫的罪犯叫颜美英,手段更毒辣。她来的一天,从远远站着,跑过来就给张春桃一掌将张春桃打翻在地,然后用手插在张春桃的腋下连同肉一起拉,张春桃疼得爬不起来,痛苦至极。

然而,她们转化张春桃的目的始终没有达到,这个女犯为了让张春桃屈服,有天她走到张春桃跟前,用手从张春桃汗衫下往上一抄,抓住张春桃的乳房往下拉,边拉边用劲捏;张春桃疼得挪到地上,她们就朝张春桃泼水。她们不准张春桃上厕所,小便就在裤子里流了出来,流到地上,她们就拿张春桃的床单擦,晚上又要张春桃洗。张春桃身体被迫害得只有几十斤了,哪有劲洗被子,心都跳到喉咙口了。

到了七、八月间最热的季节,五天五夜不准张春桃洗澡、换衣、上厕所。黎小平带头用铜丝绑的绳子,专打张春桃的脸,用拳头打眼睛、嘴巴和头,几乎是家常便饭。由于经常打张春桃,身上、腿脚上都伤痕累累,上厕所时腿都蹲不下去,要拿着凳子半站着才能解手。可是,人性无存的她们强制张春桃蹲下去,张春桃剧痛无比。……以后种种相同的折磨,在八年的刑期中不断上演,种种酷刑迫害罄竹难书,把张春桃打倒在地上,踩踏张春桃的身体、腿脚,破皮流血,还踩张春桃的小便处,整得张春桃神智不清,都认不到自己的床在哪里。

吃饭规定很短的时间、没吃完就抢走,张春桃经常饿着肚子。七、八天不准喝水、她们迫害张春桃42天。在第42天这天,黎小平、颜美英好像要出个结果,于是加强对张春桃的迫害;她们把张春桃打倒在地,踢张春桃的腰、腿、脸和喉咙气管,使张春桃换气不过来。黎小平一把将张春桃抓起来,对着张春桃的胸口踢,好像肝胆破裂,一下就休克,什么都不知道了。等张春桃醒来,黎小平拿着木棍敲张春桃几下问张春桃:你到底学不学习?张春桃用尽最后力气喊:不学习。黎小平把木棍一丢,两手一张不作声了。这样整整42天的迫害告了一个段落。

隔天,把张春桃拉到监狱医院,几个医生会诊,建议要到大医院,第三天把张春桃拉到湖南湘雅附二院。医生问:这脸怎么搞的,因张春桃脸上肿绿,形貌吓人。监狱专管迫害张春桃的女警唐影信口开河说:是她自己绊跟头绊的。张春桃说是她们打的。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不明药物(绘画)

从医院回来,监房换人了。但是每天有4至5个人把张春桃按在地上灌药,天天如此,大约29天,张春桃身上表面的伤看不到了。她们又要罚张春桃站,张春桃不站,恶警队长唐影拿着手铐说:不站吧,剪了一双袜子套在张春桃手腕上,几个一齐上,把张春桃双手铐上后,吊在床架顶上、脚尖点地,一直吊到5点钟。然后又给张春桃强制灌药,张春桃一反抗,手铐就起紧,痛苦得汗水象下雨一样的流。吃饭也不放下来,饭来由她们站在床上捏往鼻子强行灌,结果满脸都是饭粒菜渣。吊了8个钟头,才放下来上厕所,回来后吊得更高,脚都离地,痛得出不来气。

在长期的迫害下,张春桃妥协了,她们把她放了下来。张春桃内心痛苦不已,觉得自己对不起师父。她们拿来别人写的四书要张春桃看、签字,又给张春桃看诽谤李洪志师父的电视录像,看后要张春桃写汇报。张春桃说不会写,她们拿来一些现成的诬蔑材料要张春桃抄,当时张春桃哭了,她们那么打张春桃都没哭,违心转化简直心如刀绞。

从七月九日到学习班至十一月二十三日下到教转队、转化队,又要所谓学习一个月,然后参加劳动,每天要剥25斤蚕豆,每个星期要写一次汇报。还要通过互监组检查,被迫写毁谤的言语。

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她们发现张春桃有《洪吟》的经文,张春桃藏在饭碗里,警察说要搜身,张春桃大声喊不准搜身!并大声声明以往写的“四书”和说的对不起大法的话全部作废。她们把张春桃拉到队长办公室。到办公室张春桃就讲真相,劝她们三退。

晚上几个女犯又拿手铐把张春桃铐着,嘴里又塞上抹布。把张春桃抬到学习班的床上,不管张春桃了,由于铐得太紧,张春桃不断地喊、撞墙,她们才给张春桃解了一个铐,连续铐了11天,两个夹控见张春桃不吃硬的,就软了下来。她们天天念诽谤大法师父的话,张春桃就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她们不管怎么逼张春桃,张春桃再也不配合了。

她们没办法了,后来叫张春桃剥蚕豆,年轻人只需剥52斤,而却要张春桃剥60斤。又对张春桃搞体罚,早上六点起床刷厕所,吃早饭后剥蚕豆,剥到半夜12点、这样又在监狱的洗脑班呆了108天,监区的一老医生给张春桃量血压,把血压喊高,对张春桃使眼色后来就把张春桃调到教转二队,没有转化的队。

二零零七年底至零八年初是冰冻的季节,每天剥60斤蚕豆,从早饭后到半夜12点,由于冰冻的寒冷,手都冻得拿不住蚕豆了,满手都开口了,腿冻得不会动了、肿了,只能用手搬脚才会动。就这样一直迫害到二零零八年过年后正月,张春桃监房来了一同修,叫蒋平田,比张春桃小一岁,张春桃那时有五十六岁了。她也被判8年,她听说张春桃的劳动任务很重,她找到所谓的积委说理才给张春桃少下来。

张春桃和蒋同修在一起有一年多,她回去时张春桃还有三年多的刑期。张春桃也不能上超市,上超市买东西只能由互监组买。劳动任务也很重,完不成晚上经常加班。后几年都关在那间屋子里不准出门。失去了基本人身自由,就这样迫害了张春桃8年。

但是,张春桃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是修善的,不会去恨他们,只是怜悯他们,为他们落泪。因为他们无知被充当打手,若继续为虎作伥行恶,就将失去未来,失去生命的永远。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