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安岳县田旭遭三年半冤狱迫害

Print

【圆明网】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法轮功学员田旭被迫流离失所多年,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在遂宁市被绑架,被遂宁市船山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在乐山市嘉州监狱所遭受迫害,于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七日出狱。

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二十多年的迫害中,今年52岁的田旭(男)曾经多次被非法关押,二次被非法劳教(分别为一年半、三年)。二零一一年,为了免遭迫害,离开家乡,在外打工谋生,过着漂泊艰难的生活。田旭母亲杨素芝老人二零零六年被非法通缉,流离失所九年,于二零一五年九月含冤离世。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田旭在遂宁市向民众讲真相,遭中共人员跟踪,被南津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晩押送到遂宁市永兴看守所。五月二十四日下午四点多钟,遂宁市船山分局国保大队出动五辆车与南津路派出所及天宫路社区居委会人员,闯到田旭临时暂住的小区非法抄家,用在田旭身上抢夺来的房门钥匙,从一楼挨家逐户开门,最后在三单元五楼找到了田旭暂住的房门。

第三天田旭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绝食近一个月,遭强行灌食三次。第三次检查,已经没血糖,田旭被他们用手铐铐在病床上,用管子从鼻子插入胃灌食,灌的昏迷过去,不省人事……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六日,田旭被船山区法院非法以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判刑三年半,罚金3000元。对此本人不服,上诉至遂宁中级法院;还是被维持冤判。

在遂宁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年后,田旭于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八日被劫持至四川省乐山市嘉州监狱,当天在入监区(九监区)被牢头扇耳光,巡视的狱警视而不见,利用犯人龙忠良〈黑社会背景〉和二十岁的戴其勇强行转化他,在监控盲区逼迫田旭长时间蹲下体罚,戴其勇并长时间猛击其右胸右臂。第二天,田旭的手臂、右胸于血黑肿,行动不便,当时穿的是短袖衬衣,所有九监区的犯人都能看见,整只手臂黑肿,甚至出现头昏,躺在床上天旋地转。田旭被送到监区医院,医生惊呼怎么打的这么严重。警察谎称是他自己摔倒的。

十几天后,乐山市政法委联合检察院及监狱党委书记和九监区警察组织犯人召开所谓反某教(指法轮功)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又一次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住院。有的警察甚至把电警棍给犯人戴其勇使用,迫害法轮功学员。有一个眉山市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后颈部皮肤被电伤,有的被强迫穿上约束衣,在太阳下曝晒,有的法轮功学员吃秒饭,规定几秒钟吃完(一顿只吃几口饭),达半年之久。有的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被监狱里更加严重迫害。犯人龙忠良、戴其勇在狱警纵容下,肆无忌惮,在监控肓区殴打法轮功学员,他们变得更狡猾阴险,他们专打法轮功学员大腿、因为穿着长裤子看不见打伤的痕迹,甚至对七、八十岁的老年学员都不放过。

后来在和九监区区长及教育科的警察谈话中,田旭反映了九监区狱警为转化法轮功学员不择手段纵容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的违法行为。监狱本来是改造犯人恶习和不好思想的地方,但在有些狱警的纵容下变得恶习更深。

两个月后,田旭被转到生产监区七监区,因完不成任务,每天下午收工后,就在监区内墙角落被罚站,有时被强制蹲下体罚,回到监室还要继续体罚到九点半。每天工作时间长达十个甚至十一小时,中午在车间吃完饭继续干活,得不到休息。到后来完不成任务的,除了罚站外,还吃不饱饭。由于任务重劳动强度大,有的犯人晕倒在地,有抗议者遭强制穿约束衣戴头盔,口被塞进钢珠惩罚。有的犯有肩周炎、颈椎病。

为了进一步转化法轮功学员,警察童林、肖青找田旭谈话,田旭由于不配合他们,遭辣椒水喷脸并不准洗脸,晚上蹲下体罚到九点半,命令两个犯人轮流值班守着,不准睡觉,一合眼他们就摇醒,白天在生产车间被强制蹲下体罚。

乐山嘉州监狱由原四川省五马坪劳改农场和乐山沙湾监狱合并,大门外挂牌“晨马集团有限公司”,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狱警和狱警指使的犯人酷刑折磨。狱警采用包括罚站、电棍电击、野蛮殴打、吃秒饭、“开摩托车”等酷刑折磨人,还强制服刑人员长时间劳作来获取利润。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