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怨恨 慈悲讲真相救人

Print

【圆明网】今年九月中旬的一天早晨,女儿来电话告诉我,她的姑姑们聚餐请我去。
放下电话我的心里直翻腾,一幕幕往事浮现于脑海:自从我嫁过来,这几十年来从没得好,以婆婆为首他们全家人都欺负我。只要一见面总是找话敲打我或拐弯抹角说些难听的话气我,有时还阴阳怪气的整些事折腾我。那时我出于情面从未与他们计较过,只是在心里憋气。

小姑子更刁钻,别的嫂子她惹不起,就专门找茬欺负我。前两年我丈夫(她哥哥)去世,她背后挑唆我女儿,结果我女儿就在他爸爸火化那天大吵大闹,与我干仗,我当时又气愤又悲痛,差点失去理智撞墙而死。由此,丈夫去世两年多我拒绝与他的家人往来,每次想起来都气的发抖。人一死,茶更凉,我不理她们就是了。

那时没认识到这一念不在法上,而是暴露出许许多多人心,而且执着的从不向内找,尤其那个重重的怨恨心,过去一直埋藏在内心深处,没有认真去修,时常被其操控。

接到女儿的电话后只觉的闹心,是去?还是不去?拿不定主意,也没往深处想。小组学法时,我和同修们讲了此事,同修直言不讳的指出了我心性上的问题,其实我也知道自己是因很强的怨恨心而不想去面对小姑子,可就是不向内找赶快修去这不好的人心,反而还在为不去赴宴找借口。是啊,应该借此机会给有缘人讲真相才是,这才是思考问题的基点。

转天早晨听女儿说,她的二姑俩口子从外省回来探亲,住在小姑子家。我想;这是师父安排的,是要我去掉隐藏很深的怨恨心,我必须直接去面对面讲真相,使她们明白真相得救度,这是师父所要的。

二小姑子的丈夫曾经是某市公安局长,现已退休数年。他在任时,很可能参与过迫害大法弟子,现在有这样的机会能使他听闻真相,反思过去的罪过,生命还有得救的机会。亲戚中唯有我是修大法的,我有这个责任,也是我作为大法弟子应完成的使命。悟到这一点,我就要放下一切人心、恩怨,承担起这个责任,按照师父安排的做,必须圆容师父所要的。

我首先向内找,深挖内心深处,拽出怨恨心这个潜伏的主干,顺藤摸瓜,把其以下的为私为我的根一并挖出,把盘根错节派生出的很多人心执着、观念等等都挖出来,去掉。告诉自己这不是真我,是后天的假我附带的东西,再正念解体它、清除它。接着再清理它曾经在体内驻留过的空间场,使身体与思想纯净下来,使周身细胞以致从微观到宏观层层层层生命体都充满了善。此时,我一下子感到浑身卸去了一大块重物,轻松了不少。

这之后再发正念清理二小姑丈夫的空间场,以及他们周围人的空间场,清除他们背后控制他们阻止他们听闻真相不叫他们生命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

因为在纯净心态下发正念功能的效果好,力度大,功能强。发完正念后我决定择日去小姑子家讲真相。

去的头天晚上我在思想上做了一些准备,仅靠一本《共产主义终极目的》还不够完善,我又琢磨怎么样根据其职业把真相讲明白讲透,达到最佳效果。先说什么后说什么,怎样使对方愿意接受,讲太多能否让他发烦,讲少了又起不了作用,我颇费脑筋冥思苦想。

师父看到我有救人这颗心,帮了我,早上提示我写真相信与面对面讲相结合。早饭后,师父给了我源源不断的智慧,使我一气呵成很快写好了一封感人肺腑的真相信。

上午九点多,我买些礼品,从各方面做了充分准备,近中午坐车去了小姑子家。

在恩师的加持下,救人的效果很理想。他先看了我给他写的信,再认真听我补充讲述真相,又仔细拜读《共产主义终极目的》那本书。他高度赞扬大法弟子的坚守与善良,表示相信大法,同意退出曾加入的共产邪党的组织。更令我没想到的是,小姑子一反常态,几十年来从来没有过、出奇的对我好,张张罗罗热情款待,还包了饺子。在我讲真相时她也在仔细听,还表示相信大法好,并且让我给她起个化名退出小时曾加入的少先队组织。

那天,气氛特别溶洽、祥和,令我感慨万千。

我悟到:去掉怨恨心,才能修出慈悲心,才能满怀善念做好助师正法、讲真相救众生的事。这次我能做到这一步,都是因为有恩师的启悟与帮助才达到的。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