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清在沈阳康家山监狱遭受的残酷迫害

Print

【圆明网】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法轮功学员王德清从一九九四年底开始做警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工作兢兢业业,不计较个人得失,是公认的好警察。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王德清多次遭迫害:二零零二年二月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遭关小号、背铐、毒打等折磨,导致右耳被打穿孔、患腰椎间盘突出。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王德清被单位无理开除。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王德清再次被桓仁县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迫害得奄奄一息,遭非法庭审,昏倒在法庭,后保外就医,被迫流离失所。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一日,王德清被桓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指导员郭学义及四个警察通过网络等不可告人的手段,秘密行动,去青海省绑架,王德清被桓仁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同年十一月被送到沈阳市康家山监狱迫害。

下面是王德清在沈阳市康家山监狱遭受的种种惨无人道迫害。

一、坐小板凳

到监狱的当天下午,王德清被分到二监区(监区长叫鄢铁德,教导员叫齐刚)。到达二监区时被犯人李强(当时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的帮凶)直接领进监区洗澡池里折磨,那里面没有摄像头,谁也看不见里面发生的事情,就是当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这里都是由恶警指使犯人对学员用各种方式迫害,同时伴随恶警的恶行。

中共酷刑示意图:罚坐

王德清每天被迫到那里坐小板凳,面对墙壁,不许随便动,常常不让去厕所,随时都有被殴打的可能,记不住打骂多少次了。晚上回到监舍时先在走廊里与其他刚来的犯人一起面壁坐板凳,别的犯人坐完回监舍休息了,王德清回监舍后还被强制坐一段时间,就是变法不让睡觉。不让睡觉是中共检察机关常用的用刑手段。当时主要是李强(涉及毒品犯罪)和张铁军(重伤害犯罪)看管迫害王德清,以李强为主。

二、上绳(也叫掰腿)

在十二月份的寒冷天气里。李强和张铁军把王德清的棉衣扒下来,用绳子把双手背过去,绑在铁椅子靠背上,人坐在冰凉的地砖上,两个恶人往两侧横掰王的两条腿,使人处于极度痛苦中。这是公安恶警刑警常用的酷刑手段。有时用布堵住嘴不让别人听到惨叫声。在康家山监狱里,每当酷刑法轮功学员时,车间里都会放音乐,目的是不让犯人听到学员的痛苦惨叫声。平时干活时是不给犯人听音乐的,偶尔给放音乐都是恶警觉得活干的好的奖励。

三、利用犯人毒打

犯人李强是一个犯罪里的“惯犯”,总进监狱,善于领会恶警的意图,也从中共恶警那里学了很多害人的手段。他常把手里看的十六开本大小的书卷成筒状专门抽打王德清脖子两侧动脉处,很多人都不会用这阴招的,很是痛苦的。张铁军他俩还用雪碧瓶(饮料瓶)里面装有一半铁砂粒,连续击打王德清的头顶部,当时打晕了。犯人常用空饮料瓶里装进大蒜后用力摔打地面,里面的蒜瓣就粉碎了,再倒入酱油就是蒜酱。李强说过自己打人不留伤。

酷刑演示:纸棍抽打

四、恶警亲自殴打用刑

一次恶人李强与张铁军对王德清毒打后,浴池里进来一个大高个子警察(后来知道就是当时二监区的教导员齐刚,身高约一米九)。李、张二人喊“齐大”,恍惚中王德清礼貌地称“齐大”,随之而来的是齐刚一拳就把王德清的鼻子打出血了,接着就是连续地左右打嘴巴子。也记不住打了多少个、打了多长时间。再接下来就是狠狠地一脚把王德清踹倒,头差一点撞到瓷砖墙上的一个自来水头上。他嘴里说了一句“叫你信仰”(后来想起来了,当时分监区之前都到教育科的教室里时,曾经有一个高个子警察问王德清什么罪时,回答说“信仰”)。

齐刚临走的时候告诉李、张二人“中午不给他饭吃”,中午也真的没给王饭吃,也没让去食堂,主要是不让其他犯人看到他表面的伤害。当天晚上走的很晚,也没有去食堂,在走路都费劲的情况下,也没有回监舍休息,而是由李、张二人直接将王德清送到齐刚的办公室,把王德清的双手分别铐在椅子的两侧扶手上就出去了。

齐刚领两个警察进屋后其中一个年轻姓刘的手里拿一根电棍,齐刚手里拿两根电棍。嘴里还说了一句“共产党有时也不讲理”,用三根电棍同时电击王德清。桌子上放了一堆电棍。平时每个监区只能有一个电棍的,是有规定的;有关督察部门也总到监狱检查的。可见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真的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就像有的人说的那样,共产党的邪恶,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做不到的。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五、残酷奴役,不许说话

每个法轮功学员从这里出去后都面临监区的繁重劳役。监区是监区长承包的,都是给他干活,当时王德清干的活和另一个服刑人员是一样的,那个人干完的时候就可以稍休息一会儿,可是王德清干完后,管事犯人(靠利益贿赂监区长管事不干活,相当于半个警察)姓朴的人马上让王德清干别的活,当时有一个老年法轮功学员知道后两天晚上不睡觉,以示抗议。

同时,法轮功学员不管是车间干活、吃饭、休息,总之全天候都有包夹(两个或以上犯人监管)看管,不许法轮功学员,尤其是经过酷刑迫害的学员,与其他任何人说话。就是家属接见时,警察也是亲自监听、监管的,他们也是作恶心虚的,怕他们干的违法的事,伤天害理的事曝光伤及其身。

二零一七年的下半年,在严酷恶劣的迫害环境中,王德清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状况,被紧急送到院外抢救,才保住生命。

在二零一七年下半年的所在监狱的地区选举中,那天监狱把所有监狱在押人员集中在操场上,以监区分别排队投票,同时有录像,走形式,票上的名单都是固定的,选谁也是固定的,根本没有自主权。尽管是这样,恶警还是不放心,当时二监区的教导员是常征(音)。把所在监区的法轮功学员专门集中一起,不许参加投票,赤裸裸地公开剥夺中国《宪法》规定的公民享有的选举权。

二零一五年到二零一八年,康家山监狱二监区先后迫害过约二十个法轮功学员,其中大连金州区的徐广铸,一个很善良的老人,在二监区被当时的恶人高峰(音)一伙在恶警的指使下用各种方式迫害,老人自己讲高峰用竹子条抽打他的脑袋等,几乎使老人活不下去了。高峰是当时监狱臭名昭著的狱霸,后来因严重违反监规被调到别的监狱了。

六、恶人齐刚、沈卫东、张铁军、刘晶

当时的教导员是齐刚,为掩人耳目,将徐广铸安排到了四监区;二零一六年到二零一七年,一个本溪市的老师(曾经被非法判刑过九年),又被非法判刑,分配在二监区,被恶人沈卫东等人在恶警指使下,打掉了四颗牙,牙都没给本人。当时的教导员是常征。二监区的监区长始终是鄢铁德。他曾经告诉过王德清,十多年至二十年前他就在沈阳张士劳动教养院工作,也是那个时候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齐刚二零一六年被提升为四监区监区长。四监区本是监狱环境最好的,相当于老残队,也没有迫害法轮功的事,齐刚到四监区以后开始了迫害多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八月,一个盘锦的学员,只剩几个月就回家了。到四监区的那个下午,齐刚一伙为了迫害这位学员,提前收工了,留下几个恶人,极其残酷迫害这位学员,残酷性当时犯人都知道,很多犯人都觉得不敢想象。不久,齐又提升少犯(未成年犯罪)学校的校长了。

给教育科干活的一个服刑人员曾经问过王德清一句话:你知道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给警察、给监区、给监狱多少钱么?还说过沈阳市的司法局长刘晶(音)就是从康家山监狱提升的。

二零一四年到二零一八年间,康家山监狱残酷迫害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当时的康家山监狱在全省监狱中有三个排名第一(犯人没有手机、二十年无事故、法轮功转化率)。知情人透漏过,二零一四年为了达标,曾经把一批法轮功学员一起弄到监狱教育科的楼上会议室,有恶警指使四个人折磨一个学员不许睡觉,持续了一个星期。参与迫害王德清的张铁军原来是三监区的服刑人员,因违反狱规被调到二监区的,曾经对王德清说过“赵成林在三监区遭老了罪了”,本溪市法轮功学员赵成林离开康家山监狱回家后不久便离开了人世。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