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四年半 湖北孟祥龙遭多种酷刑折磨

Print

【圆明网】湖北荆门市法轮功学员孟祥龙,高级经济师,因长期被迫害,被迫离开单位,自己开网络公司谋生,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九日上午于上班途中被荆门掇刀公安分局国保、网安警察合伙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荆门虎牙关看守所一年多后,被荆门市法院以“破坏公用电信设备、利用某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两个莫须有的罪名枉判他四年六个月。

孟祥龙二零一六年十月份前后被秘密劫往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近期辗转得知,在冤狱期间孟祥龙曾遭群殴、吊铐、罚站、长期不准睡觉、奴役劳工等多种酷刑折磨。

狱警指使十几个犯人群殴

入监当晚,孟祥龙被关押在一号监室要求背监规,孟祥龙不承认被强加的罪名,坚决不背,就被狱警指使十几个犯人群殴,用拳头狠命打他全身各个部位,每打一拳就凶狠地问一声:背不背?他则平和而坚毅地说:不背。就这样不停地打、不停地问,当时将右上侧边牙齿打飞出来一颗,鲜血直喷,其它牙齿全部打松。

犯人们怕监控记录,又将他推到卫生间后面的晒衣场上继续殴打,那里摄像头被晒着的衣服挡住。他穿着一件短衫,被打得浑身是血,衣裤全部被鲜血染红。到后来孟祥龙只好闭口不答,这样毒打不知多长时间,犯人们才在卫生间给他把全身的血用水冲了再推到监室,此后才放弃逼他背监规。

长期罚站、不准睡觉

长期罚站致使他双腿肿得非常厉害,浑身发软,尤其双腿没有一点力,鞋也穿不进。十五天后,孟祥龙感到腿有劲了。犯人们一看罚站对他不起作用,就开始不准他睡觉,每天清晨六点直到深夜十二点后才准睡。有一天孟祥龙对迫害他的犯人们说:你们没瞌睡你们自己站,我要睡觉了,就自己去睡觉。犯人们一拥而上又开始群殴,一个犯人拿毛巾勒他脖子,其他犯人都往他肚子上打。孟祥龙大喊:打人啦!打人啦!十几分钟后,值班警察才勉强出来制止道:你们在干什么?才停止了这次毒打。

十多天后,入监队集中,要求每人轮番向狱警打报告词,必须说“罪犯某某某前来报到”。孟祥龙不打报告词。监区教导员要挟他:你是有文化的人,对人尊重还是要的吧?孟祥龙平和地说:尊重是可以的,你说服刑人员还好理解一点,因为也有服冤刑的,但罪犯这个词我不接受。经过这次对话,后来才没逼他打报告词了。

逼做奴工、吊铐

入监十八天后,狱警逼迫他在厨房打杂做奴工。到厨房后,开始一星期不准睡觉。后见对他无效,狱警又将他双臂张开吊铐在晒衣场上,只能脚尖着地。那天正下雨,雨从外面飘进来,把他衣服都淋湿了,吊了很长时间。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孟祥龙在冤狱期间为了不连累妻女,提出与妻子办了离婚手续。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六日(正月十二)结束冤狱时,孟祥龙被荆门市“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从监狱劫走限制在某家宾馆,大约两天后才回到自己的家。

孟祥龙出狱时牙齿脱落四颗,剩余牙齿全部松动。自家私有公司早已被迫关闭,经济损失无法估量,给他生活造成极大困难。回家后仍一直被监视,每次坐火车进站时都被带到一边强行搜身搜包。

一个富有智慧的风华才子被中共迫害二十多年,给国家、社会和个人造成的损失都是无法想象的。中共本性“假、恶、斗”,自篡权以来,杀戮不断,通过周期性的各种政治运动,迫害了中国一半以上的家庭,害死了8000万无辜的中国民众。这个死亡数字,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只有解体中共,中国才有希望。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