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的艰辛与安逸

Print

【圆明网】昨晚突然想到艰辛与安逸这个话题,想写出来与同修切磋。记得在迫害初期的时候,我与妻子双双被非法劳教、判刑,顿时家中失去了经济来源,孩子、老人顿失依靠,那时真像天塌了一样……

记得在被非法劳教前我离家出走,流离失所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为了躲避邪恶的通缉抓捕,甚至住野外、宿山洞、乞食要饭,那种艰辛无法形容。尽管如此那段修炼时光我感觉却是特别纯净的,夜宿山洞,身下铺垫茅草,身上盖着一块随身而带的小毯子。有时没有山洞可住,就天当被地当床,露宿在野外。可是到了白天我就写好一封封“真相信”,寄给亲朋好友及同事熟人,夜晚悄悄跑到城里邮寄出去。记得我的一个朋友收到我寄给他的真相信后,马上告知了我的家人,你们放心吧,某某给我寄信了。

记得刚从劳教所回来时,月工资不到千元,(妻子从被绑架那天起就失去了工资)我把工资分成四份,还债、急用、做资料,留下200元用作生活费,每日以吃馒头,就咸菜。下挂面,撒盐面为主。白天上班,晚上与同修们一起下乡发真相资料,艰辛中浸透着修炼的充实,修炼状态也特别好。

近几年环境变了,搬進了城市,住着楼房,工资增长了几倍,孩子们也收入不菲。自从妻子被迫害离世后,孩子们把孝心全用在了我的身上,衣服左一件右一件,衣架挂的满满的,吃的用的随时给买,过起了养尊处优、安享晚年的生活。可我的心里却越来越不舒服、不踏实、不是滋味儿,失去了艰辛的环境,过起了安逸的生活,和修炼的内涵越来越远,越来越觉的自己不是在修炼,而是在过着一个老人安享晚年的生活。这种来自儿女的浓浓的情,使我的求安逸心也日益加重,不精進状态愈显严重,三件事做的愈来愈差,身体状况也不断出现问题。

师父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一文中说:“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师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多数是被此心带动而毁掉的。”我心里很着急,怕自己陷在安逸中被毁掉。我深知吃苦、消业是修炼的实质,而安逸享乐是必须要修掉的东西,一个修炼人怎么可能在安逸享乐中修成呢?别被安逸心毁掉,是每一个老年同修都值得警惕的话题。况且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有使命在身的,兑现不了自己的使命和誓约,这可是天大的事啊!

近来看着孩子们钱大手大脚,(特别是为我花钱的时候)不知珍惜,我就着急,一遍接一遍的说,钱来之不易要居安思危,可是就是没人听,还认为我是老观念,有利益之心。我是从那种一分钱分两半花的苦日子中过来的人,怎么能不珍惜呢?老年人与年轻人在观念上、生活理念上及生活习惯上存有代沟不可否认,我会和他们很好沟通的,节俭是传统美德,到多会儿都不会错的,我们老年人也有教育归正子女的责任啊!

条件好了,环境变了,安逸之心也会随之而来。也许有的老年同修或多或少都可能被儿女之情所累,被求安逸之心所干扰,或许陷在其中难以自拔。《环境的艰辛与安逸》一文是自己的切身感受,写出来与同修切磋,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