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懂得感恩和珍惜

Print

【圆明网】我是大陆青年大法弟子,从接触大法到真正走入大法修炼,我的内心发生了很多变化,想跟同修们交流一下我的心路历程和一点体会。
一、兜兜转转后,师父慈悲牵着我走回大法修炼

自从我的妈妈二零零九年走入大法修炼后,我偶尔会跟着妈妈去参加集体学法,那时候在读初一,学法只是照着《转法轮》一个一个字的念,根本理解不了大法的内涵,可是只要一学法,我就很开心,妈妈跟同修交流时,我总是坐在一旁一言不发,认真的听。

后来,我因为对学法小组中同修的一些认识和做法不理解,而对大法和大法弟子产生误解,之后便离开了学法小组,也离开了大法修炼。之后好多年一直都是带修不修的状态,偶尔跟着妈妈学一点法、打一会坐,但也只是为应付而已,根本不懂得修炼的内涵。

一直到大学毕业后回家,因为与A同修阿姨很投缘,我很喜欢听她讲修炼的心得,便常常去她家,听她讲她如何闯过经济上的大难,听她讲修炼二十多年,大法给她的精神和身体上带来的变化……每次我都听的入迷,钦佩她远远超出常人层次的道德境界,感动于她的善良、无私为他人的付出。因为与她的结缘,我才彻底解开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误解,对修炼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才开始真正的想走入修炼。

去年疫情平缓之后,我在家找了一份工作,也因为一次矛盾与A同修阿姨有了间隔,失去了整体交流、提高的环境,在公司因为名利心,想要做出一番成绩,想得到领导赏识,便一头扎進工作中,学法、炼功因此就落下了。又受色欲的迷惑,经常与男同事玩到深夜才回家,我又再一次放弃、甚至背离了大法。即便我连续两次在路上从电动车上摔下来,师父点化我“掉下去了”,我仍然执迷不悟,迷在常人之中。这种不在法中的状态,工作也自然不顺意,最后我选择了辞职。

辞职之后,思想被干扰的很厉害,自己根本拿不起法来学,跟着妈妈学半讲法都很吃力,也因为放不下自我,不论妈妈怎么劝我,我都不愿意回到A同修阿姨家交流。

直到今年六月,妈妈因为在单位讲真相被举报,同修阿姨们整体配合帮妈妈发正念,解体了邪恶对妈妈的骚扰和迫害,我这才“借机”回到我们的修炼小整体。

A同修阿姨见我回到大法的整体中,很开心的跟我说(大意):你没来的这几个月,阿姨一直念着你,一直跟你妈妈说,你是一个纯净善良的女孩,今生那么幸运与大法结缘,要你妈妈带好你,阿姨担心你没有法的话没办法应付复杂的社会,担心你封闭自己……你心里的想法没办法跟别人说的话,你总还有阿姨可以倾诉交流啊……我听着再也忍不住大哭起来,我感动于A同修阿姨竟然能关注到我刻意隐藏、从来不向任何人表露的内心世界,感动于她对我的任性的包容,因为她的一番话,我深深感觉到,我尘封起来的内心世界被她的善融化了一个出口,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修炼人的善,在妈妈和几位同修阿姨的带动下,我再一次走進了大法修炼。

现在回想起来,心中对师父满怀感恩,我很感恩师父的慈悲,每一次离开大法,师父都会牵着我走回来,我知道与A同修阿姨的结缘、妈妈被举报的契机对我来说都不是偶然存在的,不管我在常人中迷的再深,再执迷不悟,师父还是多次点醒我,把我牵回到大法中,我也终于明白了师父的苦心。谢谢师父!

二、从学法炼功溜号到学会向内找,感受到师父的慈悲保护

在修炼中,我一直有受到安逸心、手机的干扰,学法炼功溜号的问题,经常因为贪睡、贪玩而耽误了修炼时间,状态不好的时候,学法炼功总是“三日打鱼四日晒网”,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都拿不起来,自己对这些问题也不加重视,甚至放任自己的欲望和执着,在交流中由于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爱面子之心,从不主动暴露自己的问题,遇到事情也不懂得向内找,造成修炼停滞不前,没有提高。

直到九月初,亲眼看到一位老年同修因为长期守不住心性,造成肉身的死亡……亲历这一幕对我的触动很大,我这才开始正视、面对自己学法炼功溜号的问题,发正念清除自己的安逸心,解体利用玩手机、睡觉来拖延我的修炼时间、摧垮我的修炼意志的一切邪恶生命,去抑制自己想玩、想睡的欲望,可是这些问题都是我长期存在的、很表面的问题,我还是没有做到师父所说的:“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1]

一天在睡梦中,我梦到自己在一所学校,梦中自己并不知道要去哪个年级学习,心想:“去一年级吧,简单,不费脑子。”于是我便到了一年级,坐下后发现周围的同学都好小、好小,老师讲的东西我也觉的没意思,然后我就离开,去了高年级的楼层,我站在教室外面,心想:“会不会很难?我学不学得会?成绩落后怎么办?”于是我又回到了一年级,觉的一年级没意思又离开往高年级,然后又担心自己学不会,又回到一年级……就这样,我在一年级与高年级间犹豫、徘徊了一整晚。

第二天起来,我开始向内找,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向内去找自己,除了表面的安逸之外,我还找到了这么多年一直阻碍我修炼提高的深层的执着。

遇事逃避、害怕面对问题。这也是修炼最初时造成我离开学法小组的原因之一:当时学法小组里的同修比较严厉的指出我的问题,我心里很难受,为了逃避这种难受,所以我就离开了学法小组,以为不去就不会难受了,最终在常人的大染缸中不断污染,放弃了修炼。

对自己不自信、极易陷入自我怀疑。以前学法小组里的同修说我懒惰、不精進,我受伤的同时,其实我是不相信自己可以克服这些问题,我没有自信,我很矛盾,我想改,但是又不相信自己可以改。

爱面子、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什么问题都憋在心里、不坦然豁达。我很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为得到别人的认可,就会往下滑的方向去迎合他人的眼光,而不是以真、善、忍作为衡量的唯一标准,不断去同化宇宙特性,也因为爱面子,担心别人笑话、看不起,我从来不在交流中主动说出自己的问题,其实内心隐藏了很多执着,而且,很多自己察觉不到的东西也不能被发现和指出。

找到这些心后,我每天都长时间发正念清除这些败坏物质,一天发正念时,我心中感慨:“原来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放弃自己,逃避问题,甚至离宇宙特性越来越远,可是师父却一直都没有放弃我,慈悲看护着我,保护着我,不停点醒我,带我回到修炼的环境,谢谢师父,谢谢师父,谢谢师父……”这样想着的时候,我感觉到一股能量注入我的心脏,直通心灵最深处,心脏处麻麻的,热热的,我感受到自己破碎的心被师父一片、一片的,慢慢的拾起来,拼回原来的样子,感觉到慈悲的师父用双手轻轻的抚平那裂缝和伤痕,然后再把它小心的捧在手心里焐暖,我泪流满面,心里不断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我明白了师父是在告诉我:“只要你修炼,你横下这条心去修的时候,你散失的都会回补上来的。”[1]我体会到每一步,师父都在看护着我、带着我、鼓励着我,师父就在我身边。

其实,在刚开始正视自己安逸心的问题的时候,我就看到了法轮,炼神通加持法时感觉到两掌间有很强大的热流通过,两眉间有发紧、往里钻的感觉。然后师父在梦中点化:在一年级与高年级间徘徊、往复的就是这些年在做常人和做修炼人之间兜兜转转的我,因为师父的鼓励和点化,我才有勇气和信心深入的向内去找,才能下决心修去这些人心。谢谢师父!

三、大法修炼给我带来的巨大变化

以前,我性格自私冷漠,不懂得替别人考虑,总是抱怨妈妈(同修)这个没有做到,爸爸(常人)那个没有做到,家务总是要妈妈催着才做,做的稍微多一点就不耐烦;现在我慢慢学会去体谅妈妈要兼顾修炼、工作和家庭的不容易,主动帮妈妈分担,力所能及的去配合同修阿姨们,也慢慢放下对爸爸的成见和不满,明白不能用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要求别人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来对待自己。

以前,学法小组里的同修说的那些让我痛苦难受的话,我总是放不下,一旦触及便历历在目,现在我意识到要放下对同修的不理解和怨恨,也许我前生也曾经伤害过他们,债还清了,业力转化成德了,心性提高了,功也长了,我就是一举四得,我应该要谢谢他们。

以前,我总是为外在、别人对我的负面看法而感到自卑,也不愿意袒露自己的内心,现在觉的我何必为别人说了什么而久久不能释怀呢?我应该要为成为一名大法弟子而感到无比荣耀殊胜啊!我也慢慢敞开心扉,愿意说出自己的问题、弱点,不再隐藏自己、封闭自我,也愿意跟同修阿姨们交流自己的修炼体悟。

我现在觉的自己无比幸运,我很感恩师父。看着以前一起学法的小伙伴们有的因为婚姻、工作放弃了修炼,有的因为考研而耽误了修炼,有的因为家人的反对而难以再回到修炼环境……而我经过兜兜转转后,师父还是慈悲把我牵回来了,还有妈妈和几位同修阿姨带着我、提醒我,常人的爸爸也不反对我修炼,我真的很幸运了,我应该要知足、感恩、倍加珍惜。谢谢师父!

我现在学法、炼功不再溜号,虽然有时白天还是会贪睡贪玩,但是当晚一定熬夜补回去,我明白了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和使命,目前我还做不到出去讲真相,那我就先精進实修,修好自己,用自己的一言一行展现大法弟子的智慧和超常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