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执著于韩剧看到自己的色心

Print

【圆明网】本来认为在色的问题上,自己觉的没有什么可说的。因为我和丈夫断欲已经十八年,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念头。他现在也在学法。原以为自己在这方面没什么问题,现在看来不是。
看韩剧招来病业

我女儿有一个淘汰下来的艾帕(iPad),放在家里已有两年了。女儿说:“这个艾帕个大,你能看清,就当电话吧。”

我每天从晨炼到上午八点出门讲真相,下午一点,到同修家学法,时间很紧,就是下午四、五点这段时间,放松一下,可就是四、五点这段时间出了问题。我家是二层楼,楼下是起居,楼上是卧室,楼下全是“监听”设备。如果女儿回家,家里的手机、艾帕不下十个,不方便做大法的事。这段时间,我就倒上水,躺在沙发上,心想干什么呢?看会儿艾帕吧,看看美食,怎么做饭,这个应该问题不大。

自己放任自己,也知道不对,有时放起来艾帕,不看了,有时家里有事用艾帕,又拿出来,反反复复。本来我以前就对韩剧有执著,以前偶尔打开新唐人电视一看,正在播韩剧,也会看半集一集的,就执著于电视剧中人物的结局,过一段时间,看看结束没有?有什么结局?有时也能控制自己,就不看了。有时一看是韩剧就关机。

前一段时间在艾帕上偶尔点了韩剧,点开看了,一下就上瘾了,大概半个月吧,断章不全的看了三部。一边看,一边觉的大法弟子不应该这样,可是就是执著电视剧中的人物命运,而且被剧中的爱情故事感动吸引,就想看到结局。

这期间出去讲真相,碰到了两次对我说流氓话的人,我也悟到是因为自己看韩剧,情色太重、场不好,但还是没挡住我想看结局的心。当时也下决心看完结局不看了。

但修炼是严肃的。刚看完,身体就出现了消业现象,就象常人说的泌尿系统感染,而且大便也不通,胃口也不好,小腹下坠,尿痛,全身肌肉酸痛,头痛,头晕,四肢无力。最严重的是还梦到了死人。

自从修炼后,我从来都没梦到过过世的。然而,这个梦中还和那过世的人说了话。那个过世的人说,她在她丈夫的老家盖了房子,问我盖没盖?我说不知道盖不盖,他(我丈夫)弟兄们没商量过。说完就醒了。这才发现我在和过世的人说话,我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死人的房子不是坟墓吗?

今天早晨,在半醒不醒中,我脑中反映出一句话:“拉上你的手,直到生命的尽头。”刚开始我还以为我看韩剧中了毒,在做情诗。后来才悟到,是师父点化我,“放不下情与色,死路一条。”我决心把缠着我的情魔、色魔彻底曝光,让它们死。

追根溯源,抓出色魔的根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十三岁,上五年级。因为我父亲是副县级干部,首当其冲,受到了冲击,我一下子从一个别人都羡慕的干部子女成了一个“狗崽子”,受到同学的欺侮。本来我就是一个不善交际、很腼腆的人,那时每天都哭着回家。我母亲说:“别哭了,咱不上学了,在家玩吧。”从此,我就不再上学。

不上学干什么呢?上大街上玩吧。满大街都是大字报,标语,墙上贴的,路上挂的,还有写着父亲名字的大字报。大街上一会儿一波打鼓敲锣、戴高帽游街的,挨批斗的人大部份我都认识,都是爸爸的同事和下级,平时都是叔叔伯伯的叫着,吓的我直哆嗦,哭着跑回家,不敢出去了。我父亲因为当时有心脏病病休在家,因此没戴高帽游街。他在家连气带急又害怕,得了抑郁症,说话不着边际,情绪也不稳定。

不敢出去了,干什么呢,看书吧。父亲有一些书,还有姐姐们带回家的小说,我从十三岁直到四十三岁开始修炼之前的三十年里,我看的小说包括中、外、港台的书,很多都是言情的,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看了多少本。除了家里有的,绝大部份都是从单位图书馆借的。

自从修炼大法后,就不再看了,从晨炼到晚上集体学法,当时还上班,也没时间看。中共迫害之前,我在单位里工作比较自由,上班时,我都是看大法书,抄大法书。后来迫害了,又有怕心,不敢在单位看大法书,又看了一阵子的言情小说,后来觉的不对劲,就关上办公室的门,抄大法书,别人敲门,我就把书放好,再去开门。至此,再也没看过常人的书。

回忆起来,自从修炼后,没有怎么看电视剧,因为也没有时间,并不是把执著心都放下了,但是执著韩剧的心还是很强的。我悟到我从小到大看了那么多小说,特别是邪党的那些书,不知中了多少毒。常人的小说不都是色情这些东西吗?我现在悟到,其实师父一开始就给我清理这方面的东西,我从小就例假不正常,很痛苦,刚修炼之时,子宫大量出血,排出了好多脏东西,我想就与此有关。

为什么爱看韩剧呢?爱看韩剧中俊男美女,爱看曲折委婉的爱情故事,我悟到是色心重。色心中不只是指你的欲望,有蠢蠢欲动占有别人的心。爱看那些俊男美女的爱情故事,潜意识中是自己向往那样的生活,是修炼人不该有的心,是色心。修炼人怎么能执着常人认为的所谓“幸福”呢?

师父说:“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1]我脑子装了这么多情色的东西能好吗?我现在悟到,看常人的小说,看电视剧,都是给自己的身体里灌毒药。师父给我往外清理,我和师父对着干,往里灌,这是对大法对师父最大的不敬。作为一个修炼多年的大法弟子,真的是无颜面对师父。我从小到大看了那么多肮脏的东西,修炼这么多年了,还执著于看韩剧,给自己灌了多少毒药,让我小腹下坠,下身难受,也是去我的色心。

以前自己不悟,还觉的自己一生清白,从来没做过出格的事,把正常人本来就应具有的正常规范,当成了自己的功劳。其实一脑子的情色物质,与现在的变异人类有什么区别?这是修炼人应有的素质吗?作为一个老弟子,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对不起自己,更是对不起师父。谢谢师父的慈悲点化,弟子这次真记住了。拉着情色这些东西不放,死路一条。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