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冤狱天天被打 黑龙江李桂月含冤离世

Print

【圆明网】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李桂月女士二零一五年五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里每天都被打、骂,受各种折磨,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六日出狱时骨瘦如柴,全身疼痛、无力、昏睡、吃不下去饭,躺在床上,蜷缩着身子,就好像十几岁病重而瘦弱的孩子,于二零二一年八月六日含冤离世,终年52岁。

李桂月

在出狱的这一年多,李桂月有时凌晨突然惊醒,吓得哆哆嗦嗦,胡言乱语;有时白天不能和家人一起吃饭,自己端着饭碗,蹲在地上,低着头,默默吃,不说一句话;有时自言自语:“她们天天打我!天天打我啊!”;有时那无助的眼神四下搜索着,无法掩饰她内心的恐惧和悲凉……。家人怀疑她是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暗中下了毒药,才造成她这个状态。

李桂月,一九六九年出生,家住依兰县三道岗镇苇子沟村苇子沟屯,一九九六年夏天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疾病不治而愈。当年苇子沟村的村民因为选村长涉及到利益关系,经常有人放火,三年着了五十多次火。一着火,村里广播就喊:“党员干部救火!”因为经常着火,党员干部也不去救火了。广播就又喊:“法轮功的人来救火!”一次一个村民家着火,李桂月去救火。该村民说李桂月拎了三十多桶水。北方的冬天很冷,回到家时,李桂月的裤子冻硬了,放在炕上都能立起来。李桂月等法轮功学员会自己买砂石修路,修了八里路。当地村民都赞不绝口的说:“还是炼法轮功的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在全国的报纸、电台等媒体造谣污蔑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受益的李桂月,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为了被中共谎言蒙蔽的世人能了解真相,李桂月走遍了附近的十里八乡,挂条幅、粘胶贴、发小册子,真相铺遍了每家每户。《九评》出来以后,她把《九评》的目录都背了下来,善心劝三退,有时遇到在电话中骂人不听真相的众生,她就给众生放大法弟子谱写的歌曲,那优美纯净的歌声,洗涤了众生的心灵。

为广传真相,李桂月女士屡遭迫害。二零零零年冬天,李桂月再次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回依兰县,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万家劳教所,遭强制洗脑、奴役、关小号、酷刑折磨等,曾经被劫持到男队迫害。有一天,警察又把李桂月单独送进了男监,被两个有良知的女警察发现后就质问:“你们想干啥(她是没结婚的大姑娘)?你们把她整这里想干啥?”连问三遍,才放回李桂月。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上午,李桂月被非法抄家,恶警抢走法轮功书籍等物品,并欲绑架李桂月未遂,李桂月被迫流离失所。李桂月流离失所到佳木斯,给一位独居的九十多岁的朝鲜族老太太当保姆,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六日因为给世人讲真相再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被非法关押到黑龙江女子监狱。

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迫害的四年多的时间里,李桂月每天都被打、被骂、遭受各种迫害:

1、强迫坐小凳、天天遭毒打、不让睡觉

刚到那里,李桂月被分到九监(现改成集训专区)一组,每天被强迫坐小凳,从早到晚不让睡觉。不坐的话,上铺下铺的犯人就一起打她。四月四日,就逼着她写“四书”转化,不写就让少年卖淫女蔡德玉打骂李桂月。一组的海南犯人郑欢临出狱前几天还一直打、骂李桂月,用硬纸壳写上诽谤大法的话,摆在李桂月的脚前脚后和床上。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二组组长是鸡西的被判了十一年刑的贪腐犯人韩立君,她学了很多诬蔑攻击法轮功的歪理邪说,为了减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天天打李桂月大嘴巴子,把李桂月打得头昏脑胀的。牡丹江犯人吴桂茹逼着李桂月照抄“四书”,李桂月头晕、看不清,抄写的字都是在一行上重叠的。又强迫拽着李桂月的手按手印,不按就打。过后李桂月要自己写的“四书”,她给拿回来,李桂月一看都是重叠在一行的字,笔体是自己的,但是没有按的手印,李桂月就把它撕得粉碎。吴桂茹说:“你想撕就能让你撕啊?你撕的根本不是你写的。”韩立君打李桂月二十回都有,李桂月到一组她还去打。

警察利用犯人当道长,她们有个“踢腿运动”,让所有犯人一起踢李桂月,还踢她乳房。把很多衣服挂在李桂月的衣领处,然后塞到后背的衣服里折磨。

三组组长姜明秋被判十年,她为了早点回家就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她也打李桂月。后来减刑二年提前出去了。 四组组长原来是个银行行长。她们四个组长天天都到一组来骂、打李桂月。整整七个月强迫李桂月坐小板凳,每天让答题,都是攻击大法的题,不答就打。安排李桂月身边睡觉的都是抽风的犯人,先后一共安排了四个抽风的犯人,犯人有时半夜不一定什么时候就抽风,弄得李桂月没法睡觉,就是折磨李桂月,不让她睡觉。

六年刑期的吸毒犯高倩倩,天天踢李桂月左腿。牡丹江犯人吴桂茹天天拿鞋底子打李桂月脸。郑欢天天用脚踹李桂月。

2、挨辱骂、饿、打,不让去厕所

一组包组警察肖淑芬辱骂李桂月,不让李桂月定营养餐,一天给很少的饭,把李桂月饿得肚子和乳房都塌陷回去了。犯人苗红超企图转化李桂月,天天骂李桂月。王新红用脚踩李桂月脚趾头,王新红没当包夹之前就和蔡得玉、郑欢联合打李桂月。

大庆犯人殷丽天天攻击诽谤大法,当李桂月被调到二组,她就赶到二组打李桂月。她又把牡丹江韩秀芳弄来骂李桂月,又把别人写的转化后给“610”等的道歉信念给李桂月听,李桂月不听就打李桂月。还让李桂月读那些道歉信,李桂月不读她也打。

李桂月的钱卡在犯人手里,犯人就拿她的钱卡给自己买东西,花了李桂月1700多元。四个月肖姓警察不让李桂月记账,李桂月写的申诉状也被没收了。她们写骂大法师父的话,在李桂月的床四周都摆满了,李桂月撕掉了,她们就打她,然后再写。天天骂李桂月,天天打她。

李桂月绝食四次,才见到大队长陶淑萍。她承诺犯人贪占李桂月的钱给李桂月,但直到李桂月出狱也没兑现。七个月坐小板凳,一整天一整天不让去厕所。十一个包夹都打过李桂月,她们是吴桂茹、蔡德玉、郑欢、高倩倩、王新红(音),殷丽和田艳茹。在强制李桂月坐小板凳时,她们把腿放李桂月腿上,增加李桂月的痛苦。李桂月推掉,就让犯人打她。孙桂芝提出各种无理问题,不听、不回答就指使犯人打。牡丹江犯人廉清芝因为不打李桂月,道长就不给发她的活,以此逼迫她参与迫害,打、骂李桂月。

李桂月不背监规就被打,晚上她们就拿个播放器在李桂月身边播放监规。吸毒犯王丽就从上铺下来打李桂月,说李桂月影响了她睡觉。其实她们就是故意这样设计的,用这种方式胁迫犯人打李桂月。

四个月后李桂月到二组,这些打她的人又到二组打,把犯人洗的衣服湿淋淋地都挂在李桂月的床上,使得床上的海绵垫子都浸了水。二组组长韩丽君在李桂月的床上四周和床垫子底下都挂满了谤师谤法的纸条,李桂月撕掉了,她还挂,还打李桂月,连踢带踹,踹乳房、踹后腰。有天李桂月照镜子,看自己鼻梁子都是青紫色的,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她们打的。

七个月后李桂月调到四组,犯人逼她干活,不干就骂、就打。杀人犯孙淑花天天用脚踹李桂月,逼迫李桂月拖地,不干就打。

3、膝盖下被踹成紫黑色、被勒脖子、暴打

有一天,李桂月听到隔壁法轮功学员梁大姨被野蛮灌食,就是用机器把馒头打碎,鼻子插管往胃里灌。只听梁大姨喊:“师父,救我啊!”李桂月一听就冲了过去,只见医生拿着大管子要灌食,李桂月就抢管子。犯人就来打李桂月,法轮功学员郑迎春过来救李桂月,好几个恶人就打郑迎春。又过来好几个人疯狂地把李桂月大头朝下,倒仰按着打李桂月。郭阳就踹李桂月左腿,李桂月的膝盖下都踹成紫黑色,很长时间都是青的。法轮功学员曲淑霞从隔壁冲过来阻止迫害李桂月,被几个犯人抓回去暴打一顿。

十组还把李桂月卡里政府给每月十二元的补贴钱给花了九个月。警察范婷婷骗李桂月说把她的卡邮寄到广州了,拿走六个月不给李桂月。李桂月没有卡就不能订饭,让李桂月用犯人卡订饭,对李桂月经济迫害。 等李桂月调到十四组时,警察李赢给她补了六个月(范婷婷扣押李桂月的每月十二元),但那九个月的钱,范婷婷却不给李桂月。还因为李桂月要追回那九个月的补贴钱,范婷婷就指使五常犯人何海英打李桂月三次,十四组组长姜海燕又因此打李桂月两次。何海英第二天就出狱,她就利用这点打李桂月。警察常常利用犯人第二天出狱的前一天打法轮功学员。

又把李桂月调到十五组,天天点名要蹲报,李桂月不蹲报,不和犯人一起往前站,组长于冰就让贪腐犯人牛玉往前拽她。点名时李桂月就喊“法轮大法好!”犯人孙丽丽就拿着厕所的抹布往李桂月嘴里塞。因为李桂月不穿劳改服,牛玉就指使犯人把她衣服扒光,用她的衬衣衬裤把李桂月的双手在后面绑上,把手绑得很紧,手脖子都勒成紫色。她还骑在李桂月身上。一共绑了李桂月七次。

坐小板凳七个月,等到十五组的时候李桂月鼻子出血,血出来就凝固成一块一块,还有李桂月被殴打的后脑热,特别难受,晚上洗漱时就用凉水浇脑袋以此减轻痛苦。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临出狱前,把李桂月调到八组。八组是隔离室,她们说有疫情(中共病毒),掐李桂月脸颊逼迫她戴口罩,把李桂月的脸都掐肿了。李桂月临出狱的前四天,监狱又让好几个犯人先抬后架,往医院弄去做检测。那几个人架着李桂月,使她小腿处于小跑状态。一路上李桂月高喊:“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到医院后,他们把李桂月按在椅子上,好几个人把李桂月两腿劈开,一边好几个犯人按着,还有一个犯人用胳膊围绕着李桂月的脖子,勒得她上不来气。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捅李桂月嗓子,说是“核酸检测”,又按着她的左胳膊强行抽血。抬李桂月回来时,是大头朝下抬回来的,李桂月的两个胳膊窝的肌肉都拉伤了,肌肉都肿了。李桂月在八组炼功,邓秀博就用脚踹她脑袋。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五日,李桂月第二天就要回家了,可是犯人李晶不让她去厕所,连拉带拽,骂骂咧咧。七组犯人张傲霜(音)也过来打李桂月,踹她两脚。组长韩立君让李桂月填体检表,李桂月不填,她就让组内犯人哈尔滨的宋宝珠拽她的头发,打她一顿,把李桂月头发拽掉好多,上来四、五个犯人强制按指纹。

五月十六日,李桂月当天回家,拒绝不穿劳改服。宋宝珠又暴打李桂月一顿,强制给李桂月穿上。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