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市退休教师冯延芹屡遭迫害

Print

【圆明网】冯延芹女士是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退休老教师,秉性耿直、为人善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坚持说真话,冯延芹屡遭中共洗脑班非法关押,自二零零四年七月被非法劳教后,退休金被坊子区教委非法停发。

法轮大法救了她的命

冯延芹生于一九四五年一月二日,小学退休教师,家住山东潍坊市坊子区。一九八八年,冯延芹给学校办事时,出了车祸,导致双目几乎失明,不能工作。一九九五年,经人介绍,冯延芹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学法、炼功、守心性,身体状况迅速好转,冯延芹从一个多年病的人恢复成了健康的人。她处处按照真善忍做好事、做好人。

冯延芹在西华昌小区居住时,几百人用的厕所,男厕、女厕,都是冯延芹打扫,保持清洁。后来,即使她被非法抓捕放出来,还是做好事,走到哪,做到哪。

冯延芹在小辛庄居住时,修路一百多米,和家人、邻里、亲朋好友和睦相处,受到邻里的高度赞扬,还教别人学大法,使他们都不同程度受了益。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法轮功遭到了江泽民的打压,从此,再没人敢去冯延芹家,警察三天两头去冯延芹家骚扰,冯延芹就出去讲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她曾被绑架、关押、拘留在八马路看守所、八马路洗脑班,也曾被绑架至淄博市王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十几年的退休金被坊子区教委非法停发。

信仰真善忍 退休金被扣发

二零零四年七月,冯延芹因给百姓讲大法真相,遭坊子区公安警察非法抓捕,并被劫往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期间,冯延芹被迫害得患上心肌梗塞,劳教所怕承担责任,让其亲人接回。

但冯延芹的退休金却从她被抓之日起,被坊子区610主任朱延林操纵坊子镇教委,停发了。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她的工资又被区610全部取走,并且没有任何文件,没有任何根据,还没通知她本人。其实,冯延芹的工资早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就被坊子镇教委非法停发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零零四年七月又被非法停发。

二零零六年七月,失去生活来源的冯延芹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到区610办公室找朱延林问原因,要求恢复自己的工资,可刚到区政府综合办公大楼门厅,就被截住。门卫打电话通报,回话说,朱延林不在。

冯延芹只好到区信访局反映情况,信访局的人不仅不给她答复,还说难听话,诽谤大法,故意将她支到所谓的“信访办”,信访办的人借口“说了不算”,将冯延芹老师推走。

冯延芹又返回信访局办公室,里边的人以种种借口推脱。冯延芹坚持不给答复不走。他们竟打电话,叫来派出所的警察。警察将时年六十多岁的冯延芹七手八脚抬上警车,绑架到了恒安派出所。冯延芹跟他们讲真相,却遭到警察的谩骂和恐吓。

冯延芹去坊子区教育局找局长反映情况,被告知局长不在。后来她又去找坊子镇教委,教委的人说,是区610办的,他们也没办法。冯延芹几次去镇教委,教委都推脱责任。

二零一三年,坊子区“610办公室”主任朱延林已离任,当任610主任是于廷,副主任白秀娥(女,四十岁左右)。二零一三年九月,白秀娥曾闯到冯延芹的家骚扰,诱骗她,只要放弃信仰,写“保证书”,就发给她退休金,冯延芹拒绝写“保证书”。

其实,“610”恶徒抢去冯延芹的退休金这么多年,他们每月非法拿着冯延芹的工资卡,冒名顶替,到银行支取工资,每月只给冯延芹三百元,其余的被他们私自花费。坊子区还有多名法轮功学员的工资被“610”恶徒抢去。白秀娥和于廷等“610”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和经济迫害尤为严重。

屡遭绑架、关押、折磨

以下是冯延芹屡遭非法关押、酷刑折磨的部份事实。

◇一九九九年九月,冯延芹被坊子公安分局警察非法抓捕、抄家后,又被劫持到八马路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罚款三百元。此后,被坊子镇教委主任吕理劫到学校长期关押,她被迫睡水泥地,吃饭无保证。一个月后,被勒索罚了五百元,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七月,冯延芹被煤矿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又被送去八马路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罚款三百元。后又被坊子镇教委主任吕理劫去,在坊子镇教委长时间关押。因冯延芹长期睡水泥地,导致子宫大出血,脸色蜡黄,不能自理。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四个警察押着她去宁家沟医院就医后,还不准回家。冯延芹又被非法关了三十七天。他们见冯延芹快不行了,才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夏天,冯延芹被长宁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被锁在铁椅子上。警察对她一顿拳打脚踢后,送去八马路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罚款三百元后,又被镇教委主任吕理劫去继续关押。

这一次,吕理勾结了洗脑班的警察,强行把冯延芹绑架到了八马路洗脑班。雇用了一些社会无职、闲散人员当打手。八王泉村的王兆亮就是其中一名,他拿了女监室的钥匙,晚上喝了酒,开了门,挨个掀女性法轮功学员的被子。大法学员们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此外,冯延芹被迫睡在冰冷的监室,大小便都在里面,还不定时的晚上被赶出去冻,不准靠墙,有的老年大法学员晕倒了,拖起来再站,一站就是二十四小时。

有一次,在洗脑班上,冯延芹决不配合,被警察李军良拖出去,一顿拳打脚踢。当时,冯延芹比他妈年纪还老啊。冯延芹亲自听到了所长李金生和警察王全峰打死了潍坊棉纺厂大法学员王爱娟的全过程。又亲眼目睹大法学员被野蛮插管子灌食的场面,又看见锁在铁椅子上的大法学员被男犯抬着去厕所等等,造成精神上、身体上极大的伤害。在这样的环境中,冯延芹苦熬了八个月,瘦得家人都不认识她了。

◇二零零四年七月,冯延芹被坊子公安分局抓住,送去八马路看守所,非法拘留三十天。此后,冯延芹被绑架到淄博市王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冯延芹一进去,几帮帮教轮番强行洗脑一个月,不让睡觉,不准上厕所,坐小板凳,把屁股都坐成血紫色了。为首的是青岛的犹大张泽坤和刘勇,把冯延芹关进小号强行洗脑。冯延芹决不配合,给她们讲真相,她们变本加厉地迫害冯延芹。冯延芹的身体一下子就不行了,被送张店医院,经抢救,才得以活命。冯延芹被迫害得心肌梗塞,医生怕冯延芹活不久了,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五日,让家人接回家。

冯延芹因坚守信仰,履行公民合法进京上访权益,而屡遭中共非法劳教、非法关押洗脑班、被迫流离失所等。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在未来法制昌明之时,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都面临未来法庭审判和终身追责;更还有老天爷的惩罚。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