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迫害离世 雷细英与儿孙再次被威胁

Print

【圆明网】湖南省怀化市麻阳苗族自治县法轮功学员雷细英先后遭受八年冤狱迫害,现在被当地官员逼签转化协议书。10月底被逼躲避这些人,当地官员威胁她儿子说没收老家鱼塘财产,以及威胁她孙女不让上学(才小学一年级),要她儿子劝降母亲写转化书。

雷细英的丈夫臧可仁,陕西省户县籍,家住麻阳苗族自治县龙家堡黄婆村,被非法判刑,在网岭监狱遭受折磨,二零二零年被非法关押迫害致癌症,出来后,在陕西含冤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受迫害后,雷细英、臧可仁带着孩子,去北京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真实情况,被劫持回本县,非法关押了三、四个月。

二零零三年,雷细英发了两张真相传单,被非法劳教一年,当地610恶徒将雷细英家里房屋摧毁、家中财物抢劫一空,将雷细英送湖南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期满后不转化,直接被关进麻阳县看守所。

雷细英用各种方式反迫害、讲真相,被610恶人用臭袜子堵住嘴,把她双手双脚绑在铁架子上,腰和臀部悬空,名曰“睡空床”,三天三夜不给吃喝。雷细英被迫害得死去活来,腰脊椎严重损伤。恶徒把雷细英从铁架子上(“睡空床”)放下后,给她戴上三十斤重的铁镣和手铐,强迫行走。雷细英的双脚被磨破,鲜血流在地上。610恶徒长时间把雷细英的饭中掺进谷糠、砂子、鼠屎,造成雷细英肚子膨胀如鼓,月经停止,大小便痛苦,严重便秘。雷细英被长期迫害,痛苦难忍,无法入睡,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610把雷细英折磨得不象人样后,拉去询问:“你难道不想回家吗?只要你说一句法轮功是‘×教’,写一份决裂书,你就可以获得自由,生活困难也可解决,要不然死了也出不去。”雷细英坦然拒绝,说:“我上有七旬老母亲,下有孩子,我和丈夫都被你们迫害关押坐牢,老母亲、孩子的生活谁来照顾,我不心痛吗?你们毁坏了我家房子,抢走了我家财物,摧残了我的肉体,想要达到不让我修炼法轮功、不让我修炼真、善、忍的目的,你们大错特错了,你们别想达到目的,我已经深深懂得法轮功好!真、善、忍好!”

后因检查出有直肠癌,雷细英才被放回家,但610经常上门骚扰。当时两个儿子被迫辍学两年。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八日左右,藏可仁向世人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在家生产劳动的雷细英被迫流离失所。雷细英去要人,被非法判刑四年。丈夫藏可仁被非法劳教,关在新开铺劳教所遭受迫害。

在湖南女子监狱,恶警唆使犯人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稍不满意就打骂。不让睡觉、罚站、罚蹲、戴背铐是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惯用手段。雷细英,因不“转化”,长时间不让上厕所,实在憋不住大便都拉在身上,恶警还反过来污蔑她不讲卫生。

二零一零年底,雷细英被劫持在怀化洗脑基地,详情未知。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六日,雷细英再次被当地警察绑架。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麻阳县国保大队长田志勇等4人驾车将臧可仁的三轮电动车拦截,未出示任何证件,说臧可仁给他人资料为由将车上真相资料抢劫。当日夜晚十时用同样手法闯入住宅抄家抢劫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视频机等私人财物。并将臧可仁绑架到公安局一夜,臧可仁拒不配合非法提审,指出迫害有罪,第二天将臧可仁刑事拘留,检查血压200/120被拒收放回。

臧可仁后被非法判刑,在网岭监狱遭受折磨。他不认同狱警王朴琛的观点,遭其折磨。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气温很低,30岁左右的狱警王朴琛接了三杯冷水,故意要臧可仁坐在自己的床边,拿起一杯冷水朝可以做他爷爷的臧可仁头上淋下去,然后将三分之一杯的冷水朝他脸上泼过去,他睡的被子也全部打湿,当时臧可仁穿的是囚棉衣。当王朴琛拿第二杯往臧可仁头上淋的时候,法轮功学员廖志军实在看不下去,站起来质问王说,你不能这样虐待服刑人员。王朴琛气着说:廖志军,你有本事你就制止我不这么做。当天晚上,罪犯王强受警察之意进组就打了臧可仁几个耳光。后来臧可仁因不配合无理要求,罪犯小组长就不准他上厕所,并逼他强迫他跪在地上用拖鞋抽自己的耳光。

在湖南网岭监狱,几乎每一位被非法关押这里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到肉体及精神上的残酷折磨。岳阳市王岳来二零零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获得身心健康;因告诉人们真相,被非法判刑五年半,于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在网岭监狱被迫害致死,终年56岁。法轮功学员吕松明,曾获湘潭市见义勇为奖,因修炼法轮大法,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再次被非法判,被劫入网岭监狱,二零一八年八月回家时心衰,失去劳动能力,于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晚含冤离世。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