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月获悉1963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

Print

【圆明网】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二一年九至十月份获悉,至少有1963名法轮功学员遭警察绑架骚扰,其中764人遭绑架,1199人被骚扰,111人被关入洗脑班,334人被非法抄家,23人被强制抽血,19人被迫离家出走,1人被注销户口。他们中有国家公务员、教师、医生、高级工程师、研究生等各级社会精英人士。

被绑架骚扰的老年人有196人。其中90岁以上2人,80~90岁53人,70~80岁105人,65~70岁36人。中共政法委、610、公检法司及街道社区人员以“百年大庆”维稳为借口,继续以“清零”、“查户口”、“敲门行动”等各种形式打压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团体。特别是对老年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是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简直是灭绝人性。

图1:2021年1~10月中国法轮功学员遭中共绑架、骚扰、洗脑迫害人次统计

信息采集时间:二零二一年九月一日至二零二一年十月三十一日,其中包括以前月份没有发表的绑架骚扰数据。

一、九至十月份绑架764人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九至十月份获知法轮功学员764人遭绑架,分布于二十八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39个城市。迫害最严重地区:山东省162人,河北省86人,四川省79人,辽宁省75人,湖北省60人。迫害最严重城市:潍坊市72人,成都市32人,大连市23人,武汉市22人,邢台市20人,长春市20人,东营市19人,抚顺市18人。

图2:2021年9~10月中国大陆各地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人次统计

迫害案例:

1、四川彭州市十八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三日下午,彭州市十八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读书,被西金村恶人王兵、王静、李玉恶意举报。彭州市隆丰镇派出所警察出动三辆警车和多个警察,将十八名法轮功学员全部绑架,非法关押在隆丰镇派出所。他们是余思群、徐术英、刘术华、杨运真、王显英、刘运凤(大)、刘运凤(小)、刘定群、游进华、王长美、刘永成(王长美丈夫常人)、廖红菊、王姨、李凤何、杨吉群、周述真、谢会方、江文之。在刑警大队,个个被录像、录口供、盖指印,晚上2点,全部放回家。

2、母亲坚守信仰被抓 父亲瘫痪 女儿海外吁营救

九月二十六日,湖北十堰鲍峡镇中心医院57岁的职工乔良玉,因不肯签放弃信仰法轮功的文书,在腿脚行走不便的情况下被警察等多人强行抓走,下落不明。家中还剩下躺在床上、生活无法自理的67岁的丈夫蒋启祥。现居海外的女儿蒋炼娇呼吁放人。

乔良玉在海外的女儿蒋炼娇最担心的是,母亲被抓走后下落不明,“她腿不能行走,现在又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同时,年近70岁的父亲生活无法自理,“他吃喝拉撒怎么办?”“其他亲属都离我们家很远,没有人能伸手帮忙。”

乔良玉和丈夫蒋启祥

从今年三月份至九月份,乔良玉和蒋启祥就不断地被骚扰,前来骚扰者多则数十人,少则五六人,从以“两会”做借口宣称“关心关心”他们、拿着他们另一女儿蒋立宇(2017年被非法判刑4年)的照片质问是否是他们的女儿,到五月份起要求他们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等。一度,警察每天都上门骚扰。蒋启祥受到严重惊吓,身体出现抖动等状况。

蒋立宇和她的姐姐蒋炼娇(站立的是蒋立宇)

乔良玉和丈夫蒋启祥于一九九七年左右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时,蒋启祥因是当地辅导员,被非法关押到郧县看守所。二零零零年年底,乔良玉、蒋启祥和4个子女(最小8岁)全家去北京天安门讲法轮功真相,乔良玉、蒋启祥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劳改三年,乔良玉因在监狱炼法轮功动作被加刑半年迫害。被押回老家的子女们无依无靠。蒋启祥在湖北武汉琴断口监狱被迫害得只剩下皮包骨,也不会说话。

蒋炼娇说,从那个时候起,迫害就未停歇过,自己上学的每个阶段,小学、中学、高中、大学,包括工作,父母都曾被抓或被劳教或被迫流离失所,甚至仅因为家门上贴“善”字,父亲就被劳教迫害;父亲还因不放弃信仰被剥夺外科医师的职位、不给注册医师证,母亲的临时工职位也一直不给转正。

3、上海高级工程师徐永清被转到浙江省龙泉市看守所

徐永清

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日九点左右,上海市法轮功学员徐永清回老家浙江龙泉办事,在龙泉火车站被查,说是包里有一本大法的书,一个u盘,一台电脑,被龙泉剑池派出所绑架。徐永清被转到浙江龙泉市的龙渊派出所非法关押。 十月二十一日下午,徐永清被送往浙江省龙泉市看守所。

徐永清,本是建筑弱电专家、高级工程师,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健康,按照“真、善、忍”的修炼原则严格要求自己,待人真诚,乐于助人,又精通业务,在公司深受同事与客户的好评与尊重。在二零一七年遭两年冤狱,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从洪泽湖监狱回家后,持续遭到骚扰、监控等迫害,在过去的一年中被迫三次搬家,二零二零年五月起,合法的居住权再次受到上海市奉贤区的多次侵害。

4、北京女教师龚瑞平在顺义看守所遭受迫害

龚瑞平女士

二零二一年十月五日报道,北京市平谷区刘家店镇刘家店村法轮功学员龚瑞平现被关押在北京市顺义区看守所。因为她绝食反迫害,刘姓副所长(警号:049087)和徐某狱警(警号:049337)唆使四名男犯将她拖到男厕所用鞋底打嘴巴、对她进行人格侮辱。因拒绝值班,被戴手铐、脚镣。龚瑞平还遭管号犯人王思扬打(女,38岁,顺义人,倒卖汽车,已于9月初被释放)。

5、上海市张轶博与何冰刚再被绑架关押 律师会见受阻

上海市法轮功学员张轶博与何冰刚,二零二一年十月九日在家被仙霞路派出所、长宁国保非法入室绑架,并非法抄家。警察劫走电脑、电子书等私人物品。张轶博与何冰刚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长宁区看守所。

日前,张轶博与何冰刚的家属分别委托了律师去看守所会见,都被看守所告知,办案单位以案件危害国家安全为借口,要求看守所不许律师会见。

张轶博与何冰刚的家人都已年迈,身体不好,原本希望能通过律师,了解自己的孩子在看守所的情况。可就这合法的会见要求,都被国保非法剥夺,实在让老人们心寒和伤心。在此呼吁更多善良的人们能关注此事。

张轶博,女,四十五岁,硕士毕业,家住黄浦区淮海路,曾患有多种疾病,通过炼功得到了健康的身体。曾任职外企商务经理,聪明能干,工作能力颇得公司老板的赏识夸奖。二零零九年被徐汇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半。

何冰刚,男,四十五岁,复旦大学研究生,曾在一九九一年发明了“盲人用计算机有声辅助系统”,获得“第六届上海市亿利达青少年发明奖”、第六届全国发明奖银奖,当年十五岁。十六岁时他取得计算机应用软件工程师(高级程序员)资格。一九九四年保送复旦大学,一九九八年直升复旦大学研究生,那年他二十二岁。

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何冰刚二零零零年被复旦大学强制休学,被非法关押、劳教;二零零一年被上海徐汇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羁押在臭名昭著的上海提篮桥监狱。何冰刚于二零零七年出狱后,经营自己的公司电脑经营部“郁文科技”。二零一零年四月,被长宁分局国保处科长王珏绑架,在被关押期间,身体被迫害出现脊髓压迫症,而致残。二零一一年四月,上海长宁区法院不顾何冰刚面临瘫痪,对他非法判刑五年。

6、黑龙江宝清县国保人员白文博毒打王金霞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宝清县王金霞女士,二零二一年十月六日去超市买东西,被三个警察拽到北兴派出所,遭国保人员白文博毒打。

王金霞一九七四年八月十五日出生,因修炼法轮大法多次遭中共不法人员的迫害。二零二一年十月六日中午12点多钟,王金霞去美佳超市买点东西,交完钱后拿着买的东西往外走,门口突然三个警察,把王金霞拽到北兴派出所案件室,国保人员白文博到派出所,他用拳脚打在王金霞头上、身上,用脚把她踢倒,大打出手,脚不停的踢。王金霞站起来后,他施暴还不停,王金霞用手搪,恶人用脚踢她的手,踢的红肿、青紫。恶人用脚踢王金霞下身,王金霞大喊现世现报,恶人才停止。

白文博用手拽我后脖子拽到一个屋,要非法搜我身。这时,又进屋二男二女,白文博叫嚣:把她衣服扒下。男女走过来,脱下王金霞外衣和围巾,王金霞正告他们。他们用手掏完她的裤兜才住手。包里有二十三元(1元钱)那几个人抢出去了。他们又叫王金霞去个屋,用手拽着,白文博强行照像,那几个人骂大法师父,王金霞告诉他们:这样对你们自己不好,你们得现世现报。恶人白文博用手一下一下碰王金霞,王金霞告诉他男女有别,别碰我,离我远点。恶人说:你都多大了,就碰你。

家里亲属来了,问王金霞脸怎么黄呢?王金霞说刚才有个人迫害我。一会亲属都出去了,出去找人问问,白文博拿着手铐进屋把王金霞双手背铐,铐很紧,王金霞让打开,白文博用手又往里捏更紧,还要往里捏,那个女的把另个手上的铐子也往里捏,白文博用手指对着王金霞眼睛指,不让她瞅,用拳头顶她头,顶她耳朵,把她头往墙上撞。恶人用手指做手枪的动作指王金霞头,用手推王金霞往外走要往双鸭山送。亲属担保,白文博叫嚣:再看见你,不通知家属就送走。王金霞当天下午4点多回到家中。

二、9~10月份中共骚扰1199人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二一年九至十月份获知,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1199人。被骚扰迫害最严重地区:河北省267人,山东省178人,四川省170人,吉林省75人,湖北省68人,天津市65人,黑龙江56人,辽宁省54人,湖南省50人。被骚扰迫害最严重城市:保定市93人,张家口86人,济南市52人,成都市49人,长春市39人,凉山州35人,潍坊市32人,大庆市25人,聊城市25人,荆州市24人,赤峰市22人,廊坊市21人。

迫害案例:

1、山东省胜利油田的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近日,山东省派出所的“清零行动”工作组,伙同胜利油田张为东、王志强等恶人,纠集胜利油田集输总厂洗脑班、胜利采油厂、孤岛采油厂等处的邪恶之徒,在胜利职业学院(原石油学校)开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企图胁迫学员签所谓的保证书。张为东是目前胜利油田610的主要负责人,这次洗脑迫害的主要策划执行者。

2、江西九江市滨兴街道党委书记柯小明等逼迫、殴打法轮功学员谢金平

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今天上午,滨兴街道放马场社区主任朱某,约法轮功学员谢金平到滨兴街道书记柯小明的办公室。柯小明劝她写“三书”未果,突然进来三个执法人员,其中一人给谢金平扇一耳光,谢金平问柯小明为什么“政府”打人,柯小明说谁打你啦?我没看见,有证据吗?柯小明还威胁说:不“转化”要牵连谢金平的儿子、孙子。下午,谢金平已回家了。

3、上海市杨浦区法轮功学员吴扣娣被贴身监控

上海市杨浦区法轮功学员吴扣娣在十月一日期间,被24小时监控有一个星期。老太太一出门,就有两个便衣围上去,走一步跟一步,贴身包夹。老太太上菜市场买菜,这些人就跟到菜市场。中共花着纳税人的钱,雇佣闲杂人等,监控好人。

4、妻子面临非法庭审 丈夫拒绝洗脑被困家中

江西太原市法轮功学员王志燕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三日遭鼓楼派出所一伙警察绑架、构陷,面临非法开庭;丈夫高秀兵拒绝洗脑,十月十八日被派出所警察伙同社区困家中,人身自由、健康及生命受严重侵犯,面临危机。

王志燕女士曾患乙肝,结婚后也不敢要孩子,修法轮大法后很快身体得到健康,并且生了一个健康的男孩。大法给她一家带来了新生。王志燕为人非常善良,多年来一直照顾有病的八十多岁婆婆,婆婆长住她这里。王志燕还要常回娘家照顾长期卧床的八十多岁老母亲和被迫害致残的弟弟。弟弟王志刚修炼法轮大法,两次被非法劳教共四年,遭非法判刑三年,在监狱被迫害致左眼失明,右眼视力只有零点零几。

三、9~10月份111人被送洗脑班迫害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二一年九至十月份获知,有111名法轮功学员被强制送入洗脑班迫害。洗脑迫害最严重地区是:湖北省32人,浙江省13人,河北省11人,江西省11人,甘肃省9人,山东省8人,四川省8人,山西省7人。洗脑迫害最严重的城市是:武汉市13人,邢台市、萍乡市11人,宁波市8人,金昌市、黄石市、荆州市7人,成都市、丽水市5人。

湖北武汉市硚口工商局公务员、法轮功学员周爱琳,女,今年五十三岁。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九日,非法拘留十五天期满时,再次遭国保警察绑架,被劫持在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

周爱琳遭国保警察绑架

周爱琳原是武汉市硚口工商局财务科审计员,负责审计局属单位的费用支出。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她不计较个人得失,尽职尽责。有一次快过年了,银行为表示局财务科对银行工作的支持,给财务科每人一份礼物和一份红包,周爱琳与另两位法轮功学员(会计、出纳)将礼物与红包如数退还给了银行,银行人员惊叹之余赞许道:当今还有不要红包的好人。

二十二年来,却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周爱琳曾八次被绑架到洗脑班,三次被非法拘留,公务员资格被非法取消,被降职到局下属工商所做公勤员。

四、196名老年法轮功学员遭迫害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二一年九月至十月,警察绑架骚扰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196人。其中,绑架113人,骚扰83人。

1、云南昆明88岁的瞿月仙和李琼芬被绑架、抄家

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八日早上,云南昆明市西山区国保警察与当地派出所警察多人,拿着一张从被绑架同修(姓名不详)家里抄出的,今年5.13大法日,一些同修的合照,闯进李琼芬家进行抄家,抢走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后将其带到派出所审讯,直到下午5点多才放回家。

这伙人又于当天到88岁的瞿月仙老人家抄家,抢走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并将瞿月仙老人带到派出所审讯,直到深夜12点才将其放回家。

据悉,今年十月十一日至十五日,在昆明市举行的“联合国生物多样性会议”前及会议期间,昆明市五华区、盘龙区、西山区、官渡区等国保大队警察、辖区派出所警察和社区不法人员对“黑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上门进行骚扰、监控,甚至绑架抄家。

2、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公安分局桔洲派出所迫害周慰群

周慰群,现年85岁,退休前在湖南大学工作。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四日中午,周慰群的儿子回家吃饭,开门的时候,突然间被躲在家门口5~6个便衣恶警一同挤了进来(恶警的具体情况不详,只知道其中有一个恶警姓王)。说是叫周慰群到长沙市公安局及长沙市第一看守所走一趟,说有学生举报周慰群发真相传单,他们在无任何证件情况下进门就非法抄家,非法抄走大法师父法像、所有的大法书共40多本,还有炼功磁带等私人财产。

随后就将周慰群绑架到长沙市岳麓区公安分局桔子洲派出所及长沙市第一看守所,并逼迫周慰群测了全身的信息:包括身高、体重、指纹、脚趾纹、采血、口水等全测了。原本打算将周慰群非法拘留在第一看守所继续进行迫害,但因看守所看周慰群年龄太大,拒收。

他们不死心,就给周慰群搞了个“监视居住”即不准离开长沙,当晚大约是2~3点钟才让周慰群回家。第二天又叫周慰群去了,这次主要是去拿两个迫害周慰群的证件:拘留证及监视居住证。

五、经济迫害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二一年九月至十月,警察通过非法抄家及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和亲属352953元。

迫害案例:

1、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季云芝被非法抄家近四万元

二零二一年九月九号上午,派出所所长黄健带着警察到季云芝家来,非法抄了季云芝的家,被黄健等抢走的物品除了已报道的外,还有:季云芝的身份证、她老伴的工资折、存款折、银行卡共计6个左右,其中大约有二万八、九千元,余外还抢走了一万多元现金、香港回归纪念币、她儿子在海外给她买的项链等等。

2、山东省安丘市法轮功学员王玉英被勒索一万元

山东省安丘市法轮功学员王海青、王玉英、吴金荣十月上旬被绑架,王玉英、吴金荣已回家。王玉英被勒索一万元。

3、遭六年冤狱 刘翠仙被停发养老金并被勒索近四万元

云南昆明67岁的法轮功学员刘翠仙女士遭六年冤狱迫害,二零二零年八月被停发养老金,在二零二一年九月一日被昆明市西山区社会保险局伙同当地派出所、街道勒索3.9万元。

结语:随着中共政法委和公安部的内部整肃,迫害法轮功的大小官员纷纷落马,有的跳楼自杀,有的卧轨身亡,有的被查处,有的被抓判刑,有的患癌症,有的殃及家人。纵观历史,参与迫害佛法的人,无论当年表现得多么猖獗,无论时日长短,都难逃天谴的下场。希望这些发生在身边的实例,能够引起人们深思和反省,不再重蹈覆辙,善恶一念间,正确对待两重天。

附:统计数据(869KB)
http://package.minghui.org/mh/2021/11/6/2021-pohai-tongji.zip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