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清原县周玉玲被灌食迫害致死

Print

【圆明网】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周玉玲在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日因贴法轮功真相材料,被绑架至大沙沟看守所,九月二十日被野蛮灌“食”迫害致死,遗体被强行火化。警察称周玉玲死於心脏病,并威胁其家属不能深查死亡原因。

周玉玲

周玉玲原是抚顺市清原县英额门乡人,后搬到清原县红透山矿,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日早上她和丈夫还有她的侄女去红透山早市做生意的路上贴了几张大法真相的粘贴,被红透山执勤的不明真相的人诬告。他们几人刚到早市,就被红透山派出所所长梁大明带领的几个警察绑架到派出所。问她丈夫是否炼法轮功,她丈夫说不炼,然后让她丈夫写污蔑大法的话,以证明不是法轮功修炼者。后来把她丈夫放回家。然后对周玉玲进行了非法审讯、抄家,把家里的金戒指和存折抄走了。

周玉玲被梁大明与手下恶警用电棍电、打嘴巴、逼写悔过书和保证书未能得逞;当天下午,周玉玲被送进了清原大沙沟看守所非法关押。她丈夫去找梁大明要东西时,他不但不给,还掐她丈夫的脖子。后来几经周折,才算把存折要回来了。

周玉玲从九月一日开始以绝食的方式抵制非法关押和迫害。四天后,看守所对她进行野蛮灌食和刑讯逼供,每天夜里都能听到周玉玲痛苦的呻吟声。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所长尹长江指使手下人对周玉玲强行灌食,灌食时有多人按住她不让动。当时监室里还有其他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被灌食时听到尹长江和别人说灌的食物有“潜伏期”,被灌的人知道灌的不是好东西,就用手抠吐出来,唯独周玉玲没吐,最后导致周玉玲胃和肚子疼,晚上疼得直叫,监室里的人说没人去过问。

九月二十日一早,周玉玲向监室里的人要开水,室里人看太早,天还没亮,也没敢叫警察。当室里的人发现时周玉玲已倒在厕所里起不来了,鞋上都沾上了大便。室里人叫来警察把她抬到床上时已不省人事了。后来监室人发现被窝里有大便。当拉到县医院时人已经停止呼吸。当时一个小警察让医生给检查,医生说:人都死了还检查什么?

就这样年仅49岁的周玉玲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上午家属接到周玉玲病危通知书,可家属到清原县医院看到的却是周玉玲的遗体,两耳朵呈现青色,两眼圆瞪,没闭上。当她丈夫问死亡原因时,上来一帮警察将他围住立即被警察拽到县医院楼上,不让问。

随即,周玉玲的遗体被强行拉到殡仪馆。当时有的家属还没赶到,还在路上。到殡仪馆后她丈夫和亲属问死亡原因,警察说:突发心梗(周玉玲从来没有心脏病)。警察没有拿出任何医院的诊断证明。家属要求验尸,可警察说得必须是他们请法医,不许家属请。

下午三点多钟,公安局长宋义拿出在医院补开的假死亡证明。是由清原县医院何金凤给开的。家属都知道周玉玲没有心脏病。而且补开的证明只让两人看,婆家娘家各出一人,而且是警察拿着不让靠近看,要离开一段距离看,很难看清楚。

周玉玲的儿子刚要问妈妈为什么这么几天就死了,警察立即威胁、恐吓孩子不要问,否则会影响你的前途。周玉玲的姐夫说人就是死在看守所,警方怕担责任吓得马上给她姐夫的单位打电话施加压力以达到不让追究其责任。亲属问死亡的原因也同样遭到恐吓和威胁。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下午,清原县610及公安部门匆匆要将周玉玲遗体火化,家属不同意,他们就威胁家属说:你们不同意火化,晚上打110 来也得火化。家属被逼签字。

周玉玲是个非常贤惠善良的好人,特别是修炼大法后,按真、善、忍做好人,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对婆婆非常孝敬。邻里关系融洽,是个典型的贤妻良母,就这样一个好人,在清原大沙沟看守所仅仅关押20天就被迫害致死。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