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会宁县政法委人员对王兰英等人骚扰、迫害

Print

【圆明网】近期,甘肃省会宁县政法委持续“清零”,对法轮功学员骚扰,王兰英老人及唐淑芳、周淑萍等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了骚扰。

一、王兰英被省、市、县三级政法委多次骚扰

王兰英,女,年近80岁,会宁县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大法近二十多年。自邪党“清零”迫害以来,老人多次受到来自甘肃省政法委、白银市政法委、会宁县政法委、会宁县会师镇政府的骚扰威胁。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七日上午十点多,五个人来敲王兰英家门,其中两名女公安,一名是会宁县会师镇社区主任席进贤。席进贤说:上面来人要和你们炼法轮功的每个人谈话。王兰英说:会宁县的国保臭名远扬了,会宁县国保大队长张小平一伙十几人在去年十一月初在兰州为抓捕法轮功学员,用电锯把西北师大老年法轮功学员任灿如的家门锯开,抢走老人私有物品,绑架她的保姆,并勒索罚款两万元,邪恶至极,兰州人都说会宁公安是土匪。他们说:(不论)你怎么讲,你今天必须到会师镇去一趟,现在公安都配来了。这样他们把王兰英用车拉到会师镇。

到镇上,他们把王兰英安排到另一办公室里,会师镇副书记魏永刚和镇长姜毅坤轮番诱骗威胁让王兰英签字说不炼了。时任镇长姜毅坤态度很强硬说:“黄河水迎来了,路修宽了,你吃的好,穿的好,你还反共产党。”王兰英说:“我修炼法轮佛法,从不参与政治,你态度不要这样强硬,你当领导教训下级的口气别给我使,我没犯法,我不接受你的强行。”姜毅坤说我就这口气,就出去了。

会师镇副书记魏永刚又欺骗王兰英说:老奶奶签了吧,签了大家都好。王兰英说:对大家都没好处!小魏,老奶奶劝你在法轮功问题上枪口抬高一厘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要认真迫害佛法,否则必遭报应,有人说你对法轮功狠得很。他惊讶的说:没有啊!王兰英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干好你的本职工作谁都说你是好人,老奶奶说的是肺腑之言,是为了救你,你一定要明白。他思考了一会儿就走了。

又来一工作人员看着王兰英,王兰英给他讲了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以及自身在大法中身心受益,又讲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时间充足。外面也有四、五个人也在听王兰英讲真相。这样从早上十点多一直到下午五点多,他们又把王兰英叫到大会议室,室内坐满了人,以后才知道,他们在这逼另一位大法学员签字。

镇长说:你到家里也不能炼,你炼不让你儿子工作,不让你孙子上学,我有权停发你的养老金。王兰英说:你说了不算!我儿子是打工的,今年疫情严重经济下滑,打工都打不上,孙子还小,看你吧!这时省上的和市上政法委的人都走了。镇长说:从明天早上八点开始,我把你关黑屋子学习党的文件。

最后王兰英旁边坐的一人拍了拍她的肩头,王兰英也不知他啥意思。他们把王兰英送回家,再也没有骚扰过。

二、会宁县政法委与会师镇政府骚扰唐淑芳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八日晚上七点,唐淑芳和丈夫在家吃饭,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来了五个人,两女三男,他们说要到他们那里去一趟。唐淑芳赶紧把门关上,他们连砸带踢门,打了两个小时,唐淑芳把门打开,外边又来了十多人,他们是会宁县政法委、会宁县公安局、会宁县会师镇及社区,又来4辆车,他们把唐淑芳和丈夫拉到会师镇办公室,有20多人。会宁县政法委副书记栗永刚、会宁县会师镇书记刘晓峰、会师镇镇长姜毅坤、会师镇人大主席魏永刚,还有10多人不认识,说要对法轮功清零,要唐淑芳写所谓的“四书”,唐淑芳不配合,四次强拉唐淑芳的手签字,他们把唐淑芳关了一晚上,轮班换人看了一夜,唐淑芳给他们讲真相,讲了两个小时。他们不听,还辱骂大法。

会师镇邪党书记刘晓峰把唐淑芳丈夫叫到另一房间,威胁他说:这次不配合,就把你养老金去掉。说唐淑芳丈夫是公安退休的,说你家有大法书,还要把儿女叫来,不让上班,不让孙子上学。

会宁县国保大队长张小平辱骂师父。张小平还打电话叫公安局来拆唐淑芳家门,说如果有东西就把唐淑芳和丈夫送进监狱。唐淑芳丈夫害怕了,深知这群为邀功升官什么手段能使出来,他们强行唐淑芳签字。

三、会宁县政法委骚扰周淑萍及家人,还办洗脑班迫害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中旬,单位来电话让周淑萍找会宁县会师镇副书记魏永刚,不然的话对孩子不好。第二天下午,周淑萍给魏永刚打电话,他们在邮电局的一个茶楼见了面,同来的还有会师镇社区主任席进贤,他们让周淑萍写“四书”,周淑萍要给他们讲真相,魏永刚就大声喊道:我们不怕遭报应,即使从楼上掉下去,车碰死都认头,只要你把“四书”写了。

又过了几天,会宁县政法委副书记陈慈航给周淑萍丈夫打电话要到家里来,说有事电话上说不清,又拿周淑萍丈夫上班威胁、拿孩子上学威胁不利的话逼迫周淑萍写“四书”。又过了几天,他们给周淑萍的大哥、弟弟打电话,让周淑萍到镇上写“四书”,否则连累其兄长孩子的前程。会宁县公安局又给周淑萍弟弟打电话说再不去,就从大学叫周淑萍女儿来对付她。会宁县会师镇社区书记郭振霞给周淑萍女儿打电话,问在哪个学校上学?问周淑萍儿子在哪个学校上学?

周淑萍知道后给郭振霞打电话质问到:为什么骚扰我女儿、儿子?她欺骗周淑萍说为了防疫工作,她自知理亏做贼心虚胡言乱语。又一天晚上,魏永刚又给周淑萍打电话说见个面,周淑萍说不去,他们把她弟弟叫去,让周淑萍弟弟劝她写“四书”。过后又一个晚上,社区主任席进贤把周淑萍叫到会师镇,周淑萍问他们:你们知道吗?在2011年3月1日国务院新闻出版总署发布第50号令,决定废止1999年江泽民禁止出版法轮功出版物的2条禁令。席进贤在网上搜出来了这个规定,他不认为啥,魏永刚开始宣讲,陈慈航也来说看是什么文件,看完就走了。席进贤写好了“四书”让周淑萍签,周淑萍不签。周淑萍就回家了。

当年十二月十三日早上,郭振霞和一个社区的来周淑萍家里,席进贤这时打电话把周淑萍骗到会师镇政府,在那里周淑萍才知道他们要给她办洗脑班。不一会儿来了好多人,有一位自称是姓陆的甘肃省政法委的人、陈慈航、会宁县政法委副书记陈光远、会宁县城关派出所也来一男一女,会宁县枝阳社区书记郭振霞(女)、一名社区网格员、会师镇雷艳红(女),雷艳红是专门录入迫害每个人信息的。陆姓人员坐好之后,他们让周淑萍也坐到他对面,周淑萍没有,陈广远过来扯着她的衣服让她坐,坐下后,陆姓人员问周淑萍叫啥,周淑萍没回答,反问到你姓啥,他说姓陆,(此人全省各地到处窜办洗脑班,自知做贼心虚谎称陆姓,不敢告诉人真实姓名,谤佛谤法,辱骂大法,侮辱修炼人),这时周淑萍知道他们开始办洗脑班了。

过了一会儿,他们叫来了周淑萍大哥、二哥、小弟他们三人,周淑萍当时一看就要离开,周淑萍弟弟和社区一个女的把她拉住不让她走。陆姓人员给大家放诋毁大法的录像,周淑萍说是假的,周淑萍哥哥说老赵手被烧伤了,头发没烧坏,一直到晚上七、八点。走时席进贤说,今天外国给他们打了三个小时电话,让周淑萍明天九点继续来。第二天,郭振霞叫周淑萍去,周淑萍说不去,她说不去就叫派出所来拉,同时叫来了席进贤,席进贤也威胁周淑萍,他们又把周淑萍拉到会师镇。陆姓人说:今天迟到了,有事打个招呼,说好九点到现在啥时间了,说他以前在长春读书,一直诋毁大法师父,他自称转化了八百多人,他说自己怎么不报应反而好好的,骂周淑萍嘴强,让周淑萍去死去杀人。一直到晚上,魏永刚用周淑萍以前起诉江泽民迫害元凶一事来威胁周淑萍,说这次若不写“四书“会如何如何威胁周淑萍,每天办班洗脑费2000元给了陆某。第三天中午,他们把周淑萍拉到会师镇逼写“四书”并录像。

办洗脑班期间,魏永刚让女警察拿个感应器在周淑萍身上扫,问手机在哪儿,后来才知道是海外法轮功学员给他们几个打电话讲真相,认为是周淑萍发的。说他和席进贤的手机号谁都不知道,问会宁还有没有没发现的法轮功学员,谁在家还会用电脑。陆姓人说还挺快的,把他们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到白银市办传授班的都上明慧网了。

二零二一年八月,席进贤和社区一男的又把周淑萍叫到会师镇,说兰州监狱、甘肃省政法委、白银市政法委、会宁县政法委、会宁国保都来了。说是验收,他们还问周淑萍炼不炼。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