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甘肃省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综述

Print

【圆明网】根据明慧网信息统计,在二零二零年期间,甘肃省法轮功学员因为信仰真、善、忍,被中共不法人员迫害,至少2人被迫害离世;至少10人被非法判刑;至少99人次被绑架;至少283人次被骚扰;至少14人次被洗脑班迫害;被抢劫勒索至少19万元;总计至少408人次被迫害。

目录:
一、总述
二、被迫害离世实例
三、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实例
四、被非法判刑迫害实例
五、被绑架迫害实例
六、被骚扰迫害实例
七、在监狱被残酷迫害实例
八、社会精英人士被迫害实例
九、在洗脑班被迫害实例
十、被抢劫勒索钱财实例
十一、被株连迫害实例
附录

一、总述

二零二零年,甘肃省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的统计,

◎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有:郭玉莲、毛伟。

◎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于淑凤(四年)、张雪莲 (三年六个月)、陈永森(九年)、赵予杰(赵玉杰)(九年半)、贾春臻(四年)、宋宗孝(宋有福)(三年半)、谭秀花(不详)、李毛娃(不详)、强维秀(四年)、郭玉莲(一年监外执行)。

◎于二零二零年被非法庭审,二零二一年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吕桂琴(三年)、韩旭(三年)。

◎于二零二零年被非法庭审,截至二零二一年六月暂无后续消息的法轮功学员有:李亚、张改琴、韦凤玲、马军。

下面选取部份被迫害实例,曝光二零二零年中共对甘肃省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二、被迫害离世实例

(1)金昌市工程师毛伟被迫害离世

甘肃金昌市金川镍钴研究设计院给排水工程师毛伟,坚持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多次被中共当局非法关押、强制洗脑,非法抄家,遭六年冤狱迫害,受侮辱和刑讯逼供,于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九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三岁。

在毛伟离世的第三天,当地辖区派出所两个警察(一男一女)还去毛伟家非法搜查,谎称毛伟电脑与别的案件有牵连,强行抢走笔记本电脑两台。

毛伟于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做人,去掉了以前沾染的各种恶习,在工作中不接受厂家的回扣,不接受服务单位的礼品,不再对单位的物品小贪小占,道德高尚。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毛伟被多次迫害。

二零零七年三月四日大雪过后的清晨,在永昌县城许多地方出现了“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天灭中共,退党1900万”等标语,以及劝告永昌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恶警停止作恶的传单,永昌县中共恶徒开始非法抓人。三月十三日,毛伟被金昌市国保支队、永昌县国保大队绑架并非法抄家、毒打,六天六夜不让他睡觉,对他刑讯逼供,他双手被手铐铐得青紫,整个脸变形。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九日,永昌县法院与金昌市中级法院一起非法对毛伟、符玲文、刘桂菊等六名法轮功学员开庭。恶人们拼凑和罗列了一些罪名,法轮功学员都是义正词严的回答:我们没有犯罪,我们做的是最正义的最伟大的事情。毛伟当庭以洪亮、清晰的声音,劝告所有参与庭审人员及时退出邪恶共产党,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无端迫害。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毛伟被金昌市永昌县法院非法判刑六年。

毛伟被非法关押在酒泉监狱期间,金川集团有限公司在本人没有签字的情况下,解除了他的劳动合同。家人也受到牵连,孩子上学被歧视,妻子工作也被调整岗位。

毛伟出狱后,又被当地社区、派出所、司法所人员多次上门骚扰。二零一八年,毛伟精神出现异常,并出现半身不遂的现象。在这种情况下,当地派出所和社区还不断的上门骚扰。在巨大的精神压力和邪恶不断迫害打击下,毛伟于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九日上午九时许含冤离世。

(2)武威市八旬郭玉莲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甘肃省武威市法轮功学员郭玉莲老人,二零二零年一月,被凉州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监外执行),遭司法局、镇司法所多次骚扰、恫吓,于八月二十二日在迫害中含冤离世,终年八十岁。

郭玉莲,女,武威市凉州区双城镇徐信村人,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老人多次被中共邪党迫害,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非法判刑。

郭玉莲二零零零年进京为法轮功鸣冤遭绑架,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在戒毒所非法关押七个月。二零零一年八月,一直被非法关押的郭玉莲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四年八月,武威市安全局、凉州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双城镇派出所恶警闯到郭玉莲家里,欲实施绑架、抄家。郭玉莲当时不在家,恶警抢走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从此,郭玉莲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六年十二月,流离失所的郭玉莲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后被“保外就医”。二零零七年五月,“保外就医”的郭玉莲被秘密绑架,并被劫持到兰州监狱迫害。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日,郭玉莲在电线杆上贴真相,被派出所恶警绑架、抄家。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双城镇派出所警察闯到郭玉莲家骚扰;四月二十四日晚,凉州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双城镇派出所警察闯到郭玉莲家抄家,并将她绑架到派出所,当晚被放回家。四月二十六日,凉州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双城镇派出所恶警再次将郭玉莲绑架,并被劫往看守所。体检不合格,看守所拒收。只好又将郭玉莲送回家。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九日下午,凉州区检察院两男两女找到郭玉莲家,告知郭玉莲:你被凉州区“610”告到凉州区检察院。二零一八年二月八日,郭玉莲被凉州区检察院构陷到凉州区法院。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凉州区法院、检察院、双城镇司法所将郭玉莲从家中劫持到双城法庭、非法庭审。二零二零年一月,八十岁的郭玉莲被凉州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监外执行),罚金二千元。此后,司法局、镇司法所多次骚扰、恫吓郭玉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二日,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的郭玉莲含冤离世。

三、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实例

兰州市安宁区法轮功学员王玉清及妻子赵婷,自二零一九年七月以来,被安宁区刘家堡派出所、安宁区刘家堡街道及社区人员屡次上门骚扰,并威胁要将赵婷送进龚家湾洗脑班迫害,致使王玉清于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八日身体出现病危,送入兰州市第一医院进行抢救,之后昏迷不醒。昏迷中,王玉清还在担心妻子会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他嘴里喊着:赵婷,你千万不能让抓走。

王玉清,今年五十七岁,是兰州市西北师大实验中学(原兰州市第四十五中学)体育教师,家住兰州市安宁区丘家湾三十五号一零一室。赵婷,原兰州市城关区临夏路街道办事处的干部。

二零一九年七月,安宁区刘家堡社区的工作人员到赵婷的家里骚扰,称街道有命令,必须得让赵婷签“四书”(即放弃法轮功的“保证书”等),否则他们每周上门谈三次话,谈话不行就直接送走,送洗脑班。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份,刘家堡街道、社区的人员到赵婷家里骚扰两次。他们说是市政法委下的命令,必须在元旦前把赵婷送到洗脑班。三个人来赵婷家里,说是最好赵婷把四书签了,这是最后一次口头通知,赵婷不签,可能政法委要出面。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赵婷为避免被劫持到洗脑班,被迫离家流离失所。

赵婷的老父亲,因刘家堡街道逼的赵婷流离失所,老父亲悲愤至极,导致尿血。十二月十六日赵婷回到家,十二月十七日把父亲送到医院救治。赵婷父亲手术期间,刘家堡街道的那三个人又来家里骚扰,赵婷再次被迫离家出走,一家三人有家难回。

长期的迫害,加上自七月份以来,街道、社区和派出所屡次要将赵婷绑架到洗脑班,种种的压力和精神摧残,致使王玉清的身体出现严重不适。无奈赵婷家三人又回到家里。回到家,赵婷一边照顾养母和王玉清,一边联系医院给王玉清医治,还要照顾住院的父亲(父亲已经八十三岁)。

赵婷的小姑子找到社区,询问社区的工作人员:“为啥要抓我嫂子,要过年了,我哥身体也不好。”街道说,那就拖到过完年。

因疫情原因,很多医院都不收病人。直到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六日,王玉清才住到兰州三爱堂医院。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二日,三爱堂医院作为对疑似武汉肺炎患者救治的定点医院,强制王玉清出院。回家后,王玉清的病情愈加严重,致使二月十八日急送兰州市第一医院抢救,昏迷不醒。

四、被非法判刑迫害实例

(1)省林业局干部被非法判刑九年

甘肃临夏市法轮功学员陈永森、赵予杰,二零二零年二月份被绑架关押至今,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初被非法判刑,刑期分别为九年、九年半。

赵予杰(赵玉杰),现年四十五岁左右,原青海省林业局干部,现住临夏田花园。赵予杰,东北林业大学毕业后,在青海省林业局林业勘察设计院工作。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他因到省政府及北京为大法说真话而遭迫害,遭一年非法劳教和六年冤狱,被开除公职,在青海省门源监狱遭毒打、体罚、电击、关禁闭等折磨。

陈永森,年龄六十六岁左右,甘光厂退休职工,眼睛因公残疾,看视物模糊,现住陈房花园。

陈永森和赵予杰因向世人传递法轮功真相,被中共不法人员跟踪,二零二零年二月份被临夏州及临夏市国保大队合谋绑架。之后获悉,他们二人分别被判九年、九年半。

(2)七旬老人贾春臻被枉判四年、迫害致失明

甘肃临夏县新集镇七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贾春臻,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底被枉判四年,并勒索罚金三千元。之后,贾春臻向临夏回族自治州中级法院上诉。

贾春臻,男,家住临夏县新集镇梁家山村六社,二零一二年六月九日被临夏县委书记安华山、政法委书记汪建林指挥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十一月十二日被非法庭审,被诬判五年,二零一七年六月十日从甘肃省天水监狱出狱,回家后长期遭辛集镇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一日中午十二点,临夏县新集镇派出所三个警察突然闯入梁家山村贾春臻的家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功书籍两本,U盘两个,音乐播放器一台,各种菜籽十多袋等私人财物,还撕毁对联两幅。

二零二零年四月份,贾春臻被新集派出所及县国保大队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底,被秘密枉判四年。二零二一年过年期间,他的家人得知老人被迫害致已基本失去听觉,眼睛基本上失明。

(3)原甘肃外贸厅翻译韩旭被非法判刑三年

兰州市法轮功学员韩旭被非法关押近两年,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五日被非法庭审,律师有理有据一一驳斥公诉人的起诉理由及各类拼凑的所谓“证据”。之后获悉,韩旭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韩旭,男,一九六六年出生,精通四国语言,原甘肃省地毯进出口公司外销员,计算中心主任。韩旭山东大学本科毕业,曾任甘肃省对外经济贸易厅翻译,长期在德国工作。韩旭一九九八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韩旭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屡遭残酷迫害,被非法判刑十年,被开除公职、妻子在巨大压力下被迫与他离婚。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韩旭因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在兰州大街上被焦家湾派出所副所长蔡树东、苏晓雷绑架。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五日上午,城关区法院对韩旭被构陷一案进行了非法庭审。辩护律师对检察院的起诉书以及证据一一予以驳斥。律师说:“证人说韩旭在十四点的时候给其宣传法轮功,十四点零五分看到韩旭被两个警察带走了,证据中又出现十四点四十分韩旭给另一位证人宣传法轮功。既然人已经被控制,十四点四十分又怎么宣传去了?”公诉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律师提出,警察他维雄以诱导的方式让韩旭说法轮功,并录音,将韩旭举报抓捕的行为属“钓鱼执法”;针对证人所说的“韩旭让他参与法轮功组织”的问题,律师说道:韩旭说了法轮功没有组织,你说让你加入什么组织,怎么可能?针对证人说:“他没说话,我就知道他要宣传法轮功。”律师说:“既然人都没有说话,怎么能说是宣传?”

公诉人提到韩旭有翻墙卡。律师说:拥有翻墙卡并不违法,现在好多人都在翻墙,有些机构也在翻墙,很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推特向外面发一些消息,如果不翻墙根本就上不了推特,还有很多外企也在用。

对律师提出的问题,公诉人张静没有任何具体的答复,到处找材料,只是扣大帽子,一个劲的说就是某教、某教的。

韩旭在为自己辩护时说:我不是坏人,也没有做过伤害他人、危害社会的事;起诉书中以《刑法》三百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对我进行指控是完全不成立的。

非法庭审结束的第二天,韩旭的家人向各级公检法部门邮寄了对公诉人张静的刑事控告状,控告张静涉嫌滥用职权罪、非法拘禁罪、徇私枉法罪,要求司法机关对张静随意构陷无辜的违法犯罪行为追究应有的罪责。

五、被绑架迫害实例

(1)金昌市近十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三日,金昌市近十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目前,法轮功学员曹芳、王淑申被非法刑事拘留,何天勤、何世昌、何(佳)慧、王淑坤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一日,八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汪迂康在小区花园乘凉,一个国保的便衣警察让老人开开门,他们要看看。老人开门后,闯进五个警察,包括广州路派出所警察、北京路派出所警察,龙首分局国保警察(龙首分局解散后,现已归到金昌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开始抄家,抄走了打印机,然后把七十七岁的老伴韦凤玲绑架到派出所,非法提审,直到夜里两点才放回来。有人七月二十一日晚上去汪迂康家,没有人,从窗户里看到,家被翻的乱七八糟。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六点左右,法轮功学员何天勤、曹芳夫妇家的楼下有便衣在蹲坑,上午八点,何天勤、曹芳在家中遭新华路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十点左右,警察还胁迫何天勤假装给其子何世昌打电话,让儿子来接孙子回家。警察因此也绑架了何世昌。

晚上十点多,警察在何世昌的出租屋里,当着他妻子徐静的面,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然后把徐静也绑架到新华路派出所,做笔录。因为家里有两个小孩子,晚上,徐静才被放了回来。

何天勤的女儿何(佳)慧,七月二十三号中午被新华路派出所电话通知,让到派出所有事(因她不知情况),所以一到派出所,何(佳)慧也被绑架,家被抄,警察抄走了两台旧电脑。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晚,法轮功学员王淑申、王淑坤兄弟俩,同时被广州路派出所抄了家。

曹芳、王淑申被非法刑事拘留,原因是他们曾被非法判过刑。何天勤、何世昌、何(佳)慧、王淑坤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据说,另有十四区的何姓六十多岁男性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十区姓刘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会宁县国保在袁江母亲家抓捕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甘肃会宁县国保大队伙同兰州市公安局,对两位会宁籍陈姓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抓捕行动,具体见明慧网报导(《遭迫害 甘肃会宁县陈洁又被绑架关押》)。

这次非法抓捕是在兰州西北师范大学附小退休教师、法轮功学员任灿茹家进行的,当时陈姓法轮功学员正在任灿茹家做保姆。

年近八十的法轮功学员任灿茹,是西北师范大学附小退休高级教师,老伴和儿子均修炼法轮功,儿子袁江原为兰州义务辅导站站长,二零零一年曾被非法抓捕迫害,后逃脱流离失所中离开人世(详见明慧网《袁江的母亲讲述儿子的遭遇》)。

任灿茹老伴袁柱国,曾为西北师范大学物理系教授、系主任,因儿子的惨死终日抑郁寡欢,也在几年后含恨去世。如今任灿茹老人孤身一人,这些年受到公安多次骚扰和恐吓,一侧手脚已不能活动,起居几乎不能自理,半瘫痪在床,由会宁籍保姆长期照料。

未曾想,十二月二十二日几十号公安以抓捕法轮功学员为由,像强盗土匪一样,竟然使用电锯锯开了家门,破门而入,抓捕照顾老人的保姆,声势之大,影响之恶劣,在公安抓捕法轮功的非法行动中都实属罕见。

当时场面混乱,公安人数众多,堵住楼下所有路口,楼下楼上动静非常大,有人听见吓得两老人连哭带喊,引来周边楼内楼外大量围观的人,很多围观者开始以为出现疫情要强制隔离,后来才知道是“抓法轮功”。

这次所谓的“抓捕行动”给任灿茹老人及其家人的精神和身体造成巨大的伤害(详细情况还不清楚)。这是自一九九九年江氏邪恶集团迫害修佛向善的法轮功学员以来,当局继续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家庭的又一罪证。

(3)兰州市三名七旬老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九日上午,甘肃兰州七里河区法轮功学员梁爱玲、祁玉莲、薛蕙兰被警察闯入家中被绑架。

梁爱玲,女,七十岁,兰州通用机械厂退休职工,在年轻时因为工作事故失去了右手,是一位残疾老人。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九日上午,兰州市七里河区彭家坪派出所的警察闯到梁爱玲的家中抄家,并将梁爱玲绑架,非法关押到兰州市第一看守所。

祁玉莲,女,七十四岁,兰州通用机械厂退休职工。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九日上午,兰州市七里河区彭家坪派出所的警察闯到祁玉莲的家中实施抄家,之后将祁玉莲带到彭家坪派出所采血、按手印,当晚九点多才让祁玉莲回家。过了两天后,又来人把祁玉莲带走了,关到了兰州第一看守所。

薛蕙兰,女,七十七岁,兰州通用机械厂退休职工。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九日早上九点,薛蕙兰在家中被抄家,被绑架到了七里河区彭家坪派出所,之后当晚被放回。

六、被骚扰迫害实例

(1)航天退休职工李贵鸾被持续骚扰与迫害

兰州八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李贵鸾,是兰州航空航天飞行控制研究院(兰飞厂)的退休职工。二零二零年八月份以来,李贵鸾一直被中共不法人员骚扰。安宁区银滩路街道书记王霞、街道综治办主任薛妍、街道人员韩卫东、银滩路派出所副所长焦某和片警郭仁安等人,要么自己上门,要么安排社区人员上门骚扰李贵鸾老人。这些人在上班的时间准时到李贵鸾的家门口守候,一段时间还搬着小凳子坐在家门口,到下班的时间他们才走。只要是来找李贵鸾的人,他们都会盘问,并对其照相。

为逼迫李贵鸾老人签所谓不修炼的“保证”,这些不法人员不仅跑到上海,给老人上海的儿孙挨个打电话、发短信恐吓、威胁,还撬老人在兰州安宁居住的房屋门锁,直接进屋抄家。一次,把李贵鸾老人劫持到社区,单独非法关在一个大厅里,把诽谤大法的录像声音调到最大,强制老人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从早上七点半折磨到下午三点,几个人轮番折磨老人,对老人又掐又捏;还使劲掰老人的眼睛强迫李贵鸾老人看录像;在老人头上用拳头猛捶,把老人直接捶倒坐在地上。见到李贵鸾老人脸色不对,叫来护士量血压,发现老人血压很高,心脏也有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对八十岁的老人没有任何的救助措施,又用三辆车将老人挟持到报恩寺让和尚给老人上课。

为了避开安宁区银滩路街道、社区、派出所的持续迫害,老人去了儿子周巍的家中。周巍也是法轮功学员,刚刚结束四年的冤狱迫害,九月十八日才回到家中。

之后,派出所人员听说老人已经离开兰州去了上海,就又开始查询老人去上海的航班,还告诉周巍,可以让老人住在儿子这里,他们准备安排人在儿子这里给老人做“转化”,把周巍的家准备办成家庭洗脑班。安宁区银滩路街道以及派出所人员又跑到上海,骚扰老人在上海的女儿、女婿、外孙、孙女。

(2)陇南市徽县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二零二零年八月以来,中共邪党人员以“清零”为借口骚扰法轮功学员,企图逼迫他们诽谤并放弃修炼法轮功,这次骚扰行动也波及到甘肃省陇南市徽县。据了解,约有十几位名法轮功学员遭到不同程度的骚扰和非法行政拘留。

二零二零年八月七日早上,甘肃省政法委的工作人员在陇南市政法委人员、徽县政法委书记陈盖及其他人员的配合下,约数十人闯入永宁镇岳王村法轮功学员岳新明、杨仙平夫妇家,威逼、恐吓,态度极其恶劣,并且非法抄家。随后,又把他们夫妻分别叫至永宁派出所做笔录。

二零二零年九月初,徽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又不断打电话、上门骚扰,让他们在非法拘留证上签字。九月八日,岳新明被关进徽县看守所,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

二零二零年八月七日下午,同样是十几人,又把在县城工作的法轮功学员马会群叫至某宾馆,软硬兼施,以工作和子女的前途相威胁,逼迫马会群放弃修炼,被马会群拒绝。九月二十八日,省、市、县三地政法人员又一次把马会群叫至某宾馆交谈。随后,给马会群的单位下发通知,逼其写“三书”(即所谓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否则,要求单位解除与马会群的劳动合同。

在徽县永宁镇政法干事曹征蓬(音)、派出所马所长等人的带领下,这些人又去永宁镇吕河村、岳王村去骚扰法轮功学员岳新民、岳小林等人。永宁镇政法人员还计划在岳王村建洗脑班,把没有“转化”的法轮功修炼者集中在此,进行“转化”迫害。目前已知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岳惠兰、王忠和、王凤英等。

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努力做好人,对家庭、社会、对国家都有百利而无一害,而上门骚扰的政府工作人员动辄一、二十人,肩扛摄像机,气势汹汹,对待一个个手无寸铁的好人,可见中共邪党内心对真、善、忍的恐惧。

七、在监狱被残酷迫害实例

被冤判十年 段小燕在甘肃女监遭迫害

二零一五年七月四日,法轮功学员段小燕,在庆阳市庆城县驿马镇工作的一个蛋糕店内,被国保警察绑架,后被庆阳市庆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关押,遭非人迫害。二零二零年,明慧网报导了段小燕在甘肃女监遭迫害的部份经历。

段小燕女士,今年五十岁,甘肃庆阳市镇原县人,从小体弱多病,外出坐车都很困难,常年精神抑郁痛苦。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得到了健康,无病一身轻,脱胎换骨一样;精神上开始乐观向上,学会了做事为别人考虑,看淡名利,一心向善。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后,段小燕坚持信仰,屡遭中共迫害,曾被三次非法拘留,一次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判刑七年,至二零零九年,共计被非法关押失去人身自由近十多年。期间,她遭受过野蛮灌食、戴手铐脚镣、上死人床、电棍电击、拖拽等多种酷刑折磨,身心备受摧残煎熬。因为一直坚定信仰,拒绝“转化”,二零零九年,段小燕从青海监狱七年冤狱期满,九死一生的活着出来。

然而,六年后,二零一五年七月四日,法轮功学员段小燕再次被绑架,遭被庆阳市庆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关押迫害。

在二零一八年一年时间里,段小燕受尽了监狱不法人员的折磨,包夹焦丽娟对段小燕的侮辱与殴打没有断过,致使段小燕的身体与精神状况很差。包夹经常在厕所殴打段小燕。段小燕曾被打的腰直不起,脸打成青紫色。有时,连续几天不让睡觉,经常让她保持一个姿势蹲着,导致段小燕的腿脚全部都是发青发紫。包夹不让段小燕上厕所,甚至逼她把小便喝掉。

监狱阻止段小燕提出申诉,阻止段小燕和家人见面。监狱对段小燕进行施压和欺骗,威胁她如果进行申诉,就不许她会见律师。家人多次从外地赶去监狱要求会见和送衣物,均被狱方拒绝。

由于中共甘肃监狱不允许段小燕正常会见家属,再加上恐吓、威胁,段小燕被迫害的更多事实仍然被掩盖着。

八、社会精英人士被迫害实例

(1)省市级教学能手李元庆被骚扰、威胁

二零二零年九月八日,甘肃天水市秦州区法轮功学员李元庆遭中共不法人员骚扰要挟,参与骚扰要挟的单位有秦州区政法委、秦州区610、秦州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秦州区教育局、秦州区汪川镇政府。

李元庆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物理系,是一名优秀的物理教师,多次被评为省市级教学能手,是汪川镇高级中学教学骨干。李元庆在教学工作中以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对学生呕心沥血、一视同仁,对同事和蔼可亲,不贪、不占、不收礼,在今天诚信危机、道德几乎沦丧的中国社会,李元庆因修炼法轮功而特有的诚信、善良、坚韧,得到了同事、学生、学生家长及历届校长的肯定和赞扬。汪山东校长曾直言不讳的说,李元庆把法轮功运用到教学上取得了意想不到的好效果、好成绩。然而就是这样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遭到中共不法人员无端的骚扰、歧视、要挟。

二零二零年九月八日是星期二,一大早,上述多单位十余人驾车闯入秦州区汪川中学,骚扰正在给学生上课的法轮功学员李元庆,610唐主任为首跟李元庆轮番谈话整整一上午,强迫要求李元庆写“三书”放弃修炼法轮功,放弃信仰“真、善、忍”,下午,又以工作相要挟,扬言不写“三书”立即开除公职。

中共不法人员公然践踏宪法,侵犯公民信仰自由权利。参与骚扰要挟的人员有秦州区政法委李书记、秦州区610原唐主任和新上任的郑主任、秦州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赵大队长、秦州区教育局负责人、秦州区汪川镇吕书记等十余人。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一日星期一,汪川中学校长常柏碧在秦州区中共政法委新上任书记何袆袆的授意下,停了李元庆的课,安排物理教学佼佼者李元庆到后勤打杂。

(2)西北师大退休女教师被非法抄家、监控

兰州市西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七十岁退休老年教师王春华,二零零零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五日被培黎派出所一伙人非法抄家、抢劫,随后派人在她家楼下不分白天晚上监控。

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五日,安宁区公安分局培黎派出所的七、八个警察与约四、五个身着便服的青年,以查户口叫喊敲门,进门后,在不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进行抄家。王春华老人问他们有搜查证吗?他们说没有。随后他们把王春华手拉住强行按手印,十个手指按完后又强行按两个手掌,然后强行抽血。抄家抢劫后没有任何搜查清单收据和搜查物品清单签字。

临走时,他们叫王春华老人在笔录签名,要带她去派出所,老人说:我没有犯任何法,不去,签字也拒签。

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九日上午、三月二日下午、三月三日下午、三月六日~三月二十日,中共不法人员多次上门骚扰,让王春华老人签字,在这期间并派人在她家楼下不分白天晚上监控。

(3)国企工程师马咏雁被绑架、骚扰

今年五十三岁的法轮功女学员马咏雁,是甘肃金昌市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供水车间工程师。因为信仰法轮大法,遭到多次金昌市龙首分局幸福路派出所警察杨彦军和单位综治办人员骚扰、绑架。

二零二零年七月,金昌市龙首分局幸福路派出所教导员杨彦军与动力厂综治办宋翔、徐存祥及供水车间邪党人员,多次用开除工作相威胁,逼迫马咏雁签“三书”,即放弃信仰。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号下午四点左右,金昌市金川分局桂林路派出所副所长杨智、警察张博强、张微文等强行闯入马咏雁家中,非法抄家近两个小时,马咏雁又被绑架到桂林路派出所,询问五十多个小时,最后她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期间,桂林路派出所所长陈国民还逼供。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四号,幸福路派出所教导员杨彦军与徐存祥,逼迫马咏雁签“三书”,杨彦军还威胁她不许曝光。动力厂人员不让马咏雁正常工作,逼迫她打扫卫生,不让休息,对她高压监控。

马咏雁,女,一九六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出生,今年五十三岁,是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工程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经三次被非法抄家、三次被非法拘留,十六年的迫害给她造成直接经济损失十八万元。马咏雁女士已向中国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她在控告书中详述自己遭受迫害的具体事实(详情,请见明慧网《累遭迫害经济损失18万 工程师马咏雁控告江泽民》)。

九、在洗脑班被迫害实例

(1)曝光甘肃兰州市城关区洗脑班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由兰州市城关区政法委牵头,区教育局、公安局城关分局、区司法局、区消防大队联合建成了“城关区法制文明实践中心”(即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洗脑班”)。二零二零年底和二零二一年初,已知有城关区法轮功学员于清贤、王丽被社区、派出所人员哄骗,强行拉到此地,灌输诽谤大法的邪恶毒素,并被强制写所谓的“四书”。城关区“法制文明实践中心”是在原城关职校教学楼的基础上总投资四千万元改造而成,这是中共用老百姓的纳税钱来迫害老百姓的又一罪证。

(2)天水市政法委密谋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零年三月中旬,惊魂未定的中国人还未从疫情中镇定下来,甘肃省天水市政法委就迫不及待的指使各县区政法委筹备对各辖区大法弟子进行又一轮洗脑迫害,他们以回访看望为借口,逼迫大法弟子写所谓“三书”(即所谓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如果拒绝写“三书”,就要送天水洗脑班继续迫害。据悉,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天水市政法委就协同各县政法委、国保大队、乡镇、社区及单位以登门看望为名,逼法轮功学员写“三书”。

十、被抢劫勒索钱财实例

(1)兰州崔承香被抢走十五万元

甘肃省兰州市女法轮功学员崔承香,是安宁区绿化所职工。崔承香因坚持信仰法轮功,拒绝配合邪党社区、街道、派出所签所谓的“四书”,于二零二零年九月三日上午,在家中被派出所、国保大队、街道、社区共四十多人联合绑架并非法抄家。崔承香的两处住宅都被非法抄家,据悉,两处住宅抄出现金加起来有十五万元。崔承香在安宁区高新开发区派出所铁栏内被非法关押两天,没让休息睡觉,后来被送到兰州第一看守所,之后以“监视居住”为由,送回家中。

监视居住期间,崔承香多次到开发区派出所要个人财物,均被辖区警察以各种理由打发回家,后被传唤询问监控照片里的人是不是她本人,当崔承香否认时,被派出所李姓所长把她摔到墙边,崔承香的头被碰晕了。

(2)金昌市陈桂芳被抢走两万元

甘肃金昌市法轮功学员陈桂芳,女,六十岁左右。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一日上午九点左右,被金昌市公安局金川分局北京路派出所警察抄家,甚至连室外小房的门,也把锁撬掉,非法抄走了法轮功书籍,还有两万元现金。

十一、被株连迫害实例

(1)泾川县邪党利用家人要挟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零年六月以来,甘肃泾川县中共邪党人员以“清零”为借口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学员诽谤并放弃修炼法轮功。在这次迫害中邪党纠集省市县政法委、本地国保、派出所、街道办、社区等邪恶人员联合行动。

据了解,约有数十位法轮功学员遭到不同程度的打电话骚扰、上门骚扰、绑架到街道办或派出所、非法行政拘留,更为甚者邪党当地法院还将两位老年同修非法判刑,威逼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在“三书”上签字,并要挟、恐吓、威胁家人。

一位史姓学员,因拒不配合邪恶的签字要求,邪恶就与其丈夫单位的领导相互勾结,停发她丈夫的工资和她本人的养老金,以开除她丈夫的工职要挟做她的转化工作,并非法采集她外地打工女儿的信息,甚至连她外孙上小学的地方都要问清。

另一位李姓学员二零零八年被迫害冤判开除公职,丈夫是下岗(失业)职工,家里经济十分困难,恶人每次上门骚扰后都遭丈夫的打骂。这次邪恶不但多次打电话、上门骚扰,还胁迫其女儿单位的领导,不让她女儿上班,并把女儿上大学的儿子找回来,以停发其女儿工资和终止其外孙上大学相要挟,威逼其转化。

还有一位王姓学员也是二零零八年受迫害而被冤判开除公职的学员,从迫害至今十多年,邪恶每年都多次上门或到丈夫单位骚扰,丈夫觉的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抬不起头,并怕影响他儿子的工作,所以每次邪恶骚扰后,丈夫闹着要离婚,致使她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加之经济困难,该学员多数时间流离失所。

今年从五月份开始,恶人就多次打电话、上门骚扰其丈夫,进门就拍照,并恐吓、威胁其丈夫要配合他们找到学员,使她八十多岁的婆婆受到惊吓,犯了心脏病住进医院。她丈夫精神抑郁严重,多次想轻生。致使丈夫家族更加迁怒于她。还多次打电话骚扰她在外地开会、学习的儿子,许立鹏把她儿子逼着叫回到综治办进行威胁、逼迫她儿子找回学员。

(2)于清贤家人被株连骚扰迫害

从二零一九年下半年来,兰州市城关区大法学员于清贤不停的被骚扰。二零二零年九月份以来,兰州市城关区政法委刘主任、渭源路街道、渭源路派出所、兰大社区的马、孙等人,频繁的到于清贤家中骚扰,要求于清贤写东西、签字、诽谤大法,恐吓说要是不转化就将于清贤送到某处,其中区政法委的两个四十多岁的女人,非常嚣张,对于清贤叫喊:我好好的,你们还咒我。

频繁的骚扰,严重影响了于清贤家人的正常生活,于清贤老伴的心脏病犯了,她们还吓唬说要让于清贤的儿子单位停了其儿子的工作,来帮助转化于清贤。于清贤的老伴出于害怕,不吃于清贤做的饭,还要赶她出来。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