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Print

【圆明网】一九九七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师父明示我们:“实修者不执于求而自得,一切功,一切法尽在书中,通读大法自会得之。学者自变,反复通读已在道中。师必有法身悄然而护,持之以恒,他日必成正果。”[1]我想既然得了法,就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要持之以恒,坚持修炼到底,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一、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

二零零五年七月,我开始了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通过学法,我更加明白了讲真相、劝三退是大法弟子必须做的事情。要想做好救人的事情,最根本的是首先要学好大法,在法中悟,在法中升华。是大法在救人,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师父在做。如果法学不好,没有大法的威力,救人时就很难。

我每天学两讲到三讲《转法轮》,同时发正念六次到七次,清理自身空间场中的一切干扰。我请师父加持我。从二零零五年到现在,每天坚持晨炼;上午和晚上学法;除四个整点发正念外,早晚各加两到三次。下午集中精力出门讲真相、劝三退。

我每天主要讲的真相内容分三个部份:1、首先告诉世人,法轮功是宇宙大法,是救人的大法,是修真、善、忍,教人做好人的法。2、揭露邪党是无神论,做尽坏事,迫害法轮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罪恶滔天,老天要灭它。3、我们要抹去加入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时被打上的兽记,不当它的陪葬品,三退保平安。

以上的基本真相我天天讲。有时间就多讲点,众生就能更明白一些。十五年来,我没有休息日,连大年三十都出去救人。我想,能多救一个人,就少淘汰一个人。十五年来,讲真相劝三退的人数估计有两万五千多人,因为我怕自己有执著心,所以近几年我就不计数了。

二、在师父的保护下有惊无险

在师父的保护下,十五年来,我比较平稳的走到现在,但是也多次被干扰。下面仅举两个例子:

讲真相救人,其实也是去私心、去怕心的过程;达到无私无我、为他的境界的过程。有一次,我在一个景点正和一个女士讲真相,前方来了一个男子,他拿着手机给我俩照相。当时我觉的不对劲儿,起身就走了。

当天晚上八点多,有人来敲门,当时我也没多想,就去开了门。是一个男子,他问我叫什么名?电话号码是多少?我都告诉了他。他是背着脸问的,怕我发现他是谁。这个人走后,我一想,好奇怪,为什么他背着脸问我?这时我才想起来白天所发生的事,他可能是便衣警察。我立即发正念一个小时,解体对我的迫害和干扰。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我发现楼下停了一辆警车,一个男子看着我家的门栋,这个男子正是昨天在景点照相的那个人。我心想,一切由师父说了算,邪恶说了不算。

上午我照常学法和发正念,下午出去讲真相救人。如果我不出去救人,岂不是上了邪恶的圈套?所以,我决定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第八天,师父把邪恶清除了。

第二件事是二零二零年五月份,在市内的一个公交车站点,我给一个男子讲真相,刚说了两句话,他就不听了。他说:“你是法轮功,现在疫情这么严重,你们还说这个。”我说:“我们是为救人,是好心。”他不但不听,还给派出所打举报电话,边打电话边说:“你别走。”我走,他跟着我。我想我不能让他跟上我,明天下午我还得出来救人呢。

我在心里求师父:“请师父救我!请师父救我!”我心里一直坚信师父说了算,邪恶说了不算。我想必须得甩掉这个人。这时,我已走到一个卖鞋店的后门,我从后门進了商店,他也跟進了商店。我从前门一出去,正看见一辆公交车停在鞋店门前的路边上。我赶紧向公交车司机招手,司机打开了车门,我上了车,司机就开车走了,把要举报我的那个男子甩掉了。

十几年来所发生的几次干扰,都是在慈悲伟大师尊的保护下有惊无险。没有师尊的保护和加持,我什么都做不成。

三、处理好家庭与做好三件事的关系

二零一一年七月和二零一九年七月,老伴儿先后两次因重病住院。第一次是脑出血,第二次是肠癌。当时我想,这怎么办呢?老伴儿看我为难,就说:“你不用愁,我在医院找护理工吧,什么都不影响你。”这样,老伴儿两次住院,共七十五天,支付护理费一万三千多元。

由于老伴的支持,没有影响我做三件事,我每天还能照常出去讲真相救人。虽然花掉了一万三千多元的护理费,但是明白真相能有未来的那些生命是无价的,这钱花的值。七十五天里,我至少能救二百多人。因此,老伴儿也得了福报,两次重病住院,做了两次大手术,但是现在身体非常健康。是师父两次救了我老伴儿的命。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期间,我一天不落的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二零二零年五月初,本市疫情严重,开始封城封小区,设关卡,全市都封上了。大街上没有几个人,学法小组的同修都来不了了。每家每户只发一个卡,限每天一人一次出门。老伴儿为了支持我救人,就把出门卡给我用,他在家里呆了二十多天。就这样,我可以天天出去讲真相、劝三退。

四、向内找,提高心性

有一天,我突然身体发热,象发烧。怎么回事呢?我向内找,可能是我心性有问题。这一找,找到了自己有怨恨心。有时我和老伴儿发生口角,我总是强调自己对,别人不对。我还爱唠叨。这不是太自私、太自我了吗?再深挖,其实就是在家里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想咋说,就咋说,根本不为别人着想,也不考虑别人啥感受。

师父说:“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2]我虽然不骂人也不打人,但是爱唠叨,人家当然不爱听,这不是个小问题。我应该彻底改变自己,修去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常人之心,从人的观念中跳出来,按照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合格的修炼人,

我向师父认了错。通过向内找,我提高了认识,提高了心性,也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师〉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