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获新生 胜利油田母女被构陷

Print

【圆明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正在家中和回娘家的二女儿以及两个外孙团聚的法轮功学员白兴文,被孤岛海滨分局国保大队长任安远等警察和社区人员骗开门绑架。被“取保候审”后,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六日白兴文再次被劫持,赶去要人的大女儿季英梅也被非法扣押。

目前,她们的家人正在依法要求公检单位撤销案,还她们母女自由和清白,并控告绑架迫害她们的公安人员。

法轮大法给白兴文和女儿第二次生命

白兴文,年近七十岁,家住山东省东营市胜利油田孤岛地区。修炼法轮功以前,她体弱多病,打记事起,就得了严重的胃病。到了十八岁时,白兴文的体重才六、七十斤,又添了胀肚子、贫血的毛病。生完三个女儿之后,白兴文身体更是越来越差,经常卧床不起。吃了许多药和偏方也没有效果,身体每况愈下。

一九九五年,法轮大法弘传到孤岛小镇,人传人、心传心,炼过的人都说:“法轮功太好了!祛病健身效果神奇。”白兴文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进了法轮功修炼。没有想到,看了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像,仅仅六、七天后,她上楼时惊奇的发现:怎么自己上楼一点不难受了?她象个孩子一样兴奋,又重新上楼试了一下,发现是真的:身体不难受了!

就这样,炼功不到半年,身上所有疾病不治而愈,白兴文知道什么叫无病一身轻。从此以后,她坚定了自己这一生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在生活中,白兴文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与人为善、邻里和睦,家中三个女儿、女婿也很孝顺。日常的家庭氛围就是儿孙绕膝、其乐融融。人们平时见到白兴文这个和善的老人,总是一张笑眯眯的脸。

二十多年来,白兴文从没生过病,没住过院,也没吃过一粒药,给社会节省了医药费。如今,白兴文年近七旬,眼也不花,为孩子们忙碌着,也不觉得累。

白兴文的大女儿季英梅早年也修炼过法轮功,曾因外界压力放弃。二零一九年,因患严重宫颈癌晚期,再次修炼了法轮功,才从根本上遏制了病情。

因真相横幅 白兴文和女儿们被绑架

二零二一年五月八日,孤岛小镇出现“庆祝5·13世界法轮大法日”的横幅。

两个月之后,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七点多,孤岛海滨分局国保大队长任安远,带七八个警察和社区人员,以诱骗、威胁、撬门等方式,强行进入法轮功学员白兴文在东营市河口区孤岛镇的住处,违法搜查。

白兴文的十二岁的外孙拿出手机录像,想保留监督证据,被任安远大声训斥、威胁并强迫删掉录像。从白兴文家中非法搜走法轮功书籍、《明慧周刊》、光盘、炼功用的MP3和光盘播放器,以及期刊、护身符等。

随后,白兴文被带走,关进山东省滨海公安局孤岛海滨分局以及朝阳派出所,被以连续讯问的方式,逼问五月初有人在孤岛镇挂几条法轮功纸质条幅的事。白兴文被非法刑事拘留七天后,因身体健康等原因,在当地律师介入下,被所谓“取保候审”。

七月十五日晨,警察宋铭轩等非法搜查白兴文的大女儿季英梅的家,非法扣押了她学习用的法轮功书籍和《明慧周刊》几十本以及价值近万元的平板电脑一台,她被带去海滨分局办案区做笔录二十四小时以上。

七月十五日晨,以上部份警察同时对白兴文二女儿季英萍的私家车非法搜查,扣押了一台打印机、一个亚马逊电子阅读器、一捆新的十元人民币共一万元(后返还)等。

海滨分局警察将白兴文母女三人先后带进海滨分局、朝阳派出所讯问或询问,都被强制采集血样、毛发、指纹、面部息、声纹、验尿(该项法律规定只针对涉恐、涉毒的违法犯罪嫌疑人)。

此后,母女三人和亲属均未收到刑事拘留决定书和通知书、“取保候审”决定书和通知书(白兴文)、扣押物品清单、传唤证(仅白兴文和季英梅于九月十六日再次被传唤时,索要了一份)。

国保、派出所警察构陷 女儿维权

二零二一年九月三日,朝阳派出所警察马玉强、宋铭轩再次登门入室,要求白兴文在两张纸上签字,并说是上次漏签的,让她补上。白兴文指责他们:“上次就被你们警察骗了,签了字,还把我关了好几天,还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连我都忘了的二十多年前的东西,都翻出来,全给我抢走了,我不会再签了。”宋铭轩威胁她说:“不签的话,改天还把你带到派出所关几个小时。”

咨询律师后,九月初,白兴文的女儿向海滨分局国保大队长任安远依法索要传唤证、刑拘决定书和通知书、物品扣押清单、取保候审决定书和通知书,均被任安远无理拒绝,这是肆无忌惮地违法。

二零二一年九月八日,白兴文小女儿依照法律规定向国保大队任安远、殷军递交《解除取保候审、撤案申请书》的法律文书。任安远看到申请书,责问:“谁叫你们来做就这件事的?这是谁的意思?”女儿说:“难道我们应该什么都不做,在家等着你们把我妈送进监狱里吗?”三天后,任安远做出答复,不同意解除取保候审、撤案申请,还要继续侦查。

白兴文和大女儿被非法关押

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六日,海滨分局警察刘录英和朝阳派出所警察宋铭轩再次登门传唤,劫持白兴文到朝阳派出所,白兴文的三个女儿赶到派出所询问要人,岂料大女儿季英梅当时就被非法扣押在派出所。

孤岛海滨分局及朝阳派出所警察的多次骚扰绑架,打破了白兴文一家原有的幸福平静,给全家老老少少、亲朋好友的心里蒙上了重重阴影。

事实上,法轮功教人向善,是能够彻底改变人心的高德大法,法轮功教导修炼者以“真、善、忍”为准则,有利于民族、国家和社会,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

家属要求撤案并控告迫害责任人

作为警察的职责是惩治违法犯罪行为、保护良善。孤岛海滨分局及朝阳派出所部份警察在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人的前提下,不仅没有保护良善,反而迫害良善,这是真正的违法犯罪。

依照《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规定:“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人受追诉”,构成徇私枉法罪。最高检侵权渎职罪立案标准也规定:“1、对明知是没有犯罪事实或者其他依法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人,采取伪造、隐匿、毁灭证据或者其它隐瞒事实、违反法律的手段,以追究刑事责任为目的立案、侦查、起诉、审判的”,应当按照徇私枉法罪予以立案。孤岛海滨分局警察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事实根据的情况下对白兴文立案、侦查、逮捕、移诉追究刑事责任,已涉嫌徇私枉法。

目前,白兴文和她的家人依照法律规定向上级公安机关和检察院各个法律部门提交了法律文书:要求上级公安机关、检察院依法监督撤销白兴文及其女儿的刑事案件和治安案件,还她们母女自由和清白;

针对孤岛海滨分局及朝阳派出所警察违法立案、违法检查和搜查、违法采集个人生物信息、讯问或询问、采取强制措施等种种公然执法违法行为,依法控告参与此次事件的任安远、殷军、马玉强、宋铭轩等十多个警察滥用职权、徇私枉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