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不能被人说的强势与面子心

Print

【圆明网】我从小就很听大人的话,我家三姐妹,我是老大,我与两个妹妹相差8—10岁,妈身体不好,家务活几乎是我做,已经成习惯了。我做事很快,能帮家里承担很多家务活,大人自然就喜欢我,大人夸我,几乎很少说我。
到工作岗位,我做事也很踏实,领导同事也还行,找个先生,在我们单位也很有名望,所以领导同事几乎也没说我的。在家里,跟先生也很情投意合,家务活我做了,他也很满意,也没人说我,甚至家里人什么都依着我,这样,就形成了强势,要面子的心。

带到修炼中,在项目中,自己也做的可以,做出的东西,别人也很认可,还夸我东西做的如何好,同修还说我是师父强看着的人。自己就飘飘然了,不知天高地厚了,有时凭兴趣,凭一股劲,走极端,任由假相带动,做出了一些不在法上的事。在自己走的昏头昏脑时,师父以各种形式点化。一个带斗小卡车停在人行道上,自己骑摩托车很快,前轮钻到卡车前轮下;还有,跟同修送资料时,一个小狗追着叫,都不去悟,还以为是别人的原因。

师父说:“这是最正的一条路,未来的修炼人会参照的,所以你们不能出现任何偏激的事,也不能走任何的极端,那也会人为的自己给自己制造障碍、制造麻烦。任何一个极端的想法都不是我叫你们做的,那都可能是一种执著,就会造成麻烦,这些事情我们已经经历很多了。”[1]

自己经历沉痛的教训,走了极端。去年,一天中午,被假相带动,跟同修争吵后,出去发资料,想几乎几个部门的位置都发真相资料,还有最后一个执法部门了,就出去了,结果被一个转弯的角处的石头把自己的脚背挖了一块肉,当时也没想起师父,叫了一声“哎哟”。回来后几天,别人一说你(遇到的)这是迫害,应该否定,应该自己走路。

脚伤的第二天,就骑摩托车到同修家。过了大约10天,雨下的很大,几乎要涨水了,自己一人在家,又被假相带动,转移真相资料,加大脚的受伤。

又过了几天,同修说要去整体协调交流,我想要帮助同修化开心结,骑摩托车,又摔了一跤,这一摔,就是一年多。现在有人说我不出去,我也不敢听了,因自己没悟到。

通过这次的教训,深深的知道,修炼的严肃不是想当然的。师父说:“道魔同传,同在一世,真真假假重在悟。何以分辨,必有上士。”[2]

我还是没有认真学好法,想只要是师父的安排、点化,就应该去做,完全是凭着感觉走,这里面牵扯一个人心的执着,哪是师父点化,哪是冒充师父的,不站在法上,自己哪能辨别,邪恶是冲着自己的执著,已经有漏了,被魔钻了空子,自己被钻到了旧势力的圈子里。

师父说:“你的任何一颗心都可能成为一种执著,都可能被邪恶利用。当你的念头一出来的时候,邪恶就可能会给你演化出一种假相来,那时候就会造成一种干扰。”[3]

是自己的哪些心招来的迫害呢?显示心,标新立异,干事心,强势的心,想在项目中比谁都强的攀比心,妒嫉心,面子心,最主要的还是不能被人说的心。因自己几乎是在夸赞声中过来的。

师父说:“个别人已经到了根本就不能碰的成度了,稍微听到一点不中听的马上就受不了,一碰到个人执著就炸了,那个东西已经很顽固、很大了。不能被人说,不能被人批评,哪怕做错了都不能被人说,这怎么能行啊?这哪是修炼人哪?你就是在做大法的事、救人的事也得是修炼人做,不能是常人做。甚至于有些人一做错了,别人哪怕是善意的提出来,他都要开脱。”[4]

自己已经长期养成了习惯,根本就察觉不到了,别人说出来,自己也不会相信了,也不会去接受,甚至还要跳起来,怎么去改?就是一味的向外找,强词夺理,怕别人说了,降低自己的信誉,怕别人觉的自己不行了。

师父说:“实质的东西摘掉,但是养成的习性你们得自己去。久而久之养成的习惯,这种习惯来源于不同的执著。有对爱面子心的执著,叫人说了觉的不好意思,就会在这方面触动不能被说的心。也有的人觉的自己是项目负责人不能叫人说。也有人在哪方面有特长不叫人说。也有人对别人有不好的看法因此不能叫人说,等等方方面面啦。不能被人说来源于不同的执著。”[4]

自己还有掩盖心,怕自己做的事情不符合法,被人知道抓把柄,怕做资料当中,有时不注意浪费了耗材,怕人说,有些隐藏的心,怕被人说。总之一句话,就想听顺耳的话,往往矛盾来了,不认为是去执着心的好机会,而是怕矛盾的出现,也不认为有些矛盾,是旧势力安排,师父将计就计,来提高自己。现在意识到了,就要去改。

清除不能被人说、强势与面子心,真正的严格要求自己,踏踏实实的修,一切要为众生得救考虑,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实践着真、善、忍。

浅显认识,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