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真的很幸运

Print

【圆明网】作为一个早期得法的大法弟子,二十多年来在法轮大法修炼大道上一路走来,虽然魔难重重、磕磕碰碰,汗水伴着泪水,但喜悦胜过悲伤。今生能得到大法是我的幸运。虽被邪党迫害历经许多苦难,但我仍心怀感恩、坚修大法,是因有李洪志师父的慈悲保护和无量加持。现将亲身经历的几则修炼故事和一点感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师父保护 正念闯过病业关

我是一九九七年下半年,在全国一片气功热中选择了修炼法轮功。修炼不到半个月,尾椎炎就好了,而之前炼过其它气功毫无成效。大法的显著功效让我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而欣喜万分。

师父在《转法轮》里深入浅出的阐述了修炼、宇宙、人生的许多道理,让我明白了人生真谛、不再迷惑,让我懂得了做一个好人的意义。

在江氏流氓集团的操控下,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在全国掀起了对法轮功的一片揭批浪潮。在工作单位的层层压力下,我就上交了炼功服,将大法的书籍都悄悄保存起来,身边只留下一本小本的《转法轮》。在家我仍坚持炼功、学法。

二零零一年过年前,我突然患了民间说的“蛇盘疮”。后背有一些红疙瘩奇痒无比,半边身子疼痛厉害,连举筷子吃饭都吃力。人们都说,“蛇盘疮”要不及时治疗止住,当红疙瘩在身体上连成一圈时就有生命危险。

是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坚持学法炼功消业,还是上医院治病涂药?心里有了矛盾。但又想:人活着总有一死,既然自己选择了修炼法轮功,从师父讲的法理中也明白炼功人身上有业要消的道理,那就把自己交给师父,坚持炼功,在生死关头亲身体验一下大法的功效吧。为避免家人担心或误解有病不上医院,我没有将身体上出现的问题告诉家人,忍痛维持正常生活和上班。

晚上忙完家务,我忍着剧痛坐下来炼第五套静功。静坐中,我明显感觉到身上的疼痛在减轻,一个小时过后,我高兴的站了起来,虽然半边身子又开始痛,但我心里已完全没有顾虑了,一炼功就不痛,说明炼功能消业。

那时学法不是太专心,出现问题还不会向内找。就是相信大法好,把自己交给师父管,天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决不用其它医疗方法。在饮食上,也没有故意忌口,只是不吃油腻食品,没洗澡(这种疮忌油忌水)。一个星期过去,各种症状都有减轻,后背的疙瘩既不痒了也没有扩散。两个星期后,半边身子完全不痛了,彻底好了。

而几乎与我同时患“蛇盘疮”的一位女同事,她天天涂中药又忌油忌水,近一个月才好的。当时全国所有媒体一片声的诬蔑揭批法轮功,红色恐怖笼罩中华大地,这些根本动摇不了我,相反,通过亲身体验,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大道,法轮大法好,大法在我心里扎下了根。

二零一六年初春,姐姐带着她的小孙子来我家小住。小孙子患了流感,发高烧,到医院输液三天后体温才恢复正常。随后姐姐被感染也开始发烧。吃药没用,也去医院打了三天吊针才降温。紧接着,我在下半夜也开始发烧,第二天早晨体温升至39°C。很明显像是感染了流感。家人劝我也去医院输液。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我告诉家人:给我半天时间自己调整,如下午还发烧就去医院。

修大法这么多年了,我已明白修炼人身体出了问题一定与自己有关。躺在床上我向内找自己哪里做得不好。找到:因家中有客人,近一段时间炼功与学法不多,也没有按时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修炼人一旦懈怠,另外空间的不好因素就会钻空子。这种病业症状出现了怎么办?这时想起师父在国外法会上解答弟子有关病业问题的一句法:“发正念是非常管用的!”[1]我喝了杯开水,告诉姐姐不要管我,我要静坐一会儿。然后在床上撑着坐起来发正念,从里到外清理邪恶因素对我身体的伤害。

发一会儿正念,累了就躺下休息一会,但心里仍在一遍一遍地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身体上的每个细胞都和我一起念诵“法轮大法好”,让正的能量充满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整个上午浑身热烘烘的,我不停坐起来发正念,念九字真言,不让自己昏睡,除了喝些开水,就只做这两件事。

到了中午,我想吃饭了,就去吃了些饭。接着出了一身汗,体温退下去了。当家人问我去不去医院时,我说不用去了,我好了,不发烧了。家人说要继续观察到下午。

我知道是真的好了,师父的一句法理加持了我!下午我能起床活动了,还能做点家务。目睹我神奇退热过程的姐姐当时就感叹的说:“这个功真的是好!”后来,丈夫也感染上了流感,连续三天陪他去医院输液后才退烧,好几天浑身无力。

二零一七年盛夏,在讲真相救人中被人举报。本地公安人员和派出所警察蓄意对我進行构陷,我被非法关進中共某女子监狱。当时,因节育环下移而监狱不给取环导致感染,小腹胀痛难受,下身还不时的流脓水。因狱方不给治疗,小腹胀痛持续了两个多月。在那个不能正常休息还被强制劳动和所谓“学习”的严管环境下,难以专心发正念。一天晚上,我被逼坐在小板凳上“学习”,下腹胀痛难以忍受,感到自己要虚脱倒下去了。

这时我发自内心向师父求救:“师父救救弟子,大法弟子要证实法,我不能倒在这里,我要堂堂正正的走出这个黑牢!”这一念发出后不长时间,就感到一股热气在小腹部位旋转流动!第二天感到小腹部位的胀痛在渐渐减轻。又过了两天,折磨我两个多月的隐痛终于不治而消失了!

紧接着,在睡梦中我看到自己穿着美丽的新连衣裙走出了监狱大门。这分明是慈悲的师父用梦境鼓励弟子:坚定信念,一切都是好的!后来,果真坦然走出了牢门。

二、向内找 魔难化解了

大法对修炼人的要求是:遇到问题、遇到矛盾要向内找。这是师父给予弟子的一个修炼法宝。只有做到向内找,才能不断提升思想境界,才能提高心性以至长功;只有做到向内找,才能在突如其来的魔难中走出去,达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师父说:“这不象我们常人中的什么技能,你花点钱,学点技术,就学到手的。这可不是这么回事,它是超出常人这个层次的东西,所以对你要用超常的理去要求。怎么要求呢?你就得向内去修,不能向外去找。”[2]

学法得法,学会向内找,我是经过了一个较长的实修过程甚至吃了很多苦才做到的。近两年,因注意事事向内找,有太多的收获。在这里仅举两例:

一天晚上,我准备第二天早上去找同修甲商量如何通过乙同修的家人做些营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乙同修的事。第二天早上,炼完五套功法,早饭后我就关好家门要下楼。突然右腿一阵剧痛,怎么也迈不出步了,一点也挪不动了!这时我一只手里还拿着要带到楼下的垃圾袋。恰巧邻居家的一个小女孩也要下楼,我就请她帮我把垃圾袋带下去,腾出一只手扶着楼梯栏杆,一只手拖着右腿往下挪步。

这突发的情况是警告我应该是自己有什么问题了,才被不好的因素阻挡我做正事。

赶忙向内找,回忆起昨天晚上因家人两句指责,我就动气了,用激烈的口气与他争辩,还重重的数落他。当时心想:我每天辛辛苦苦忙家务,你什么也不做还指责我。而长期以来在家里,只要我认为自己没错,争执后从来不向对方道歉的。有时也明白作为修炼人与家人发生矛盾,自己有错没错,对是自己的错,没做到“忍”嘛!但碍于面子,从不愿做实质的道歉。现在遇到这么大的干扰,我一点不能走动了,我知道昨晚与家人的争执完全是我错了,我要向家人道歉!心里发出一念:“师父,我错了,是我不对,我要向他道歉!请师父加持我,弟子今天无论如何要走到同修家。”同时,发正念排除另外空间邪恶因素的干扰。

我倚在楼梯边发了一会儿正念,很快腿能一步一步的往下挪了。挪到电动车边,又抬不起右腿,心里请求师父加持给弟子力量让我把右腿放到踏板上,此念一出,腿搬上来了。

到了甲同修的家门前,腿还是很痛,我又在心里请师父加持弟子,不要让常人对大法有负面看法。然后努力继续向前走,三步、四步后剧痛消失了。见到了同修甲。在同修甲的帮助下,找到了乙同修家人的住址。

联系上了乙的家人,做了很好的沟通。乙的家人表示愿意与实施迫害的部门联系,看看怎样减少对乙的迫害,让乙能早点回家。

回到家时已近黄昏,我刚要开门,家人也下班回来了正站在我身后。我忙回头对他用真诚的口气说道:“昨晚与你争吵,今天腿痛得差点下不了楼。我不像个修炼人,对不起,是我错了!”家人什么也没说,但开心的笑了。

有天早上我盘腿打坐炼静功时,搁在右腿上的左腿中途突然自动滑下来了,不得不中止炼功。这种情况二十多年来我第一次遇到!不能双盘炼静功,这对一个修炼人来讲意味着什么?我心里很难过。勉强炼完四套动功。白天又试着双盘打坐,还是不行,腿不自觉的往下滑!我心里沉沉的。第二天早上打坐,还是中途滑腿。必须认真找自己的原因了。

我找自己:不让我盘腿,是不是自己哪里表现的不像修炼人、不配炼这个高德大法了?找来找去,找到不少,最突出的是自己近一个月以来太讲究舒适了,有点累就往床上一躺,休息一会儿;早上不按时早起参加全国统一时间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并接着发在六点参加全球发正念,总是像平常人一样睡到自然醒再起来炼功。常常是五套功法分早、晚两次完成,挤占了应该学法的时间,不知不觉中将自己混同于一个普通人,把炼功作为祛病健身的方法!

找到自己的不足,立即在心里向师父认错:要改掉怕累、怕苦的恶习!能修炼大法是非常难得的机缘,佛法修炼也是极其严肃的啊,来不得半点松懈。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就决心改正。将手机闹钟调到早上三点十分。第二天早上炼第五套功法时,很快就静了下来,感受到一股强大的能量将我身体罩住,安详宁静。

我深深体会到:只要弟子心性提高上来,师父就让弟子感受到修炼的美妙!

三、实修自己 快乐前行

近两年,我在去除邪党文化的狂妄意识和争斗习气方面多下功夫。我发现不修炼的家人常用反诘句对我说话,孩子也不愿意听我多讲话。反复看了《解体党文化》以及《魔鬼在统治我们的世界》这两本书后,才认识到自己的一言一行中都反映出邪党文化的那种没理争三分的强势、自以为是看不起他人的骄傲、以及一心想左右他人的那种专制意识与行为,以及与他人相处喜欢发表高见等等恶习,这些都阻挡着我同化大法,更谈不上让身边人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我从新审视自己的“修口”和做人方面的修为,认识到我没有实修自己。通过认真学法和发正念,我决定要严格用“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把自己往低处放,多为别人着想,用心从做个好人做起:与他人交谈时要耐心倾听;与亲戚接触时不参与议论是非长短;当家人指使干这干那时不反驳,就是认真去做;生活中遇到不懂不会做的事时,要虚心向他人请教,不要再不懂装懂;在三餐饮食方面尽力照顾好家人;得到亲戚的给予不当作小事,要记在心上,想方设法给予回报以示感谢;对年事已高的公婆要常去看望,出钱出力侍奉老人没二话。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当我遭受中共迫害离开家时,所有亲人对大法都有些负面看法,而当看到我坚修大法变的越来越温柔和善解人意,身体健康气色好,他们就对我说:“这个功是好!”有亲友说,如果不是邪党迫害法轮功,也想学炼法轮功。

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师父告诉弟子:“佛家讲度己度人,普度众生,不但要修己,还要普度众生,别人会跟着受益,能给别人无意中调整身体、治病等等。”[2]向世人讲清大法好,揭露中共诬陷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真相,让善良人明真相、做三退从而得到大法的救度,是大法弟子的义务和责任。

我也亲眼看到了许多善良的世人在国内国外大法弟子不懈努力下渐渐苏醒。

2009年春天的一天上午,我站在公交候车亭边,给三位也在候车的大姐讲述法轮大法好及被迫害的真相,她们听了没说什么,只是微笑,然后就上车。我站在原地目送她们上车。这时,她们中最后一个跨上车门的大姐突然掉过头凝视着我问道:“法轮大法真好吗?”我激动的告诉她:“是的,真好!不要错过啊!”大姐也向我深深的点头认可。

一位从中共司法局退休的亲戚,多年前在一次亲友聚餐后,我向他揭露大法遭邪党媒体诬蔑的事实,并让他从心里退出邪党组织时他当时同意了,但过后打电话给我家人让家人阻止我讲真相。为此,家人对我大吵大嚷。对这位亲戚我没有怨恨,还请国外同修给他打电话讲真相。前年过年又遇到这位亲戚夫妻俩,我恭敬问候他们,他们对我笑脸相迎,临别时,给了他妻子一张护身符,她慎重接受了,我一再叮嘱在躲避瘟疫的危难中记住诚念“法轮大法好”,他们高兴地点头并表示感谢。

我认识的一位社区综合治理部门(是社区直接参与干扰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单位)的领导,多年前我就详细给她讲清了大法被冤枉的真相,并帮她用化名退出恶党组织。当我让她看了《江泽民其人》及《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两本书后,她发自内心表示不参与任何干扰大法弟子的事,并叮嘱我注意安全。

我曾匿名给一位在政府机关任职的领导干部寄了一封真相信。他看后可能出于顾虑不敢把信放在家里,却也不想随便丢弃。当他得知和他一起晨练的一位老人的亲家母修炼法轮功时,第二天早上他就将这封真相信给了这位老人,请他转交给他的炼法轮功的亲家母。一天我偶然路遇这位领导,我建议他退党,他没多问就让我用化名帮他退出恶党。

有天在小区门外,我看到一位老者要过马路,顺手挽扶他通过车辆川流的马路。当得知他是位退休高干时,我告诉他“三退”保平安的必要,他中肯的同意退党,还对我说:“他们欠下的血债是一定要还的啊!”望着觉醒的老人,我眼中含着泪祝福他健康平安!

在末法末世多灾多难的当下,慈悲伟大的师父珍惜所有的生命,一再告诫弟子要修好自己多救人,不负大法弟子的使命。我一定尊师命努力前行,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不负师恩,不负众望!

叩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