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年前大庆绑架案 三人被迫害致死

Print

【圆明网】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大庆市萨尔图区中林街1-3号楼,流离失所的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叶莲萍(女、当年30岁)、董淑艳(女,当年30多岁)、王永强(男,当年55岁)和依安县流离失所、化名“小不点”的女孩(当年21岁)、海伦市流离失所的文姓法轮功学员(男,当年39岁)、大庆法轮功学员王克民(男,当年37岁)被蹲坑的大庆便衣警察绑架。叶莲萍、王克民、王永强先后被迫害致死。

一、暴力绑架的经过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下午,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叶莲萍、董淑艳初来大庆市,在王永强租住的萨尔图区中林街1-3号楼301室休息。第二天(十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大庆国保及中林街派出所、萨尔图区公安分局多个便衣警察非法闯进301室,暴力绑架了叶莲萍、董淑艳、“小不点”,并还从“小不点”的衣兜里掠夺了850元钱。王永强从外面拿床垫子回到住处,为避免被闯进室内的大庆便衣警察绑架迫害,情急之下从三楼跳下,腰椎严重受伤,脚腿被摔骨折,但仍被警察绑架。

警察在屋里继续蹲坑,下午一点左右和晚上五点多钟,又先后暴力绑架了来301室的海伦市文姓法轮功学员和大庆法轮功学员王克民。

叶莲萍、董淑艳、“小不点”被中林街派出所警察酷刑拷打,“小不点”被当场打晕死过去;王克民被绑架到萨区公安分局富强派出所遭酷刑折磨。同时大庆警察勾结海伦市警察和牡丹江市警察,于二十八日当晚,海伦警察将文姓学员劫回海伦迫害,并非法劳教两年。牡丹江市政保科警察把叶莲萍、董淑艳、没报姓名的“小不点”和王永强分别劫持回牡丹江。一路上,叶莲萍、董淑艳被吊着铐在吉普车上,铐到最紧的锁眼,因她两个子高,被吊着站不起来坐不下去,勒的手铐卡进肉里,就这样被拉回牡丹江。到了牡丹江,叶莲萍、董淑艳、“小不点”、王永强分别遭到牡丹江国保警察不同程度的酷刑折磨与摧残。以下是迫害事实的整理。

二、牡丹江叶莲萍遭酷刑拷打致死

叶莲萍女士,大专文化,生前是牡丹江市优秀服装设计师,身高一米六四,体态匀称,容貌俊美端庄,梳着传统式的女子发型,祥和大方。她为坚持信仰真善忍,曾在二零零一年被牡丹江警察非法劳教,送进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迫害,逼迫转化,放弃信仰。叶莲萍凭着对大法的坚定正信,破除邪恶抹黑法轮功的歪理邪说,使被中共欺骗、利用的游说之徒的丑恶表演黔驴技穷。

叶莲萍从劳教所出来后,曾经被牡丹江恶警在网上悬赏通缉,她被迫流离失所。牡丹江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恶警李富扬言:抓住叶莲萍一定打死她。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下午叶莲萍被绑架后,牡丹江市政保科警察以吉普车载回牡丹江,叶莲萍遭受了铐在暖气上蹲不下站不起来的痛苦;然后鼻子被灌进两瓶芥末油,在用塑料袋套住头(恶警称为“摩托帽”)到脖子根部封严使她喘不上气,连憋带呛几乎窒息;被拽头发满屋轮打大嘴巴子;被上肩夹大背铐酷刑折磨,叶莲萍被摧残的痛苦不堪,伤痕鳞鳞身体非常虚弱,已身心不支。

二十九日下午,叶莲萍对“小不点”说:她已经被酷刑折磨承受到了极限,然后传来叶莲萍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年仅三十岁的叶莲萍被恶警酷刑折磨、刑讯拷打致死。牡丹江恶警乔平,李富是逼死叶莲萍的犯罪凶手。可怜她七岁的女儿没有了妈妈。

三、大庆中学教师王克民被酷刑迫害致死

王克民,男,毕业于大庆师专地理系,大庆市第六十五中学教师。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被中共江泽民集团抹黑打压后,王克民屡遭绑架、洗脑、关押、酷刑迫害。

王克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王克民进京上访被绑架,在单位被洗脑三天,十月份被八百垧分局片警拘留十五天,然后又送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王克民再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45天。五月份被单位办洗脑班看管一个月,七月份再将王克民骗入洗脑班迫害,被逼写“保证书”和诽谤法轮功的“三书”,被王克民正念拒绝。八月份,大庆教培中心610勾结八百垧派出所恶警将王克民再次绑架,非法关押四十五天,九月二十七被送进大庆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九月份,因王克民给单位同事看真相光盘遭六十五中书记王树祥恶告,被迫一直在外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五日,王克民去卧里屯送资料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酷刑逼供一整夜,坐铁椅子、戴手铐、脚镣、塑料袋套头、往眼睛里浇辣椒水、用椅子卡脖子、用脚踹手铐,最后鼻梁被打歪,王克民绝食一个月抗议非法关押,被送入医院“抢救”,他走脱。

图:王克民从医院走脱后拍下的三个镜头,可以看出他当时被酷刑迫害的严重程度。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下午五点多钟,警察暴力绑架王克民后,把他打晕后拉到大庆市萨区公安分局富强派出所,牡丹江来的警察以为王克民是他们要找的人,要把王克民带到牡丹江;大庆市局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歹徒说王克民是大庆的没让带,为捞政绩,两地公安警察吵了大约半小时,王克民被大庆留下,送进大庆市萨区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王克民被萨区国保大队隋大队长两人提审,逼问资料的来源,王克民不配合非法讯问,两恶徒把王克民按倒在地、拳打脚踢,把他的左眼眶打出血,浑身青紫。第二天成立专案组,刑警队四个恶警对王克民二十四小时酷刑拷打,扒光衣服,绑到铁椅子上,戴上背铐,将门窗打开,往身上扬雪同时浇凉水,白天黑夜地冷冻。四个恶警还用毛巾勒住王克民的下巴拼着命地往后折,脖子差点被弄断,用脚一脚一脚的踹背铐着的手铐,用椅子卡住手铐用力往下顿,同时逼问“说不说”。

就这样连续酷刑拷打了六昼夜(期间每隔三、四天才给吃一顿饭),迫害者们也没得到他们所要的,王克民身体被摧残得极度虚弱,遍体是伤,浑身疼痛的不能触摸。当时王克民被铐坐在铁椅子时,恶警说坐的时间越长,对身体伤害越大,而且是内伤,谁也看不出来。王克民被强制在铁椅子上六昼夜的残酷折磨,给身体造成极大伤害。

王克民被送回监室时腿肿得很粗,裤子脱不下来,整个小腿都是黑的,不能走路,手不能动,生活不能自理,一个多月后,右手手腕还不能活动。因监室阴暗潮湿,王克民又染上了疥疮,后来身体、眼睛、脸全都变成黄色。第二天将他转到龙凤看守所,因拒收,恶警把他带到卧里屯公安分局关了一夜。第二天,萨区分局综合办的三个人把王克民带到大庆市第二医院(传染病医院)检查,确诊为“黄胆性肝炎”,才让办“取保候审”。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四日上午,卧里屯公安分局通知单位、派出所接人,直到晚上七点半单位书记、党办主任及派出所警察张忠华才到卧里屯公安分局威逼王克民写“保证”,被他坚定拒绝。最后大庆石油管理局一个局长同意先治病,然后将王克民送到大庆市第二医院住院。

期间检察院的人提审王克民并抛出强盗逻辑:王克民两次被“取保”,共产党对他太“仁慈”了。为做好人的王克民险些命被他们夺走,他们还恬不知耻地说“仁慈”,真是无耻之极。行恶者一边假仁慈、伪善“安慰”王克民的母亲,说王克民写了保证可以回家并安排工作,一边内定下批捕令,企图给王克民判刑,十年打底。并称如果王克民绝食就整死在里面,若送回监室时王克民要跑了也不追,直接开枪打死。还找来本市“犹大”将王克民劫持到大庆劳教所企图洗脑,被他正念抵制。同时王克民给母亲讲不放弃修炼、不写保证的原因,老人有所明白,不再帮助恶人看着他了。

二零零三年一月中旬,王克民顺利地从医院走脱,破除邪恶之徒定下在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七日非法开庭审判的计划。单位和派出所恶警恼羞成怒,把王克民的老母亲和帮助照顾他的三姨劫持到派出所非法关押48小时。不法之徒像疯了一样通缉王克民并四处寻捕,把大庆龙凤地区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家翻个遍,还将王克民家附近的法轮功学员挨家找并蹲坑守候,同时派人到王克民的老家克东县翻了个底朝天,并邪恶叫嚣抓住王克民“格杀勿论,可以先杀后报”,可见其邪恶程度至极。

王克民在二零零三年五月七日晚,被恶人迫害致死,十一日尸体被火化,火化时被严密封锁消息。由于消息遭严密封锁,关于王克民遭迫害致死实际情况不明。有一说,二零零三年五月七日由于一些原因,恶警盯上王克民的住处,破门而入,王克民连同其他三位学员一同被绑架,当天晚上恶警就用酷刑将他迫害致死。恶警竟欺骗家属,企图掩盖他们的谋杀罪行,声称是王克民从五楼跳下死的,不断地引诱家属让家人承认他是自己跳下五楼的。王克民手上的黑色是恶警强行取证的罪证,恶警说是他爬落水管时留下的。

四、王永强被非法判刑15年 遭十一年冤狱迫害离世

王永强,家住牡丹江市东安区,因坚持信仰,遭遇迫害,流离失所在大庆,为维持生活,在大庆开过出租车。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间,王永强在大庆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大庆劳教所遭遇强行转化等酷刑迫害,经常被打骂,先后被上绳多次。二零零一年二月末,王永强在劳教所开会时,因制止恶狱警王喜春攻击污蔑法轮功被无辜加期;二零零一年三月,王永强因声援被上绳酷刑迫害的同修,他绝食抗议,第二天也被恶狱警上绳迫害。

酷刑演示:上绳

王永强从劳教所出来后回到牡丹江。二零零二年初,牡丹江市爱民分局国保大队伙同市610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王永强再被迫流离失所到大庆,为安身租住在萨尔图区中林街1-3号楼301室。二零零二年十月,牡丹江市黄姓学员被牡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绑架,铐在老虎凳上用塑料袋套头使人缺氧窒息、灌芥末油、上绳等多种酷刑折磨逼供王永强的下落;警察还施诡计,以交房租为由,逼迫黄打电话诱骗王永强回牡丹江,被王永强识破,因他没在牡丹江租房住。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上午,王永强被绑架后,被从大庆劫回牡丹江关押在看守所,遭到牡丹江610、牡丹江市国保李学军恶徒等构陷,被非法冤判十五年,二零零三年被送进牡丹江尖山子监狱,被剥夺一切权利,被强制“转化”,放弃信仰迫害,遭到殴打,长时间不让睡觉,灌盐水后不给水喝,透明胶带把手脚绑上,扒光衣服用凉水浇,甚至在零下十几度的室外冻着,等酷刑折磨。二零一二年六月,已遭受十一年冤狱、六十多岁的王永强被迫害致脑出血,送到牡丹江第一人民医院“抢救”,于二零一二年六月被监狱迫害致脑出血,含冤离世。

五、“小不点”、董淑艳被酷刑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下午“小不点”、董淑艳被绑架后,牡丹江市政保科警察以吉普车载回牡丹江,“小不点”被牡丹江公安局国保恶警拖拽到公安局七楼,二十八日夜至二十九日被反复进行酷刑折磨逼供。身体单薄、身高一米五左右的“小不点”被打得躺在地上起不来。“小不点”在叶莲萍被逼死的当晚,被送进牡丹江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她绝食抗议,遭到野蛮灌食,开始用开口器灌,后用鼻饲灌,被强行拖出提审,放到冰冷的水泥地上用脚踢身,脚还被钉在板铺专门设置的地环上,导致多次晕倒;在看守所被关押第八天时,又被送到牡丹江公安医院迫害十三天,身上的一千元钱被搜刮,此次“小不点”共遭非法关押二十一天后,被无罪释放。

董淑艳被牡丹江国保恶警乔平用扫帚把打得遍体鳞伤,头脸抽搐,由疼变麻,直到无知觉,随后恶人把她拖上车送进牡丹江市铁路看守所。董淑艳绝食绝水,狱警残酷地打她,穿着皮靴连续踢不知多少次了,手铐正面铐觉得不够狠,又反面铐,折磨了四天,又把董淑艳退回公安局。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初,董淑艳被送进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她继续绝食绝水抗议,每天被拖出去灌食,灌的是一小碗奶中加入超量的盐,双脚戴上脚镣进行定位。天天还被拖出去遭受酷刑逼供和凌辱。

一天,西安公安分局恶警王伟提审董淑艳,将她打得遍体鳞伤至昏,还解衣服摸董淑艳的乳房进行猥亵。第二天王伟又来逼供,看董淑艳已没有活的希望,加之亲人在半个月里天天到市公安局要人,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中旬,董淑艳被释放。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