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监狱将十六位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

Print

【圆明网】中共监狱用数十种酷刑摧残法轮功学员,冻刑、水刑、抻刑、饿饭、野蛮灌食、灌水、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迫害、禁止排便、剥夺睡觉、坐老虎凳、电棍电击、暴打内脏部位和头部等,会导致人体功能与精神紊乱,脏腑器官破碎、衰竭,内伤严重,很多人出狱不久就离世了。仅牡丹江监狱就迫害致死至少16位男法轮功学员。

1、黄国栋,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在南山派出所、看守所、监狱时多次受到严重迫害,二零零二年,在牡丹江看守所,一名负责打饭、刷碗的高姓犯人,亲口告诉法轮功学员,黄国栋为什么在这房总有病?看守所在他饭里下药了。在牡丹江监狱,黄国栋遭恶警用电棍电击大腿内侧、生殖器和肛门,遭各种毒打、长期关小号等迫害,出监狱没几年就死了。

黄国栋

2、汪继国,四十岁,黑龙江省牡丹江师范学院后勤职工。二零零零年六七月份,汪继国因信仰被关在牡丹江四道劳教所遭迫害,出现严重病状后保外就医。二零零三年的六七月间,汪继国再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肝硬化腹水,生命垂危,狱方向家属勒索钱财未得逞,又耽搁数日才将其放回,九月汪继国便含冤而死,年四十岁。

汪继国

3、潘兴福,三十一岁,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原双鸭山邮局干部,曾任双鸭山市电信局交换中心副主任兼友谊县电信局副局长,一九九八年被评为“黑龙江省电信系统跨世纪人才”。潘兴福二零零三年五月转押到牡丹江监狱十六监区,被酷刑摧残、强制做奴工。二零零三年末双腿浮肿不能行走,监区教导员郑玉和仍不断欺骗潘兴福写“保证书”,几次均被潘兴福拒绝。二零零四年七月,潘兴福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只剩八十多斤,监狱才让家属把他抬回家,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离世。

潘兴福被迫害前

潘兴福被迫害后

4、魏晓东,三十四岁,原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工程学院讲师,因修炼法轮大法入狱,被折磨两天两夜不许睡觉,狱警指使犯人用凉水泼他,逼迫写“四书”。二零零四年末,牡丹江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为期一个多月的强制“转化”,由副狱长栾景和带领警察、犯人,采取每天毒打、超体力劳动、不让睡觉等残酷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日,魏晓东已经生命垂危,狱警还逼迫他放弃修炼法轮功,魏晓东坚定的说:“炼!”第二天就被迫害致死。魏晓东离世后,牡丹江检察院以检查死因为由,在家人坚决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行解剖了他的遗体。

魏晓东

5、杜世良,五十多岁,黑龙江省海林市法轮功学员。曾患严重心脏病和胃息肉(胃癌前期)多年,被病痛折磨得苦不堪言,修炼法轮大法几个月,顽疾痊愈,扔掉了多年的药罐子。二零零二年九月末因信仰被绑架到牡丹江监狱,白天被强制超负荷奴役劳动,夜间不让睡觉,狱警教唆犯人沈福政多次毒打、折磨杜世良,手段卑劣。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日家人突接噩耗,杜世良被迫害致死。牡丹江以“六一零”为首的政法委、狱方表现出了空前紧张,二、三十个各部门穿各种制服的人员把家属围个水泄不通,不让家属领回遗体,并强行火化了遗体。

杜世良

6、孔祥柱,三十九岁,双鸭山市尖山区居民。二零零二年五月一日晚,双鸭山市刑警队恶警以孔祥柱插播法轮功被迫害真相为由,将他绑架,全身被打伤,整个后背都被电棍电焦,脖颈处打得骨肉分离,送进医院手术室抢救。孔祥柱被关到牡丹江监狱后,由于不放弃真善忍信仰,监狱“六一零”恶警李琰等人强迫他曝晒,还把塑料袋撒上芥末面,套在他头上,孔祥柱被憋得脸发紫,整个身体痛苦得扭曲变形。二零零六年六月,孔祥柱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一度昏迷,经过家属长达十个月的努力,监狱才以勒索五千元为条件,允许家人背回家。在经历两个多月的痛苦煎熬后,孔祥柱于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晚含冤离世。

孔祥柱

7、吴月庆,三十多岁,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做好人,却多次遭绑架、非法判刑、酷刑折磨。二零零六年十月,吴月庆肺部已烂了一个大洞,危在旦夕,牡丹江监狱仍对吴月庆百般刁难,最后人不行了,才让家人接回。吴月庆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含冤去世。

吴月庆被迫害前

吴月庆被迫害后

8、金宥峰,四十四岁,朝鲜族,原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讲师,因信仰真善忍被冤判十三年,在牡丹江监狱被关小号,戴脚镣、手铐定位,被“开飞机”、毒打、冷冻迫害,被强行灌食、大量灌水折磨。在长期迫害中,金宥峰于二零零七年八月身体出现肺结核症状,恶警仍强迫他写所谓的“三书”,他拒绝后,又被迫害。二零零八年端午节前,生命垂危的金宥峰才被保外就医一年(二零零八年六月六日至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于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一日晚在牡丹江传染病医院经抢救无效离世。

金宥峰

9、康运诚,原牡丹江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原牡丹江市房地产总公司经理。二零零四年,康运诚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被关小号等迫害,强制“转化”。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康运诚病危,之后手术两次,处于昏迷状态。家属找到狱方,大约在四月份才“保外就医”回到家中。康运诚最终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离世,终年五十六岁。

10、于军修,浙江人,一九九七年通过新肇监狱的警察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三年四月到六月间,于军修在牡丹江监狱十四监区被押小号、锁地环,受到惨无人道的迫害。警察林黎明和刘平经常用“小白龙”(白色硬塑料管)打他。恶警许树军用电棍电他,经常一电就是一个小时。于军修被超期关小号长达半年,出来没几天就去世了。

11、戴军,三十四岁,黑龙江省密山市人。二零零二年,印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绑架,鸡西公安局政保科和鸡冠区刑警队人员,二十四小时轮流折磨他,三天三夜不让吃饭、睡觉,把他手脚都铐上,把脚扳到脖子后面,象推悠车子一样来回推,腰椎骨咯嘣咯嘣直响,痛得他差点背过气去。恶警们并施以坐老虎凳、灌芥末油、刺烧双脚等酷刑,下肢被打得神经麻痹,行走困难。戴军被诬判六年,二零零八年四月从牡丹江监狱回家时,被迫害致近似失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七日离开人世。

12、白霜,大庆市采油二厂技校教师。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被绑架,遭诬判,牡丹江监狱利用犯人打骂折磨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主要击打内脏的要害部位,并用毛巾包着拳头击打人的头部,说这样看不出外伤,内伤无所谓。要说哪儿被打坏了,就被逼迫吃不明药物。二零一零年六月中旬白霜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脑出血症状,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在牡丹江监狱被迫害致死。

白霜

13、李儒清,六十六岁,原双鸭山矿务局机电厂职工。二零零三年十月九日前后被迫害致死,从被牡丹江监狱非法关押到被迫害致死,还不到两个月时间。

14、宁军,五十多岁,家住牡丹江市西安区。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宁军在牡丹江市红旗医院讲真相,被绑架到牡丹江市爱民区公安分局,受尽酷刑,迫害得生命垂危。后来被冤判五年,二零零四年九月在牡丹江监狱迫害致病危,家属付钱后,直到十一月监狱才允许保外就医,由家人抬回家,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二日下午离世。

宁军

15、张洪权,原大庆石油管理局测井公司计算站工程师。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张洪权去杜蒙县龙虎冈村讲真相,被村支书恶告,冤判三年半,二零零四年七月转到牡丹江监狱,被监区教导员郑玉殴打,被关小号强行灌食咸盐水。二零零五年七月,张洪权回家后,出现部份记忆力丧失症状,刚去过的地方回头就不记得,几年前的事更想不起来,行为反常。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四日在家中离世。

据明慧网报道,多地多名法轮功学员放回家后出现此症状。江氏邪恶集团曾指示“在肉体上消灭”,张洪权很可能被监狱注射或在饭里掺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导致部份记忆力丧失,行动反常。

16、于吉兴,三十岁左右,在牡丹江监狱四监区被迫害致死。

另外,双鸭山法轮功学员崔洪伟在牡丹江监狱被毒打致截瘫,王海与七台河的王长百拒绝“转化”,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六日,狱政科长王旭辉、干事侯波、狱警宋军林、李亚魁等用各种手段折磨王海,一天迫害四五次。宋军林每逢值班就用大号电棍对王海的敏感部位电击,毒打他,拽着镣铐在地上拖。侯波叫嚣:“我已经把王海整的只剩半条命了。”问王海还炼不炼了,王海坚定的回答:“炼!”。狱警调来全狱最恶毒的犯人刘立军、李小东、牛淼,扒光王海的衣服,用硬塑料管抽打王海的全身。站到铺板上,用脚踩和踹铐在王海脚和手上的脚镣、手铐,致使王海手腕、脚腕部位发黑、化脓并坏死。持续迫害一个多月,将王海迫害致精神失常,大小便失禁,全身伤痕累累。

善恶到时终有报

一桩桩骇人听闻的惨案在高墙电网内不断发生,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因践行真善忍理念被摧残致死、致残、致疯。曝光这滔天罪恶,是为了让人认清中共本质,远离邪恶,不做其陪葬。

善恶到头皆有报。法轮功不是简单的一个气功,也不是普通的一个信仰,而是佛法修炼。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每个人的善恶表现,都将在未来的因果报应中兑现。大法修炼者不论经历怎样的磨难,都会有好的去处,迫害者的未来才是真正可怕的,将在天理报应中无尽的偿还。做恶时魔性大发、不计后果,当报应来到自己头上时,最后遭殃的却是自己,没有人会替你承担。

据明慧网报道,如今,上至中央610头目李东生、政法委头子周永康等首恶,下至各地方官员、警察、犯人,迫害好人遭报的实例已达数万起,仅列举黑龙江东宁县的几例:

林晓伟:原东宁国保大队队长,亲手迫害法轮功学员达几十人,东宁法轮功学员霍淑香被林晓伟夫妻绑架后遭毒打,致使霍淑香后来经常咳嗽、胸闷,放回后没多久就去世了,年仅四十八岁。苗福也遭他毒打致伤。林晓伟二零一二年五月退休后,妻子常年有病,严重心脏病不但没好,肾病也非常严重。林晓伟自身也遭恶报,检查出胃癌,做了切除手术,也一直疾病缠身。

邹庆林:原国保大队队长,骚扰四、五十位法轮功学员,勒索家属所谓“罚款”十多万元,逼迫法轮功学员踩师父像片,还让写“悔过书”等三书。仅二零零一年新年时,就绑架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同时进行法西斯式的酷刑折磨、毒打、还把照明电接暖气管道上电法轮功学员。然而天理昭昭,恶报如影随形。邹庆林在退休后就得了尿毒症,后来每隔一天就得透析,经历了十几年的病痛折磨后死去。

王贵友:原公安国保大队教导员,和邹庆林一起非法抓捕很多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踩师父像等。二零一二年,王贵友在上坟时,在坟上心脏脱落,在回家的路上死去。

程修海:国保大队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因为孩子得了尿毒症,去了几个医院,花了几十万元。

胡敏:东宁县看守所管理员,他利用工作之便,把法轮功学员家属给亲人存的钱装入自己腰包。二零零二年的一天夜晚,他喝完酒回家的路上,骑摩托撞在大树上把自己撞死了。

郜德荣,原绥阳林业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积极参与骚扰、关押、勒索法轮功学员,贪婪狠毒,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判刑、劳教。二零零一年年前郜德荣把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起来,二零零一年四月,郜德荣到省里参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表彰”会时,途中出车祸把腿撞断,和他一起工作的同事说:“这就是整法轮功的下场。”

赵欣:原绥阳镇派出所所长,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二零零二年死于酒后,才四十多岁。

戴永祥,东宁县绥阳镇政府副镇长,迫害法轮功学员,并到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家威胁家属,前几年戴永祥已患脑中风等多种疾病,每天处于昏迷状态。

王冰辉,任职绥阳林业地区公安局,骚扰、抄家、关押、勒索迫害法轮功学员,使多名学员被判刑、劳教、强制洗脑。学员多次对其讲真相,仍不醒悟,其恶行累及家人,二零零六年其母跳楼身亡。

刘忠生:原绥阳林业局八里坪人,恶意举报到八里坪林场散发真相传单的两名法轮功学员,致使两人被枉判四年。然而善恶有报,刘忠生已遭现世现报,于二零一三年左右瘫痪在床,不能说话。

么洪义:绥阳林业公安局局长。二零一五年二月二日,绥阳林业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东宁县法轮功学员吕树彬等七人并非法判刑。二零一六年,公安局长么洪义遭恶报被引咎辞职。

孙得海:原绥阳林业局黄松派出所警察,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申金祥在车上给乘客一本《九评共产党》,被孙得海恶告,导致申金祥被冤判五年。孙得海做恶连累妻子,他妻子张红霞得了肠癌死亡。

杜桂花,绥阳铁路五委委主任,揭法轮功真相不干胶遭恶报,二零零三年大脑疾病身亡。她的下届委主任叫程伟,到她管辖的委给法轮功学员做“转化”工作,后来患上心脏病,二零一二年六七月份,也遭报身亡,给街道居委会的震动很大。

刘迎春,原东宁县率宾社区委长,二零零一年迫害法轮功最疯狂时期,辖区的法轮功学员家,几乎她都带领片警去过,有一位被她送看守所两次,据悉,她因此得了五百元奖励。然而恶报如影随形,没过多久,她就做了颈椎手术。大概二零一零年左右,又患上直肠癌,并做手术,二零一五年清明节刚过,直肠癌复发丧命,时年五十三岁。

单汝悌,绥阳林业局退休干部,拣到几张真相传单,就向公安局告黑状,还说了一些诬蔑大法的话,几天后单汝悌就得了嘴歪眼斜的病。

几个恶报实例虽说很不全,但足以引以为戒。神目如电,迫害修佛的法轮功学员,其罪大无边,上天一定会清算的。真心希望公检法司人员,好好看看真相资料了解一下法轮功是什么,看看《九评共产党》,了解一下共产党是什么。不要再迫害善良了,抓紧弥补罪过、给自己留条后路,这才是明智之举。法轮功学员不顾个人安危坚持讲真相,就是希望所有人都能守住良知,拥有光明的未来。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