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迫害 贵州遵义市高国元又被秘密关押

Print

【圆明网】贵州省遵义市法轮功学员高国元先生二零二一年六月被绑架,至今已被秘密关押迫害了三个月。这是他今年第二次被绑架迫害。

高国元先生,四十九岁,遵义市播州区(原遵义县)龙坑镇金古村人,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后,高国元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遭受迫害。

一、在贵州中八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高国元坚持信仰,被劫持到贵州省阳中八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期间,无数次被关禁闭室、单控室,经常遭到恶警以及吸毒犯毒打。二零零四年五月,恶警郑伟、云常春指使吸毒犯郭林、仁洪江等将高国元拖进单控室进行暴打,高国元被打昏死后又用冷水泼醒。高国元被打的体无完肤,数月不能行走,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吸毒犯还逼迫他吃屎喝尿。三年非法劳教期满,高国元走出中八劳教所。

酷刑演示:暴打

二、在广东东莞看守所、三水劳教所遭受迫害

高国元走出中八劳教所后,迫于生计与妻子来到广州打工。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高国元在东莞市万江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东莞市看守所。他的妻子被迫把七岁的大孩子独自放在家里,背着出生仅四十二天的孩子前去要人;烈日下,她背着孩子奔波在公安局和看守所之间,耗时近一个月的时间,才在九月三十日见到丈夫;此时高国元瘦得皮包骨头,两只手戴着手铐,手上受伤缠着纱布,憔悴不堪。高国元每天被看守所强迫干十多个小时的奴工,还吃不饱,被迫去捡别人吃剩下的饭食。

示意图:中共监狱中的奴工迫害

高国元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后,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被劫入广东三水劳教所。在三水劳教所,高国元因不放弃信仰被关小号,长期被多个恶警高密度的围攻、打骂、电击、铐手脚等酷刑折磨,同时要他在半夜二点半后冲凉睡觉,早晨六点半起床;后来又要他在凌晨四点后冲凉睡觉,早上六点起床;最后是一分一秒都不给睡了。恶警郭保思对高国元说:在不给你睡的情况下,你能挺过十五天就放过你。十五天后,郭保思继续不给高国元睡觉时间;又过了几天,郭保思还拿着电棍和手铐到二零七仓去折磨他。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四日,高国元被放回家。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二日,在高国元在三水劳教所被迫害期间,身患残疾的姐姐高其英(姐弟俩自幼父母双亡,相依为命长大。高其英于二零零零年喜得大法)被警察入室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在贵州羊艾监狱遭受迫害,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岁。

三、在贵阳烂泥沟洗脑班遭受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月,外出打工的高国元回到龙坑镇的家中看望妻儿。“610”与当地居委会串通,谎称给他姐姐的孩子办低保,骗他去居委会。高国元刚刚赶到居委会就被绑架走,后被劫持到贵阳烂泥沟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了三个月。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高国元从洗脑班回家后,被要求定时给龙坑派出所和社区主任打电话,随时报告自己的行踪。再次外出打工后高国元再也不敢踏入家门。

四、在广东东莞牛山看守所遭受迫害

高国元的妻子在龙坑镇上开一间小照相馆维持生计,当地派出所,居委会三天两头骚扰监视,还经常打听高国元的情况。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几十个武警和便衣突然闯进照相馆里实施抄家,抢走了用来做生意的三台电脑。高国元的妻子不服,找到龙坑派出所理论,想要回电脑,派出所称电脑不见了,拒绝归还。警察还将她死死绑在老虎凳上至深夜。当天高国元的岳父在家中悲愤而死。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高国元从广州跑业务回到东莞被警察绑架,六月五日被劫往东莞牛山看守所,一个多月高国元被迫害的骨瘦如柴。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