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大法弟子恭祝师父中秋快乐

Print

【圆明网】在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节到来之际,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八日,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在市政厅广场恭祝慈悲伟大的师父中秋节快乐!学员感恩师父的慈悲普度。

 
加拿大多伦多大法弟子恭祝慈悲伟大的师父中秋节快乐!

大法赋新生 一头黄发变黑发

 
修炼法轮功后从新长出一头黑发的七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赵玉萍女士。

今年七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赵玉萍女士有一头优柔的黑发,她笑着说:“我没花过一分钱去染发,是修炼法轮功后师父给的。”

一九四九年,赵玉萍出生在天津的一个基督教家庭,因为从小体弱多病, “母亲曾找研究周易的亲戚给我算命,说我活不过五十岁。当时因受中共无神论的教育,我对此根本不以为然。”可谁知就在她四十八岁那年,“刚刚过完中国新年,我便出现了大出血的症状,被医院确诊为更年期综合症,一下就从四十八岁变成了七十多岁的样子,满脸都是褶,头发也全黄了。”

那时的赵玉萍不仅身体出现严重病症,还遭遇了下岗(失业),无处申报医药费,并要外出打工挣钱,供着家里孩子上大学等处境,当时的她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就在此时,她的哥哥向她推荐了法轮功,并给了她一本《法轮功》。

赵玉萍说:“就在一九九七年五月一日,一早我正式的上公园去炼功了。那天中午吃完饭,我坐在沙发上睡着了,当我一下醒来时,整个人就精神起来了。我记得那时候我的炼功动作都还没到位,就是跟着炼,结果就受益了,从那以后就精神起来能睡觉了。大出血的症状在炼功半年以后就好了,两年多的时间,到二零零零年彻底好了,满头黄发开始生出黑发了,什么病都没有了,从那开始到现在一片药没吃过。从一九九七年得法到现在已经二十四年了,是师父给我延长的生命。”

就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当局开始迫害法轮功时,各省、市辅导站的站长、副站长了都被抓起来了,她就和同修一起到当地市委要人,当被问及是否还在修炼法轮功时,她说:“当然了,这么好的功法不炼,这么好为什么不让炼?!”此后,她也因制作大法真相资料而遭遇了两年的劳教迫害。

赵玉萍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来到加拿大,她说:“我从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开始在中领馆前和唐人街的真相点值班讲真相,到现在已经十一年半了。”

在中秋佳节到来之际,赵玉萍想对师父说:“我非常感谢师父!我要把我这心献给师父,祝师父中秋快乐,师父为我们操劳的太多了,我一定跟师父走到最后!”

伊朗裔新学员:希望世人都知道法轮大法

 
来自伊朗的萨娜·巴哈多利(Sanaz Bahadori)两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功。

来自伊朗的萨娜·巴哈多利(Sanaz Bahadori)于两年前经朋友介绍得法修炼,目前在约克大学留学,今天是她第一次参加法轮功学员的集体活动。她说:“修炼大法后,我的改变很大,就像很多其他同修修炼后受益的经历一样。连我妈妈都说,我修炼后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之前做人做事经常比较冲动,还染上社会上的一些不好的习惯。但修炼后,身上一切不好的习惯都慢慢改正了,心态变得十分平静、放松,与家人的关系也在改善。”

萨娜回忆了修炼前,在十六岁的时候,曾经有一段人生的低谷。修炼使她的人生重返光明。“在那段时间,我患有抑郁症,因为我不知道生命意味着什么。我有这些想法,认为人们的生活是多么肤浅,循规蹈矩,而到了最后,人就死了。所以我当时想,如果是这样的话,人生就失去了意义。但我记得那晚,当我读完《转法轮》后,上床准备睡觉,我感觉到这种强烈的能量在我身上流动,从头到脚。我感觉到真正的平静和放松,当我醒来的时,我意识到我的大脑已经从曾经的痛苦被解脱出来了。因此,那晚和那股能量,以及第二天早上我前所未有的健康,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大转折。我之前尝试过心理治疗以及其他治疗方法。他们都无法帮助我解决这些问题。”

萨娜提到,共产主义的渗透在伊朗十分严重,“我们在伊朗学法炼功,是不可能像今天一样穿上黄色的衣服公开举行活动。今天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学员向师父祝贺中秋,我内心真的十分感恩师父、感恩修炼后得到的一切。希望那些还没有明白真相的普通人,都能知道法轮大法好。”

双胞胎兄弟感恩师父让他们重新走回修炼

 
双胞胎兄弟Peter和Jerry感恩师父!

Peter和Jerry是一对双胞胎,二零一五年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出国。一家人先是到了美国生活一段时间,后来搬到了多伦多。

Peter说:“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妈妈给我介绍了大法真相,我才第一次听说法轮大法。虽然那个时候也会和妈妈一起阅读《转法轮》,但是因为年龄小,并不能真正理解书中讲述的内涵,有很多地方都看不懂。”

Jerry则是通过《西游记》才了解的大法,他说:“小时候我看《西游记》的电视剧,看到唐僧需要看多少万卷经书才能修成佛。反而看到妈妈每天只捧着一本书看,我就很好奇,心想这怎么和电视上的不一样了呢?就开始向妈妈了解了法轮大法和《转法轮》这本书。”

但是因为那个时候年龄小,难免被外界的事物所吸引。刚到美国不久之后,两兄弟就被学校的各种兴趣活动和爱好所吸引,渐渐的也就忽视了学法,沉溺在娱乐活动之中。

Peter表示自己从新走回大法是源于二零一九年的神韵晚会。他说:“二零一九年爷爷奶奶来到美国看望我们,那时候正值神韵晚会在附近演出,我便陪同爷爷奶奶一起观看了神韵演出。看神韵的演出时,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我是个不爱哭的人,但是当天一直都在哭,完全忍不住。看完神韵后就觉得神清气爽、很正派的感觉。”

“看完神韵后我的感触非常大,觉得神韵的演员很能吃苦,我也想和他们一样升华上去。从那之后我就下定决心每天早起炼功,每天都在学法。我也在坚持着抄法、背法,在这过程也感受到了非常美妙的大自在。”

“神奇的事情也发生了。那个时候我的数学成绩很不好,而且压力很大,但是看完神韵回来的那次数学考试我轻轻松松的考了全班的最高分,所有人都对我的成绩感到很诧异。”

来到加拿大之后,Peter和Jerry均参加了尼亚加拉瀑布景点的讲真相活动。Peter表示自己参加大瀑布真相活动是想把自己的经历分享出去,他说:“我自己本身在大法中受益良多,也从大法中得到了很多,我高兴我能把这份心情和故事分享给过路的行人,让他们也了解大法。”

最后正值中秋佳节之际,两人都表示感谢师父时时在看护者弟子,没有在自己不争气的时候放弃弟子。Peter表示:希望以后能够少走弯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Jerry表示:是大法一直引领着我们做一个更有道德更高尚的人。

感恩师父让我用影视方式讲真相

 
多伦多新唐人的青年演员李芳芳和先生马彦恭祝师父中秋快乐!

多伦多新唐人的青年演员李芳芳在由新唐人电视台出品、新境界影视公司制作的电影真相故事片《为你而来》中出演女主角。她回顾了她的得法经历。

芳芳说:“我是通过我先生马彦得法的,在中国二零零四年我们彼此认识,二零零七年他到加拿大留学,二零一二年的四月,他在网上找到我。他直接表明了自己是法轮功修炼者,并讲了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中共是如何污蔑、迫害法轮功的。我认真的听着,他真诚、恳切的语调让我信服他所说的。”

“他一连讲了好几个小时,我最后做了三退,并且这次的长谈让我感觉到他整个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变的可信赖、稳重、成熟了,总之就是和以往认识的他截然不一样了!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想一定是修炼法轮功让他变的这样好的,我想法轮功这么神奇,我也要修炼法轮功!”她说。

芳芳还说:“二零一三年一月出国跟他结婚后,我问我先生:‘我们这是什么缘份呢?’他想了想说:‘我们是法缘,是得法的圣缘。’”

来到海外,芳芳参与了媒体的工作,“在项目中,时常需要我饰演各种各样的角色。有时遇到一些不好的、自己反感的角色就希望导演不要选中自己演。但项目上缺人,哪里还能挑挑拣拣。况且自己也明白这是人心,得去。所以就在心里默默祈祷,让世人通过这些角色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退出中共。而且只要是项目上能用的上我的,我就很高兴,这可是我助师正法的路。”

芳芳最后表示:“感恩师父让我用影视方式讲真相!”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