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峰会 医疗专家揭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Print

【圆明网】2021年9月17日,8位来自欧美亚洲的医学专家,在“打击及防制活摘器官世界峰会”(World Summit on Combating and Preventing Forced Organ Harvesting)的第一场论坛中,论述了中共活摘器官的强制性和极端残忍性,以及在医学伦理上造成的巨大伤害,也提出了打击及防制活摘器官的建议。演讲嘉宾多次提到,法轮功学员是活摘器官的主要受害者。

 
来自欧美亚洲的5个非政府组织的“打击及防制活摘器官之世界峰会”从2021年9月17日起到26日连续在两个周末,举办6场论坛,受邀38位嘉宾来自19个国家不同领域,包括欧洲议会议员、法国前部长、众议员、医生、学者教授、法官、律师及人权活动家。

“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DAFOH)执行主任托斯坦·特瑞(Torsten Trey)医生在开幕词中强调,活摘器官的可怕行径超出人类的想象和思考。

“历史再次给了我们重要的教训。谈到大屠杀,不可能不提犹太人;那么谈到中国的活摘器官,同样不可能不提法轮功。”

特瑞认为,医学界必须认识到的一个问题,自1999年以来,中共对法轮功的灭绝运动将处决无辜法轮功学员的权力从法院下放到医院,从而使中国的移植行业成为(中共的)武器,变成移植名义下的刽子手。然而,为了治愈一个人而杀死另一个活人,把医疗变成荒谬的行为,违背了医生的誓言。

他认为,“客观公开谈论法轮功修炼团体,中国(中共)政府以活摘器官手段消灭法轮功,就会击溃中共剥夺国际社会了解法轮功(的蓄谋),(中共)医学界的隐形武器化也会被解除。世界越早了解法轮功,就会越早结束活摘器官。”

他表示,法轮功遵循真、善、忍的普世原则,也会为打击活摘器官提供最有力、最和平的方法。

“一个活生生的人,被医生切除心脏杀死”

德国美因茨大学医药学教授李会革的发言概述了在中国活体摘取器官的四种情况,其中针对良心犯有两种可能(其中一种打着“脑死亡”的幌子,对国际社会极具欺骗性)。从发表的中国医学论文对器官移植过程的描述,他作出的判断——受害人(极有可能是良心犯)被摘取器官时,“既不是脑死亡,也不是心脏死亡。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被医生切除心脏杀死。”

李会革以《河南医学研究》上发表的一篇论文为例说,这个心脏移植手术是在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医院进行的。“捐献”心脏的程序:开始进行全身肝素化,而全身肝素化只有在心脏工作、血液循环还在进行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所以,此人不是心脏死亡的人。

“冷停搏液是通过主动脉根部输送到心脏,直到心脏停止跳动。这说明心脏还在跳动,是冷停搏液导致心脏停跳的。 ”

他说:“这个所谓的‘捐赠者’,不是脑死亡,也不是心脏死亡,是一个被医务人员杀害的活人。这很可能就是如何从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情况。”

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生物伦理学和医学人文学系主任贝达(David Beyda)教授在发言中表示,在活摘器官过程中,我们看到的事实是人们被抓进监狱,被当作为器官商品,而不被视为人。对他们“进行手术”的外科医生在屠杀他们。

中国移植产业黑箱操作 法轮功学员是主要受害者

台大医院云林分院泌尿外科主任黄士维说,二十多年来,中共一直参与不道德的器官摘取。

他表示,由于器官移植的高利润,至今,中国的医院和医师们用他们不同的渠道在寻找器官,从两千年到二零零六年,器官主要来自法轮功学员,到二零零七年后,除了法轮功学员以外,维吾尔人、少数族群、其他囚犯也成为受害者,除此之外,器官买卖、偷盗也更加横行。

“我们看到中国的移植医院、病房仍持续的扩张,但相反的,在二零零六年到二零一五年中,中共统计数字却呈现手术数量不增反减,那么为何这些医院还需要不断地扩建病房呢?到今天,中国的器官移植仍然是不透明的、黑箱的。”

黄士维认为,“医院移植数字远远超过国家统计数字,中国地下移植数量是很可观的,而且很多参与的都是大型的器官移植中心。”

活摘器官大面积违背医学伦理

爱尔兰都柏林圣帕特里克心理健康医疗服务机构的顾问、精神科医生德克兰·里昂斯(Dr Declan Lyons)在发言中表示,医学从业者对严重违反基本道德底线的行为表示沉默,这是不可理喻的。“任何一个地方的道德下滑会动摇那个地方的医学伦理基础。”

他说:“在中国发生的大面积违背道德原则的行为是对医务人员这一称谓的冒犯——你不能成为国家迫害政策的代理人,同时又是病人(生命)的保护者,两个角色是不可能兼容的。”

他认为可悲的是,几十年来,全球大多数医务人员对此仍不知或不信。“长此以往,在一个洲乃至整个地球,会破坏民众对医疗界的信心,比如,下次大疫情再来时,民众还会再听从医生的吗?如果医生们容忍如此令人发指的违反道德的行为,他们还有什么可信度呢?”

他认为,中共主导的残酷迫害,导致中国所有道德和公民的价值观被侵蚀,甚至公民自身也成为中共的财产,良心犯被关押、被折磨,甚至随时都会被迫害致死。

最后,里昂斯医生表示,自己虽不是法轮功修炼者,但感到有责任为他们发声。“二十二年的迫害,实在太久了。”“我相信,法轮功的真、善、忍准则具有普世意义。”

不要成为中共的帮凶

论坛上,医学专家们对防止活摘器官提出了建议。美国犹他大学医学院肿瘤学科主任临床副教授暨医生吉尔克瑞斯(G. Weldon Gilcrease)表示,他所在的医疗机构,每年进行中等数量的移植手术。他和同事们都尽所能采取行动制止活摘器官。他举例说,“我们以自己的方式尝试阻止中国人到这里接受移植培训,(因为)他们一旦回中国,可能就会参与活摘器官。”

美国医学会(AMA)前理事会主席、名誉教授斯加列托(Raymond Scalettar)说:“未来我们需要签署承诺书,就是来美国接受移植手术的训练者需要(签字)同意道德伦理原则,才能进入移植训练计划。”

背景介绍:

“打击及防制活摘器官世界峰会”的主办单位是在欧美亚洲长期致力于制止中共活摘器官暴行及捍卫思想自由的非政府组织,包括五个非政府组织“医生反对活摘器官组织(DAFOH)”、欧洲“CAP 信仰自由组织(CAP Freedom of Conscience)”、日本“移植旅游考量会(TTRA)”、韩国“器官移植伦理协会(KAEOT)”及“台湾国际器官关怀协会(TAICOT)”。

峰会从2021年9月17日到26日连续在两个周末,举办6场论坛,38位来自19个国家不同领域嘉宾参与,包括欧洲议会议员、法国前部长、众议员、医生、学者教授、法官、律师及人权活动家。

专家从“医学、法律、政治、媒体、公民社会及政策制定”等6大方面,探讨中共活摘器官暴行对人类尊严、生命、生活方方面面的深远影响,并讨论如何打击及防制活摘器官的暴行。主办单位将在会议的最后公开发布“打击及防制活摘器官之世界宣言”,呼吁21世纪人类共同来签署支持该世界宣言;并于会后在全球各地展开实践该宣言内容的活动。

主办单位表示,早在10多年前,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专员ManfredNovak教授曾要求中共调查活摘器官的指控,但中共从未具体回应。

从2013年起国际社会有超过200万的民众签名请愿要求联合国调查活摘器官暴行,欧亚美澳洲除了国会及地方议会多次通过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的人权决议外,今年6月,联合国12名人权专家更发表联署声明,对中共强行摘取信仰团体和少数民族器官,包括法轮功学员、维吾尔人、藏人、基督徒等,对这些可信指控表示震惊。但中共的活摘暴行历经20年并未获得遏止。

主办单位强调,“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的受害者不仅是法轮功团体及少数族裔,而是对整个人类不可侵夺的尊严、生命、身体、自由及生存价值直接的残害。在这个星球上所有人都应站出来反对活摘器官的暴行,这也不仅是为受害者团体伸张正义,更是身为一个人应该挺身而出的”。

主办单位希望借由世界峰会形成更大面积的国际共识,让更多人了解“中共活摘器官是全人类都不能容忍、不能坐视、必须制止的反人类暴行”。


“打击及防制活摘器官世界峰会”开放给各界免费参加,官方报名网址:https://worldsummitcpfoh.info/。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