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魔难惊醒了我

Print

【圆明网】正法修炼走过二十余载,回首过去修炼的日日夜夜,虽然一步一步很艰难,但一直坚定的在证实法的路上走着,苦中有甜,以苦为乐。但直到一场魔难降临,我才逐渐醒悟,看到了自己的修炼状态远离大法的要求,明白了什么是正法修炼。我把自己这段经历及心得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共勉。
从丈夫得病说起

二零二一年六月中旬的一天,丈夫说他的胃不舒服,咽东西疼痛。我说等忙完这几天陪你去查一查。过了两天,他说疼痛加重,我就陪他去当地医院做了全面检查。结果很糟糕:胃里长瘤,已扩散。

抱着侥幸心理,儿子驱车带我陪丈夫去五百公里外的沈阳,在一个比较有名望的大医院挂了急诊。这里的内科主任是妹妹的同学,权威,我们没有排队,第二天由这位主任亲自给丈夫做了检查,告诉我:幽门处长了瘤,已经扩散到肝和腹腔,发现的太晚了,不能手术,不能化疗,也无药可医。回家吧,能吃点啥就吃点,趁着能动,领他出去走走,开心点,走完最后几个月的路。

犹如晴天霹雳,我当时就懵了,不安、恐惧、绝望交织在一起,已全无正念。满脑子都是各种各样的坏念头,压不住。想不明白我怎么能遇到这样的事?为啥我要过这一关?各种人心指挥着我的思想和人身,冷静的时候很少,虽知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但是人心太重,满脑子负面思维。我感觉呼吸都困难,那种来自心底的痛让我意识都有些模糊了……

绝望中唯一能想起来的就是喊师父,我站在医院的长廊里不管有没有人,放开嗓子喊:“师父!师父……弟子要撑不住了!”喊完之后,我感觉沉重而痛苦的压力减轻了。

“你做的好与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与不正、迫害到什么程度,都与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1]我知道我得把住一思一念去修了,不然就钻在旧势力的圈套里出不来了。我告诉儿子和丈夫要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一直念。

从胃镜室出来直接進重症监护室,医生说病灶的部位一碰就流血,不敢碰,所以取出的东西很少。告诉我们看护他,不能动,不能让他睡过去,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就这样在医院度过了两个不眠之夜,这两天比两年还长……

我一直在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因为我没有退路。又想起了师父的法:“但是哪,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师父告诉你们的,你们有你们的那条路走,谁也动不了。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会出问题。”[1]

我暗下决心,一定走师父安排的路,虽然窄但是还有路,要是继续走旧宇宙安排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为祛病 丈夫走進大法

丈夫在医院住了两天,主任和专家也无计可施,也没给他用药。我和儿子商量决定马上回家。

到家后,儿子带上所有的检查报告和片子去了北京肿瘤医院,挂了专家号。结果一样:无药可医,也没有什么办法。我的心情也跟着跌落到低谷,那种无形的压力,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我给同修打了电话。同修来了,说让丈夫修炼大法吧。这时我好象才开窍,怎么没想起来让他修炼呢,咋一点正念都没有了!

让丈夫修大法也不容易,他本人不知道自己病有多么严重,而我又不能告诉他,怕他承受不住。通过努力最终他同意学法了。看着他给师父磕头,我说不出是啥滋味,眼泪一直在流。

学法的日子也不顺,时好时坏,一直有干扰,我的心也被他的好和坏牵动,放不下他的病,更放不下对他的情。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心七上八下的不稳,结婚三十多年了,不经历这一次,根本不知道对他的情有这么重,这么难以割舍。

一天突然明白了,难以割舍的不是我而是那个“情”!

我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学法,向内找,发现自己被情困扰,各种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蜂拥而出,真我被埋,理智不起来。“其实这不是你们生命所要的,不要把这些东西看重,找回真正的自己才最重要。”[1]“可是作为大法弟子来讲,都有一个真正的自己,目地是下世来要得法、助师正法也好、你要救度你那个先前的世界众生也好,抱着这一念来了,那个真正的你是被保护的,真正的你自己开始时起着主导作用。”[2]

我开始清醒了,并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我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只有这一念是我,其余的都不是真我。”

我的正念在一点一点的加强,杂念开始弱了。清醒过来后就又开始抽空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了,一个一个的讲,一个一个的救。

抓住正念

学法让我明白了:这场魔难也是让我修自己的,我有这么多放不下的执著心和人心,这么多隐藏很深的名与利,还有更深一层的情,这些东西都没修去,那这场魔难不也就是让我修炼去人心的吗?不修去它们,能让我圆满吗?我还发现有一个很强的怕心在控制我,那就是怕丈夫离我而去。这颗心太强烈了,强烈到不敢去想,不敢去面对。因为怕,我不敢放松,每天精神都绷的很紧;因为怕,我才必须去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因为怕,我才必须往前走,看起来修炼很精進,可都是站在情和唯私的基点上。

情混在了正念当中,因为都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个是唯私的,一个是为众生的。我给师父上香磕头,求师父帮我把正念和情分开。师父点化我:我学法时是在顺着执着学,发正念也顺着执著去发的,一切都围着情而动。

我发现情真是个多余的坏东西!让我正念不纯,达不到法的庄严神圣。于是我加大发正念去彻底清除它。

在师父的帮助下,我终于把这个情放下了,心也轻松多了。

维护法 去掉有求之心

丈夫得法后,开始消业:先是拉肚子,后便秘,紧接着扁桃体发炎,然后又出现鼻炎复发等等,体重下降,骨瘦如柴。此时的我,心基本可以做到不被带动。再到后来反过来动,告诉自己:旧宇宙的剧本我不演了,也不看了,我来改写一部新剧本,我要唱主角了,决不能任由旧势力对我做各种安排!

我每天千百遍喊:“法轮大法好!”喊:“师父好!”查找自己还有什么地方不合格?哪儿错了?并请师父开示,请师父放心:弟子一定知错就改。

在学《转法轮》的时候,师父的法突然让我醒悟:“大多数人拜佛的目地是什么呢?消灾、解难、发财,求这个。”[3]我发现自己让丈夫得法,目地不纯,想让大法和师父帮他治病、消灾、解难。这颗心多肮脏!大法如此神圣,而我用大法为谋一己之私,是在利用法,这是多可怕的事!

我真诚的向师父忏悔。我还找到这么多年学法都是为我为私的,都是在法中有所求,为自己求,为众生求,从来都没有想想师父要为我得多付出多少心血!悔恨又惭愧的泪水打湿了我的衣衫……弟子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这么多年了,到现在刚从理性上认识到法的庄严神圣。弟子的悟性太差,没有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今天我用无比虔诚的感恩之心向慈悲伟大的恩师道一声:“师父,您辛苦了!感谢您把宇宙最根本大法传给我们,弟子无以为报,只能用精進实修来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我向师父保证:我要修去所有的私,在师父指引下能回到我生命的来源之地。珍惜大法,维护大法,讲真相救众生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我一定尽力而为。

其实师父早就告诉我们:“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慈悲众生。大法不变不动,生生不息,长存于世,天地永固。”[4]

回首过去的修炼过程,感觉自己太弱小,没有师父保护,我什么关都过不去,除了师父没有任何生命想让我们修成。修炼中唯一的法宝就是多多学法向内找。当我们能做的时候,师父会帮我们拿下去那些不符合法的东西,让我们达到法的标准和要求,直至圆满。

做好三件事吧,再苦、再忙、再累都要做好,这是师父对我们的唯一要求。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我们是走在大法修炼的路上,因为是大法弟子提高的根本保障,师父才能保护我们。这是我这么多年来体会到的、实践中证明的。

如今丈夫已好转,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有师父管他,我就不帮倒忙了,修好我自己也才是对他的最好的帮助。

要说的话很多,也不知道我是否表达清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叩谢恩师!

感谢同修!让我们共同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定论〉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