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迫害 朱喜玉再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监狱

Print

【圆明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七日,屡遭迫害的吉林省延吉市法轮功学员朱喜玉女士从吉林省女子监狱回家,朱喜玉的家人被延边社保管理局勒索二十万元钱。为此,朱喜玉向法院起诉,已立案。二零二一年三月,朱喜玉被强制失踪。近日获悉,朱喜玉再次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监狱。

朱喜玉女士,今年67岁,吉林省延吉市朝鲜族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后,朱喜玉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仅在延吉市金达莱广场展示法轮大法横幅或炼功,被绑架就达三十多次,她曾三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非法判刑。此次是第三次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

一、进京和平请愿、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二日,朱喜玉进京和平请愿、说明真相,在北京国务院信访局门口被绑架到延边驻京办事处,几天后被劫回延边,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十三天,又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五天,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一日,朱喜玉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在北京被警察打、踢、揪头发,当时正值萨斯病流行,因她发烧怕传染才被放回家。

二、第一次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酷刑折磨

朱喜玉给延吉市公安局河南派出所管区警察金哲浩写真相信,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九日被绑架,遭恶警毒打。朱喜玉牙齿被打掉,并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朱喜玉被劫入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因不放弃信仰,遭毒打、电棍电击、野蛮灌等迫害。有一次,恶警张淑华伙同张桂梅、王静、张姓老师等恶警同时对朱喜玉下手,朱喜玉被电棍击打晕死过去。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朱喜玉开始绝食抵制迫害,关薇等几个警察同时用多根电棍击打,并用开口器和页子板进行野蛮灌食。每次灌食后,朱喜玉都出现吐血、呼吸困难、大汗淋漓等现象。非法劳教期满,朱喜玉又被加期迫害十天。二零零二年七月八日,朱喜玉走出劳教所。

三、在派出所、公安局,被酷刑折磨致生命垂危

二零零三年九月一日,朱喜玉在金达莱广场炼功,被延吉市公安局河南派出所管区恶警王新年等绑架。在派出所,警察王新年用手铐把她固定在椅子上,铐了十多个小时。晚上,值班警察又把她的脸打得肿得老高。

第二天,朱喜玉又被拉到延吉市公安局八楼国保大队,吊铐十六个小时。前三个小时,用手铐把左手固定在上边,右手是横着绑,两脚离地。三个小时后,把她放下,让她去厕所。朱喜玉被折磨的顾不上脏,上厕所时,用手捧点便池里积下的脏水喝。回来,再继续吊铐,这回是吊铐左手,吊了近十三个小时。

酷刑模拟:一字吊铐

二零零三年九月三日,朱喜玉又被劫入延吉市看守所时,已无法行走,被警察拖入监号。朱喜玉以绝食的方式来抵制迫害。九月八日,开始被看守所野蛮灌食;九月十六日,被延吉市国保大队非法判三年劳教。

警察把奄奄一息的朱喜玉劫往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劳教所见她生命垂危,拒收。警察把生命垂危的朱喜玉甩给在长春大学读书的儿子就溜了。九月十七日下午四点,朱喜玉的儿子把母亲送回家。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朱喜玉回家后,身体恢复非常快,又在延吉市金达莱广场炼功,并跟能见上面的人讲自己遭中共迫害的真相。

四、第二次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四日早晨,朱喜玉从金达莱广场炼功回家后,警察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十一月五日早六点,警察把朱喜玉劫往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朱喜玉坚持信仰、拒绝“转化”,遭到毒打、电击、关禁闭、铐死人床、野蛮灌食等残酷迫害。

朱喜玉述诉:这一次酷刑迫害非常严重,因为我绝食反迫害,被固定在床上四十五天,有时两只手用手铐铐住后,并拢绑在头顶上,把两只脚也并拢绑在脚底下,一宿一宿的,很残酷;绑死人床五天左右,不让睡觉,野蛮灌食,多颗牙在灌食的时候,被页子板捅断;电棍电击十多次,电的肌肉挛缩都成三角形了;在水泥地拖人,屁股磨出血,后背出现血嘎巴,被恶警王珠峰踢掉一颗门牙。

酷刑示意图:死人床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历经一年零一个月的残酷迫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日,朱喜玉堂堂正正回了家。

五、在金达莱广场炼功、打横幅 被绑架三十余次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一日至十八日、二零零五年五月四日至八日、二零零五年七月八日至十一日,朱喜玉在金达莱广场打“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期间被非法拘留多次,有时被电棍电击。

二零零五年八月八日,朱喜玉在金达莱广场打横幅,被延吉市小营派出所绑架,把家中的大法书籍和明慧资料抢走。她两次去派出所要被抢走的东西,被警察拽到车上拉走,扔到远处东佛六队和柱兴农村。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日,朱喜玉第三次去要书,在派出所被用手铐铐了一天。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一日,她第四次去要书,被非法拘留到八月十五日。第五次去要书时,派出所叫单位来人,把她弄回家。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在警察训练的时候,朱喜玉打”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早晨六点,被绑架,下午两点被放回。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八日至九月一日开博览会期间,朱喜玉在金达莱广场被绑架,并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六年九月八日至三十日,朱喜玉被恶人构陷,被非法劳教二年,劳教所拒收。

二零零六年十月九日早晨,朱喜玉在金达莱广场被恶人绑架到110办公室,被劫往北山派出所后回家。

二零零八年六月七日、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八日、二零一一年四月七日,此外还有十多次,朱喜玉在金达莱广场炼功被绑架。

二零零六年二月九日,朱喜玉在路上发真相,被恶人构陷,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天。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二日,朱喜玉在讲真相时被绑架。

六、在精神病院遭受迫害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一日,在市政府的高压下,朱喜玉被单位(当时已内退)强制拉到延边脑科医院(精神病院)“住院治疗”七天, 期间被绑在床上和强迫灌食、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

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朱喜玉再次送进精神病院迫害七天,期间又被注射许多不明药物。

七、在洗脑班遭受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日至七日,朱喜玉被绑架到警察学校六楼的洗脑班关押迫害。

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 朱喜玉在金达莱广场被国保大队郑哲洙从金达莱广场薅着朱喜玉头发,一直把她拖到洗脑班。朱喜玉头发被薅掉,衣服被撕掉,膝盖磨破出血,短短几天,就被折磨成皮包骨。

二零一一年六月四日,朱喜玉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关押迫害,被放出后,继续在金达莱广场炼功;六月十三日被秘密非法庭审。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清晨,朱喜玉从金达莱广场回家后,延吉市国保大队警察闯到她家,把她劫持到洗脑班,下午法院到洗脑班下达非法判决书,朱喜玉被枉判四年;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从洗脑班被放出。

八、第一次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受的酷刑折磨

二零一一年七月四日,朱喜玉在金达莱广场炼功时,被延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郑哲洙等绑架,几个小时后,被劫持到看守所;七月五日,又被劫往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

朱喜玉述说在狱中遭遇:到监狱后,刑事犯蔡青、陈海燕包夹我,因我绝食抗议迫害,七月五日开始灌食。因为灌的太多,每次灌完都吐,蔡青每天都打我,堵我的嘴。五日开始,在床上绑我。用四根绳绑四肢,并固定在床上,白天晚上都绑。她们自己心情好的时候,拿下来让我活动活动。刚开始,小便也在床上,拿盆接。时间长了,允许我下来上厕所。但她们心情不好时,盆也不给,在床上尿。

七月五日下午,刑事犯杨惠来,把我吊起来了。杨惠在两层的床上,四个铁柱子中间放些纸盒,上面用塑料胶布缠几圈,用于固定我的手腕子和脚脖子,再用四根绳,把我的手腕子和脚脖子分别绑起来之后,固定在四个铁柱中间的用胶布缠的纸盒上,腾空吊起来,那时候脸冲着上边。第二天上午,再次吊我,我手脚麻木,颤抖,哆嗦,心闷,难受至极。

中共监狱酷刑:抻床(“五马分尸”)

大概七月十六日,我把鼻子上固定的灌食管拔出来了。监狱实施连坐惩罚,就是我拔的,也得扣包夹的分,我听说后,觉得不该连累别人,就说“刚来不知道,以后不拔。”但是她们说不行,又擅自把我吊起来了。刑事犯蔡青、陈海燕、崔松花、刘玉风四人用爬着的形式把我吊起来,导致我的手腕变成紫色,没有知觉,嘴上吐了绿色胆液,最后放下来的时候,吐着胆液,在胆液上晕过去了。

七月份,包夹换了李雪娜和崔松花(鲜族),她们虽然不太打人,但是晚上四肢绑的更紧。每天手肿的像馒头一样。白天,叫我把手举起来,我躺着把手举起来之后,好多了,但是晚上,还使劲绑。有时候,白天也把手和脚往后一起在身后靠紧连绑在一起,持续2~3个小时,很痛苦。她们也请来一个刑事犯,将我的两只手交叉吊在二层床的两个铁柱子中间,也把左右脚交叉吊在那个铁柱子上。李雪娜用脚踩我的脖子,我嘴里不自觉的吐出“呱呱”的鸭子声。

包夹还经常把我的四肢吊起来(身体在床上)。最痛苦的是侧面绑,即左脚和右手各自使劲抻开并绑到床右侧上,左手用劲抻开后绑床左面中间部位,右脚抻开后,绑在左侧下面位置上,李雪娜说“这么绑,一般一个小时承受不住,”但我整整被绑了五天晚上。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我被转到八监区411监舍。以后我知道了包夹张艳梅打人的手段:一是的经常打嘴巴子或踢一脚;二是用拖鞋打;三是在厕所抓头发撞墙;四是换硬的鞋之后,一个劲的踢女人的阴部,天天打,天天踢,最后阴部变成黑色,里边形成硬的东西。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至五月二十日,在八监区411监舍,我被整整戴手铐迫害五十三天,因为我点名的时候喊“法轮大法好”,有法轮功学员跟着喊“真善忍好”才加重对我的迫害的。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至二零一五年一月七日,因为我要求公开炼功,一直被强制戴手铐,从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二日直到回家为止,一直戴手铐,每天只开三次手铐。其中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二日至六月十四日在八监区411监舍戴手铐,六月十四日至六月二十一日回家为止在408监舍戴手铐。

九、再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日,朱喜玉被延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郑哲洙等绑架到洗脑班关押迫害;三月二十二日被“监视居住”半年。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公检法以解除案件为名把朱喜玉带到法院开庭,宣布解除案件,朱喜玉当场回家。

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朱喜玉被延吉市法院分别枉判刑四年,当场被非法关押;五月九日被绑架到延吉看守所;五月十一日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七日,朱喜玉从吉林省女子监狱回家。

朱喜玉回家期间,家人被延边社保管理局勒索二十万元钱。为此,朱喜玉向法院起诉,已立案。

二零二一年三月,朱喜玉被强制失踪。近日获悉,朱喜玉再次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监狱。

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各级司法机关明目张胆的对法轮功学员不讲法律,警察抓捕、入室抢劫、勒索钱财;甚至检察院、法院捏造罪证、罪名构陷,给广大法轮功学员和家庭造成了重大伤害,而且也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灾难。

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于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师父传出,他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原则指导人修炼,辅以简单优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修炼人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身心净化,道德回升。

修炼法轮大法福益家庭、社会,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在未来法制昌明之时,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都面临未来正义法庭审判和终身追责。

吉林省女子监狱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兰家镇郭家村富盈路
邮编:130114
狱务电话:0431-85375031
纪检监察电话:0431-85375053
监狱信访电话:0431-85375060
监狱长信箱:hnaty@sina.com
监狱长安彤宇:0431-85375001
主管教育副监狱长吴晓梅(女,50多岁)
副监狱长魏丽慧:15312692195、0431-85375006
八监区监区长钱伟(女):18504301922
八监区主管教育副监区长陈曦(女)
八监区副监区长高阳(女):1850430226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