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我找到了內心的祥和与喜悦

Print

我叫 Catrine,今年 51 岁。大约两年前,我接触了法轮功。从小,我就一直向上帝祈祷。但是从来没有真正弄清楚上帝是什麽,我有时去教堂,但没有得到任何真正的接触。我有一个很好的家庭,有孩子和孙子,有一个良好且安逸的成长。我觉得我拥有一切,但仍然如此空虚、不安、焦虑和追逐。

我一直是一个非常情绪化的人,自从我母亲生病后,我承受了大约 15 年的沉重悲痛。在这 15 年中我一直在寻觅,现在我明白当时向外寻求了很多。例如天使、能量转换,引力法则,成为成功人士的领导力等大量课程和阅读。我每週翻阅 1-2成功人士的 本书,对我来说就像毒药一样。感觉就像我已经尝试了一切,然后我也做了饮食方面的尝试。大约3年前,我变得越来越迷茫,真的不知道我是谁,压力也很大。现在我真的明白了,那些书对我来说就像一种毒品,一有空閒时间我就想独处,这样就可以安心阅读了。当时可能得到了一丝兴奋,但很快就平淡下来,结果仍是空虚、不安和焦虑。我只想在我的灵魂中拥有平和与宁静,全心全意的微笑,并帮助他人获得祥和。我所承受的焦虑和压力使我的内心完全关闭了。这个是自从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才明白的。

我开始每週一次的炼功,然后通过阅读《转法轮》和参加9天讲法,阅读各地讲法,并从圆明网上的交流故事中受益匪浅。我还阅读了“共产主义的幽灵如何统治我们的世界”,在那裡我也获得了破谜的一块拼图,并且明白了社会是如何被操纵的,而我自己也陷在这种操纵之中。了解幕后发生的这一切既痛苦又解脱,现在我可以更加警觉,找回自己和真相。我真的觉得我是另一个人了, 一个有内涵的人。现在我只能提高自己,每天都做到最好。.

在这2年中,我得到了很多帮助,经历了考验,也放下了一些执著, 包括名利心,妒忌,贪心,评判心这些我过去没有意识到的执著心。开始修炼后意识到当然是轻鬆的, 同时也会难过,过去我真的没有意识到我对自己对别人的很多行为竟然有这麽多东西, 好在现在我可以修去它们了。 自从得法以后,曾经与我关係一直不好的两位亲友,现在我们突然可以相处了。

我母亲在大约 3 个月前去世,她患有长期的神经系统疾病,她在一次事故中心脏停止跳动。当时有一周的时间,我们不知道她是否能活下来。当我被告知我的母亲出事故时,我给一位同修朋友打电话。她和我交流说,不管发生什么都会好的。现在你有机会提高你的心性。我也不再负重,认为父母是否安好责任在我。放手真是一种解脱。

现在我修炼了,我发现我的家人变得更加和谐了。我内心很平静,有一周的时间和我的全家在一起。我们陪著母亲时,她捏我们的手作为回答,她的眼睛在最后几天睁开了,我们在那时守护她。到最后我听到一个细微的声音,说她得救了。当时在我面前立刻浮现了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写的 “那不就是度人吗?” 。我非常感谢我的家人能够在祥和中陪伴母亲,在疫情期间我们被允许探望她不是容易的事。

作为家庭中唯一修炼人对我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做了很多改变,也经历了一些困难,但丈夫和孩子都支持我。例如,当我戒酒时,我害怕被人为无聊和过于规矩。当时有一些反应,但我决心已定!现在周围的人都接受了,并没有多说什么。

在与其他同修一起读法时,我常收到困魔的干扰,就跟注射安眠药一样的睏,根本跟不上。在家练功或读法的时候,我也总犯困。一天学法后我交流了这个问题,有学员讲了师父在《转法轮》中所写的内容,并表示这关于毅力和决心。她这么一说,我顿时明白了,也明白我在人生中需要更加坚定,并真正了解坚定的重要性。所以我早上比较自律,所以决定在早上读法炼功。当我不坚定时就会有漏,容易被干扰和迷失方向。

今年春天,我决定参加哥德堡Brunnsparken的活动。当我到达后,我开始全身颤抖,这样的念头出现了:“我在这做什么!如果我的孩子或他们的朋友看到我在这裡怎么办”。这是一种很不愉快的感觉,这种不好的想法让我很内疚,修炼人不应该有见不得人的想法。但是当我做第五套功法时,我睁眼偷看了一下,看到很多年轻人走上前来,好奇地问问题,于是我就平静下来了,感到非常自豪。这是我愿意担当的。一个学员走近我,笑著说我往前迈了一大步。当我离开时,我真的感到了内力的变化。

今天我更祥和快乐了,放下了很多执著。而我也有了内涵和遵循真善忍的目标。我对生命的意义和使命有了更深入的理解。

谢谢师父的帮助!


(2021年瑞典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