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负面思想 全职做救人项目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同修好!

我教Andrea,我曾为一位开活动策划公司的女士工作,那个工作模式很适合我,一个项目,从创立,进行,结束,到最后评估结果,然后才继续下一个项目。所谓活动策划就是如此,媒体工作也是这样,无论是写一篇文章还是制片。二零一零年这位女士因为知道我对当时的工作不满而邀请我去她的公司。她是这么写的:“安德莉亚,你真正想做什么工作?”她的提问帮助我清晰了自己的愿望:我的愿望是想要全职做救人项目。

我认为当我们有了正念,正神看到了就会给予我们超常的帮助。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说:“可能大家听到佛教中有这样一句话: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仅仅几天后,我和丈夫就开始计划一些新唐人节目。我辞去了常人工作,感觉像是不带降落伞跳飞机一样。成也好,败也罢,反正我们现在要开始制作新唐人节目,就从旅游节目开始做。半年后的一天,一位纽约影视制作公司做行政总裁的同修联系了我。那家制作公司也在做不同的节目支持新唐人电视台。他希望我能够在斯德哥尔摩建立一个分公司,给新唐人提供节目及经济上的支持。

在影业制作公司工作的经历

运行一个制片公司感觉像是不可能的任务。在公司运行期间我对许多同修同事产生了负面的思想和观念。他们怨我,我也怨他们。因为积累了太多的负面因素,最后项目失败了。在我们建立公司的一年后,纽约的总公司告知我们分公司要被关闭。

修炼是在难中修,尤其像我这样背负着许多沉重的执着心的人。这些年来,从开制片公司,为大法媒体做的不同项目,一直到今天,我的修炼之路时而比较崎岖的。

在瑞典语大纪元工作的教训

二零一五年秋季,瑞典大纪元从新整顿,我又一次得到了全职做大法媒体的机会。我接下来要讲的是在这期间两个重大的教训。

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有嫉妒心的人。在修炼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嫉妒,也没感受过那种因为听到他人得到好处,或得到一些自己想要或追求的事情带来的不舒服的感觉。当然嫉妒心是存在的,只不过隐藏了起来。

在大纪元工作的前几个月还比较一帆风顺。我几乎将自己所有的时间都放在大纪元上,渐渐的在这个新的修炼环境中,我与总裁在修炼上的摩擦开始逐渐加剧。我带着很多负面的思想加入项目,不过当时没有觉得严重。由于自己没有清除掉那些思想,在碰到一些情况时就不断的加强着这些负面思想。最后那些思想越来越多也越发明显,情况不能再持续了。而我的修炼没有跟上,全是人的观念,导致我没有能力做好一份需要大法弟子正念的工作。我感到万分疲惫,快到极限了。我提出希望半职,但当时这不符合公司的要求,所以我不得不离开。从表面上看,用人的解释或常理可以解释发生的这一切。被辞职貌似是因为职业过劳,但真正的原因还是自己的修炼状态。

我无法脱离负面思想的原因是:我有嫉妒心。我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认识到这一点。我又没有想要总裁的职位,当总裁又有压力又郁闷,我自己开过制片公司知道这个职位我永远也不再想要了。而且我认为当时的工作还有意思,比如写文章之类的。

即使我不想要总裁的职位,即便我没有因为总裁职位的名与利而心里不舒服,但是,背后还是有嫉妒心在作怪。我最后是如何认识到的呢?原来我心中一直对他有抱怨。他所做的一切在我眼中都是错的。负面的思想有时建立瞧不起人上。如果看不起别人,一定是我把自己看的比别人好。这种上下比较较量,是一种嫉妒心的表现。

师尊在《法轮功》一书中提到:“有嫉妒心的人看不起别人......。"尽管我对别人有总裁职位没有感到不舒服,但这句话让我认识到了我对他的负面思想的根本原因。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你们互相之间在配合上,心里不平,激动生气,那个时候很难想自己、看看自己是什么状态、出发点是什么人心。多数是自己的意见不被采纳,或者对别人的瞧不起,这两种心的反映是最强烈的。”

对总裁的负面思想越多,表现出来的让负面思想得到确认的情况也就越多。我得到的教训就是,当我对一个人或多人有强烈的、持续的负面思想时,我会给自己制造间隔,最后将自己与他们所在的整体隔离开。在开制片公司时,这些因素导致了项目的失败。在做瑞典大纪元时,这些因素导致了我被辞职。

归正我在婚姻中的角色

下面交流的是同一类问题体现婚姻中,给我带了的一段困难时期。我和丈夫结婚十五年了。那时认为反正两个人都是修炼人,即使碰到摩擦我们也能解决。几年过去了,我发现丈夫身上的缺点越来越多。记得有一次我自认为修的不错,用温柔的声音,亲切的问他可不可以将脏碟子放到洗碗机里而不要放到桌子上,他很生气。我还觉得莫名其妙。我没有看到私底下的一颗想要控制他的心。我当时只是修了表面的说话方式,他却感到了我的控制欲和不纯的目地,他当然生气了。

我对很多事抱怨,常常是小事,最后他不再接受了,我也就收敛了些。我只是表面上不再去说什么,但心里仍然想着,不知不觉中给自己的婚姻制造了越来越多的裂缝,日夜积累。有一天暴风雨来临,婚姻面臨崩潰。

如刚才所说的,当我长时间不能消除坏思想时,我所在的整体就会出现裂痕或导致我自己将自己隔离出去。我无法摆脱这些负面思想的最大原因就是:我总是认为就事论事自己是对的,而沒有去看事情本身後面藏着的执着心。

我的认识是当大法弟子对他人有负面思想时,就能导致自己和大法项目产生间隔,或将自己从学法小组中隔离。如果对自己的配偶有负面思想就会导致婚姻产生裂缝。如果对同修有负面思想时就会导致大法弟子的整体出现裂缝。有负面思想的地方就会导致分解破坏。我们是要对自己不好的思想所导致的一切负责的,无论事情的原由是什么。如果我们能够停下来转变自己的思想,那么环境也会有所转变,关系会和好。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人心互相碰撞,不向内找,都用人心想问题,你看不上他,他看不上他,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间隔,就合不来了,跟常人一样嘛。用正念去看问题呀,都想自己哪没做好,真的自己做好了,那对方也会看到变化,他也想自己哪没做好啊,能这样就不会出现间隔。”

那么情况是如何转变的呢?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严肃的对待修炼,每一个出现的思想我都会认真对待。对丈夫或他人的负面思想一出现,我就会停下来反观自己,归正自己,让自己正面看待问题,并且对每一个关和思想都以一个修炼人的角度去对待。我不再给那些负面思想任何空间,任何一个坏思想都不可以进来干扰我。

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中说:“这样,就说明这个人可度,能分明好坏,也就是悟性好,我的法身就会帮助消去大部份这种思想业。这种情况比较多见。一旦出现,就是看自己能不能战胜这坏思想。能坚定者,业可消。”坏思想不一定都来自于思想业。我认识到的是师父讲的理,只要有决心,坏思想就可以被消掉。这样我的婚姻开始有所转变,我们之间的相处变得更加和睦。几个月后我们又在一起工作了,这一次我们的基础也更加牢固了。

回到讲真相的修炼话题中。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继续在我和丈夫的制片公司,新唐人及大纪元里面做制片工作和一些其他项目。我们间接性的时而给常人客户做项目,时而做与真相相关的制作。从一年半前我们开始全职为美国新唐人有线电视做节目。我少了一些对舒适、以及用自己方法做事的执着,所以项目做的很顺。我也不再放任坏思想不管,而是发现后马上处理,清除它们。

时不时的会有常人相关的项目,让我们家庭资金也向好的方向转变,生活不奢侈但富足。,我对尊敬的师父有无量的感恩,让我在这个历史时期有这个荣幸和机会全职做像新唐人这样的讲真相项目。

感恩师尊,感谢同修!

(2021年瑞典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