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兰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Print

【圆明网】甘肃兰州监狱共有十四个监区,包括少管、老残监区,根据明慧网报导的不完全统计,从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八年,被劫入兰州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达百人。现在,最邪恶的监区要属二监区,五监区、十一监区、十二监区这四个监区,不仅没有基本人权,如劳动任务超额、伙食差、供水不稳等,监狱相关区长、狱警唆使纵容恶暴犯人虐待法轮功学员。以下是部份迫害事实。

一、监狱基本生活条件恶劣

二零二零年,甘肃监狱系统用于对各监狱警察的奖励性工资和各种资金达四亿多人民币。这种奖励性资金来源于服刑人员对劳动任务超产部份的提成,这种对警察的激励性措施是建立在监狱服刑人员加班、加点完成劳动任务的基础上的。

单就兰州监狱而言,自从恶警张永维到兰州监狱任监狱长后,劳动任务翻了两番还多。伙食越来越差,一个月见不到一丝猪肉,星期一、三、五、六中午饭,见到的是切成肉末的鸡胸脯肉,这便是一周中最好的改善了,其它时间是水煮菜。

监狱对自来水的供应是定时的,早上六点左右供半个小时,晚上收工后六点半供半个小时,晚上九点半关监舍门后,再供水,加满各层楼两个一立方米多点的水箱,平时没有水。天气炎热,高温达摄氏40度、41度时竟然不给自来水。

劳动任务无节制的增加,劳动时间不间断的延长,几乎没有星期天。星期天出工属正常现象,而休息是偶然的、罕见的,一个月休息不了一天,“法定”节假日被无限压缩、取消。每天早上五点四十分起床,六点二十分出工到晚上六点半或七点半收工属正常收工,还不包括晚上加班。中午除五监区、七监区、九监区、十一监区四个服装生产监区收工回监舍吃饭外,其它监区在生产车间用饭,用饭时间20-30分钟。晚间加班的一直要到晚上九点左右,有的甚至到晚上十一点。

二、十一监区的迫害事实

十一监区是一个非常邪恶的监区,所谓的“转化”与否,都由十一监区来“鉴定”。原监区长段宝峰在定西监狱任狱政科长时,将一名服刑人员在自制的电椅上电死,后来转到兰州监狱。段宝峰罪恶累累。他是酒泉市金塔县的,和原教导员何百鑫、原副教导员蒋玉言,指使犯人杨恒军、朱建军(也是金塔县的,和段宝峰是同乡)、陆勇、颜铭强、朱新武对法轮功学员杨学贵进行了疯狂的迫害。

恶徒们采用床刑把法轮功学员杨学贵铐在床上,把手和脚固定死,脖子,胸部和小腿各有一道细的铁链锁住,整个人被一动不动的锁在床上长达半年多时间,每天给插管灌食一次。整个房间是用40公分厚的海绵包起来的,固定杨学贵的床板的屁股下有一个洞,供大小便之用。恶徒朱建军还经常掐杨学贵大腿的内侧,致使杨学贵的大腿和臀部生了疮,皮肉溃烂后又化脓,发出了很浓的臭味,溢满了整个房间。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捆绑在床上

杨学贵是对越作战的功臣,立过二等功,后来在其战友也是杨学贵的上司的强烈要求下,恶徒段宝峰才将杨学贵放开。杨学贵经历了无数次的折磨与反折磨、迫害与反迫害,一度无法走路。

法轮功学员葛青春被烟头烫的浑身都是伤疤,耳朵也被烫的萎缩了。

三、二监区的罪恶

二监区一位家住白银市平川区的法轮功学员,年龄已经70岁了,双手被铐在床头架上已经四个月没让睡觉了。

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恶徒逼迫用抹布擦拭地板时,被该恶徒一脚踏上去,头撞在了床头架上,脑壳被撞裂,送到外面医院抢救,换了个塑料脑壳。而踏他的犯人却逍遥法外。这里有二监区邪恶的监区长苗玉海,后继监区长白建明的指使和袒护。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四、十二监区的迫害事实

原监区长赵瑞在后来成立的十二监区收受服刑人员的敛财,培养牢头狱霸,迫害法轮功学员。

狱警王国臣劣迹斑斑,在五监区任教导员时,把服刑人员用手铐吊起来练拳击。法轮功学员王有江被他和当时的副教导员赵瑞、当时的监区长张海军迫害的半身瘫痪,后被犯人陈飞来迫害的失去了生命。

王国臣在任一监区监区长时和当时任教导员的孔繁平对法轮功学员孙照海进行了疯狂的迫害,把孙照海的牙齿打得几乎完全脱落,孙照海绝食反迫害长达半年多。

后来,王国臣又调至九监区任监区长,一次对九监区的一名服刑人员施以“辣椒水”(一种警具)喷射后,又以电棍击打,致使喷射出的“辣椒水”被瞬间点燃,将面部大面积烧伤。最后,王国臣又调至监狱生产科任科长,虽经烧伤者家属多次告发,但至今王国臣仍逍遥法外。王国臣是天水市张家川回族自治县的回民,罪恶累累。

五、十监区的迫害事实

十监区原教导员刘耀军,原副教导员王子卓对法轮功学员关龙山进行迫害,指使服刑恶徒张世昌对关龙山施以拳脚,不让睡觉。后来刘耀军调至十二监区(原未成年犯监区)任教导员,后又升任监区长,在未成年犯监区以照顾未成年犯为名向家属索取钱财,后被家属告发,调至综合管理科任科长,至今逍遥法外。后来王子卓升任了教导员,监区长,他指使犯人马强对法轮功学员周魏进行了长期迫害,不让睡觉,冬天要洗凉水澡。

十监区三分监区的分监区长王志宏对法轮功学员陈永森进行了迫害,七月十日至七月十六日一周不给菜吃,每饭只给吃一个馒头,陈永森69岁了,两眼曾被高压电刺伤,双目几近失明,双腿、胳膊肿胀流脓,却不带到卫生所看,还要求写书面申请才能去看(不能找人代笔,只能自己写),每天还要参加劳动。

法轮功学员李文明自从二零零三年被关进监狱的,第一天就被关进了禁闭室,随身带去的衣服被恶警赵之勇撕破,以后又多次被关进禁闭室,并在冬至那天给戴上六十四斤的脚蹽,手、脚串在一起,穿着单衣,关在禁闭室的小放风场长达一个月。后来又多次关在监区设置的小号室里,昼夜被铐在床头架上不让睡觉。二零一七年被长时间关在小号室挂在床头架上,致使法轮功学员李文明全身浮肿,出现血尿后才被放下来。当时的恶警有戴学义(已得肺癌死了)、罗卫东;服刑恶徒有牛明泉、谷宁宁、马永成。李文明二零二零年再次被恶警张玉泉、王子卓迫害,晚上铐在床头架上不让睡觉,白天锁在“老虎凳”上不让动弹,出收工戴黑头套。

酷刑演示:老虎凳

六、其它监区的迫害事实

在五监区,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神智不清。监区长桑润杰、犯人汤涛当负主要责任。

三监区监区长苏泽明,姓王的教导员与原监区长袁晓宏、原监区长朱佳亮都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多人多次的迫害,尤其是朱佳亮、袁晓宏更是疯狂。

四监区监区长蒋海伟、恶警潘亮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疯狂的迫害。

七监区监区长魏周东、教导员陈和平对法轮功学员金吉林进行了长达两年多持续的迫害,每天只给一小纸杯水,每顿一个馒头,不让吃菜,每天蹲在小号室。法轮功学员金吉林在原九监区时曾受到来自当时的副教员张海军的疯狂迫害(张海军已升任临夏监狱副监狱长),他指使犯人用开水把金吉林烫得浑身起满了水泡,又用针刺破,再洒上食盐,名“消炎”。张海军是一个罪恶累累的恶魔。

二零一八年服刑人员王星云因胆管发炎不给治疗,死在了监区。二零二零年全年兰州监狱病死的服刑人员达二十多人,都是因为有病得不到及时治疗造成的。也不都是这样,一些职务犯罪、毒品犯罪却享受着其他服刑人员享受不到的待遇,原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入狱后,未在生产线干一天活,要么在管教办,要么打扫个卫生。毒品犯陈庆华每天只烧两次开水,养着一黑一花两只猫,中间不知存在着怎样的利益交换。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