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中共迫害手段

黑龙江宾县72岁孟庆兰被非法判刑四年

【圆明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哈尔滨市宾县常安镇古稀老人孟庆兰因为信仰法轮大法,被劫持到依兰县法院非法庭审。孟庆兰老人的儿女们眼看着善良的老母亲被法警非法押走,心如刀绞,欲哭无泪。孟庆兰被依兰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法轮功学员孟庆兰,女,72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宾县常安镇常安村。孟庆兰修炼法轮大法前体弱多病。因为公公脾气不好,孟庆兰和后婆婆之间矛盾也很尖锐,生活负担特别重。她平日里昏昏沉沉,走路都得靠扶着东西,一天最多吃拳头大的干粮。孟庆兰时常有轻生的念头,感觉活着没有意义。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修炼法轮功的邻居对孟庆兰说法轮功特别神奇,可以祛病健身。孟庆兰到了炼功点,听着优美的炼功音乐,一种说不出的神奇感觉涌上心头。就在第一天去炼功点学功,真出现了神奇。当天回到家后,孟庆兰感觉象换了个人似的,病全没了。

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九年十年的时间里,孟庆兰老人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六次;家属被勒索钱没给任何票据;孟庆兰老人还被非法劳教两次。

百余法轮功学员被同时绑架 14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黑龙江省在省国保处长杨波的统一指挥下,几乎同一时间,在全省范围内绑架了一百多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清晨,宾县国保张庆雷积极配合杨波行恶,25位善良的宾县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孟庆兰老人就是其中的一位。

其中,14名宾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孟庆兰老人被劫持半年后,被非法开庭,被非法判刑四年,其他13人分别于二零一九年四、五、七月被依兰县法院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和罚款情况如下:

陈会江,九年,勒索罚款六万元。
宋九香,八年,勒索罚款六万元。
谭桂琴,六年,勒索罚款四万元。
白丽艳,五年,勒索罚款三万元。
王德,四年,勒索罚款两万元。
谭广梅,四年,罚款不详。
王晓荣,四年,罚款不详。
王连全,二年半,罰款不详。
安国强,二年半,勒索罚款八千元。
曲洪华,一年半,勒索罚款五千元。
李维库,九年,勒索罚款六万元。
王亚琴,五年。
孟庆兰,四年。
白丽杰,三年九个月。

为法轮功说公道话 屡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同年十月,孟庆兰想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走到哈尔滨火车站,就被宁远派出所警察劫持回来,被送到宾县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孟庆兰被强迫放弃修炼法轮功,每天都要双手后背,九十度弯腰站着,一站就是一个小时左右。孟庆兰被非法关押了八个月,被勒索了1600元钱,说是伙食费。

二零零零年六月黄历五月十三日,孟庆兰去北方剧场,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第二天早上,当地派出所张绪东、鲍春雷、乡政法委张庭海、常安村孙永富、刘彦彬把孟庆兰和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强行推上车,孟庆兰她们被劫送至宾县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被勒索罚款2000元,被大队扣口粮地罚款。

二零零一年十月,孟庆兰发放法轮功资料救人,当地派出所警察到她家非法搜查,把孟庆兰绑架到宾县第二看守所,孟庆兰被非法劳教一年,家里只剩一个老人孤独无助。

孟庆兰在看守所期间,要定时排队上厕所;饭菜里的咸菜是臭萝卜;玉米粒中掺杂着耗子屎、草木杆、土等,用大铁锹往粉碎机里填,粉碎出来的玉米面做成发糕;被强迫背诵监规,背诵不出来上大挂。一次站队时,孟庆兰被一个叫王敏的女警察扇了两个大嘴巴。

每天早上六点左右到晚上七、八点钟干活,编织汽车垫、装牙签。孟庆兰因为不配合,被罚坐小板凳,从早上一直坐到晚上九点多钟。因为长期遭受劳动迫害,孟庆兰的身上长满了疥子。

全身的疥子又痒又疼,硌出血后结疤,一脱线裤粘的满裤子是血。流血、结疤,每次一脱裤子就揭下一层皮,晚上基本上上半宿都睡不着,挠的满手指甲里都是血。每天还要不定时的检查背诵或提问,配合不好就要受各种惩罚。

在万家劳教所,孟庆兰受尽了折磨。在劳教所得疥疮后,疼痛难忍,受尽煎熬,无论身体怎么难受,也得被逼迫去劳动奴役。

二零零三年五月,孟庆兰在路上被绑架,警察孟庆兰送宾县第二看守所,孟庆兰绝食抗议被无辜绑架。公安局让孟庆兰的家属交钱放人,一手交钱,一手放人,孟庆兰家被勒索罚款五千元。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左右,孟庆兰的侄女结婚,孟庆兰去送亲。孟庆兰带着真相资料挨家挨户送,中途孟庆兰给一个男子讲真相,被他举报,孟庆兰被劫送到海伦县看守所。孟庆兰绝食抗议五天,又被转送到大狱。在大狱,有一个老警察说:“这么大年纪了,你们把她抓来干啥?给造成这样,到时候怎么给她家人交待?赶紧送医院。”

孟庆兰在医院住了三天,警察看孟庆兰没什么好转,便通知家人来接她。其中有一个警察说:“她儿子是工头,给他多要点钱。”孟庆兰的儿子说:“我先看看我妈。”发现孟庆兰状态特别不好后,孟庆兰的儿子就说:“你们把我妈造成这样,弄出个三长两短的,我会来找你们的。”孟庆兰被接回家。

二零零九年中国新年前夕,孟庆兰傍晚出去发真相资料时,被一个出租车司机举报,孟庆兰被拉到哈尔滨平房派出所。孟庆兰被一个警察扇了两个大嘴巴后,送到哈尔滨鸭子圈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后来被转送到前进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前进劳教所,孟庆兰被强迫放弃信仰,不听从,就被上大挂。在劳教期间,每天工作多至十几个小时,挑装牙签。任务定量,完不成回去接着做。在一个大筒子楼里干活,东北这个期间特别寒冷,好多人都被冻得手、脚、耳朵都红肿了。

“上大挂”酷刑

有一次因为太冷,孟庆兰不想干了,被一个叫刘畅的警察一脚(皮鞋)踢到她的前额,顿时起了个鸡蛋大小的肿包。后来家人接见,发现孟庆兰被打了,家人怕孟庆兰再挨打,就给警察们送钱(钱数多少孩子至今也不告诉孟庆兰)。

开春时,还要种地,每天都会安排满满的活,不让闲着。背监规时,法轮功学员起背《论语》,被警察用电棍威胁,其中一个法轮功学员被电棍打。有一次上面来劳教所检查,警察要大家统一口径。孟庆兰不配合,被带到楼上的一个房间,王敏等警察用她的脸、脖子等处。

有一次在宾县,孟庆兰正在路上走着,常建民碰见她,拽孟庆兰手里拎的包,打电话叫来警车,把孟庆兰绑架到宾县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七天。孟庆兰的孩子又了花钱,才把她放回家。

这些年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给孟庆兰老人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也给她的家庭带来了无法愈合的伤痛。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