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同修大法 遭非法劳教 妹妹被迫害离世

Print

【圆明网】重庆法轮功学员郑桐云和妹妹郑庆云同修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为做一个好人,姐妹俩坚定信仰,却惨遭劳教迫害。妹妹郑庆云在被非法劳教后,在肉体的伤痛和巨大的精神压力下,于二零一五年含冤离世。

法轮大法给姐妹俩新生

郑桐云,女,今年78岁。一九七三年,郑桐云生孩子时,产后大出血,导致休克。经抢救保住了命,却落下个产后寒、怕风,连三伏天都不能吹风扇。同时,郑桐云还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血小板减少、白血球少、心律不齐(高二百零二低四十三)、严重的偏头痛、肾炎、肾盂肾炎、肠胃炎、长期服药造成了药物性肝炎,四处求医,也不见效。

一九九四年,郑桐云幸遇法轮大法。她炼功不久,所有的病无影无踪,她体会到了什么叫无病一身轻,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是法轮大法师父救了她。郑桐云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善待一切人和事,思想得到了升华,生命越来越走向纯真、美好。

郑庆云,女,一九五三年生,原重庆长安厂退休工人。郑庆云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她为做一个好人,坚定信仰法轮大法,却惨遭迫害,二零一五年被迫害致死,时年62岁。

因坚持信仰 郑桐云遭受中共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五日,郑桐云为了百姓了解法轮大法好,在巴南地区农村挂条幅、发真相传单、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遭不明真相的当地生产队长构陷(此人二零零三年遭恶报死亡)。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八日,巴南区安南派出所警察闯入郑桐云的家中,非法抄家,抢走师父法像、讲法录像光盘、大法书籍、录音机等私人物品。郑桐云被绑架到安南派出所。二天后,郑桐云又被绑架到巴南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七日,郑桐云被非法劳教一年,被绑架到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

在劳教所,郑桐云被迫做奴工,编藤椅、剪辣椒、钩手机套、包糖果等等。狱警以检查身体是否藏有经文为由,多次迫使郑桐云和其他大法弟子当众脱光衣服,不停地下蹲,对她们进行羞辱。每周,都要强制郑桐云违心的按她们的要求写一份“思想汇报”。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郑桐云的老伴由于心脏有病,需要做搭桥手术,因为病情特殊,重庆各大医院都不敢做这个手术,需要转到北京治疗。可派出所警察却割断人的亲情、道义,不准许郑桐云前去护理。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郑桐云在九龙坡区法院对面的巴国城车站刚下车,就被几个便衣强行绑架到车中,劫往九龙坡区西彭派出所非法关押。

三天后,郑桐云被非法押回到家中,警察进行非法抄家。他们抢走师父法像、录音带、现金九百余元等。然后,将郑桐云绑架到九龙坡区华岩看守所关押一个月。

一个月后,郑桐云又被非法劳教一年。由于在转运站做体检时,郑桐云的身体不合格,他们只好放她回家。

二零零二年,郑桐云从劳教所解教回家被严管一年,二零一零年从转运站回家,被严管三年。歇台子派出所强制要求郑桐云每个月要写一篇“思想汇报”。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郑桐云在女儿家带外孙,三个协勤企图强行绑架她到洗脑班,在郑桐云和家人的坚决抵制下,未能得逞。

二零一一年,薄熙来、王立军在重庆大肆迫害法轮功,搞人人过关,叫嚣要百分之百的“转化”。二零一一年七月,居委会的三个人让郑桐云的老伴将郑桐云从女儿家喊回,目的就是要郑桐云在她们写好的“三书”上签字。他们还偷偷地给郑桐云拍了照。

多年来,郑桐云遭迫害、骚扰,致使郑桐云老伴听到电话和敲门声就站立不安、精神紧张,中共的迫害给郑桐云和家人造成严重的精神伤害。

因坚持修炼 妹妹郑庆云被迫害离世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六日,郑庆云在巴国城车站下车时,被九龙坡区国保绑架后抄家,警察抢走师父法像、讲法光盘、台式电脑,彩色喷墨打印机、乘车卡一张等私人物品,被九龙坡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郑庆云受到残酷迫害。每天被逼着看污蔑师父、污蔑大法的电视录像,强行洗脑。白天做奴工,晚上逼着写“思想汇报”,被逼骂师父、骂大法。稍有不从,恶人就大打出手。劳教所以检查身体是否藏有经文为由,强迫她当众脱光衣服,不停地下蹲,进行羞辱。

入狱不久,郑庆云开始下肢浮肿,走路出现困难,但每天仍被逼着做奴工。警察却说郑庆云是因为高血压引起的,就逼迫她吃药。警察和包夹看着她把药吃下去,张开嘴确定药吞下后,她们方才离开,并在她的饭里放药。

郑庆云回家后,反应迟钝,头晕、心慌、无力、从头到脚全身浮肿,肿得连四肢都不能弯曲,走一步路都很艰难。

就是这样,街道居委会还经常电话骚扰,监控。他们没有看见郑庆云出门,就借口关心,上门查看。待他们看到郑庆云被迫害的这般惨状,竟吓得不敢停留,赶紧溜走。但是他们却丧尽天良逼迫郑庆云的儿子、儿媳在家监控她,并取消她儿子的提干资格,制造家庭仇恨。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二日,郑庆云在肉体的伤痛和巨大的精神压力下,被迫害离世。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