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美得法有奇缘 真修实修见神迹

Print

【圆明网】从十几岁,我就开始思索生死问题,二十多岁,就一直在求道的路上,佛家、道家、基督教,一直不断的追寻、拜访,漫漫长路,结果把自己的心性越磨越差,没有当初那样的纯净心。每每在心性上挣扎,最终都会被后天强大的观念打败,一直都没有真正从内在改变。
美国得法奇缘

二零一八年,我突然入围了被奖励去美国十五天游的旅游团。我记得,那是四月二十一日,我们一行到达圣地亚哥。我当时没有按照这个项目安排的去参观,难得这么迷人的海岸风景,我就一个人端着相机,四处拍照。

这时候,我看到一帮穿黄色衣服的人在炼功,边上有很多人发资料,还有大纪元的一位女记者在采访行人。我当时就很好奇的接过资料看了,那个女记者和一个炼法轮功的女士走过来,问我对法轮功了解吗?我说小时候读书的时候,看电视,国家天天报道,不让我们炼,我当时真的接受是“×教”。

她们就开始和我讲真相,另外一个女士给了我一本小的《转法轮》,让我回去看。这时候,那个女记者就说给我做一个采访。我当时就同意了。她问了几个问题,我都回答了,包括对法轮功的不理解,到现在看到真相资料后的看法。

这时候,我们同行的几个人就过来拉我,叫我走,导游让他们过来的,说到处是特务,你想回去被抓起来吗?我当时第一个举动竟然是把那本小黄书藏在相机大包里,和他们走了。当时一路上整车人都在说我,说国外很多党的间谍,到处都是,他们说得很吓人,我一点不害怕,真的很奇怪。

第二天,去海参馆买海参的时候,一位德国籍老太太在我们车边上发真相资料,她当时和我说,她是德国人,这个功太好了,救了她,所以她希望帮助更多人。我听了,就接过真相资料拿上车,结果车上人各个都白眼看我。我当时被老太太感动,我就得接下她的资料,我当时就是那么想的。资料最终留在酒店,我没带走,我把书带回来了。

我回到国内,记不清楚是什么时候、什么原因,我开始看起《转法轮》来,结果把我几十年的疑惑都解开了!我当时学的佛法,说如何才能成佛,我一直在心里不认同,我心里一直觉的是一世可以修上去的。结果看到法轮大法竟然可以一世修成,这么神奇,这么不可思议,感觉李洪志师父太伟大了,传下如此救众生的大法,当下就想学这个功法。

可是我很为难,我这么几十年来,从没见过身边有人跟我说过法轮功,甚至都没听说有人炼这个功,我在网络上根本就搜寻不到在大陆去哪里学,国内又是禁止的,怎么找到人教我啊?我当时真的是好无奈。

最后,我决定,再去一趟美国,既然是在美国得法的,我当时把那个真相资料拍下来,上面有电话。我很后悔当初在圣地亚哥被他们拉走,电话也没有留一个!

二零一八年九月九日,我又到了美国,当时在美国的朋友开车来接我。到达洛杉矶后的第二天,我就让她给我打电话联系,后来,她给我在我住的酒店附近找了一个教功班。教功班义务负责人说这个班已经结束了,得等下一个班。我和她说了情况,她说,让我过去,她单独教我。

她把地点发到我朋友的手机上,我让朋友开车送我去学。当时学了四套功,因为有急事,我朋友晚上就来接我,开车回另一个城市了。

等我再返回洛杉矶,我又和教功班义务负责人联系,我说要过去学功。她很热心的又教了我。我主动的三退。当时教我第五套的时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我这么七、八年来都不能双盘的,竟然可以奇迹的直接盘上去,而且不感到疼痛,特别舒服!

当时坚持了四十分钟后,我感到痛了,就把腿放下来,结果教功班义务负责人说以后让我坚持到音乐停止。她跟我说,可能回去以后,你盘不上去,但是一定要坚持炼功,以后会盘上去的。我当时不相信,因为在那个炼功场,我一看师父的视频,就感觉法轮在身体里转动。所以,我坚信回来后一定可以盘上去。她让我带两本书回来,一本《转法轮》,一本《大圆满法》,还有一个播放器。

我那个美国的朋友当场就让我不要买,说回去过不了海关,会被抓的,说她以前有朋友被抓过。我很坚持,一点不怕。结果顺利的把书和播放器带回了国内。我回国后,没有师父的教功视频,我就翻墙進入网站,花了几个小时下载的。真的是没有怕心,什么都顺利。

以上是我得遇大法的经过,我很感谢在圣地亚哥送我书的同修和那个女记者,当时我想不通为什么我需要跑这么远才能得法,终于明白是师父的巧妙安排,可能是保证我的安全。因为如果在国内,可能没有人会这么详细的把功法教给我,让我顺利的能自己修。毕竟到现在,我也是一个人在学法,只有这两本书,然后连发正念和讲真相都不懂,更不知道是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说来惭愧。

真修实修奇迹

奇迹又一次发生。美国的教功班义务负责人在疫情发生后不用微信,也联系不了,我彻底和大法有关的人失去了联系。当时我在北京,我花钱买的翻墙上网的,都被国内查封了,都不能翻墙,所以,没有外界的督促,我炼功、学法断断续续的。

然而,今年(二零二一年)从二月中国新年开始,我在家里开始炼功,我父亲从来不相信神的,是没有信仰的人,竟然和我妈一起,和我开始学炼法轮功了,一直坚持到现在,有半年了,一天没间断。

他们二老七十岁的人了,炼了一个月不到,就可以单盘一个小时,而且盘腿后,马上站起来。我因为没和他们住在一起,他们两个人每天在家坚持早上炼动功,晚上炼静功。

今年五月份的时候,我开车去内蒙古玩,结果在这七天里,我自然的从头到尾每天看《转法轮》,早上起来就开始看,下午两、三点炼功,然后接着看,就这样,看七天,从来没有一刻是困的,是那种完全被吸引住的认认真真投入的看。第一次把整本书从头到尾全部看完。

之前在美国的时候,我根本是看两页就困得眼睛睁不开,回国后,也是这样,断断续续的没有这样从头到尾的把大法书这么全神贯注的看完。

看完书了,我就翻墙上网,看明慧网上师父的新经文,看到师父说的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于是赶紧开始发正念,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一直坚持下来。

我开始讲真相,当时有怕心啊,对法理解不够,总是找熟悉的人有目地的筛选人来讲,让他们三退,一个月也就退了十几人,而且讲真相的力度不够。

从内蒙古回来以后,我时刻就感受到师父的法身一直在我身边守护我,所以我发正念的时候非常强,我经常约朋友到我这里附近的饭店吃饭,一边吃饭,一边和他们讲真相,他们都愿意三退,也愿意去了解这个法,可是真正和我学法炼功的也就四个人。

慢慢讲真相水平提升了,很多人愿意去记住九字真言,我把重点放在大法是救人的,是宇宙最正的法,而三退已经不是基本目地了。尤其是入党的几个人,我都让他们退了。我有怕心,不敢到公开场合讲,讲的时候也是有一定的选择性,对大法的内涵理解不够,因此進步不大,但是这三件事我对自己说要一定做好的。

有一次,我在吃饭的时候,对一个入了党的医生讲,边上一个男的马上大声骂我,说,要说回家说,再说就报警了!我看了看他,心里一点不怕,就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好的。”然后,那个女医生说他多管闲事,我那时候只是说这个人被背后的邪恶因素控制了,不是他本人,我当时是故意说话大声,好让他听到,可能正念不够,效果是相反的。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临近“七月一日”的时候,每天上午六点,士兵号角响起,士兵起来训练、练操,声音可大了,整个操场响着邪党的口号。我每天刚好那个时候起来发正念,天啊,一立掌的时候,整个一股大的能量向我扑过来,那是层层压过来,向我右侧扑面而来的一股层层涌進而来的能量,上面有一个高大无比的巨大的怪东西(我那时候想是黑势力指挥的神)在上空指挥着这股密密麻麻的小黑团冲上我的右侧脸部和胳膊,我平时一立掌,它们都不敢靠近的,这回这么多这么巨大不怕死的朝我冲来,我有点恐慌了,但还是在守护着正念,不松掌。

这时候,突然师父法身出现了,还有很多的护法神来,那个巨大的怪物一下就被劈得四分五裂的,那股向我而来的密密麻麻的黑团马上就消失,一片祥和。

自从这一次以后,我以后每天立掌发正念,一片祥和,没有任何干扰,这一大片清除得很干净了。这是我真实遇到的不可思议的事情。

从此以后,我在网上看到哪些同修在牢里被迫害,我就发正念,清理那个监狱,尤其是那个辽宁女子监狱监狱长常伟指挥几个牢头迫害我们同修的,一直持续几天清理。

经过五月份到现在的学法,每天做好三件事。师父说了:“在再难的情况下你都得去做好三件事。去救度众生,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大法弟子的圆满绝对不是个人的圆满,一定在救度众生中,带领无数的众生圆满。每个人都是!”[1]我如果做不好,就是有罪啊!

师父讲的话很重,可是在我心里是沉甸甸的慈悲,我感受到了一种无上的慈悲,无法言喻的透彻全身,才让我一个人在发正念的时候充满勇气和正气。我不知道怎么描述这种从师父的话语间传达过来的内在力量。

谈谈真修半年来的心得

师父传法到现在二十多年了,我这个时候才得法,当时心里都哭了,怎么这么晚才得啊,这么多众生都没有办法救啊,所以现在想着怎么更好的助师正法,更好的救度众生。那么所有的前提,就是把法学好!我吃亏就是因为不懂法,二零一九和二零二零年都白过了,以为时间有的是,后来才知道是师父慈悲推延了人间的时间,给大法弟子救度众生!

对法的理解不够,心性上提高就会产生反复,这是我二零一九和二零二零年经历过的真实体会。别人骂我,表面上能忍,可是心里是要求自己忍,没有自然而然的不动心。我每次都动心了,真正的提高就是六、七月份,现在我看人,他们和我说什么,我都不去动心,从根本上去改变。

因为每次发生问题,我都会深挖自己为什么这样反应,背后是什么因素,为什么要和他们争,是觉的他们说错了,还是自己委屈了……所有的一切推到最里面,就是:“他们是错的,我是对的。”这就是最根本的执着。结果我明白了,这个执著就是一个“我”的存在。

师父说:“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2]。我只要内心的思维模式中这个“为我”的框架不倒下去,我就会一直在不断出现的事件中不断的冲突,一直固守着“我的”这个所有的一切执著不放,那我就不会提升!我的怕心怎么来的?就是这个执著来的,这就是对“自我生命的执著”而来的,最根本的就是有一个我认为的“我的”存在,包括我的名声,我的生命,我的钱财,我的面子,我的尊严,我的手、脚,我的心脏等等,一切后天建立形成的坚固的观念,封闭了我们的无我无私的本性。

我解决的办法就是按照师父说的,任何人说什么做什么,我不看表面,我知道后面有深层的东西在影响他们,影响我和他之间当下发生的一切。师父一再强调发生的一切都不可能是偶然的,尤其是修炼的人。所以我不要被牵着走,要马上跳出这个事情来,观察这个问题。所以现在不能忍的事都不觉的委屈和气愤了,很淡淡的不当一回事,这是我三个月来心性上真正提升的,也是我几十年来长这么大,真正发生内在改变的部份。

可能目前师父给我安排的矛盾冲突不是很大,知道我“忍”修得不够吧,但是很神奇的是每次一认真的学法,第二天马上就会出现很多奇怪的小矛盾和冲突,都是突然而来的。因为真、善、忍中,我做得最不好的就是忍,包括忍受不好的环境,不好的饮食,不好的话语,不好的待遇等等很多,大法在慢慢地造就我的一切。大法的“真”会去掉我的一切“假”、一切不真实的成份,这些后天的观念和思想的业力以及一切不正的因素,都会让我归正!

还有在炼静功的那个忍,从刚开始的轻松双盘,到后面的疼得要厉害,每过关,就会又肿又胀痛的,然后突然就好了,轻松自在。隔一段时间,又开始,甚至盘上去都费劲。这些经历从开始的不能入静的强忍的痛,到后面的身心入静的分离痛,我觉的提高的关键就是要学好法,法能圆容一切,归正一切,这是深刻的体会。

毕竟我真正学法就半年多,我自己的心性上很多地方需要提升,包括人心的各种执著。我也希望在国内能有交流的机会,很多同修在明慧网发的交流文章对我帮助很大。我作为初学者也要勇于参与交流,让师父看到我们后来者对大法的信心和对大法目前的认知,也算是对师父交上一份我们后来得法弟子目前的一份答卷。

信师信法是我们修炼的基础,按照师父所说去做,按照法的要求去做,精進修炼,才能不断提升,达到更高层生命境界。

以上所说,仅仅属于个人对法的认识和感悟,不足之处,请各位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