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人的壳 走出人

Print

【圆明网】近几年,本地有多位老年同修在身体上出现不同程度的魔难,有的被迫害离世,有的长期处于魔难中,也有的从法上提高了上来,真正的走出了魔难。
这些同修基本上都是老年同修。这些同修能吃苦,肯付出,她们抓紧时间学法,几乎是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三件事做的很好。但人的观念很重,不会向内找,不会修。这些同修中,有的读法速度非常快,经常丢字,落字,自己根本觉察不到。有的时候根本听不清她们读的是什么,在这样的一种状态下学法,可以想象学法的效果如何。

师父说:“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1]师父在往高层次上带我们,我们就要往高层次上修才行,如果我们不往高层次上走,在修炼的路上就会出现魔难。

在我个人看来,这些老年同修的观念很重,自我很强,但是她们又不知道什么是人的观念,不知道什么是自我,在人的理中打转转,在人的情中患得患失的走不出来。虽然吃了很多苦,过程中却生出了很多怨,没有从心性上真正的提高上来,在得失中,在人的观念中走不出来。

师父说:“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不能总是我给你们消业,而你们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认识、人的观念。你们在对待我与大法的思考、认识、感激方式上都是常人的思维表现。然而我正是教你们跳出常人啊!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2]

如何去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呢?人表面的这层壳又是什么?我个人在法中悟到: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是我们在生生世世的轮回转生中,人的思维,人的观念,人的理,人的情,人的执著,人的欲望等,构成的这个假我。千百年来,我们就是在不断的轮回转生中维护着这个自我(假我),保护着这个自我,证实着这个自我,就为这个自我而活着,而我们真正的自己就被那些人的观念埋没着。我们只有在法中提高上来,才能走出这个假我,从人中走出来。

本地有这样一位老年同修,身体长期处于魔难中,此同修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还操持一家好几口人的吃喝,收拾屋子,打扫卫生,确实很辛苦。在一次和她的交流中,我跟同修说:大姨,师父说:“苦其心志才是真正提高层次的关键。”[1]您不能只做表面上那个烧火做饭的小和尚,您得提高心性啊,虽然吃了很多苦,干了很多活,但是你却怨儿媳妇不干活,怨孙子孙女不收拾,守不住心性了,还会跟人家发泄一通,您这虽然吃了很多苦,但心性没提高上来,过程中还生出了很多怨,您这不是得不偿失吗?师父给您这一举四得的提高机会,不会总是有的,别人都做好了,您这提高心性的机会也失去了。

还有这样一位大姨,在别人看来,她的环境非常优越,老伴支持她修炼,她的饮食起居,所有的一切都被老伴儿打点的妥妥的,平时自己就是做好三件事,有什么需要了,就指使老伴去干,直到干到她满意为止,吃的喝的用的,都过于的精致,以致自己都不知道超市的门口怎么進,生活的像公主一样。在身体上出现魔难的时候,她没有从法上提高上来,想借助外界的力量有所改变;同修到了,就是让同修帮助发正念,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发,同修跟她学法,她也不学,跟她交流,她也听不進去,那个自我就象一层厚厚的壳把她包裹了起来。身体已经瘦的皮包骨了,还不吃饭,因为吃了难受,以至于最后被旧势力拖走了肉身。很遗憾。

师父讲:“也不象你们想的那样,事事神、师父都能包揽你,有些因缘复杂到都不好说。”[3]

师父讲:“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

在我现有层次中悟到:如果修炼人无论遇到任何事情,都能按照师父讲的这段法去做,就能做到事事达到神的标准了。而那些在魔难中走过来的同修,都是按照师父的法在归正自己,他们很谦虚,为别人考虑,身体虽然处于魔难中,还在考虑别人,同修说的只要在法上就听,放低自己,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向内找。

常人中还有:“满招损 谦受益”、“水满则溢,月满则亏”这样的说法呢,听不進别人的话,可能就是一个强大的自我在挡着,就是让你坚持自我,放不下那个自我,觉的自己的对,看不上同修。

师父讲:“其实我们不管是谁什么样,只有一个法,只有遵照这个大法去做,那才是真正的标准。”[1]只要同修说的在法上,就要去听,这样才能在法中不断的归正自己。

在这里也提醒魔难中的同修千万要修去有求之心,不要求结果,求变化。在师父的讲法中我悟到:求和怨是相互依存着存在的,之所以会怨,是因为有求,只有我们修炼中修去有求之心,才能无所求而自得。处于魔难中的同修很容易带着有求之心去学法,发正念,当没有看到效果的时候,就会灰心丧气,甚至会生出怨师父的心,这就太危险了,就有可能被旧势力抓住把柄,加大魔难。

过程中,不管是处于魔难中的同修,还是去帮助的同修,只管做好我们该做的,放下自我,放下有求之心,相信师父相信法,把一切交给师父,师父一定会为我们做主。

本地还有这样一位同修,疫情期间,被封在了家里。当解封后,我们再看到这位同修的时候,真是大吃一惊,同修的脸蜡黄的,没有一点血色,瘦的一阵风好似就能吹倒,真是命悬一线的感觉。

两位同修把此同修接到了我家,和同修切磋向内找。同修已经好久没有睡着觉了,晚上疼的特别厉害,根本睡不着,吃什么都疼,但还是坚持喝一些粥。晚上疼的睡不着就一直听师父的讲法录音。

这位同修平时对自己要求很严格,学法炼功、出去讲真相,都做的很好,是本地区最早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但在我个人看来,同修没有摆正好和家人的关系,虽然承担很多,可是她心里没有放下对家人的怨,我总觉的她在家人面前是在表现真、善、忍,不是在同化真、善、忍,让家人嘴上说不出来什么,但心里不平衡。

同修来我家后,我们和同修切磋向内找,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在第六天早上炼功的时候,同修的状态非常不好,在床上趴着,功没有炼完。当时我正在炼抱轮,脑子就在想:她怎么还是这种状态呢,是什么原因呢?想到这里,师父的一段讲法打入了我的脑中:“大法弟子中不精進的、走极端的,马上归正自己,真心学法、修炼,因为你们在最危险中。”[4]

同修不算不精進的,但在对待家人的问题上,她算那个走极端的,“马上归正自己”[4],师父的这句讲法不断的在我脑中显现。我想到刚接同修来我家时,脑子中闪过一念,同修最多在我家住七天,当时怎么算怎么都是第七天。当时有种强烈的感觉,旧势力马上要下手了,我心里那个急呀,眼泪不断的往下淌,心里向师父合十,谢谢师父点化。

我就想,第七天了,赶紧把同修送回去,还有半天的时间供同修归正了,得抓紧,得赶紧回去归正,跟家人承认错去。母亲同修看到我在厨房哭(我想让同修吃了早饭,再送她回去),说:你别哭了,你去找送来的同修商量,谁接来的,谁送回去合适。我赶紧去找同修。当我找到同修时,同修说,咱俩想到一块儿去了,我也想今天得接她回去了,得给她家人一个交代。

当同修回到家中,解除了误解,向家人道歉后,我就觉的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过程中,同修虽然被家人强行送進了医院,但同修都坚定正念,信师信法。在医院,她给病房中的陪护和病人讲真相。经过多次检查,医院也束手无策,医生说这个手术前段时间做死了一个年轻的,不建议做手术,如果能喝水的话,就回去吧。

同修回家后,坚定正念,法上修,不承认是病,坚持学法,吃了难受,吐了再吃,把医院开的营养米糊送了人。慢慢的,她能吃蛋糕了,后来吃什么也不疼了,体重一个劲的往上长,四个月的时间,基本恢复了一百四十斤的体重,家人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现在同修精進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5]。

师父针对监狱黑窝,有这样一段讲法:“那里是邪恶最后盘踞的黑窝,大法弟子每个人面对的情况都不同,无论如何别丢失自己的正念,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把法放在第一位就能够保持他们的正念,就能够抵挡邪恶,面对邪恶就知道怎么做。但是哪,情况是复杂的,状态不同,有的真的会失去生命,有的被迫害很严重。每个人的情况不同,每个人在历史上的情况,还有旧势力在大法弟子被欺骗的情况下的安排,所以这些都构成了很复杂的情况。不管怎么样,反正是只要心中装着大法,就能走过来,即使失去生命也一定会归位,即使一时糊涂,最后也能走过来。”[6]

师父的这段讲法我觉的对处于身体魔难中的同修也是一样的,无论再艰难,干扰再大,都不要丢失正念,都要心中装着法,把法摆在第一位。记得我处于家庭魔难中的时候,在我最艰难的那段时期里,同修跟我说过这样一段话: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再艰难,都要把法摆在第一位,不要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

同修的这段话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当时我就在想:我个人怎么样都不重要了,就算我有再大的委屈,我都不能让我的行为给大法造成负面的影响,就是这一念,在非常艰难的情况下,让我放下了自我,师父加持我,从魔难中走了出来。

化蛹为蝶很美好,但在我看来这是质的飞跃,从地上爬的毛毛虫化成蝴蝶,对这个生命来说可以说是脱胎换骨,但是如果咬不破那层壳,蛹就会死在壳里。修炼人走出人,才能修成神,只有修去人中形成的一切,才能脱离人,修成神。

个人现阶段所悟,如有不足,望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