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去人心 助师多救人

Print

【圆明网】我丈夫三十多岁就去世了,家中有两个未成年的儿子和没有工作、年迈的公婆,整个家庭的重担落在我的身上。
在家庭矛盾中修去人心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儿子终于长大了,我盼望着儿子早点成家,我好轻松点。可是儿子成家后,我不但没有轻松,反而更加劳累了。儿子、儿媳三天一小吵,四天一大吵。发脾气时手机、结婚照都摔坏了。儿媳离家出走了多少次,我也记不清了。

我家有个小商铺。有一次,儿子、儿媳为一点小事在商铺打了起来,儿媳大哭。当时我不在商铺,儿子再三打电话要我快点回去。我不想回去面对,心想:“戏唱三遍无人看,随他们去吧,想咋样就咋样。”儿子打来电话,还是催我快点回去。当时我很气愤,怨恨他们不该这样烦我,但又不得不回去。

我刚到,亲家就来了。他马上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让他女儿和我儿子离婚,以免耽误了女儿的青春。接着,他把我家柜台上的东西往地上扔。我一看,就火了,和他吵了起来。儿媳和儿子离婚走了,那时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孩子。

看着这个破碎的家庭,我冷静了下来。我是修炼的人呀,这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我不得不认真的思考了。

我想起了师父的法,师父说:“为名者气恨终生 为利者六亲不识 为情者自寻烦恼 苦相斗造业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义之士 不动情清心寡欲 善修身积德一世”[1],师父是在点悟我陷在名利情中了,我应该从中走出来。

我想,为什么让我遇到这样的事?这事为什么发生在我家里?是我有对名、利、情的强烈的执著心,需要有个修去这些人心的环境,才发生这样的事吧,看我在矛盾强烈撞击我心灵的时候,怎么对待:是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正念过关,还是把自己当常人,在过关时陷在名利情中?我现在的表现,就是放弃过关,错过了自己修心提高的好机会。

师父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2]我悟到,如果我不好好修,机缘错过,后悔就晚了。我很后悔自己没有把握住,没有走正修炼的路。

我学法并及时向内找。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3]师父点悟我,我没有做到忍,今后我要在忍字上下功夫。

儿子与儿媳发生矛盾,撞击了我的心灵,没有做到忍,就随着感觉走,那么善从何而来?没有善,那只有恶了,随后就是与人争吵、怨恨、指责。也就是说,家里出现这样的事情,都是因为我而来,我知道自己今后努力的方向了。

从法中明白后,我心里就轻松多了,我劝儿子把媳妇接回来。儿媳回来后,开始几天还平静,不久,就又发生了矛盾。儿媳对儿子说:“别人跟婆婆吵架,就是要把婆婆压住。”儿媳的意思就是在这个家里,她要说了算。

儿子把这话告诉了我。我静静的听着,心想,儿媳这样表现给我看,就是因为我有争斗心、好胜好强的心、爱面子的心、爱听好话的心、不爱听不好听话、私心。这次矛盾,正是修掉这些人心的机会,我不能被带动,要心平气和。儿子看我没事,也就不生气了。

我该怎么对待儿媳呢?当然要善待她,她来我家也不容易,我要为她着想。于是我把她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我变了,儿子变了,儿媳也变了,家庭和睦了。

有一次,当地邪恶企图绑架我,儿媳勇敢的上前制止。

我店里的顾客很多,而且很多都是回头客。有一次,顾客当着儿媳的面夸奖我,说我是个真正的好人,儿媳当即认可。我抓住机会证实大法,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是法轮功改变了我。”

放下自我 协调配合 形成整体

二零一六年,我地出现了很多诬蔑诽谤法轮大法的高音喇叭,每天高声播放,严重的毒害着众生。这种喇叭挂的很高,不易摘掉。一时间,邪恶极其嚣张,

同修们很着急,想尽快要把害人的喇叭弄掉。喇叭的位置很高,有的还挂在人很多的地方。目前最要紧的就是尽快让喇叭消声,怎么办?大家都很明确: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要放下自我,相互配合,尽快做成这件事。

在师父慈悲的点化下,一个同修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在伸缩杆上绑上一把尖刀,做成挂钩状,把喇叭的电源线剪断,喇叭没有电,也就消音了。

办法想出来了,大家就分头行动:有买伸缩杆、小尖刀等器材的;有发正念的;有去查看挂喇叭地方情况的;有准备交通工具的;有制作加工让喇叭消音的工具的,等等。各种准备工作在有条不紊的進行着。

师父说:“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4]

我悟到,这次让喇叭消音,也是一次决裂人的机会,如:怕被迫害的心、利益心、安逸心、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心等等,还有各自为政、没有整体意识的观念等不时的也会翻出来,这一切都阻挡着我前行。我用师父的法对照自己,我知道这些人心都是后天形成的,不是真正的自己,要修掉它们,在法中纯正自己。

学法小组的同修切磋后认为,只是让喇叭消音还不够,要发送真相资料,挂真相条幅救度世人,让民众明白信仰自由,法轮大法是好的,邪党的迫害是违法违宪的。同修们达成共识,在一个夜晚,集体先发正念,之后司机同修开车载着同修们,一路发着正念,背着师父的法,去给邪恶喇叭消音。

到达目地地后,我们分成几个小组。每二人一组,一个同修发正念,观察环境,一个同修打开伸缩杆(伸缩杆七、八米长,可长可短,伸缩自如)对准喇叭的电源线,用力一钩,线就断开了。剪断一个喇叭线之后,就在附近给各家送真相资料,挂真相条幅。

喇叭挂在各个地区,当夜要把所有的喇叭都消掉,同修开车要走很长的路,多数路都不好走,有的是乡间崎岖小道,有时得翻山越岭,上坡,下坡,不管怎样,我们都坚持前行。

记得一次在小组交流时,有两个同修谈到,他们骑着单车到乡下、邻县去将害人的喇叭消声、发送真相资料。饿了,就吃自己带的干粮;累了,就到山上找个地方坐下来发正念。有一次,他们俩白天去剪断喇叭电源线,被人发现。那人问:“你们在干什么?”他们俩智慧的说:“我们在维修。”那人就走了。

就这样,我们开车走遍了所知范围内的大小村子、乡镇、街道,直到把所有的喇叭都消音后才舒了一口气。

在这个过程中,同修们都体会到了助师正法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为大法负责,为众生负责,维护大法,保护一方众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因为我们每人都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

利用多种形式救人

师父明确告诉我们:“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5]通过大量的学法和同修们切磋交流,我知道了我的责任就是在修好自己的同时,让更多的世人知道真相、明白真相,得到法轮大法的救度。我就根据自己的条件,灵活的利用多种方式用心讲真相救人。

大儿子结婚的时候,来宾有几百人。整个婚礼是我一人操办的,很是费心。我想,来参加婚礼的都是有缘人,我应该告诉人们真相。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一个人怎么讲的来呢?我想最好的机会是作为主婚人在台上发言的时候,要告诉所有的人:法轮大法“真、善、忍”好,把真相传播开来。

就在儿子婚礼的前几天,我动笔写发言稿。我用心写,写完后请同修修改、再修改,注意每一句话,每一个词,让善充满其中。当然我讲话的时候,说话的语气要善。

来参加婚礼的人,有公安人员、教师、商人、工人、也有农民。婚礼一开始,第一个讲话的当然就是我。我大大方方、从从容容的走上讲台,先把一个大红包送给了儿媳。然后我用平和的语气,结合自己对真、善、忍的领悟把做好人的道理说出来,每句话都透露着强大的善心。

在场的来宾都在认真的听,有人不时的含笑点头,有的人不时的用手擦眼泪,掌声一波又一波。事后人们说,这个场真是好;有人说把我的整个发言用手机录下来了,要传给朋友圈的人看。人们都说这个婚礼办的好,我的表现好。

我没有读多少书,没有登台演讲过,这是第一次。我赢得这样的好评,都是师父的慈悲加持和同修的协助。

我跟儿子、儿媳经营一个副食品店铺,每天接触的人很多:送货司机、业务员、购物的顾客等等,来来往往。我就把店铺当成救人的平台。只要有机会,我就用心讲真相救人。

记得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四日,即中国年的大年三十那天,以往这是我最忙的时候,可那天街道冷冷清清的,店铺也没有几个人来买东西。我知道是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造成的。下午,有位女士来我店,要开水泡面。这是有缘人来听真相来了。当时正好没有开水,我说:“你稍等一会儿,我给你烧开水。”

借这个机会,我就给她讲真相。我说:“这么冷的天,你不在家过年,跑到外面来吃泡面?你是哪里人?”她说是某县的。我说:“我认识你们县的某某某。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们去省政府依法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结果,我们在半路上被绑架了,被非法关押到某派出所,被逼问了一个晚上。我们没有犯法,大法师父要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你说有错吗?”她没吱声。

她边吃泡面,边说,武汉某医院来车接她去上班,她丈夫也在那个医院上班。我告诉她,目前武汉正流传肺炎,这个病传染性很强,而且死亡率很高,无药可治,武汉已经封城了,你去那里很危险。但有个保安全的办法,就是真心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瘟疫中保平安。法轮大法是佛家大法,能救人命。她听后忙说:“谢谢!”

二零二零年正月初一,我照常开门营业,有人来买东西,我就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救命的九字真言,或者送大法真相护身符。

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证实法的路上,我最大的体会是:主意识要强,要明明白白的做好三件事。每遇到困难时,要意志坚强,也要最大限度放下自我,配合同修形成整体。

我的每一次提高,都是师父的巨大付出和慈悲保护,弟子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做人〉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