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 是最好的

Print

【圆明网】中共篡权七十二年,把整个中国社会搞的乱象丛生,把好的当作坏的,把正的当作邪的,人坑蒙拐骗,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道德无存,从社会到家庭,极少例外。有良知的人如同在夹缝里生存。
当年我在单位上班时,同事们大多都是每天到单位报个到后就出去打麻将,理所当然!真正请假办点个人的正事,反而行不通。有一天我跟走的比较近的同事一起去请假,领导马上就同意了。那天,我就在同事家学打麻将。我看到在麻将桌上她们个个技术娴熟,挥洒自如,而我却头晕目眩,似在云里雾里。当时我想,这种生活方式不适合我。勉强混了一天,从此以后我与麻将绝缘,每天老老实实的上班。

生孩子时由于失血过多而输血,可输血让我患上了乙型肝炎,很快肾炎、风湿关节炎都找上了我,经常头痛,发晕。表面看起来我胖胖的,实际是全身浮肿,每天拖着沉重的身体去上班,回家進门就得先躺下,啥也干不了。第二天到该上班的时候才慢慢起来,吃点东西赶去上班。就这样一天天的勉强维持着。

当时月工资只有480元,每月药费需要200多元,每次去单位报销药费时,领导总是摇头说:“你的药费太多了。”每次去报销听到的都是这句话。我心里也很难受,恨自己身体不争气,40岁的人病就那么多。

我和丈夫都是上班族,工资不高,两个女儿都在上学,每个月都要负债。别人发工资我发借条,然后再借,就是这样重复着。身体上的病痛加上经济上的压力,简直让人无法活下去。一想到女儿们时,自己只能强打精神,再苦再累,也要把她们抚养长大。

丈夫为了改善家里的经济状况,就和他的弟妹们去老家开了一家酒店。当时资金缺乏,丈夫到处去借钱,哪知道他把钱借来投到饭店中去后,他的弟弟却把他借来的钱装進了自己的腰包。最后酒店黄了,全部债务落到丈夫一人身上!他被自己的亲弟弟坑了!他班也上不了了,只好办了内退,去外地躲债,想靠打工挣钱还债。

就在丈夫准备外出躲债的前几天,也就是一九九六年腊月初的一天,我和他去了小姑子家,在她家我第一次看到了宝书《转法轮》。我打开封页,看到师父的照片,全身一震,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师父,而且还很熟悉。想了很久,就是想不起来。我要小姑子把书借给我带回家去看看,她不同意,说:“在县城里有很多炼功点,你很容易就能找到的。”

在回家的路上,师父的面容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

第二天,我就去找炼法轮功的学员,因是冬天,总是下雨,找了三天也没有找到。第四天的晚上,我又到处去找,正准备回家的时候,突然看见有几个人拿着用布料做的圆圆的东西進到一个大院子里去了。我就不声不响的跟在她们后面,直到他们進了一个老太太家里。我见她们一个个面带笑容,很真诚、善良的,就请教她们,问:“这里是炼法轮功的吗?”得到肯定的回答,我有问:“我也参加,行吗?”她们说:“好啊!欢迎,欢迎!”当时我的心情无比激动、喜悦!

自那天起,我每天都跟同修一起学法炼功,学完法回到家我都要再学,直到深夜,天天如此。我的整个身心都充满快乐,笑容常在。每天总是盼望早点到学法点和同修们敞开心扉的交流,讨论如何修心性,怎样过好心性关。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明白了:人来到世上当人不是目地,是要返本归真,回到自己先天的家。随着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彻底改变,我身体上的疾病在一个星期内全部消失了,人也变的格外清秀,皮肤细嫩,白里透红,真是“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1]。

修炼以后,我每天都是早上班,晚下班,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同事们都惊讶于我的变化,问我吃了什么仙丹妙药,变的这么快乐、年轻漂亮?我总是笑着对她们说:“我修炼法轮功了,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

单位领导再也没有见我找他报药费,“药罐子”变成了一个最健康的人,也很惊讶。

丈夫在外面过了一个星期回来,见到我也很惊讶,说不可思议。他的弟弟也来了,见了我说:“这几天,怎么变的这么年轻了,好像年轻十岁。是什么灵丹妙药改变了你呀!”我说:“是大法,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我有师父了,是师父帮了我。你们也来学大法吧!”他弟弟只是笑而不答,丈夫说:“我欠了一屁股债,怎么还呀,等以后再说吧!”

丈夫离家出去赚钱,我自己在家专心在大法中修炼。修炼中有过好关的喜悦,也有守不住心性的苦恼、悔恨,但修炼的心从来都没有动摇过。

一件事让我记得再清楚不过。那是一九九八年七月的一天,突然有一个年轻人来到我的家里,他一進门就说:“叔叔欠我父亲的钱不还,跑哪里去了?想赖债,没门!我们家可不是好欺负的啊!您今天一定要给我一个话,我一定要把钱要回来的。”他还说了很多难入耳的话,说完后就直接跑到我的房间里翻箱倒柜,把我和女儿们的衣服全都扔到了地上。

我心态祥和,默默的站在一旁看着他翻。他翻完后,摊着两手说:“你们家怎么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他转到客厅里看了看,说:“冰箱、彩电、洗衣机还值几个钱。姨,我不客气了,我叫人来拉东西了。”突如其来了这么一件事,我心里有些惊讶也不好受。但我马上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一定要守住心性,欠债那就还吧!我平静的对他说:“你觉的什么好,你就拉走吧!”他说:“那好!我今天还要一千元现金,我有急用!”我心里一惊,因为我手里正好只有一千元现金,这是准备给两个孩子交下学期的学费的。心里很是为难,但一想,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情,这可能是要我去掉利益心和私心的吧!那年轻人把家电全拉走后又来了,我没等他進屋,就将一千元钱给了他,他看了我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谢谢”,就走了。

后来他又到法院起诉我丈夫,把丈夫的工资用来作抵押,分月偿还。我对女儿们说:“咱们要过紧日子了,你们爸爸的工资都得用来还债了。”孩子们也没说什么。

师父说:“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2]

明白了这些法理,心情豁然开朗,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每天和孩子们吃完晚饭,就早早来到学法点,和同修们一起学法炼功,整个身心都融在大法中。

在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开始后,我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到北京护法。被抓回来后关了三十八天才放回家。二零零零年五月底我第二次到北京护法,当时女儿们正面临中考,我也顾不了这些,一心想着护法。两个孩子在师父的保护下,顺利考上高中,由她们的爸爸接到南方上学去了。

我被警察绑架回当地后,在邪恶的洗脑班被迫害了九十天才放回家。

在两次护法的过程中,我被邪恶操控的警察用电棍电过,也被打过、踢过,但我都能保持祥和平静的心态,给他们讲大法真相,有时也觉的他们实在可怜,在无知中不知造了多少罪业,将来怎么还啊?他们看到我的真诚和善良,也就停止了对我的折磨。

二零零五年,我从劳教所出来后的第三天,去丈夫的单位拿工资卡。因为他已经把所有欠款全还清了。卡里已经有了一定数额的资金,加上我的工资,我们就把房子装修一新,全部换上了新的家具,买了新的家电。不久,丈夫说:“把房子换一下,改变一下环境。”于是,就换了一套140平米的复式楼房。

时间过的飞快,俩女儿都考上了理想的大学,毕业后也找到了理想的工作,成了家,先后有了小孩。丈夫在南方海边买了新房,冬天,全家人就到南方去住,天气暖和就回本地,一家人其乐融融。

回想这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我知道只有在大法中真正实修才是最快乐的,即使遇到再大的魔难也能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应对,在师父的保护下最终都能过去。

我知道,我的一切以至生命都是师父给予的。师父的救度之恩,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表达。唯有精進实修,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放下一切人心执着,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才配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新生〉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