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真善忍 河北王向辉遭十三年冤狱迫害

Print

【圆明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疯狂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河北省蠡县49岁的王向辉便是其中一例。

他曾被枉判十一年,被勒索巨款一万三千五百元;被绑架五次;被拘禁十五次;并从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开始,被非法开除公职。从冤狱回来,为了照顾瘫痪在床的老母亲和正在上学需要用钱的儿子,王向辉找到单位要求恢复工作受到冷遇,给三位局长各自写了封信,却被扣上“宣传××活动”的罪名,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再遭绑架,又被非法判一年九个月。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迫害致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王向辉,男,汉族,原蠡县电力局职工,河北蠡县电力局郭丹所会计。王向辉于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四日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身体瘦弱不堪,长年拉肚子;修炼后,身体健康,精力充沛。

一、为大法说公道话 两次进京上访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犯罪集团对法轮功发动了迫害,当天,王向辉便毅然进京上访,警察强行绑架王向辉和其他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将王向辉和其他大法弟子拖进几辆公共汽车,车装得满满的,三伏天,非常热,送到丰台体育场,又转到长途客运站。目的将王向辉和其他大法弟子驱散。王向辉二十二日才回到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上午八点,单位叫王向辉到局办公室,副局长刘新乐问王向辉是不是去了北京?王向辉说:“是。”刘说上边有指示,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上访,上访是非法的,命令王向辉在局“学习”,“学习”期间不许回家,吃饭叫家人送,派专人看管。逼迫王向辉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并说如果不写就要送看守所,更甚者劳教。

局长陈大水派多人同王向辉谈话,软禁王向辉二十四小时,天黑,将王向辉放回家。之后,对王向辉严加看管,实行“五看一”不准炼功,王向辉的情况与其他五位同事(包夹)的工资奖金挂钩。每天早晚,让王向辉必须向领导汇报行踪。

铁笼子示意图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七日,王向辉再次进京上访,因投诉无门,只好到天安门广场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要求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老师清白,遭警察绑架,警察将王向辉关进了铁笼子里。晚上,把王向辉带到保定驻京办事处,牛海峰等人在那里。牛海峰通知王向辉单位来车接人。王向辉单位副局长刘新乐来了,牛海峰让他给王向辉垫交了罚金三千一百元,才将王向辉带回蠡县。王向辉被直接送到蠡县公安局。610又以破坏“社会公共秩序罪”将王向辉押送到蠡县看守所非法拘禁,时间为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早4点。没有手续、没有任何说辞,同时还遭非法抄家。

在看守所,因王向辉不报号,看守警察杨大雪、李国昌等就打王向辉耳光,要王向辉脱光衣服,趴在院内水泥地上。当时正值三九天严寒。三十六天后,才允许王向辉回家。王向辉回家后,才知道又被县610勒索一万元,他们叫做“保证金”,一直到现在也没退,此外还让交纳伙食费三百元,回来后,局长陈大水停止王向辉工作,后经多方托人,直到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才允许王向辉上班。但工资、奖金从三月一日起开始发,一、二月份工资、九九年十一月、十二月奖金不再给,九九年工龄不给记。为此,王向辉找到人保科长王玉卿,问他为什么这样对待我,王很不耐烦,示意这还算轻呢!五月份,单位又无故把王向辉行政工资降一级,据说是县委“610办公室”让这样做的。

二零零零年,单位职工涨工资,每人普调一级,局长不给王向辉涨。且一年之中,所有的敏感日如:“两会”、“4.25”、“5.13”、7.20”;“10.1”、元旦、中国新年,局里都要通知王向辉在单位值班。每次都说是上面的意思。“610办公室”人员也多次光顾王向辉所在单位,跟王向辉谈话,不让炼功,不许进京。借王向辉的问题在王向辉单位吃、拿、卡、要。

二、因坚持修炼被开除公职 遭劫持至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八日,电力局办公室再次通知王向辉到局办公室,叫王向辉必须服从上面安排,不许回家,吃住在单位,睡办公桌,上厕所都有人跟着。二十日晚上,书记韩忠明将王向辉叫到党委办公室,问王向辉还炼不炼法轮功,并告诉王向辉他在县委开会时,县委副书记陈永华说,根据上级指示,对待法轮功份子要像文革中对待“四类分子”一样,要叫其达到“家破人亡”。最后王向辉坚持自己的立场:法轮大法是正法,王向辉将继续修炼法轮功。

然后,韩念了一份党委文件,(党委二零零一、五号文件)由于王向辉继续修炼法轮功,将王向辉开除公职,并要继续在单位“学习”,不准回家,又说这是县委的意思。二十六日,王向辉愤然离去。整个下午,发动全域人员找王向辉。晚上九点钟,办公室副主任梅金生带人从家找到王向辉并说:局长有令,找不到你不让我们回家吃饭。王向辉不忍心让他们受领导责难,含辱又回到单位。

单位无理开除王向辉之后,仍不允许王向辉回家,仍继续关押他。五、六天之后,王向辉趁机离开。单位并不放过王向辉,办公室副主任于涛一再找王向辉,要王向辉回单位上班。三月三日,王向辉去了单位,局长陈大水声明:每月只给王向辉二百元生活费,王向辉提出异议。陈大水说下来再说。

二零零一年三月九日,王向辉得到消息电力派出所要来单位抓他,王向辉正要离开,郭丹供电所所长韩小发、指导员张双占,强行将王向辉扣押,并配合电力派出所所长陈兴国和张志刚用警车(牌照号0449)强行把王向辉从单位带走,拉到电力派出所,问王向辉还炼不炼法轮功?只准回答:炼或者不炼。王向辉说:“炼。”然后他们以“破坏社会秩序罪”将王向辉送到蠡县拘留所,行政拘留十五天。王向辉问为什么拘留我?我破坏了什么社会秩序?他们回答这是上面的意思。

四月二十九日上午八点多,单位人保科科长王玉卿、张胜利等一伙人强行从家中将王向辉绑架,并劫持到蠡县八里庄洗脑班。此洗脑班由“610办公室”副主任牛海峰负责,为抵制迫害,王向辉开始绝食。当时洗脑班上有王向辉的一中学同学,他告诉王向辉说:“你知道现在国家对你们法轮功什么政策吗?打死你白打,你死了算自杀,这后面就是火葬场,你死了,直接就送火葬场火化,连尸体都不让你家里人看见。”五月三日下午,绝食五天后,王向辉逃出了洗脑班。至此,王向辉开始长期流离失所。同时蠡县公安给王向辉下达了通缉令。

王向辉走后,610的人诬陷王向辉的妻子,说她把王向辉放走的。从此,王向辉的妻子被限制自由,并被单位看管了一星期。说找不到王向辉,不让其母子回家(孩子五岁,没人照看,只好跟王向辉爱人)。

三、用电视插播真相 遭非法拘禁、刑讯逼供

为了让世人了解法轮功真相,制止这场迫害,王向辉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用电视插播的方式揭露江泽民一手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还老百姓知情权,于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在回安新县的途中被徐水县公安局刑警一队中队长柏森绑架。(身上的手机、现金被抢走。)

在徐水县公安局,王向辉被非法拘禁二十四小时,刑讯逼供:遭多人殴打,戴手铐、用电话机电、坐铁椅子、十个脚趾全部被踩烂,头上戴上头盔,用重物敲打。

二十八日,王向辉被送到徐水县看守所,曾被多次带出去审讯、多次被电话机电:电话机的两极,一极连手指、一极连脚趾,连好之后,摇电话机,王向辉的身体、心脏就会被电击的强烈的震动;用木棍击打小腿的筋脉,直至休克。送回看守所,号头怕王向辉死去,用点着的烟头烧王向辉的指甲,王向辉疼醒过来。

在徐水看守所期间(2002年8月28日——2003年10月15日)王向辉多次绝食抗议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多次遭警察、囚犯殴打:打耳光、罚站、用烟头熏指甲、用木板打手背。三九天全身棉衣被浇透,冻了三天三夜,以后导致牙齿松动,五颗嚼牙脱落、一手指甲至今未能恢复,左手背筋脉不能平复,双脚落下神经疼痛的毛病。

二零零三年九月五日,妻子顶不住压力,怕失去工作无力照顾孩子,被迫与王向辉办理了离婚手续。她的单位蠡县公安局多次要她回避。但她后来的十几年中,每月定期都到看守所、监狱看王向辉。

四、被枉判十一年、遭迫害几度命危

二零零三年十月,王向辉被徐水县法院非法判刑十一年,王向辉写了上诉状,被保定市中级法院驳回。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王向辉和其他大法弟子八个被判十年以上重刑的被武警劫持到河北一监狱继续迫害。其他九人被送进唐山监狱关押。

王向辉和其他大法弟子先被送进了“严管队”,强制统一穿囚服、逼迫背监规、逼迫写“四书”、逼迫观看诽谤大法的节目,不配合就遭恐吓、罚站。第二天,王向辉和其他大法弟子开始绝食抗议,监狱把王向辉和其他大法弟子八个人分开,其中四个人送石家庄监狱,剩下王向辉和其他大法弟子四个人,每人一个屋,分别由三个人看管,继续逼迫写“四书”。

在“严管队”二十多天后,王向辉被分到保定监狱二监区迫害,他们挑选了五个人对王向辉“包夹”。上厕所都有人跟着,强迫写“四书”、背监规,不写就罚站。每天从早上六点一直站到第二天凌晨两点,仅让休息四个小时,之后继续。在二监区被严管了二十多天,被安排到二监区一中队强制劳动。

监狱对王向辉的写信、打电话、接见控制得很严,亲属接见得有当地“610办公室”的证明,该亲属不炼法轮功,如果炼功就不允许接见。每月写思想汇报,每天点名十几次,常年有几个“包夹”跟着王向辉。由于长期不允许炼功,身体每况愈下,原来有过的病和没有过的病都表现出来了。头晕、头疼、牙疼、拉肚子、便秘、胃疼、胃酸、胃胀、尿频、尿痛、脚神经疼、身上长瘤。为了制止迫害,为了争取炼功环境,六、七年中一直绝食抗议,几次都面临生命垂危状态。

五、妻离子散,至亲先后含冤离世

从三十岁到四十岁,人生最好的岁月,王向辉完全在被迫害中,在监狱中度过了,孝敬老人、抚养孩子的责任都无法尽。

王向辉的父亲因为他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单位无理开除,并被非法劳教,没有了任何收入。王向辉的母亲被公安从家中抓走,非法关押在蠡县看守所七个多月,家中没人了。王向辉的奶奶、爷爷又在长期的惊恐和忧郁中先后含冤离世。

妻子和王向辉的儿子两人相依为命,多少年生活在惊恐当中,妻子得了肾炎,切除了一个肾,一条输尿管。王向辉儿子从小就一个心愿,盼望爸爸回来,他的作文、QQ号名字都是“思念”。王向辉的岳丈一家多少年来长期生活在中共迫害的阴影当中。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狱方终于答应王向辉出狱。但蠡县610办公室主任张跃贤却命令电力局出车将王向辉从监狱直接接走,并带至蠡县“转化班”,又非法拘禁王向辉二十多天。

王向辉年近七十的老父亲盼儿心切,望眼欲穿,寝食不安。老母亲经不住长期的心灵折磨,已瘫痪在床。好不容易盼到了儿子冤狱期满,母子终于可以团圆了。王向辉本可以照顾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让白发苍苍的老父亲歇口气。可蠡县610办公室主任张跃贤不顾二位老人的号啕大哭,硬是知法犯法的把王向辉又关进了另一个监狱——洗脑班。王向辉的老母亲想儿子,整天哭呀!老父亲来到洗脑班,想看看王向辉,张跃贤竟然不让王向辉和其他大法弟子相见。

回家了,却没有家,因和妻子办了离婚手续,有家也不能进。十年冤狱,会计证、电工证全部作废,为了生活,王向辉只能靠卖苦力为生。

六、要求恢复工作遭报复 二零一八再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七年,王向辉为了照顾瘫痪在床的老母亲和正在上学需要用钱的儿子,王向辉找到单位,要求恢复工作,受到冷遇。王向辉按国务院《信息公开条例》和《上访条例》给中央领导寄信,并抄送省长许勤,要求公开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的相关信息。

王向辉的合法行为不仅没受到保护,却遭打击报复。河北省省委和省政府信访局以及省防范办的相关人员,指使蠡县国保警察在王向辉母亲去世圆坟的当天,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就将其绑架,并非法关押到蠡县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河北蠡县法院相关人员,无视律师及家属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做出非法裁定:王向辉被判处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遭非法没收台式电脑主机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

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五日,王向辉结束一年九个月冤狱回家。

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的上乘高德大法,在中共二十一年的残酷打压迫害中,像王向辉这样的法轮功学员遵纪守法,秉承着善念、慈悲,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表彰和弘扬。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正义,维护良知,在中国完全是合法的,理应受到宪法与法律的保护。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